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克服恐懼——豬流感的聯想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朋友剛從台灣回北美,打電話來拉家常。她提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在台灣機場,約有30%的人戴口罩;到了日本,幾乎人人都戴口罩。於是,她也戴上了。        回到美國,在芝加哥轉機,她戴著口罩走下飛機,結果突然發現,自己是機場惟一戴口罩的。最後,在“同儕壓力”下,她取下口罩,以免成為“稀有動物”,惹來大家觀看。        這真是奇怪的現象。遠在亞洲的日本和台灣,嚴陣以待;而重疫區美國,已有幾萬確認的病例,卻人人一副安心的樣子——豬流感爆開時,美國的航空公司免費讓大家 改票,但有二位年輕人硬是不改行程,打算馬上出發,到墨西哥好好玩一趟。這簡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讓採訪他們的記者都“欽佩”不已。         我想亞洲和北美的反應那麼不一樣,是因為亞洲經歷過SARS(非典),從痛苦的經驗中,學習到了寶貴的預防功課。我們身在北美的人,所受影響不像亞洲那麼深刻,以致大家缺乏防範意識。        不過,預防意識一定要有,恐懼心理卻要克服。不然,恐怕還沒有患上豬流感,就先得抑鬱症了。 難纏的敵人         要不要戴口罩,因時、因地而異。然而,預防並非意味著要活在恐懼中,草木皆兵。SARS傳染期間,有朋友來信,描述自己得了憂鬱恐慌症,日日起床一想到必須上班,恐懼迎面襲來。還不敢坐公車,寧可走個把鐘頭去上班。就算走在路上,別人一聲咳嗽,也會嚇得膽戰心驚。        其實,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下,人雖沒傳染上疫症,也算是生了病——輕則因此難眠;重則落入恐慌症、憂鬱症,身体功能也受到影響,抵抗力降低,甚至疾病連連……        怎樣對付內心的恐懼呢?恐懼是很難纏的敵人,人愈是不想恐懼,愈是恐懼纏身。有人說轉移注意力就好了。問題是,忙碌過後,一不留神又是恐懼纏身,才曉得恐懼從未離開過。 感恩除恐懼        大約八年前,我活在恐懼中,有二三年之久。就算窗外陽光普照,內心也是一片陰霾。那一陣子,我連續生了好幾場病,時常進出急診室,病痛一樣接一樣。         聖經上說,在上帝的愛中是沒有懼怕的,於是我開始懇求上帝的愛澆灌我,醫治我對生病的恐懼。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我是靠著禱告,才感受到他的安慰的。        徹底除去對身体疾病的恐懼,是在一個冬日的早晨。那日,陽光照入窗台,我突然領悟到,每一個日子都是上帝給的禮物。在這份領悟之下,我決定帶著感恩的心,享受上帝賜予的每一日。        從那一天起,我發現自己長久以來纏身不去的恐懼消失了。原來,感恩的心,把我內心的恐懼除去了。我的身体也隨之愈來愈健康。 祈禱作用大         細查自己,發現我懼怕的東西還真不少。於是我靠著上帝的恩典,一項項除去。我不敢說自己像無敵女金剛,但我儘可能把自己內心的每個恐懼都帶到上帝的面前,求他醫治。每除去一項,就彷彿打了一場人生勝仗。         坐飛機就是一例。我沒有恐高症,卻害怕坐飛機。上飛機前一晚,一定徹夜不眠。每回搭飛機都會頭痛欲裂,總要休養二天,才能恢復正常。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接納不等於認同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1996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簽署了一項超越政黨的聯邦婚姻保障法案,讓各州自行決定婚姻的合法性。          目前,有卅一州已立法通過一男一女的婚姻保障制度,也有許多州的法庭修定了這項尺度,允許“同性間的婚姻”;加州今年三月七日投票後通過了廿二號法案,即贊成加州家庭法案加上“加州只承認一男一女婚姻的合法及有效性”(“Only 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is Valid or Recognized in California”)這十四個英文字。 為什麼這件事如此重要?         是否基督徒不尊重同性戀者的信念和生活方式呢?本文代表許多中西基督徒的見解。 場內場外都熱鬧          1999年10月23-24日,在美國維吉尼亞州林奇堡(Lynchburg)湯姆斯路浸信會(Thomas Road Baptist Church),舉行了一個特別聚會,引起了美國國內傳媒的注意。這個聚會是由浸信會的費維爾牧師(Jerry Falwell),和全國聞名的擁護同性戀的大都會社區教會(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的領袖懷特牧師(Mel White),共同領會。共有兩百位保守派基督徒,以及兩百位同性戀基督徒參加這個聚會。          在會中,費維爾牧師當眾為自己過去視同性戀為魔鬼的言論致歉,他並且表示今後將緩和對同性戀的批評。然而,他同時也堅決強調自己絕不改變“同性戀的行為是罪”的主張。懷特牧師則是把握這次機會,向會眾動之以情。他讓一些擁護同性戀者的群眾做“見證”,其中包括,一位母親敘述傷心的往事。當她一聽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就叫女兒滾遠一點,除非悔改,不然別回家。結果,她的女兒自殺身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