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塊土地上

小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31期

u=3801479180,3831207733&fm=24&gp=0高樓林立,車水馬龍。
滿街都是飯店,找不到教堂。
到處都是人,聽不到祈禱的聲音。
望著匆匆的人群,我問:“主啊,你的作為在哪裡?”
主的微聲在內心響起:“通過你和你們,我觸摸他們。”

我算什麼?
一粒都市中的塵埃。
我們算什麼?
有誰在乎,有誰在意呢?

只不過,這是被賦予神形象的塵埃。
被救贖計劃捕捉,被太初的道撫育,
被復活能力更新,被從死蔭幽谷領過,
被從地獄深淵挽回,被準確擊中,
被精心雕琢和鍛打……

好為了這一刻,傳播愛,傳播福音,
傳播愛的福音,傳播福音的愛。
那創造天地萬有的父,救贖所定選民的主,在意,
在意這最細小的一顆塵埃。

然而──
我所說的有誰聽呢?
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
人們一再放棄真理和自由,一再選擇謊言和奴役。

這路好小。
這門好窄。

小路。
小到只一行腳印。
跟隨他的腳蹤行,
這是越過死亡沼澤,通往永生彼岸的唯一線索。

窄門。
窄到像一道縫隙。
沿著縫隙透進來明亮陽光,塵埃在光中跳舞。

黑暗中的舞者。
這是怎樣的悲哀與歡樂,這是怎樣的歌唱與沉默!

人們充耳不聞,不管這歌聲多麼響亮。
人們視而不見,不管這舞蹈多麼優美。
歌,
在沉默的大澤。
舞,
在無邊的黑暗。

他們是走向死亡獵手的獵物,
會被準確擊中。
他們沒有一個甘心被擊中,卻爭著站在弓箭或子彈經過的途中。
這是怎樣的荒謬與淒慘,這是怎樣的愁苦與哀慟!

與層層疊疊、無邊無際的愁苦、哀慟、淒慘、荒謬搏鬥,
我們幾乎無力把光明和歡樂帶給他們,卻越來越受世界的薰染。
在這裡,我們沒有任何一塊陣地,沒有任何一扇窗口,沒有任何一條大路。
這是本該走的小路嗎?

他們自以為義,濫用上帝的權柄,卻不承認這權柄出於上帝。
他們搶奪了上帝的一切,卻以強盜的眼光看我們。
我們是和平的使者,他們卻要用暴力逼我們成為他們的敵人,
不斷製造出恐懼和仇恨
我們手無寸鐵,但被跟蹤、竊聽、審訊、嘲弄乃至鞭打和監禁,
這是本該背的十架嗎?

基督徒沒有任何敵人,卻在這裡被處處當成敵人。
基督徒沒有任何武器,除了愛,
愛卻變得好難!

愛,好難。
不僅很難愛他們——但仍用天上的愛去愛,為逼迫我們的禱告,
也很難愛我們,很難愛自己——但仍知聖愛不棄。

慚愧呵,我們傳遞的愛多麼微弱,我們撒播的愛多麼稀薄。
就像降在沙漠中的一滴露珠,只不過浸濕了幾粒細沙。

主啊,你轉眼不顧我們嗎?眼看我們被耗盡嗎?
我們本該是嬰孩,在一個愛的搖籃得到更多呵護,
你卻放我們在一個愛的荒漠,以我們為綠洲。

我們從未學過如何在沙漠中作一塊綠洲,
甚至,常使綠洲重新沙化。
有時候,分不清是你賜的甘霖還是我們的淚水,落下。
然而我們知道,
你從嬰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自己的能力,使仇敵和報仇的閉口無言!

作者現在大陸高校任教。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