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你可知道自己是誰?(張怡昕)2013.12.26

你可知道自己是誰? 在人眼裡,耶穌真是沒有什麼可誇的。 父母雖然是大衛的後代,但早已經是平民了。家庭條件非常一般,甚至是貧窮。他可能也沒有在名師門下求學的經歷。至於長相,更談不上英俊。 但耶穌知道自己是誰。他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他不會因為有人來尊榮他就得意,也不會因為被人詆毀就喪氣。 他辛苦服事,也會感到疲勞,傷心,但他非常篤定。“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樣做。” 在聖誕的日子,我們都會想到馬槽中的嬰兒。是啊,馬槽中的嬰兒啊,多麼寧靜,祥和! 然而,你不是只要我們瞻仰你。你不是只要我們讚歎,上帝的獨生愛子,多麼特別! 你要我們像你。 因為你,我們也能成為從聖靈生的,我們也能成為上帝的兒女。你要我們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你要我們把福音的好消息告訴天下人,使人做你的門徒。 我們的身份中,蘊含著多麼大的祝福,應許,與託付。 我們要怎麼看自己呢?我們真知道自己是誰嗎? 在聖誕的日子,讓我們祈求聖靈保惠師,啟示我們,我們到底是誰,我們到底要怎麼活。祈求聖靈保惠師,使我們不只是明白道理,更是從內心深處認同真理。 我不但為這些人祈求,也為那些因他們的話信我的人祈求, 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你父在我裡面,我在你裡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裡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來。 你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 我在他們裡面,你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地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翰福音》17:20-23) 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 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上帝的兒女。 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上帝的後嗣,和基督同做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羅馬書》8:15-17) 然而,上帝堅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這印記說:“主認識誰是他的人”,又說:“凡稱呼主名的人總要離開不義。” 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 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做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后書》2:19-21)

No Picture
言與思

享受人生(張怡昕)2013.11.25

享受人生 我有個好姐妹,和她一起吃飯非常開心。因為她一想到能有東西吃,就非常感恩。我和她相對而坐,看她笑嘻嘻地吃飯,自然而然也就開心起來了。我覺得,她很懂得享受人生。 “享受”這個詞,基督徒似乎比較少講。因為在大多數的語境裡,享受常常和奢侈無度的生活聯繫在一起。但其實,享受是要帶來心裡的滿足,和奢侈沒什麼必然聯繫。 照理說,認識了上帝的人應該是最有資本講享受的。 為什麼呢?要想享受,首先得有可供享受的對象,比如,某種服務。其次,如果這個服務來自於愛你的人,他/她的服務不是出於職業需要,那是加倍的享受。再次,如果這個服務來自於你所愛的人,那可真是加加倍的享受了! 這世上,恐怕,沒有比上帝更懂得用服務的行動表達愛的了。 我吃水果的時候,常感歎上帝的創造真是既有實際功用,又很美麗。朋友們一起郊遊時,對著藍天碧海,吹著海風,實在很爽。人生中,婚姻嫁娶,撫養兒女,孝敬高堂,相信天倫之樂也是上帝希望人得快慰的一種方式。 我們也可以為彼此創造條件,來享受人生。 最近香港陽光燦爛,天氣清爽乾燥。師妹們燉了美容養顏的黃豆豬蹄湯請我喝。我們一邊喝湯,一邊幫一個寫研究計畫遇到挑戰的師妹分析她的課題,大家的學術熱情都挑旺了。週末我邀請了好朋友來吃頓家常飯,做了胡蘿蔔土豆燉雞,保護眼睛;還有鯪魚球西洋菜湯,清燥潤肺。(好像提到吃的,我就特別滿足^_^) 罪雖然污染了世界,但相信上帝願意我們能夠享受祂本來所要我們享受的。受苦有時,享受有時。真到了我們受苦的時候,也逃不過。在上帝所賜給我們安舒的日子,更是要珍惜,踏實地過,好好對待身邊人。不僅自己享受,還要幫人享受,向身邊的朋友們和有需要的人“行各樣的善”。 你呢?要不要構思一下,怎麼和身邊人享受上帝所賜的日子?

