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浪中,上帝保守祂的教會(小島牧人)2018.01.24

小島牧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85期和官網2018.01.24

 

寫在

幾個月前接到《舉目》主編來信邀稿,請我講述在教會事奉中曾經遭遇過的最大的困難以及最傷痛的事。牧會30多年,事奉中的酸甜苦辣多少都嚐過一點,我樂意與弟兄姊妹分享經驗,便答應按時把文稿送上。

然而,在我認真思考這題目準備動筆時,感到相當為難。寫事奉中遭遇的困難和傷痛之事,難免會提到一些負面的情況,恐怕這對讀者不但沒有幫助,而且使他們對教會有不良的印象。

我猶豫了好一陣,我禱告,祈求上帝使用這小文章。我期望我一些傷痛的經歷,可以幫助在類似困境中掙扎的同工,使他們得到一點安慰,並知道有人理解他們的感受;也希望他們藉此得到鼓勵,因為上帝可以幫助祂的僕人從那樣的困境中走出來。

我也期望我的經歷,同時可以幫助一般的信徒,讓他們更多明白牧者的感受,從而對牧者有更多的諒解和尊重。

“百病叢生”

1981年,我們夫妻蒙召從香港到夏威夷事奉。我們夫妻都在香港出生和成長,是講粵語的地道香港人。這夏威夷的教會是講國語的,95%以上的會友來自台灣。當時參加主日崇拜的平均人數大概是80人。

人數雖不多,卻有兩位長老。他們都不是本教會按立的。T長老來自台灣,H長老來自香港。他們定居夏威夷,在本教會參加聚會。大家都尊重他們,也很自然就承認他們為本教會的長老。

T長老是一家跨國企業公司的經理,為人豪爽正直,但對聖經不太熟悉,沒有帶領查經的經驗,也沒有教過主日學。他不太管教會的事工。H長老是一間傢俱店的老闆,是個成功的商人。他對聖經比較熟悉,他帶領家庭聚會,帶領查經,偶爾也負責講道。他很熱心推展教會的事工。

我到任不久,就聽到流言:兩位長老彼此不和,他們在長執會上常會彼此攻擊。這當然是不好的現象。

我是本教會的第二任牧師。首任牧師在任4年多,離開了。他離職之後,牧師的職位空懸了9個月。在這期間,主要是由H長老主持教會事務。

這教會的創堂元老是一位年長的女傳道。這位女傳道與H長老也不和。在我到任之前幾個月,女傳道被長執會“請”她提早退休。

這教會本來有一群相當活躍的大學生,但也因為與教會的長執不和,後來幾乎全部離開了教會,到別的教會去聚會了。所以,這教會沒有什麼年輕人,絕大部份是中年或老年人。

我頭一次參加“大專團契”。參加的成員一共6位:一位唸博士班的弟兄,他是團長;一位唸碩士班的姊妹;另一位是那姊妹的母親,陪着女兒來參加;另位兩位是H長老和他的夫人,再加上我。這是“大專團契”的成员!

這是一個百病叢生的教會,而我是剛被按立的牧師,才30出頭,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面對截然不同的文化……

 

 

 聖工組”成立風波

我到任大概一個星期,有一天H長老告訴我,在長執會以外他要另外成立一個由6人組成的“聖工組”,負責推展教會各項聖工。這聖工組要由他和我來帶領,但不能包括T長老。

聽到這樣的指示,我感到不對。這明顯是結黨紛爭,違背了聖經的教導。所以,我沒有完全遵從H長老安排,但我嘗試順應他的意見,成立了聖工部。我邀請兩位長老並各團契團長,和主日學及詩班的領袖參與。“H”長老因此認為我不服從他的指導,對他不尊重。他開始對我有意見。

“H”長老要我每個禮拜二早上到他家,向他滙報教會事工。我很樂意與他交流,向他請教,聆聽他的意見,與他一同為教會事工禱告。然而,他要求我把教會弟兄姊妹和我談話的內容都要告訴他。這一點我不能同意,因為這違背了牧者的職業道德。H長老因而對我更不滿意。

你對不起我,我要還你4倍!

這樣過了3年多。有一天H長老走路失足,跌傷了腿,之後,要用柺杖。可能是身體的殘疾影響了他的心態,他變得相當煩躁。有一天晚上,在教會參加查經禱告會之後,我開車送他回家。在車上他對我說:“你對不起我,我要還你4倍!”

他這話令我相當驚愕,我實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他。我也沒有聽過有哪一個基督徒領袖如此宣告要對別人報復,而且要加4倍!

很明顯,他對我的成見很深,我無法解釋,也不能向誰訴說求助。我怎能對會友說,這位熱心的長老有問題?我不能講!當時我才當牧師幾年,缺乏經驗,真是不知道如何回應。

我對長老說:“很抱歉,我令你此如難過,但我實在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得罪了你。我不願意讓你感到難受,我決定離開……”當天回家,我寫好辭職信,準備第二天交給長執會的主席。妻勸我稍為忍耐幾天,先安靜禱告。我們就為這事同心禱告,祈求上帝指引。

過了兩天,接到電話:H長老心臟病發作,安息主懷!

