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篇

坠地的布娃娃(叶吴庆宜)2021.07.07

我还来不及思考,就听到很大的砰的一声,车子也因冲撞而震动起来——我惊恐地看到,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抛到高空,然后头朝地坠下,摔倒在路当中!她所骑的摩托车,摔在一边,零件碎了一地。 […]

成长篇

生闷气的长子(区曼玲)2021.07.06

父亲欢天喜地地宰杀肥牛、宴请宾客,庆祝次子的归来。而这个次子,不仅预先索要遗产,还外出过著淫荡和荒唐的生活,直至花尽财产。相反地,长子始终乖乖守在父亲身边,听话且尽忠职守。父亲却连杀一头小羊犒劳他都不曾有过。他心怀怨怒,觉得父亲不公,难道不对吗? […]

成长篇

以撒打井,我找工作(陆加)

本文刊于举目官网2021.06.03 陆加   我们的日子到了 10月初的一个清早,我刚走进我们的工作区,就迎面遇到匆匆走来的同事们,我的老板也在当中,对我讲了一句:“Luke, 赶快去开全体会议,我们的日子到了!” 我完全明白他是什么的意思:他早就私下催了我好几次,Luke,赶快去找工作,因为我们丢工作的可能性很大。今天他的口气里夹杂着一种淡淡的快感,因为马上就会证明他全猜对了。而且我知道他已经找好了新工作,就等着拿了这边的解雇金,然后高高兴兴的赴新职去了。 其他人就没有这么轻松了。见到我们的副总裁,铁青着脸,从来没这么难看过。他显然事先就知道了结果。 接下去来处理倒也简单迅速,1小时之后,我们每个人都收到了同一份材料,印证这同一个结果:上至资深副总裁,下至秘书,60天后我们整个临床试验科室,将被全部解雇! 一天之中本来是最忙的时候,忽然什么都不需要做了,昨天还在精雕细刻的文件,也不再属于我了。看着即将告别的工作格子,和窗外洛矶山脉的秋景,想着不得不又要找工作了,我心里对主说:“主啊,你又要赶我走了?这次是让我经历贫穷呢?还是接着做‘以撒’呢?”   以撒丢“井”,我丢工作 10多年前,我在教会祷告会分享到《创世记》第26章中关于以撒的一段记载。以撒为耕种而打井,但是他周围的居民不是把他的井填塞,就是干脆抢走。以撒就只好搬到新的地方继续打新井,继续被抢。但是这个任人摆布的以撒,却越来越昌大,地方越来越宽阔。最后连恨他、抢他的人,都要主动与他和好,因为明明看到耶和华与他同在。 很显然,如果这些人不来抢以撒的井,他也许就不会主动地去打新井、打好井了。我很理解以撒,有口不错的井,干嘛还要找更好的呢?是上帝用以撒周围的恶劣环境把他“逼”到了宽阔与丰富之地。 我看到自己就是以撒这个被动的个性,随遇而安,只要过得去就行了。从来不愿自己主动改换环境,都是环境推着我动。 所不同的是,信主之后我发现,这个在我不情不愿中“逼”我前行“环境”的背后,是爱我的主在掌管。 不久后,我就丢了工作。 *第一口井 那是10年前,我的第一份工作在进展极好的情况下,公司忽然说没钱了,就像猝死一样立即关门。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公司董事们的授意下,总裁把项目卖了,把人解雇掉,自己也大赚一笔之后,扬长而去。这算是现代文明社会里合法的抢夺。 当然,公司关门之前总有些风吹草动的迹象,警觉的人早就行动起来。不过对我这个“被动者”,我宁愿相信事情不至于那么糟,也许会有好的转机,我就不必经历找工作的痛苦了吧。 我也有道理,我们不仅项目的进展好,而且在一个总共50人,其中只有6个中国人的小公司里,我们竟组织了一个有5个人固定参加的中文查经班。每周三的午餐时间,基督徒和慕道友一起兴致勃勃地研讨圣经。我心里盘算,上帝一定喜悦我们查经吧,耶和华若与我们同在,也许我们的公司就会百事顺利(参《创》39:2),也许我们就可以一直的把圣经查完,也许我们可以安安稳稳地工作15年…… 2004年10月,我美好的一厢情愿破灭了。 *第二口井 一个月之后,以前的同事来找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另一家公司,只不过这家公司更小,10几个人。有工作就好嘛,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我太太有点儿担心,你都不去多找找,比较一下,找个稍微稳定一点的地方。 她的担心有道理。这家公司的运转和管理都不正规。不久,我就几乎无事可做了。 有一天碰到我们的总裁,他正在生气,因为刚和两个雇员大吵了一架,那雇员倒也干脆,把钥匙一扔,不干了。我大致知道这两个雇员是在负责公司的一个临床试验,因为我自己的医学背景,我就问总裁,需不需要我临时帮一下忙?他说,去吧,你可以边学边做。 谁曾想,这几分钟的谈话,就改变了我的专业方向。我进入了一个我非常喜爱,也比从前的专业更宽阔的领域里。 两年之后,我完成了这个专业的基本训练,积累了一点经验。不过工作环境继续恶化,我无法呆下去完成正在进行的实验。只好放弃了这口井,往前走了。 *第三口井 这第三口井,就是我一开始提到的工作。6年前我们举家搬到风景极其优美的盐湖城,进来的时候老板就说这里公司稳定、工作的性质也稳定。我想或许这次的工作,差不多就是宽阔、昌大之地,不会再有“动乱”了吧。我也信心满满,让妻子放弃了她的专业,辞去工作,专职在家做太太。 我们的公司不仅稳定,而且发展的势头出类拔萃。我在职的6年内,公司靠合并与收购扩张60多倍,股票上涨10几倍,被华尔街喜欢的不得了。只不过这个奇迹般的成长要打个引号:因为这是出于现代商业操作的巧妙,并不多创造价值,仅仅是提高市值。这光鲜的背后,就是躲避税收和裁员。 在我们收购其他公司的过程中,那些被收购的公司开始大量裁员。这个很正常,因为我们是买主,裁员的事轮不到我们吧。然而在我们2014年的一次大笔收购之后,不好的迹象出现了,上层人士里面的我们“自己人”开始跑掉了,显然有人感到异常了。 但我还是有自己的理由不着急找工作。我在承担着我们原来公司里投资量最大的一个项目,上千万的钱都烧进去了,不会轻易被砍掉。盐湖城也没有其他可找的工作,这个时候也正是我最不适合搬家的时候。况且,我们的副总裁还特意在我的格子间里,跟我分析公司的调整,认为公司完全没有必要把我们解雇。不过我承认,我还是那个被动性格,我不想动,所以就滤掉不好听的资讯。 我们被解雇的时候,公司的股票还在继续增值。现实版的“抢井”事件又一次重演。 我在工作格子里,边感恩,边叹气:确信上帝若要在我这种被动性格的人身上作主,上帝若要让我不断地经历祂的丰富,祂就不能由着我给我太安舒的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