No Picture
言與思

每逢佳節倍思親(張怡昕)2013.09.23

每逢佳節倍思親 中秋節,吃月餅,賞月,是少不了的。遠離家鄉的人,也免不了有一些思鄉之情。雖然現在打電話,或者通過網路視頻通話都很方便了,但人還是難免想家。尤其父母年紀大了,更讓人心裡有些說不出的感受。 最近重溫劉志雄老師和他的妻子王愛君女士合著的一本書,《孝敬父母: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書的前言裡寫到,在寫作前搜集資料時,“首先我到很多基督教的書店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書,是從聖經的角度來看基督徒應該怎樣孝敬父母。我很失望,在眾多基督教書籍中,找不到任何從聖經的角度來談孝敬父母的書,一本都沒有。講夫妻相處,管教兒女和單身方面的書很多,就是找不到一本書是專門講如何孝敬父母的。” 做子女的,很容易忽略父母。也不一定是故意的,因為自己也面對很多壓力。當我們在外面忙碌的時候,父母好像總在那裡等我們。但孝敬父母,實在是值得專門花心思去做的。 畢竟,這是上帝所看重的事情,是我們該做的;而且仔細想想,我們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其實沒有那麼多。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們的頭髮就開始白了。腿腳差了,不願意走遠了。介紹新東西給他們,他們也不太願意嘗試了。 和一些外國長者相比,我覺得中國人對年齡似乎更敏感。過了60歲,甚至50出頭的人聚在一起都會講一些暮氣沉沉的話題。我覺得爸媽處在這樣的群體氛圍中,就更需要我們的鼓勵了。我跟爸媽講,教我社會心理學的老師,都70多了,照樣上課,做研究,活力充沛。我給他們買智慧手機,iPad mini,讓他們嘗試,用微信,Facetime或者Skype常聯繫。爸媽也很開心呢! 我也很感謝爸媽,因為他們給我做了很好的榜樣。他們很孝順,我也非常願意向他們學習。有很多事情不是靠嘴巴教的,孩子年紀雖然小,但早已學會觀察了。我小時候看爸爸給爺爺剪腳趾甲,聽媽媽講她如何照顧姥爺,你說這些對我會有怎樣的影響呢? 中秋團圓的日子,我們和家人可能天各一方。但,願我們和家人心貼心。願我們的爸爸媽媽身體健康,並且都能認識主,愛主,得到從主而來的平安喜樂。祝大家中秋快樂!

No Picture
言與思

自由與限制(張怡昕)2013.09.16

自由與限制 琴弦若是被按死,再撥也發不出樂音。 然而若是不按規矩固定,或者鬆鬆垮垮,也是出不了好聲音的。 人是需要自由的。讀湯川秀樹(1949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獎的日本人)的自傳《旅人》,他也感到自己中學時代,校風自由的好處。自由是思想鮮活,行動有力的必要非充分條件。 但自由並不是說毫無約束。 事實上,人生有種種約束。 比如,人所處的歷史時代,國家地區,家庭出身,這些很大程度上都定下來了。 某種意義上,人身上加著這些限制,就好像一根琴弦被固定了,可以看作是一種章法。適當固定了的琴弦,才能發出美好的聲音的。 她需要躍動的自由。還需要有技巧的撫動琴弦的手。 我們是否願意被上帝的手撥動呢?

No Picture
言與思

脫衣 vs. 蛻皮(張怡昕)2013.07.30

脫衣 vs. 蛻皮 上星期我交了博士的論文,幾周後,就要答辯了。 看著列印出來的論文,心情真是複雜。裡面的每一張表格,背後都是很多辛苦的努力。每一份所引用的文獻,從搜索,到閱讀,到消化,整合,都是很多功夫。更不要說一個研究想法從無到有,從有了想法到設計方案來檢驗,到執行方案,收資料,分析,寫作…… 不僅僅是辛苦,還有很多情緒上的東西。 找不到課題的時候有壓力,找到了課題在做的時候有壓力;收不到資料有壓力,收了資料整理時也有壓力;…… 處處是壓力。 其實我是信了主之後開始讀博士的。照理說,應該是,靠主做研究,靠主喜樂。但我不得不承認,我雖然有靠主喜樂,靠主做研究的時候,但同樣有很多低落與埋怨的時候。 我最糾結的幾樣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既然我是基督徒了,我怎麼還這麼軟弱?這麼糾結? 我不是要脫去舊人,穿上新人嗎?我不是已經在基督裡,是個新造的人了呀? 但我為什麼還會在該寫論文的時候上網?為什麼還會在被拒稿的時候沮喪到不想見人?為什麼還會對未來缺乏盼望?甚至還對上帝口出怨言心懷不滿? 我這樣不像個基督徒,真是慚愧,真是讓我難以面對上帝。 很多很多次,我就因此躲起來了,或者沉下去了。 但,上帝確實一次又一次搭救了我。(這裡我不分享具體的過程了。對我幫助很大的是很多基督徒的自傳和Joyece Meyer的《心思的戰場》) 我逐漸明白了一樣事情。 以前,我以為,脫去舊人,穿上新人,就像穿衣服一樣簡單。 現在,我知道,這不是脫衣服穿衣服。 這是蛻皮。 這是需要時間的。有時甚至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但充滿了盼望。 這種蛻皮的過程,可能才是基督徒生活的常態。因為我們是在不斷被更新,不斷成長的,不是嗎? 我想,如果我早點兒意識到,這是在蛻皮,或者我掙扎的時候不會那麼低落了。我在面對挑戰的時候也不會那麼被動了。我會帶著盼望,接受這種挑戰,忍耐等候。 經文 《以弗所書》 4:20-24 “你們學了基督,卻不是這樣。 如果你們聽過他的道,領了他的教,學了他的真理, 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這舊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漸漸變壞的;  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4 並且穿上新人,這新人是照著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 《哥林多後書》 5:17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No Picture
言與思

