俄羅斯基督徒的難題——基督徒是否應該維護異端的信仰自由?(俞安至)2017.07.07

 

俞安至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7.07

耶和華見證人聚會狀況

異端與極端的差別在哪裡?一般的說法是,異端所信的違反了基督教的核心信仰,因此,不能再稱為弟兄。而極端則是犯了大的錯誤,但還是在能包容的範圍之內。

在俄羅斯,極端卻有了另外的一個定義。2017年3月中旬,俄羅斯的司法部提請最高法院,裁定耶和華見證人會的總部是極端組織。如果最高法院如此裁定,那麼,俄羅斯政府就可以全面禁止耶和華見證人會的活動,解散這個組織,並且拘捕參加他們聚會的信眾。

許多正統的基督教宗派,都認定耶和華見證人會是異端。教會歷史上的尼西亞公會,也認定亞流派(也就是耶和華見證人會的遠祖)是異端。但從來沒有人認為他們是“極端份子”,也沒有說過他們的組織是極端組織。

耶和華見證人會的積極傳“福音”是有名的。他們經常兩人一隊挨家挨戶地敲門,講解他們認為正確的解釋聖經的方法。他們也在街頭擺攤位,派發單張。筆者去年在日本東京的有樂町就碰到他們的攤位。下圖則是他們在倫敦的攤位。

在俄羅斯,自從蘇聯解體後,葉爾欽修建了超過一萬五千間東正教教堂。在一些宏偉的大教堂之外,還有許多的小教堂是供信徒禱告用。東正教在俄羅斯絕對是信仰主流。俄羅斯的東正教信徒也非常虔誠,常可以看到信徒在進出教堂時,深度的鞠躬。

專為禱告的小教堂

 

東正教雖然在外觀上佔有硬體的優勢,但筆者在2014年去俄羅斯的葉卡捷琳堡培訓時,卻發現耶和華見證人會非常積極地在各處傳“福音”。在葉城,有兩萬多名中國(大多來自東北)的商人。他們集中在幾個批發商場中,專門賣貨給俄羅斯的零售商人。

但有俄羅斯人的耶和華見證人會,以賣安利的產品為藉口,積極地進出這些中國人的商店。他們除了賣一些日用必須品給中國商人,更藉機推銷他們的信仰。中國人要面子,談交情,買了他們的用品,就不得不聽他們講信仰。

根據《莫斯科時報》的報導,過去10年中,政府對耶和華見證人會的掌控正逐漸地緊縮。在地方上,有數十件指控他們為極端主義的案例,並且將他們的雜誌《燈塔》(the Watchtower)以及約80本他們的書籍或單張,列為禁書。

在3月14日司法部提出控訴之前的一年,俄羅斯政府進入耶和華見證人會在聖彼得堡市的總會,進行調查。在過去一年內,公安單位平均每個月會突擊搜索3間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中心。在一些已經禁止見證人會的地區,公安以他們對傳統基督教信仰的批評與攻擊,以及他們鼓勵信徒不服兵役為理由,指控他們是極端的組織。

見證人會在俄羅斯拒絕參加其他少數信仰的跨宗派聯合會。他們的神學理論又是絕大多數福音派所不能接納的。歐亞差傳會(Mission Eurasia)在烏克蘭的總幹事車任可夫(Michael Cherenkov)說:“新教徒認為耶和華見證人會的傳福音方式,具有過度的騷擾性與侵略性。” 這是相當普遍的看法。

耶和華見證人會強調他們對神,對耶穌,及末世教導的特殊點。福音派的信息則將福音與俄羅斯對基督教歷史及東正教文化的相同處傳講出來。車任可夫說:“由於見證人會的神學與傳教方法與傳統不同,在俄羅斯,耶和華見證人會的外來性就特別令人感到刺目。”

在俄羅斯政府對外來的影響非常敏感的狀況下,這兩點就成了致命的問題。

2016年7月,俄國總統普金簽署了被稱為“反宣教士法”的“亞羅瓦瓦法”(Yarovaya law)。這條法律要求所有的宣教士必須有准證,不允許家庭教會的存在,而且規定所有的宗教行為必須在註冊的教堂進行。違法者,個人可罰款相等於美金780元。團體組織可罰至美金$15,000。而在這個法律之前,俄羅斯議會已經先通過一個“外國代理人”的法律,加強對國際組織,非政府機構(NGO)及外國宣教士的管控。

宣教士必須有書面證明,自己是政府註冊的宗教組織的代表。這個法律不只適用於耶和華見證人會,也適用於所有差派宣教士的正統教會。這條法律明顯地限制了信仰自由的界限,引起了俄羅斯境內及歐洲的新教團體的抗議。

俄羅斯早在2004年就以1997年的宗教法,下令耶和華見證人會不得在莫斯科傳教。沿街敲門的耶和華見證人會在最近的百餘年來,一直是政府容忍少數信仰團體的試金石。在俄羅斯,所謂的少數包括新教的福音派。

而福音派在最近的事件中明顯的有不同的看法。一方面認為為耶和華見證人會辯護,似乎違反正統信仰;另方面,若不為他們辯護,在一個強人領導的國家,怎麼能保證下一步不會針對新教的信仰呢?但是,一般俄羅斯的新教徒不認為自己像見證人會那麼極端(或那麼惹人嫌)。因此,大多數的基督徒都覺得沒有必要去為見證人會說話。

俄羅斯福音聯盟的發言人威廉尤德(William Yoder)說:“從俄羅斯正教以及司法單位來看,浸信會與路德會都是傳統的基督教信仰。因此,新教徒如果覺得自己是在正確的一方時,就很容易被俄羅斯文化二分法的試探勝過,那就是‘傳統’與‘非傳統’之間的區分。”因此,他們更不會去為此事抗議。

傳統的俄羅斯正教,因為具有俄羅斯的愛國主義情操,而混餚了整個問題。他們認為政府只會去壓制少數信仰的自由。

整個事件讓正統的基督徒面臨兩難之間。我們要為維護信仰自由而去替耶和華見證人會說話嗎?還是我們與異端不兩立?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天下事

2 Responses to 俄羅斯基督徒的難題——基督徒是否應該維護異端的信仰自由?(俞安至)2017.07.07

  1. 郭庆海

    相比于现在欧美国家把伊斯兰教视为不可批评的宗教,俄罗斯的作法我更能接受。虽然我从马太福音13章麦子和稗子的比喻中知道,世上的统治者——包括基督徒政治人物,应该尊重他人的信仰自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