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与信仰

孩子想自杀时,怎么办?(张忆家)2021.07.22

当轻生、不想活的念头出现的时候,拒绝寻求帮助的人,非常可能每况愈下。在痛苦的时候把自己孤立起来,只会越来越痛苦。有些人会认为只要读圣经、祷告,就会脱离忧郁的心境。我非常相信神医治的大能,但是我认为人在困境、到达想自杀的地步,可能已经觉得神不爱他、离他很远,更遑论接受神的干预。若是可能,寻求有同样信仰专业人士的帮助,可以在信仰、精神医学与心理辅导整合的情况之下,脱离忧郁。 […]

生活与信仰

基督徒父母,当你的孩子沉溺于网络时(基甸)2021.07.2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7.21 基甸   在今天这个电子产品和互联网络无处不在的时代,很多基督徒父母都面临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儿女网络沉溺的问题。 当下,青少年沉溺于电子游戏、动漫影图和社交媒体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孩子因此影响学业、身体和心理健康,对网络的强烈渴望变成他们不能自拔的、类似上瘾的捆绑,网络沉溺对他们的灵命,以及与父母的关系也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 许多基督徒父母因为这个问题苦恼、忧愁甚至抑郁、绝望。一些父母用尽各种办法,包括没收设备、切断家中WiFi、“胡萝卜(奖赏)加大棒(惩罚)”、哀求、威吓甚至搬家等等,但都很容易被更懂技术的孩子破解,或者遭孩子拒斥,而收效甚微。这更让父母痛苦不堪。 按照笔者与华人教会广泛接触后得到的印象,我相信这个问题在华人基督徒家庭中,是非常普遍、也相当严重的一个问题。 陷于沉溺于网络的青少年子女的基督徒父母,应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要如何做,才能给予陷于这个问题中的孩子正面和切实的帮助? 笔者自己的两个儿子,在青少年时期都有网络沉溺的情况(现今大儿子已经工作,似乎不再受到这方面的困扰;小儿子今秋即将进入大学学习,我们还在继续为他祷告)。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希望跟有同样难处、面临同样挑战的基督徒父母,分享一些我认为很重要的圣经原则和个人体会。 有几点值得提醒和共勉:一是我们需要对网络沉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了解;二是我们需要学习不惹孩子的气;三是我们需要用以福音为中心的方式,陪伴、引导有网络沉溺的孩子。   一、我们需要对网络沉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了解。 首先,不是每一个缺乏自制、在网络上可能花太多时间的青少年,都有我们这里说的“网络沉溺”的问题。以下典型的网络沉溺“症状”,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孩子是否属于“沉溺”: 过度使用:强制型的网络使用和网络上过度的时间消耗; 断瘾症状:在限制网络使用时,出现诸如抑郁和愤怒的断瘾症状; 忍耐性:出现明显的对更好设备、延长上网时间和更多应用软件的渴求; 消极后果:出现多种由于网络使用导致的消极影响,包括在学业和人际关系中的不良表现。 其次,今天的心理学和基督教辅导学,对网络沉溺已经有更多的认识。例如以下几点,对正在被这个问题困扰的父母可能有会帮助: 研究表明在青少年与成年初期(12-29岁),网络沉溺的风险更大。这意味着很多孩子最终会因为长大,走出网络沉溺的牢笼。 关于网络沉溺是不是一种成瘾性的精神疾病,心理学界尚无定论。目前心理学界倾向于认为网络沉溺是一种病态行为,但网络媒体本身并非是像毒品那样的致瘾之物。 