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音乐的人生到敬拜的人生(钟玲)2019.01.30


本文原刊於《舉目》89期和官網2019.01.30

钟玲

英文的动词不同于中文,它用各种时态来精确表明事情发生的时间。

我相信我还在母腹中时,造我、爱我的主便已经为我定下了人生的轨迹:祂拣选我,让我用音乐来事奉祂。在此以几个不同时态来回顾我过去、正在进行、以及现在已经完成的人生,这人生更指向将来在天国里的荣耀与盼望。

那么,请听听我的故事吧!

过去时

和所有未重生得救的人没有区别,我出生就带着从始祖亚当遗传下来的罪性。如《罗马书》5章18节前半段所说:“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也许我们不敢犯法,比如去杀人、奸淫、或偷盗,但是哪个人能够做到不说谎、不妒忌、不怨恨,甚至不在意念里杀人或淫乱?

我出生在一个几代信奉敬畏主的家庭里。成长过程中,学校里教导无神论,社会上又充满了阶级斗争的仇恨意识,给我带来不少消极的影响;虽然我从小也从家里、教会领受了合乎圣经的教导,但灵命还是很软弱。

我是经历过文革浩劫的一代。这场丧失人性的运动,不但残忍地迫害了我的家,也剥夺了我的求学机会。80年代初,国门开启,带来了可喜的转机。跟随着出国潮,先生和我把年仅4岁的儿子托给了我的父母。我们怀揣着口袋里的几十美元现金,飘洋过海、义无反顾来到了美国,追寻自己的梦想。

感谢学校慷慨资助全额奖学金,我非常珍惜这个学习的机会,虽已年过30,依然全力以赴拿到了钢琴硕士学位。此外,那时我还有一个非常不“现实”的目标——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这既是我从前在国内没能实现的心愿,同时也可满足我出人头地的私欲。

出国时,我们虽已受洗归入主的名下,然而灵命仍非常幼稚,一心追求成名、立业,成了世界情欲、眼目情欲的俘虏。为了成为一名演奏家,我日以继夜地练习。

从前以色列人愚顽、不听神的警告,转随外邦风俗拜偶像,神深恶痛绝他们的背叛,以色列人最终招致了神的管教——他们亡了国,流离他乡。同样地,神也看不下去我的胡涂与悖逆,狠狠地堵绝了我当演奏家的道路。但这样的人生绝境,并没有使我悔改,反而让我对神又气又恨,我离开祂有5年之久,那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像圣经里的浪子一样,于痛苦中挣扎了很久,在外吃尽苦头后,我终于想回天父的家了——我来到主的脚前,痛哭流涕求衪赦免,由此才得以与神和好。

1999年底,我参加《生命季刊》组织的跨世纪大会。毅然走上了服事主的道路,直到如今。我这才明白,原来神在我生命中有比让我成为演奏家更美好的旨意,衪要将那上好的祝福赐给我,正如《以赛亚书》55章8-9节中,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刚开始服事时,我什么都怕,怕在人前祷告,怕即兴伴奏弹不好……在接下来的年日中,我渐渐明白了主的心意,因为衪是圣洁的,服事衪的人,也必须是手洁心清的。多次蒙圣灵光照,我明白了,作为主的使女,我需要从这个世界分别出来,不再用世界的眼光看自己。我向主认罪悔改,祂的宝血洗清了我的罪债,我从心底里感受到衪对我的喜悦、爱,我成了最幸福的人了!

现在进行时

使徒保罗曾经苦叹道:“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1-24)保罗尚且有如此挣扎,更何况对主忠心远不及他的我们?

人类自古以来都处在相互竞争中。由于人的骄傲,导致了名目繁多的各种罪;人类的第一桩杀人案,该隐杀了他的弟弟埃布尔,就是因着争竞和妒忌。学音乐的人更是如此,大家都想把别人比下去,赢得更多的掌声和赞美。我天性敏感、也特别在乎听众对我的评价。再加上一般教会对有恩赐的弟兄姐妹爱护有加,给我们很多掌声和称赞,我们领受自然觉得理所当然,如此更容易助长我们的骄傲。

撒但不会放过引诱我们的机会,以至于我们在服事中,常偷窃了神的荣耀,自己还浑然不知!而且服事越久,更会用看似谦卑的外衣掩盖自己丑陋的内里。就如保罗说的,“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罗》7:21)这样的争战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我和保罗一样常常哀伤:“我真是苦啊!”

现在完成时

保罗经历犯罪之律的捆绑,看似甚苦,但是他之后便宣告:“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马书》7:25)相信每个在争战中得胜的基督徒,因着主的拯救,也会从心底发出欢呼:“感谢神!"

神看顾保守我,每当不洁的意念侵入我脑中时,圣灵便会及时提醒我。因而我常常在弹奏中当即认罪悔改,神也不厌其烦地给我第二次机会。我都数不清,主给过我多少次“第二次机会”了。每次弹奏以前,我会以这节主祷文祷告:“叫我们不进入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太》6:13)主的话语是对付恶者最好的武器。

借着音乐,我敬拜神。每次献诗,音乐成了我对神倾诉的爱语,我对主说:“我爱祢!但愿你悦纳这样的音乐,并用它来安慰、激励人心。”

我是一个很软弱的人,虽想服事主,却又怕吃苦。恶者知道我的软肋,一度让我身体遭受病痛,企图阻止我的服事。此外,每次我要“上阵”前,恶者必定兴风作浪,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但我的主大过那恶者,如同安息父亲怀中的小孩,我在衪的膀臂中满有安全感,我勇敢地向恶者宣告:“我不会因着你加给我的苦难退却,你退去吧!”如此,在神大能的扶持下,我会立即判若两人,软弱消失,即刻充满能力。

神用了近20年的时间,来雕塑我这个不配的器皿。慢慢地,我学会了在困难中相信衪、顺服祂、依靠祂。我虽微小如尘沙,但祂却对我倾注了无以言喻的关爱,使我成为一个何等蒙福的人。两年前在我身上发生的神迹,更是一件我从未想到,即或想到,也不敢妄求的贵重礼物。

当时,我突然想写曲子,于是就写了第一首圣乐改编曲,后来这诗歌在教会敬拜时献上,弟兄姐妹听后,都给予我极大的鼓励。我心里清楚,这是来自神的恩赐。我便一直写了下去。直至今日,我已经写了68首曲子,这些曲子不断在各种聚会中发表,为了分享给更多人,部分曲目还录了音。

之所以说是神迹,是因为我没有学过作曲。在作曲过程中,多少次我都要向神求告,才能克服调性转换给我带来的难题。这也让我看到,在服事的道路上,主会丰富预备。祂这么奇妙地使用我,令我惊叹不已,感恩不尽。愿一切荣耀归于主!

将来时

有人开玩笑说,将来在天堂里,每个人都唱歌弹琴颂赞神,所以,现在参与敬拜服事的人,将来不用改行。听起来似乎是笑话,但《启示录》15章2-3节说:“我看见彷佛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搀杂。又看见那些胜了兽和兽的像并它名字数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着神的琴,唱神仆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说:‘主神,全能者啊,你的作为大哉,奇哉!万世之王啊,你的道途义哉,诚哉!’”

我向往将来的那一天,能加入天国盛大的敬拜团队里,继续用琴声来赞美祂,我相信一定比现在更有能力!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永不改变。我信衪、跟随衪、服事衪,衪使我的福杯满溢,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23:6)

作者现居北美,在教会用音乐服事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