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抑鬱症(楊東蘋)2018.01.12

楊東蘋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1.12

 

我渴望為主作見證,因為在我每次生病極度絕望時,我都向主迫切地禱告祈求:“主啊,求你救我,求你醫治我,好讓我能為你作見證”。主的確救我於危難之中,並醫治了我的疾病,我沒有理由違背諾言,不為祂作見證。

《詩篇》62篇中,大衛這樣說“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他而來。”大衛的詩完全道出了我的心聲,在一次又一次經歷抑鬱症殘酷摧殘的過程中,我的生命經歷見證了這經文的真實,我親身經歷了上帝的信實、慈愛和恩典、能力和智慧。主在我身上的作為可畏,我一生都要敬拜祂。我要高唱得勝的樂歌,來讚美榮耀祂的名。

一、你真正瞭解抑鬱症嗎?

今天,人們都聽說過抑鬱症,不再談抑鬱症色變,但很多人未必真正瞭解抑鬱症。

一種相當廣泛的認識是,抑鬱症是“情緒病”,得了抑鬱症的人,估計都是“小心眼”,“想不開”,“愛鑽牛角尖”,“意志脆弱”等等。

其實並不是如此,抑鬱症就是一種病,它有著和其他疾病一樣完整的生化過程,其最大的特點是該病帶來的後果——自殺率高。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指出,抑鬱症是最能摧殘和消磨人類意志的疾病,它對人類生命和財富造成的損失是災難性的。

由於抑鬱症的病狀常被軀體病痛所掩蓋,90%左右的抑鬱症患者不能意識到自己可能已患病並及時就醫。在全球範圍內,抑鬱症的發病率是11%,也就是說,每10個人中就可能有1個抑鬱症患者。預計到2020年,抑鬱症將成為人類第二大致殘疾病。

抑鬱症是一種能夠置人於死地的疾病,其最嚴重的後果是自殺。在精神類疾病中,抑鬱症自殺率最高,據2014年8月在北京舉行的“第七屆全國心理衛生學術大會”上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中國每年有20萬人因抑鬱症自殺,這個資料超過兩個汶川大地震!可是,如此震驚的資料卻沒有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警醒。

與抑鬱症的高發率相比,公眾對抑鬱症的認識度卻很低,甚至帶有偏見和歧視。公眾的態度導致患者因有病恥感而不願意就醫,延誤病情,也有部分患者害怕吃藥有副作用,或覺得吃藥沒有用而拒絕服用。

抑鬱症是一類具有高患病率、高復發率、高自殺率和高致殘性特點的情緒障礙性疾病。其最鮮明的特徵是情緒抑鬱、低落,它的症狀可歸結為“六無”:無興趣、無價值、無希望、無意義、無精力、無辦法。最後症狀還會表現為認識失調,行動退縮,思維障礙及行動障礙,嚴重者甚至不語不食,生活無法自理,呈木僵狀態。

二、抑鬱症的病因

迄今,抑鬱症的病因並不十分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生物、心理與社會環境諸多因素都參與了抑鬱症的發病過程,常見公認的病因包括:

1.遺傳因素,是內源性抑鬱症的根源,也就是基因特點,往往通過遺傳獲得,它是造成大腦中三種神經遞質(5羥色胺,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失衡的根源。我本人就屬於這類。

2.生物化學因素,除內源性抑鬱症以外,大多數抑鬱症都是由於生活中某些事件或者壓力導致體內神經遞質減少所致。研究發現,抑鬱症患者大腦中三種神經遞質很少或嚴重不平衡。

大腦是指揮一個人正常生活運轉的中心,其指揮功能是通過大腦中的神經遞質來完成。大腦中的神經遞質有很多種,但最主要的就是3種:5羥色胺,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這三種神經遞質,其功能不完全一樣,5羥色胺掌管人的情感、欲望、意志和自我認可度;多巴胺傳遞快樂;去甲腎上腺素提供生命動力。如果這三種神經遞質失去平衡或數量改變,人體就會出現失眠、焦慮、強迫、抑鬱、恐懼等症狀。也就是說,抑鬱症病人已經失去控制自己的意志和情緒的能力。(注1)

我之所以要很詳細地來“科普”抑鬱症,是因為有許多人對抑鬱症有誤解。對癌症病人,人們往往會報以同情,但是對抑鬱症病人,人們通常顯得冷漠、回避甚至嘲笑。其實,抑鬱症病人所遭遇的意志無法控制的身、心、靈的痛苦,局外人是無法體會到的。

抑鬱症是如此可怕,但卻是可醫治的,可遺憾的是,至少1/3以上的病人因為不能熬過殘酷的身心靈煎熬而選擇了自殺,這實在可惜,所以我們一定要瞭解它,才能知道如何“對付”它。

三、抑鬱症的經歷

以下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得抑鬱症的經歷,以及在我患重度抑鬱症時,我是如何靠著主戰勝這個惡魔的。