愛裡的“矛盾”(張怡昕)2013.06.26

愛裡的“矛盾” 按著你的本相接納你 vs. 希望你更好 按著我的本相被接納 vs. 我願意改變 最近有一部日本偶像劇《一吻定情》正在播出,很受歡迎。這是部漫畫改編劇,漫畫由多田薰女士創作。1996年被拍成日劇,2005年出了台劇,2010年出了韓劇。現在又有新製作的劇集。這個故事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故事情節蠻簡單,資質一般的相原琴子喜歡上了天才入江直樹。本來兩人懸殊太大,沒有任何可能發展戀情。但是因為家裡房子被毀,琴子住進了爸爸的中學好友入江夫婦家裡,和直樹成了一個屋簷下抬頭不見點頭見的朋友。後來就是兩人更多瞭解彼此,特別是直樹發現琴子身上很多閃光的品質,逐漸喜歡上這個女孩子,並且從自私學霸變得更懂得關心人的故事。 漫畫裡有這麼一段:缺乏運動神經的琴子追隨直樹加入大學的網球部。她被人作弄,要和直樹一起組隊打雙打,迎戰球技超強的學長和學姐的組合。別人都直接勸她放棄,但是直樹卻開始給她特訓。特訓非常辛苦,但充滿韌性的琴子堅持了下來。 看琴子接受特訓,圍觀群眾說,入江直樹真是夠狠心! 但是琴子的心裡卻想著,謝謝直樹,願意訓練我! 後來真正上場比賽的時候,琴子也還是丟了不少分,但是直樹一直鼓勵她,她終於接到了球! 別人都認為琴子配不上直樹的時候,直樹卻不這麼想。雖然我們有差距,但是我相信你可以進步。 看到這裡,我突然想到了聖經裡所說的試煉。 我不喜歡試煉,我不明白為什麼像《荒漠甘泉》這類書裡老是講到試煉。但是,試煉臨到我了,我發現我也躲不過去,就只好開始面對,開始更多禱告,也願意讀《荒漠甘泉》了。但我心裡其實也還沒有那麼喜歡試煉。 上帝啊,你不是愛我嗎?你不是照著我的本相接納了我嗎?為什麼還要熬煉我像熬煉銀子一樣呢? 琴子的想法啟發了我。上帝希望提升我。就我的現狀而言,我必須經過試煉,才能夠變好,才能夠符合上帝創造我的心意。這是上帝給我的特訓。 戰役的結果已經很清楚了。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取得了完全的勝利。 而我仍要接受特訓,因為上帝希望我能像祂一樣聖潔。 圍觀群眾可能說,試煉有什麼必要呢?上帝怎麼這麼忍心呢? 盼望我能說,天父上帝,謝謝你愛我,謝謝你願意特訓我。我願意改變。 注: 1. 我看過漫畫和1996版的日劇。我想,這裡就先不討論基督徒該不該看漫畫和偶像劇的問題了。畢竟,有好的漫畫/戲劇,也有不好的漫畫/戲劇。我自己蠻喜歡看一些老片子,我覺得老片子裡面的感情更加純粹。 2. 這裡所引用的漫畫故事,只是作為一個“引子”。我無意做完全的類比。入江直樹也只是人,也有缺點。

