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聖經看創造vs.重造(鮑約瑟)2019.11.0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19.11.04

鮑約瑟

(編者按:《創世記》第1章的解經關乎宇宙起源。神創造萬物是我們信仰的核心內容。但對於“間隔論”(Gap Theory)的看法,基督徒之間有所不同。本文作者指出,要從聖經來看創造還是重造。也歡迎讀者基於聖經真理投稿回應,讓我們在彼此討論中更明白神的啟示,以免隨從人的思潮。)

天地萬物都是上帝所創造,這是基督徒的基本信仰之一。但是,關於現存地球是第一次創造還是重造的,基督徒的看法不盡相同。

有些基督徒認為地球是重造的,不是第一次創造的。他們主張,《創世記》1章1節中,天和地是首次創造,第2節所說的“地是空虛渾沌,淵面黑暗”是撒但墮落時對地球破壞後的狀況。從第3節起,上帝開始重造地球。所以,在第1節和第2節兩節經文之間,有漫長的時間間隔。這種觀點被稱為“間隔論”(the gap theory)或“重造論”(the recreation theory或the ruin-reconstruction theory)。

重造論簡史

17世紀的荷蘭神學家西蒙·伊畢斯科比斯(Simon Episcopius,1583-1643AD)想確定撒但墮落的時間,曾提出此觀點。在18世紀末和19世紀上半葉末,隨著恐龍等生物的被發現,科學界認為地球歷史久遠。愛丁堡大學的神學教授、蘇格蘭自由教會的創始人湯馬斯·查爾默斯 (Thomas Chalmers,1780-1847AD)從1814年開始,創導並推廣了此觀點。

1939年,上海靈工社翻譯並出版了美國賴金牧師所著《神的永遠計劃》一書,並由當時著名的江長川、林道亮、竺規身、趙世光等26位牧師為此書寫了序言。此書圖文並茂,出版後頗受好評,60年代後還曾在臺灣由基督徒佈道團多次再版。但書中將宇宙的創造分為原來的世界、混沌的世界和重造的世界(圖1)。雖然這些牧者寫了序言,卻不一定表示他們完全讚同“重造論”的看法。

(圖1) 世界的重造,取自《神的永遠計劃》

重造論的依據

重造論者表示,他們有聖經和地質學等多方面的根據。

創造完成後,聖經說,“上帝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創》1:31) 。但是,重造論者認為,“地是空虛渾沌,淵面黑暗”並不能算“甚好” ,這不應該是剛造好的樣子,而是受到破壞後的結果。

聖經還說,“故此,當時的世界被水淹沒就消滅了。但現在的天地,還是憑著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遭沉淪的日子,用火焚燒。” (《彼後》3:6-7) 。重造論者認為,這裡“當時的世界”應該是最初造的世界,淹沒世界的洪水不是挪亞時代的洪水,而是第一次創造後因撒但墮落犯罪而造成“地是空虛渾沌,淵面黑暗”的洪水。所以上帝要重造世界。

他們認為,當今的地質/考古學從地層中發掘出的恐龍化石都是6,500萬年以前的生物,這與聖經所說上帝用六日創造有矛盾。但如果恐龍是第一次創造時的產物,時間上就不會有矛盾。

恐龍曾與人共存

但是,近年來卻發掘出不少有恐龍形像的古代石刻與繪畫,這對恐龍是否真是億萬年前的生物,在6,500萬年前就已滅絕提出了質疑。

柬埔寨吳哥窟是世界七大遺蹟之一,其間有一座建於1186年的塔普倫(Ta Prum)寺,寺內的敲心塔能夠產生奇妙的回音。遊客如果站在塔內背靠牆拍打胸膛,整座佛塔就會發出非常宏亮的回音。在寺廟的敲心塔附近竟發現了像劍龍一樣的浮雕(圖2A)。

圖2: (A)柬埔寨塔普倫寺的劍龍形像  
(B) 當代生物學教科書中劍龍的形像

        

如果人沒有見過恐龍,劍龍的形像怎麼會出現於主後12世紀的浮雕中?

但是,篤信地球年齡已有億萬年的人,不能容忍人曾與恐龍共存,千方百計地想解釋這不是劍龍。比如,具有權威的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e)先是說可能是現代人所雕,後又聲稱這浮雕頭大耳大,又有角,背上的角板像樹葉,因而更像在樹葉背景前的野豬或犀牛。

但是,現代人改雕普遍認為是不可能。這種古代浮雕並非實物照片或寫生,並不要求符合解剖精確度。從圖2來看,這個形像完全符合當今人們對劍龍的認知,無人會說它更像另一種動物,更不會認為排列如此整齊的骨板會是樹葉。

上世紀60年代,在秘魯發現了相當於古代Nazca或印加文化的刻在安山岩岩石(andesite rocks)上的恐龍圖像(圖3A)。在美國猶他州也發現了眾多阿納薩齊(Anasazi)人刻的岩畫,其中也有恐龍圖像(圖3B)。阿納薩齊印第安人曾在主前150年至主後1,200年之間居住在當今美國猶他州的地方。不僅如此,在全世界各地多處都發現了古代有關恐龍圖形的石刻、塑像、壁畫和岩畫等。可以推論,人們應該見過恐龍才能作出恐龍圖像。