网络沉溺的成瘾性与商业网络的刻意设计有关。特别诸如带有角色扮演、特别容易“入戏”的电子游戏等等,本身就是以使人上瘾为设计目标的。不仅孩子会上钩,即使大人也很容易被捆绑。 网络沉溺可能与抑郁症、色情、毒品等方面的成瘾关联及混合。 网络沉溺只是一种逃避现实的表象,真正的原因可能是更深层的问题,如自我形象低落、同侪压力、属灵低潮,等等。 这些认识也提醒我们,在帮助孩子克服网络沉溺的过程中为他们祷告,并用圣经的价值观和基督福音来帮助他们的重要性。   二、学习不惹孩子的气 圣经教导我们基督徒父母,儿女是上帝所赐的产业(参《诗》127:3),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教养孩童走当走的道路(参《箴》22:6),帮助他们“尽心、尽性、尽力”爱上帝(参《申》6:5-6)及爱人如己。当然也包括教导他们怎样依靠上帝克服自己的软弱和缺乏自制。 但同时圣经也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惹儿女的气”(参《弗》6:4,《西》3:21)。不“惹气”不是说是非不分、一味迁就、纵容、溺爱,而是说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要谨慎自守,不要凭着我们败坏的血气,说出虐待性质的话、做出伤害性质的事,例如诅咒、谩骂、体罚过度或失控、偏心、不断唠叨无法自制,等等。我们不可伤害孩子,让他们“失了志气”(参《西》3:21)。 “惹气”是我们凭着人的血气、用带着“老我”的罪性的方式,来回应孩子不听话的问题。而上帝的心意是要我们靠着圣灵的帮助,用敬虔的态度和方式来回应生活中的难处和困境。 正如提姆·连恩和保罗·区普在《人如何改变》中所说,假如孩子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我们就对他们失去了应有的耐心,结果就会产生很多新的问题。一旦我们犯了“惹气”的罪,即使孩子能依照我们的话勉强去做,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反而会变得更糟。但如果我们能用敬虔的态度和方式去处理,虽然不能保证孩子的反应一定符合我们的意愿,但是至少上帝要在孩子生命里做的善工,不会因为我们的罪而受到阻拦(注)。 孩子陷于网络沉溺,对于基督徒父母无疑是很大的考验,挑战我们的耐心和智慧。一味地“围追堵截”、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孩子上网是徒劳无益的。不断训斥、跟孩子吵甚至打骂孩子,更不可取。 此时,父母除了好好为孩子祷告,只能用爱心和耐心对孩子进行正面的引导,跟他们一起祷告,陪伴他们走出困境。当我们这样陪伴孩子时,我们自己的身心灵各方面也在与孩子一同成长。 改变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孩子很可能是陷于伤痛、懊悔,自卑、绝望、自暴自弃等交织在一起的情绪中,因为胜不过罪而“失了志气”。父母这时候最不应该跟他们“闹翻”,一旦被他们“拉黑”,就断绝了交流的可能,无法维系亲子关系。 这时候,我们更需要多陪伴、鼓励孩子。同时,也应该省察,若是我们自己也在社交媒体等方面,有缺乏节制和忍耐的问题,我们也需要悔改,并采取实际行动操练自制,在孩子面前有好的见证和榜样。否则,孩子将会很快看穿我们的假冒伪善、“说得做不得”,这对他们的信仰将造成打击和损害,以后我们无论话说得多属灵,他们都会认为是虚伪的。 “不惹气”并不是“佛系”处理,不管不问。从正面的角度来讲,我们可以在家里设定一些好的家规,养成好的习惯(例如设定每天上网时间的限制、所有电子设备晚上都不能带入卧室,等等),跟孩子约定一起做“社交媒体禁食”或“数位安息日”等培养节制和耐心的实际操练,也可以多花些时间跟孩子一起锻炼身体、到公园远足、做一些手工、玩非电动的游戏,等等。不是光有禁令,而是也鼓励孩子花时间做一些有益身心灵健康的事情。 […]

