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信仰(奇瑞)2020.12.3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0.12.31

奇瑞

 

經文:“那世代的人也都歸了自己的列祖,後來有別的世代興起,不知道耶和華,也不知道耶和華所行的事。”(《士》2:10)

 

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後,是和平的世代,是神的應許成就的世代,也是信仰失落的世代。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那時神的作為不再被人們提起,他們對神的渴慕也不再迫切,對神的認識逐漸被當地偶像崇拜所同化。

和如今的世代一樣,北美華人教會也逐漸面對信仰的退步。從國內來到北美的第一代基督徒,就像當時的以色列人,重獲自由,憑著刻苦的努力在異鄉扎根。從開始的幾個人一起聚會,然後滿懷信心組建團契,到漸漸人數增加,成立教會,不到幾年時間,教會人數增長到上百上千人。

如此過了幾十年,到如今,隨著會眾年紀增長,第一代的孩子們大部分參加了教會的英文部或英文教會,華人教會漸漸缺少新鮮血液加入(訪問學者、留學生存在不穩定性),教會的發展遇到了瓶頸,信仰逐漸退步。

我遇到的基督徒中,有長時間不禱告的,有隨從自己興趣在教會來去自由的,有關心教會食物勝於敬拜的……有一次,我和一個朋友聊著天,他談到要教育孩子虔誠時頭頭是道,但轉身便忙著跑去和朋友打麻將。這種情形令人多麼痛心。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我們的信仰會失落到這樣一個地步,到底是哪裡出了差錯?

首先,我想,信仰的失落與我們接觸信仰時的動機有關。有人信耶穌,是為了治病,有人因為內心空虛,也有人在信仰中看到了一定的利益……因著不同的動機,我們來到耶穌面前。新約中記載了那些來到耶穌面前的人,很多人也是因為只是想要得到暫時的滿足,而停滯在信仰的起點,就好像那被餵飽的5千人,留下來跟隨耶穌的寥寥無幾。

其次,信仰的失落也和我們是否願意付代價有關。誠然,恩典是白白得來的,然而得救後生命的改變,卻需要付出實際的代價。保羅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參《林前》9:27),他多次講到自己是怎樣順服福音,並為福音付上代價。

付代價是苦的,我們因此常常會落入掙扎中。因為相比靈魂得救的“縹緲”,這個世界在我們眼中似乎更為實在。而我們也習慣性地將傳福音的任務交給牧師,或者別的有恩賜的弟兄姐妹。此外,我們常常狹隘地認為付代價就是奉獻金錢,以致於很多基督徒只要奉獻金錢後,就感覺心安理得。

中國有一句古話: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據說,在沙丁魚的長途運輸中,漁農會往裡面放一條鯰魚,為什麼?因為沙丁魚很懶,不願意動,在運輸中常常大量死亡,但是放入一條鯰魚後,整個魚槽就活躍了。在北美信仰自由的環境中,我們的憂患意識逐漸變得麻木,信仰也變得可有可無。而世界上有些地方的基督徒,他們為了信仰,不得不擔驚受怕,因此反而更珍惜所得到的救恩。

當以色列人對神怠慢時,神會怎樣做呢?《士師記》中,我們看到,神將以色列人交在仇敵手中,讓他們不能站立,為此,以色列人又開始求告神。願我們不要像以色列人那樣,等到被警告、被管教時,才來呼求神,以至於受許多白白的苦。

 

禱告:神啊,我們的信仰是多麼的膚淺!我們可能輕飄飄地就說,我信了,但當我們跟隨你的時候,卻是扶著犁耙往後看,或是三心二意,完全不願付代價。求你赦免,求你復興我們這樣軟弱的靈命,讓我們真認識十字架的福音,經歷與你同死、同復活的生命,阿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