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裁决:法官拒絶遣返印尼非法移民(裴重生)2018.04.27

裴重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04.27

 

非法移民問題是當今美國社會的一個突出熱點問題。一方面,維護邊境安全、打擊犯罪和防止非法滯留是政府義不容辭的責任;另一方面,大量已在美國生活多年,特別是年幼即來美的非法移民是否能夠得到一條出路,也是許多人關心的議題。每一年,美國聯邦政府(無論哪個黨派)和法庭都會依據相關法律遣返大量非法移民。在此過程中,有一個很小群體的特殊狀況也值得我們關注。

兩個裁決

2月1日,一位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的聯邦法官,裁定暫停對50名印尼基督徒遣送回國。第二天,新澤西州(New Jersey)的另一位法官也用同樣的方法,保護了該州50名印尼基督徒。這兩項裁定,使這100名東南亞無身份的基督徒暂時得以喘息。

新罕布什爾州的地區法官派蒂·沙瑞斯(Patti Saris),批准這些非法移民在收到必備文件的90天內,可以重新開啓他們的案子。

在該州東部靠海許多小鎮上,有大約二千名基督徒。20年前,因為逃離母國的暴力、迫害,來到美國。通常他們是以觀光簽證合法進入美國,現在已是逾期居留。其中有些人得到了合法身份,有些人因為申請被拒或拖延而受到遣返的威脅。

過去20年,他們有工作,撫養家庭,在美國過著平安的日子。而這一切都可能因為一紙遣返令而結束。

最後一戰

根據路透社(Reuters)的報導;沙瑞斯在聽證會上說:這是一椿困難的案子,這些善良的人民在我們的祝福下,賦予他們工作權力,他們沒有違反我們強加給他們的意見。90天的時間是給回到印尼會受到潛在致命情況的他們一點曙光。

沙瑞斯寫到:對這些在過去政府允許合法居留,守法、對公衆安全不造成威脋的居民,短暫延遲的重要性已超過了立即執行遣返的法令。這些移民從2010年起,受到現已不運作的人道計劃,即所謂“印尼人主動投案”的保護。自從去年8月,這些人主動到移民和海關執法局(ICE)報到,卻被告知會遣送回國。

在新澤西州也是同樣的情形,美國地方法官以斯帖·沙拉斯(Esther Salas ),允許暫時停止遣返印尼基督徒。

新罕布什爾州州長克斯·沙奴奴(Chris Sununu)稱許這樣的決定,並確認法院重審此案。他說:我將繼續主張保護這些人,不受信仰迫害,可以留在美國。

珊朶·彭投(Sandra Ponton) ,新罕布什爾州邁得伯爾(Madbury) 印尼團契(Madbury Maranatha Indonesian Fellowship)牧師為此裁決歡欣。她告訢美聨社(Associated Press):太好了!我就是希望法官讓我的朋友和律師,可以有90天來處理他們的案子,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戰!

印尼宗教自由的爭戰

在敞開的門(Open Doors)的世界觀察名單(World Watch List) 中,基督徒處境最危險的國家,印尼列名38。過去20年印尼對民主自由雖有逐漸開放的驅勢,但最近幾年對基督徒的迫害,時有所聞。

去年,雅加達的基督徒省長锺萬學(印尼名:巴斯他哈加波拿馬BasukiTjahajaPurnama,以Ahok為名)因被控褻瀆《可蘭經》被而被判刑二年。(《舉目》官網2016.12.19言與思文章《略過真相中,找平安》中曾提及)

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他們用社會、政治、宗教力量匯集一起,來反對基督徒。特別在Ahok的事件後,一些邊縁的穆斯林團體,對政治的影響力增加。2006年,依據宗教合協法,關閉了1000所印尼教堂。

去年Ahok的接替者AniesBaswedan,想對心有怨恨的基督徒友善,邀請他們在雅加達國家紀念碑前慶祝聖誕節,但遭到基督徒們拒絕。去年11月,印尼最高法院取消了公民必須在身份證上登記個人宗教信仰的法規。根據“敞開的門”,印尼對基督教的自由和保護,總體上是往負面的軌道走,印尼持續迫害基督徒的事實,可以提供美國法官作為讓這些將被遣返的移民留下的依據。

暫時的喘息

在新澤西州,上個月為了避免被遞解出境,四位印尼基督徒逃到高地公園改革宗教會(Highland Park Reformed Church)尋求庇護,哈利·潘基馬那(Harry Pangemanan)親眼目睹二位同伴從教會逃出時被抓。潘基馬那有妻子和二個孩子,是教會的長老。颶風珊蒂重創後,他幫助重建100多間房屋。法院的裁決是他可以離開教會,不再害怕被逮捕和遣返。哈利·潘基馬告訢今日美國(USA Today):我為我的女兒們安心了。尚有許多的事要做,但我為目前的情況讚美神!

高地公園改革宗教會牧師賽斯·卡怕戴爾(Seth Kaper-Dale)對他的會友面對此困境再熟悉不過,去年有36位會友被遞解出境。當ICE的威脅增加時,有8位印尼難民搬到教會。有一次,他接到一位印尼會友阿瑞挪·麥西(Arino Massie)的電話:牧師!我在往日本的飛機上,謝謝教會給我的協助,告訢他們我愛他們,告訢我的兒子我愛他!

這100位住在新澤西州和新罕布什爾州的印尼基督徒,正在打一場法律之戰,如果輸了,他們會遭到麥西同樣的命運!此刻,只是暫時的喘息。

沙瑞斯在她的裁決中寫到:在這如惡夢般的過程中,印尼基督徒害怕回到受逼迫和苦待的母國;同時正在等候是否將被遣返的決定!

請大家在禱告中記念這100名印尼基督徒。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