當年固然是沒有經驗,不懂得觀言察色。也可能是年少氣盛,缺乏謙卑,因此不能贏得H長老的信任,沒有與他和解,不能與他和諧配搭事奉。每回想,我深感遺憾!往者已矣,只能求主饒恕憐憫。

聖經說:“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很明顯,上帝要我留在這教會。從此,我就守住這崗位,繼續忠心事奉。轉眼過了30多年!這30多年的教會事奉,讓我有一點領悟:對主忠心,主必保守!

 

 

30年中的最傷痛

我雖然在這教會事奉了幾十年,算是有點經驗,卻栽了一個大跟頭!我實在沒有可誇口的。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教會聘請了一位學歷很高的青年傳道人。他放棄高薪的職業,獻身傳道。他獻身的見證,令我們深深感動。我十分高興看見這樣傑出的年青人,願意投身在教會事工中。我也以為他是上帝差派來的接班人,所以盡心去栽培他。

豈料不到一年已頻頻出現問題。凡是與他配搭事奉過的同工領袖,全都是負面反應。最後我們教會決定勸他辭職。他不肯,並一再聲言要到法院告我們教會虧待他。他告訴我們,他在大學副修法律(言下之意很清楚)。

為此,我們非常小心,不隨便向會眾談論他的情況,以免被抓到話柄。我為這事請教總會的監督。監督告訴我,這人若告到法院,我們教會也不會有問題,但難免要花一大筆的律師費和許多時間、精力——這當然會影響教會事工發展。所以,盡可能不要鬧上公堂。

在這時期,他的妻子懷孕。我們更是提高警惕。倘若他妻子在懷孕期間或生產過程中出現什麼問題,他有可能把賬算在我們教會的頭上。為此,我們沒有果斷地把這傳道人立刻開除,而讓他在教會多留半年。這是很不妥當的安排,但也無可奈何!

那半年,教會被攪到天翻地覆。這傳道人在會眾中指責牧師和執事沒有愛心、不公不義。不少會友被挑動,表示不再信任牧師和執事會。我不能具體解釋,只能勸大家安靜禱告。但騷動不能停止,而且越演越烈。眼巴巴地看着教會被撕裂,弟兄姊妹受傷害,慕道朋友陸續離開,我卻不能防止,當時內心非常痛苦。我大哭了幾塲!那是我在教會事奉幾十年中最傷痛的一段時間。徒有30多年的牧會經驗,對這事卻束手無策;我只能禱告。

約伯說:“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上帝眼淚汪汪!”(《伯》16:20)這正是我當時的心境!

我以為,我在這教會多年,平素為人如何,對人是否有愛心,處事是否公正,大家應該很清楚。儘管我不講話、不解釋,弟兄姊妹應該會信任我。有些弟兄姊妹的確對我表示信任,讓我深得安慰。

然而,也有不少會友,他們平常很少參與教會事工,與那年青傳道人沒有什麼接觸,更談不上瞭解。可能是基於“同情弱者”和“反對權威”的心態,他們非常熱心地一同起來支持那傳道人,指控牧師和執事。這些會友的表現令我非常難過!

後來,那傳道人終於離開了,那些擁護他的人也離開了。

 

 

要信任你的牧師

經過三四年,我們教會才漸漸平靜,回復正常。回顧那大風大浪的日子,我看到自己的有限和軟弱。唯如是,更顯出上帝的恩典。上帝在明中暗處保守了我,祂也保守了教會。

辭退教牧同工是非常不容易處理的事,既要持守公義,也要流露慈愛。既要保護教會眾弟兄姊妹,也要顧及被解僱者的感受。有時候不能兩全其美。一般會眾不清楚其中細節,看不到事情的全貎,最好不要妄下評斷。

我勸眾信徒:要信任你的牧師。要相信是上帝把這牧者放在這位置上。他有責任去保護和帶領這教會。倘若認為這牧者的表現真有可疑之處,應該留給長老、執事們去處理。

眾信徒要同心為牧者、長老、執事禱告。千萬不要隨夥起哄,反對牧者,反對教會領袖。這樣,對教會的傷害必更大。

結語

大家都知道,按立長老要很小心,聘請教牧同工要很小心,在這過程中要認真禱告,要有相當長時間的試用期,要觀察長老和傳道人是否有“甘心作眾人的僕人”的心志……想必這些我們都知道。然而,有時還是無法避免風浪,因我們人的能力有限而且罪性難移。

然而,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歷世歷代的教會,風浪不停,但教會卻不斷成長和發展。可見真是上帝保守着教會。祂確實是教會的主。我們只要對祂忠心,專心仰賴祂的引導,殷勤事奉,祂必能帶領我們乘風破浪。

教會是祂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1:23)

 

 

作者為牧師。

 

2 Comments

  1. 聘請教牧同工要很小心,在這過程中要認真禱告,要有相當長時間的試用期,要觀察長老和傳道人是否有“甘心作眾人的僕人”的心志…

    • 小編回復:其實無論是教會聘請教牧同工,還是應聘教牧,都需要認真禱告,畢竟這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