No Picture
言與思

怎麼接納?先得看見(張怡昕)2013.05.27

      怎麼接納?先得看見 最近讀柴靜的《看見》,得到很多啟發。柴靜在中央電視臺的《時空連線》,《新聞調查》做過主持人和記者。《看見》這本書,記錄了一些她採訪經歷中沒能放進央視節目中的東西,還有一些她個人的成長經歷和感受。 書的第11章,叫“只求瞭解與認識而已”。這章記錄了一次關於對虐貓事件幾位主人公的採訪。在一段網路熱播視頻中,一位穿著高跟鞋的女子,臉上帶著笑,將一隻小貓踩死。 這位女士曾經是護士,發生了這件事後,她離開了醫院。柴靜他們爭取了很久,通過院長聯繫上了她。一開始,這位女士拒絕採訪。他們第一次見面時,賓館房間的電視裡正播放一個關於虐貓事件的節目,主持人評論她,“沒有人性”。 接下來還有很多互動,這裡我只摘錄書中的兩段話。 “她說這些年,心裡真是痛苦的時候,沒人說,房子邊上都是鄰居。她就把音響開得很大,在音樂掩蓋下大聲尖叫……我問過她的同事,知道她婚姻有多年的問題,但她從不向人說起。她的同事說:‘她太可憐了,連個說的人都沒有。’” (p. 204) “她忽然說起踩貓當天的事,李是怎麼找的她,怎麼說的。她根本不在乎錢,一口就答應了。他們怎麼找的地方,怎麼開始的。說得又多,又亂,又碎,像噴出來的,我和老范都沒有問的間隙。又說起22年的婚姻,她弄不明白的感情,她的仇恨……她強調說,是仇恨,還有對未來的絕望。”(p. 205) 這些,是虐貓視頻裡所沒有的。 柴靜可能不是基督徒,但是我覺得她有很深刻的看見。她在接觸真實的生活,她在花時間去瞭解被採訪者,她把他們當作活生生的人,立體的人,不是一個貼上“罪人”標籤的紙片人。 對別人的接納,可能需要有兩個基礎。第一是瞭解別人。 他/她經歷了某些事情,才成為現在這樣。第二是認識自己。原來我也是這樣的軟弱。人各有弱點。深刻認識自己軟弱的人,也更容易體諒別人的掙扎。 很多時候,我們沒有時間去真正瞭解別人,也沒有時間真正去瞭解自己。 於是,論斷來得太快,擠走了接納與憐恤。 注: 《看見》這本書目前排在Amazon.cn圖書銷量第一,豆瓣上有39500用戶評價,得分8.9(最高分是10). http://www.amazon.cn/%E7%9C%8B%E8%A7%81-%E6%9F%B4%E9%9D%99/dp/B00AH6OXP0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0427187/

No Picture
言與思

上帝從未遠離(張怡昕)2013.04.26

上帝從未遠離 我最近經歷了一些“求,卻不得”的痛苦。這一類的痛苦人們都有,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感覺特別深刻。難受到一個地步,我的腦袋裡冒出這樣的想法:“上帝就是這樣冷漠”,“上帝不在乎我。 也正是在這段時間,我在Facebook上留意到,Rick Warren牧師的兒子過世了。這個年輕人受不了憂鬱症的折磨,自殺了。類似的事情在我的教會也發生過,我認識那對失去了兒子的夫婦,他們非常敬虔愛主,非常樂意幫助我們這些學生。當時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這個時代也有約伯。 我非常感恩聖經裡有《約伯記》這本書。我覺得約伯最深的痛苦,還不是失去財產兒女健康。讓他最痛苦的,是上帝在他受苦時的沉默。他不僅難以忍受密友的論斷,更讓他難以忍受的,是那位公義的上帝似乎在遠離他,甚至對付他。他痛苦到一個地步,已經不想活了,他甚至詛咒自己的生日。 當上帝用一連串問題使約伯啞口無言的時候,我想約伯內心不僅僅是充滿敬畏的。他大受安慰。啞口無言的約伯,大受安慰。他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上帝一直在關心著他,上帝從未遠離。 我們可能求而不得,甚至無故失去。很多事情,我們難以知道為什麼。但有件事情,我們可以確信,上帝深愛著我們。上帝已經真心,全心愛了人。祂知道我們會製造一堆麻煩,祂仍然在愛中創造了我們。祂知道我們難以自救,祂讓自己的獨生愛子為我們死,好讓我們能真地活。 我決定,不讓困惑與難過侵蝕我與上帝的關係。就算什麼也不知道,但有件事可以確信,那就是,上帝愛我。 *這次的經歷還提醒我幾件事情,也想和大家分享。 1. 我在讀社會新聞時,常常因為壞事而生氣,低落。但上帝似乎提醒我,自從人類陷在罪中,發生壞事就不再新鮮。如果不是上帝一直在干預,在拯救,我們早就爛透了。我們沒理由問為什麼發生壞事,我們應當感恩還有好事發生。 2. 當我難過時,我知道有些想法是撒但的謊言,但我難以拒絕。我實在是個弱者。但是我發了“求救信”,和我主內親密的姊妹們簡單而坦誠地分享了我的感受,請求她們幫助我,為我代禱。第二天晚飯時間我就在餐廳偶遇兩位姐妹,我們可以有很坦率的分享,並且一起禱告。在低落的時候,不要羞於求助。我們都有需要幫助的時候。 3. 我讀《約伯記》的另一大收穫,就是學習說“不知道”。如果約伯的朋友能夠誠懇地說,“約伯,我也不知道這些事情為什麼發生在你身上。”這恐怕都算是一種安慰。