圖3:  (A) 秘魯印加的石刻
(B) 美國猶他州阿納薩齊的恐龍巖畫 

聖經中也有對恐龍的描述:“你且觀看河馬……他吃草與牛一樣。他的氣力在腰間,能力在肚腹的筋上。他搖動尾巴如香柏樹,他大腿的筋互相聯絡。他的骨頭好像銅管,他的肢體彷彿鐵棍。”(《伯》40:15-18) 。這裡所說的“河馬”,當今世界上沒有哪一種動物能與之匹配。因為沒有一種動物的尾巴像香柏樹。似乎只有恐龍,像腕龍(Brachiosaurus)或雷龍(Brontosaurus) ,能有這種尾巴。聖經之所以翻譯為河馬,是因為當時恐龍尚未發現,沒有這個名稱。

既然有證據表明人與恐龍曾經共存,恐龍就不可能在第一次創造時被滅絕。

聖經中只提到創造,沒有提到重造

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自始至終只有提到創造, 沒有提到重造;也沒有任何地方暗示地球是重造的。

聖經說,上帝用六天創造宇宙萬物,第七天休息,用的都是“有晚上、有早晨”的一天,並沒有一天等於一段長時期的意思。如果一天等於千百萬年,上帝在第三天就已造出植物,但要等到第六天才造出昆蟲,如此,靠昆蟲授粉的植物要等上千百萬年,甚至億萬年,才能得到昆蟲授粉,豈不早就絕種了。而第七日是安息日,但一休就是千百萬年,或其他六天都是千百萬年,只有第七天是一日,這都不合邏輯,於理不通。

聖經沒有說撒但墮落時曾造成物質世界的破壞,也沒有提在第一次創造前,上帝是否造過動植物和人類,也沒有說“地是空虛混沌”是撒但或人類犯罪造成的,更沒有說上帝用大洪水毀滅了頭一次創造的世界。

筆者以為,《創世記》第1章第1節說“起初上帝創造天地”,這是上帝在宇宙還不存在之時來進行創造。“起初”是指時間的開始,在“起初”之前沒有時間,時間是上帝創造的。“創造天地”是指上帝創造了空間和物質,包括宇宙和地球萬物。這短短一節,概括了上帝所創造的一切,是關於創造總的概括。

第2節“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是指上帝所創造地球的雛形,並非撒但墮落時破壞所致。就像窯匠先製作泥坯,再經過成形、上釉、描繪、烘烤等步驟,才成為精美的瓷器。

從第3節起到第2章第6節,是上帝以站在地球上的角度,來逐步完善創造。祂在六日內創造了天地萬物和人,並在第七日停止創造而休息。

從第2章第7節開始,整個第2章的重點都是描寫上帝創造人:上帝如何造男造女,並為人造了伊甸園,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裡。

所以,在創世記第1章第1節和第2節之間並沒有時間間隔。《彼得後書》3章5節所說,“他們故意忘記,從太古憑神的命有了天,並從水而出藉水而成的地。” 也明顯表示,天和地是同時造成的。這裡都沒有重造地的意思。

撒但曾以榮美的形像出現在伊甸園中

聖經稱撒但曾是“明亮之星,”(參《賽》14:12) ,聖經並用許多稱讚之詞來描述他。“主耶和華如此說,你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你曾在伊甸上帝的園中,佩帶各樣寶石,就是紅寶石、紅璧璽、金剛石、水蒼玉、紅瑪瑙、碧玉、藍寶石、綠寶石、紅玉,和黃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裡;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的。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上帝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你從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後來在你中間又察出不義。”(《结》28:12-15) 。

按照邏輯,這段經文對在伊甸園中的撒但充滿稱讚之詞,應該是在撒但被察出不義前。如果是在察出不義之後,聖經不會如此稱讚他而不加貶詞。因此,既然撒但在上帝立伊甸園時還是一個光明天使,創造開始時地的空虛混沌就不應是撒但破壞所造成。但是,聖經並沒有說撒但是在何時創造,何時墮落,我們只能根據聖經的有關描述和邏輯加以合理推斷。

由上可見,聖經中只有提到創造,沒有提到重造。《創世記》是由遠及近,由粗及細,由宇宙及人來描述創造,並不存在創造中的時期間隔和兩次創造。筆者以為,撒但屬於靈界,靈界戰爭不會直接破壞物質世界。上帝責罰撒但也不需要破壞地球。墮落反叛時應不會去破壞地球物質世界,因為撒但想做世界的王。即使在第一次創造後受到破壞,也只應限於地球;早已造好的光和地球外的眾星應該不需要重造。但為何當時是“淵面黑暗”,以致上帝還要造光和眾星,從這些推測也可以看出,重造論有問題。

為何要注意這個問題

雖然重造還是第一次創造,這問題看似並非很重要,因為只要相信上帝創造就好。但是關鍵在於,接受地球古老不啻為進化論敞開了大門,容易中了惡者的詭計。

總之,要明辨重造論這種觀點是否正確,主要應根據聖經,既然聖經沒有提到重造,也沒有重造的證據,就不應隨意添加進對上帝創造的理解中(參《啟》22:1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