生活与信仰

一堂谈心课(林秋如)2021.07.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7.20 林秋如   学生们陆陆续续走进教室。内向的彪形大汉橄榄球明星最后进来,把沉重的书包往桌子一甩,一屁股坐下,喘一口大气儿,轻声好奇地问旁边的游泳健将:今天玩啥游戏? 下午这堂高阶汉语班,是学生们和我最喜欢的课,我早就准备好他们爱吃的点心,把我的宝贝桌游《合家欢游戏盘》放在教室最中央,然后开始今天的口语表达练习。   凯莉:唯一被爱的时刻 凯莉抽到第一个记忆分享题:“回忆被爱的时刻”。她愣在那儿,久久说不出话。这个聪慧能干的女孩儿,每天凌晨3点半起床,4点开始奥运泳队训练。她缓缓地说:“我妈妈是非常精明的搞科研的人,一天到晚出差,我爸爸常年驻守南极洲做探测,我的生活都是自己料理,偶尔帮妹妹做个饭,说真的,我唯一觉得被爱的时刻,就是在这儿上中文课的时候。” 全班同学哑然无语。突然有个学生站起来,走过去拥抱她,接着,其他同学一个接一个,上前抱她,连大个儿的男生们,也在偷偷擦眼角的泪水。   文杰:躲藏在浴缸 文杰接第二棒。他看起来挺紧张,指针停在紫色盘,题目是:“回忆一个躲藏的地方”。他犹豫了一下,慢慢走向前面的白板,画了一个浴缸。 文杰是个特别害羞安静的孩子,从来不说话。辅导中心的老师曾吩咐我要特别关照他,因为他在童年时期遭遇过性侵,导致不愿开口说话。然而在语言课里不说话,对他和我都是极大的挑战。 我让其他学生理解某些学生有特殊的需要与特权,奇妙的是,这些学生都有惊人的同理心,从来不问为何文杰不开口说话。我总是走到他身旁,轻声问他的想法,有时他会用几乎听不到的音量回答我,有时他用画图的方式回答我。   志豪:复杂的生活 开朗的志豪大概是不希望让文杰太尴尬,大声喊著,“该我了!该我了!”他兴高采烈地甩骰子,骰子落在橘色的思考题:“哪些事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复杂?” 他俏皮地转转眼珠子,“啊!这太容易了!我爸离婚两次,他现在的老婆是第三任太太,我有一堆弟弟妹妹都不是我妈生的。怎么样?够不够复杂?”爱搞笑的志豪是班上的开心果,嘴巴特甜;但暗地里,他曾悄悄对我透露,他的忧郁和焦虑,使他的学习状态非常不稳定。   雨晴:和猫一起吃晚餐 志豪对雨晴眨眨眼,“该你了,雨晴!”雨晴的骰子落在蓝色牌:“我最喜欢跟谁一起吃晚餐?” 这个即将进入哈佛的准新鲜人冷冷地说:“我最喜欢跟我的猫一块儿吃晚餐,因为我妈自个儿在她房间吃,我爸要不在外头吃,就是在他房里吃,我呢?在我房里自由自在跟猫吃。”全班瞪大眼睛看着她,等著听下文分解,她说:“我爸妈早就各过各的生活,他们不想办离婚,因为他们觉得从经济的考量离婚太贵太划不来。”   子健:担心进不了医学院 子健干咳了两声,想打破沉寂,开玩笑地对雨晴说:“我去哈佛读书时,约你出去吃晚饭吧!”子健也拿到一张蓝色题:“常让我担心焦虑的是什么?” 其实,我们都猜得出他要说什么。“哎!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担心将来进不了医学院!我家三代都是医生,我可丢不了这个面子。我妈一天到晚告诉我其他同学的分数,真不知道她怎有办法打听到!烦死我了!我如果没进医学院,大概只好跳楼了。”   晓东:理想的生活是可以成天打游戏 “别别别!谈什么跳楼不跳楼!太不值了!”晓东瞪了子健一眼,顺手抓一张橘色卡:“叙述理想的生活”。“这简单!理想的生活就是可以成天打游戏,不愁吃不愁穿,找到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 安妮对晓东翻白眼,调侃他一句:“你真没出息!”晓东回一句:“欸,你怎么说话跟我妈一模一样?”安妮跳起来敲他肩膀。“喔,各位同学请注意,安妮也有暴力倾向,小心点儿!”晓东吊儿郎当地晃头晃脑快速抓一块点心吃。   明哲:我最沮丧的那一刻 明哲一边吃点心,一边拿一张蓝色卡:“我最沮丧的那一刻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对高中男生有点儿挑战性,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谈。 他擦擦嘴巴,低下头轻声说:“两年前,我爸跟我妈离婚,他们打了很长的官司,他们本来都去教会,闹离婚时就不去教会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爸要离开我们,我也不想再去教会,但是我大部分的朋友都是教会的人,我一下子好像跟所有人断了关系。 我真的很沮丧,当时有个教会里的大哥哥开始每周来找我打球,带我去爬山,渐渐地跟我聊心事。我相信一定是我妈暗地里安排他来跟我做朋友,我其实挺感谢妈妈,她自己承受痛苦,还为我担心。” […]