我第一次嚴重爆發抑鬱症是2011年的12月至2012年3月。我從青春期開始,階段性的嚴重失眠就一直困擾我,但每次我都靠著堅持游泳、運動得以恢復正常。但2011年這一次,我用盡以前有效的各種辦法,也無法恢復正常。在將近3個月的時間裡,我白天黑夜都無法入睡,並且出現抑鬱症的各種典型症狀。

瞭解我的人都覺得驚訝,因為我是一個活潑、開朗、外向型的人,這樣性格的人怎麼會得抑鬱症呢?當然這也是第一次知道抑鬱症與性格的內外向無關。

後來我分析這次之所以爆發抑鬱症,一個原因是來加拿大後一直相伴的兒子離開我去上大學,第二個原因是我的工作新換了一個較複雜一些的崗位,而且新領導也不是很好相處,第三個原因可能是因為移民加拿大後一直繃緊的一根旋(忙著學習、找工作、適應新環境)突然放鬆。

這次生病後,我認真聽醫生的話,按時吃藥3年。並在醫生的同意下,逐步減量直至停藥。當時我想抑鬱症可能與我絕源了,我信心滿滿地認為自己一輩子再也不會得這個病了。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在我停藥半年後,抑鬱症重新卷土而來,而且來勢兇猛,超過以前各次。

這一次,我幾乎表現出典型抑鬱症該有的所有症狀:長達數月嚴重失眠;毫無胃口;猶豫不決、無法做任何決定,比如可以花一兩個小時決定穿什麼衣服,或是考慮是否應該接起電話來;無法工作,無法集中精力,無法表達一個完整的句子;超級後悔,為自己已經做的或沒有做的事都極度後悔;超級自責和罪疚,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自己罪大惡極、無法赦免;恨自己,甚至覺得連上帝都不愛自己,認為自己不配活在世上;極度恐懼,甚至不敢上超市、去餐館;完全的麻木,冷漠、沒有眼淚;極度的焦慮,感覺大腦一秒鐘都停不下來;身體上極度痛苦、難受,仿佛每一個細胞都在哀鳴,每一根血管都在流血,每一寸皮膚都在被螞蟻爬行;想馬上死掉和計畫如何自殺的念頭幾乎每秒都有……

經歷並最終走出這次抑鬱症,讓我再次有欲火重生的感覺,並對抑鬱症有了更多更深的認識。抑鬱症不但是一個極度可怕的疾病,還是一個高復發率的疾病。這次患病使我明白我必須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甚至一生都要謹慎地帶病生活下去。

我也要為此深深地感謝神,如《詩篇》119篇71節詩人所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讓我學習你的律例。”又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章所說,有一根刺加在他的肉體上,他三次懇求主挪去,主沒有答應他,但主對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我曾經是一個很驕傲的人,我覺得自己各方面都很好,沒什麼東西是我難得到的。但因著抑鬱症這根刺,讓我心甘情願地完全降服在主面前,依靠祂、順服祂,並為著每天的呼吸存留都向祂獻上感恩和讚美。生活在世界上,我們無法避免疾病、苦難,但我們可以選擇面對它們的態度,以及戰勝它們的信心。而這強大的信心來自於上帝、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以下我就具體地講講我是如何靠著上帝戰勝這個病魔的。

四、靠主勝過抑鬱症:我患難時隨時的依靠和幫助。

1.緊緊地抓住上帝的話語。

上帝的話語立定在天,永不改變,祂的應許句句屬實,絕不落空。陷入抑鬱症時,如活在自己的感覺中,那結局指向的必是死亡。我的經驗是生病時絕不依靠自己的感覺,而是要完全相信並依靠上帝的話語來過每一天。

感謝上帝賜給了我們聖經,讓我們能夠在行在死的幽谷中時,靠著祂的話語走出來。當你親身經歷過那煉獄般的痛苦和折磨後,你才能真正體會上帝的話語是何等的寶貴和甘甜。

儘管2012年我靠主戰勝了抑鬱症,但當2015年,特別是2016年復發時,可怕的疾病還是讓我開始懷疑自己能不能有救?還能不能再次被醫治?抑鬱症就像一隻被魔鬼馴服了的大黑狗,重重地撲在我的身心靈上,我似乎每天都被桎梏在一個黑暗的洞裡,動彈不得,沒有一絲亮光,我真正體會到什麼叫“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如坐針氈”、“行屍走肉”,我什麼都做不了,眼睛裡看到的,腦袋裡想到的,心裡感受到的都是死,巴不得死了這一切痛苦就都可以結束了,巴不得有一個意外出現,立刻把我的生命拿走。

在這樣的光景下,如果靠感覺生活,那就是死路一條,就正好中了魔鬼的詭計, 因為魔鬼就是要來毀滅的。我的經驗是單單相信聖經裡上帝的話語,抓住上帝,我會不斷重複上帝說過的話,比如《約翰一書》1:9,我重複說:“主啊,你說過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主啊,我願意認我自己的罪,就把自己當時想得到的罪都向主認罪,求主赦免。”

當魔鬼讓你覺得自己不配活在世上,甚至連上帝都已經不再愛你時,我就不斷誦讀《約翰福音》3章16、17節:“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上帝差他的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我說:“主啊,在我還是罪人的時候,你就選擇了我,就為我死,我相信你是絕對不會拋棄我的、絕對不會放棄我的。我一定要緊緊地抓住你,哪怕是抓住你衣襟的穗子,我也絕不放手。”