No Picture
言與思

悲劇與公義(張怡昕)2013.04.22

悲劇與公義 最近發生了一些悲劇。波士頓馬拉松爆炸襲擊,德州化肥廠爆炸,MIT校園槍擊。 還有一件讓我非常難過和氣憤的事情,就是復旦大學投毒案。 被害人黃洋,4月16日15:23去世了。他只有28歲。他學醫,據說他選這個專業,是因為母親身體不好。他家裡條件很一般,但他很懂事。讀書期間他成績優異,拿獎學金。他很熱心助人,本科時兩次去支教,一次是去安徽潁上,另一次是去西藏墨脫支教。本來今年暑假他還要帶隊去墨脫支教。 4月1日他在寢室喝了飲水機裡的水,覺得味道不對,擔心室友也受影響,他還專門清洗了水桶。之後他覺得不舒服,去了醫院。一開始他和醫生都以為是食物中毒。很快,他的肝臟就受到嚴重損傷,其他器官也受到損傷,呼吸時還有血泡。他很快陷入昏迷,死前沒能清醒地和父親說上話。 現在還沒有找出兇手,只是說他的室友是嫌疑人。 這不是第一起發生在校園的投毒案。1995年,清華女生朱令,鉈中毒。保住了命,失去了健康,失去了智慧。她年邁的父母一直在照顧她。當時的嫌疑人是朱令的室友,後來就不了了之,這起投毒案一直沒有找到真凶,到現在18年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恨能夠讓人投毒?可怕的是,投毒案發生在大學校園裡,發生在寢室裡,是一個本該氣氛友好,或者至少是安全的地方。但住過宿舍的人也知道,那種近距離的接觸,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可以很微妙。當朱令病情不能確診時,一些北大同學熱心幫助翻譯她的病歷並且尋求外國醫生的幫助,可朱令清華的室友們卻表現出一種事不關己的冷漠。 人的內心,多麼複雜。複雜的,不僅是投毒者。還有知道真相卻沉默的人。 曾經,對於信仰,潛意識中我有一種心態,就是覺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就是愛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團和氣!這實在是人的自欺! 審判是必要的,公義需要被彰顯。上帝絕對不會和稀泥,不會以有罪的為無罪。“公義”這個字,在聖經全文中出現了263次(我不太瞭解聖經原文,只是在中文和合本中搜索“公義”)。 這是個神聖的詞。 “饒恕”,不是輕易說的。這是只有受害人和上帝才有權利說的。 審判要建基於真相。旁觀者當克制,知情者當出聲。我們要謹慎不去論斷,但是這不是說我們可以不作為。 投毒案可能離我們很遠,但其他的罪惡可能就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是否做了該做的,是否曝光了罪惡,是否抵擋了罪惡,是否替不能發聲的人發聲,是否嘗試彰顯公義? 沉默和冷漠都很容易,但是出於公義的熱心和清潔的智慧,卻難得。讓我們祈求上帝的幫助。 黃洋,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1106922.htm 朱令事件,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3741528.htm

No Picture
言與思

從禁槍想到的(張怡昕)2013.03.28

從禁槍想到的 去年底,美國康州的槍擊慘案讓人痛心。這個事件也引起了關於禁槍的討論。在我有限的知識中,記得美國的國父們特意保有了私人持槍的權利,因為擔心政府走上錯誤的道路後,群眾沒有辦法抵抗。我覺得這個原則是有意義的。 帶我信主的美國爸爸Bill說,用於打獵的槍,和這次兇手使用的能夠快速連發無需重新裝彈的Rifle,殺傷力大有不同。而且有很多槍擊事故,是孩子們在家裡玩鬧的時候,誤用了大人藏起來的槍械。 這些事實讓我意識到,公共政策的制定實在需要智慧,不能只是停留在原則性的討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