生活与信仰

增肥记(水苍玉)2021.07.15

水苍玉 本文原刊于《举目》47期   我一直很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属灵,想让自己茁壮成长,于是,我拼命地“增肥”,实施一系列增肥计划。 我看很多的书,想让自己多吃一点属灵的维他命;我多做好事,以便在属灵的磅秤上,指针可以一路飙升;我也时常进行自我反省,好让自己的“增肥计划”更加完善、无懈可击;我还做很多的事奉,以便早日晋升到大家眼中“属灵重量级选手”的行列。 尽管按著计划,我的属灵体重看似一天天增加,可是我发现,我的身体质素并没有改善,没有变得良好,相反,我经常患上大大小小的属灵感冒,对疾病的抵抗力仍然非常差,免疫功能依然低下。 我百思不得其解:增肥计划使得我的食谱变得宽泛,身体摄取的营养更加全面,所以按道理,我的身体会更加健康。但是,为什么我反倒一天虚过一天,一天病似一天呢? 于是,一向喜欢中国传统医学的我,拿起中医实用百科全书,利用“中医四诊法”:望、闻、问、切,寻找病因,给自己号起脉来。   原来这是浮肿 这样一来,我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的体质,是属于痰湿体质和气虚体质的混合体。前一种是本虚标实的体质,后一种是本实皆虚的体质。身兼这两种体质,难怪我的体质如此之差!原来,胖不一定比瘦好,相反,很多情况下,胖是一种虚症,看似胖,实则不中用,只能哄哄不知情的人而已。 痰湿体质的主要症状:怠惰沉重,容易发胖。主要成因:水太多了,或者生命的河流不畅通,导致不是这里泛滥,就是那里堵塞。更与脾脏功能相对不足有关,也就是:能吃,却不能消化。 想想,我是吃进去很多,但由于身体机能低下,所以不能消化,反而生成了更多的垃圾和毒素,囤积和堵塞在身体的各个通道。这样的胖,其实是一种不正常的浮肿。 按照增肥食谱,我吃进去很多“营养品”。可惜不仅没有消化、吸收,成为身体的养分,反倒喂养了我的虚荣、我的骄傲、我的自大、我的自满、我的自恃、我的自怜等等我机体中的恶性细胞。难怪我的身体反而越来越虚弱无力呢! 气虚体质主要症状则是:气力不足,容易外感。我按照增肥食谱吃了那么多“营养品”,可是吃了不运动,这些就堵塞了我的“气”的通道,正气不固,邪气就长。所以,我时常外感风寒,“属灵感冒”频繁。 我听道胜于行道,重知识胜于实践,重外表胜于生命,重视天平的磅秤胜于实际重量,所以我的重量,多半是虚的:有垃圾,有水份,而不是筋骨肌肉的重量。   增肥要先减肥 我才明白,原来真正健康的人,都是平和体质:机能协调,七情适度,是一种身体和谐、自稳能力强的体质。他们不但能吃、能吸收,而且进和出是平衡的。他们听道,也行道;他们积累知识,也重于实践;他们重视见证;更重视生命。 他们不一定显得很“壮”,但是他们身体的各种功能和质素都是最好的,他们的抗病能力、免疫能力都是最强的。通常他们不胖也不瘦,他们内实,他们健康! 我终于总结出来:原来属灵不是要增肥——至少,增肥前要先减肥——减去各种的自我努力,减去各种的自以为义,减去各种的自欺欺人,减去各种的自我标榜,减去 各种的自命不凡,减去各种的自我挣扎,减去各种的自我粉饰,减去各种的自作聪明──这些都是身体的垃圾和毒素。只有先减掉这些,我们身体的各种通道才能运 转自如,我们的脏腑才能更好工作。 管道是通的,血液是干净的,呼吸是正常的,这时我们的身体才有能量和能力“增肥”,并且确保增的不再是垃圾,而是精华。 我们减去所有的“我”,让神进入到我们的生命里来做工,我们的身体就能渐渐转成平和体质,平衡的我们就会越来越健康。那时,我们基于健康理念下的属灵增肥,也会梦想成真。   作者现居中国西安,公司职员。  

生活与信仰

峻岭和深谷令你更难忘(刘心亮)2021.06.08

我们无法因为基督徒的身分,避免在旅途中遭遇各种不幸。实际上,基督徒的挣扎和患难,不会比非基督徒少。相反,由于信仰的缘故,无奈与迷失反而可能更多。

相信本文的读者,也曾走过深谷和泉源之地,走过峻岭和坦途。相对于泉源之地和坦途,峻岭和深谷可能更令你难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