我還不斷誦讀《詩篇》23篇,91篇,儘管有時讀不進去,讀的時候也沒有任何感覺,但上帝的話語句句都帶著能力,對魔鬼有極大的震懾力量。有時候茫然地翻一翻,聖靈都會給極軟弱的我一句上帝的話語,如《以賽亞書》41章10節“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慌,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這我每一次住院做手術時,上帝給我很大力量的一節經文。

2.不住地禱告、大聲地宣告

不住禱告是我生病時每天做的最多,也做的最專注的一件事。疾病讓我每天生活在絕望、痛苦、黑暗的深淵裡,每天我想從床上爬起來,可我又仿佛香口膠粘在了床上,費盡力氣也起不來。想抬起手來刷刷牙,或者把垃圾扔到外面的垃圾桶裡去,我都要下定決心,咬緊牙關才能做到。我努力掙紮、想改變,卻沒有一點能力。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還有什麼能比禱告帶來的能力更大呢?感謝上帝賜給祂兒女們這個特權,讓我們無論身處在什麼樣的境況下,都能向祂祈求禱告。另外,在生病中我所作出的宣告,也是幫助我最終戰勝抑鬱症這個病魔的有力武器。我向上帝宣告:“主啊,若是你接我去,我就歡歡喜喜地和你一同去,否則,我絕不自殺。”我大聲地宣告:我是屬基督的,魔鬼, 你在我這裡沒有任何得逞的餘地。我相信,我在病中所做的宣告一定震懾了魔鬼。

3.屬靈姐妹們的悉心關懷、照顧,弟兄姐妹合一的禱告和守望。

在我生病過程中,我得到姐妹們真誠的關心和照顧,大家常一起同心合一為我禱告。上帝能做一切的事,但祂願意藉著人的禱告來成就,使人在其中有份。感謝祂給我們屬靈的家——教會。“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林前》12:26)我和姐妹們經歷並見證了上帝的話語。

五、如何關心和幫助你身邊患有抑鬱症的親友。

耐心的陪伴傾聽、無條件的理解對抑鬱症患者的康復有很大的幫助。作為病人的親友,應該注意一下幾點:

  1. 要傾聽,不要憐憫或爭論

北大六院院長助理姚貴忠說“如果是重度抑鬱症患者,以陪伴為主,減少說教,不做思想工作,不提指導性意見,默默地陪伴,患者需要就給予幫助;如果是輕度患者,要瞭解他想要什麼,可以談得比較深入。但主要是讓他傾訴,切忌以社會標準要求病人。

2. 要鼓勵,不要指責和打擊

抑鬱情緒嚴重的病人往往會很自卑、自責,當他在你面前表現出對自己的失望和否定時,你一定要鼓勵他“你是生病了,不是錯了”,“會好的”,“不要害怕”,“配合醫生,會過去的”等。如果能用上帝的話語鼓勵安慰他(她),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1. 要陪伴,不要冷漠和疏離

如果你身邊的親人或朋友有抑鬱傾向,一定要多陪伴,最好能陪著他一起散散步,曬曬太陽, 給他(她)一個擁抱。陪伴是對抑鬱症病人最好的關心。

總之,在醫護人員的精心醫治下,靠著主加給我的力量,我一步一步走出了抑鬱症。在快要出院時,我“看見”一個異象:我穿著那種重重的、厚厚的的雪地靴,哢嚓哢嚓哢嚓,一步又一步堅實有力地把抑鬱症這個惡魔徹底踩在了腳下,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上帝,一切榮耀讚美都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和坐在寶座上的羔羊。阿們!

注:關於抑鬱症的資料,來源於2017年3月2日北京尚善基金會發表的科普《關於精神健康—抑鬱症認知手冊》

 

作者現居加拿大。

 

4 Comments

  1. 楊弟兄的分析+分詳盡.小弟在此提供三項意見供大家参考.
    1.服葯:治療的葯物都会加上警句”可能導至更嚴重的結果…自殺…”這不是唬人而是真有其事,我的一个个案就有這种情況,後来医生換了另外一种药才改善病況,每个人体貭不同对各种药物的反应是不同的,因此在半劑量試葯的初期绝对要與医生保持密切联系,要有耐性找到最迨合自已的药品.
    2.復健:沒有一种疾病是可以断根的,但是可以維持在「病態」指标綫之下(也可以不再需要服葯),緣由是我們的肉体乃存有許多潛伏的缺陷,一不小心又会舊情再起.因此仍要儆醒,求主加力不致再犯过去同樣的錯誤.只有生命改变之後就可以活得此発病前更好.要小心康復的假象,万–病又発作,就要心存謙卑承認,再向別人求助.抑鬱症教給我們最大的功課可能就是「謙卑」吧!
    3.任何疾病的発生原因,大概都可歸因為違反神放在我們身上的自然律.從身心灵三亇层面去審視我們的缺失,自然就可以找出抑鬱症真正的病因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