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教会讲道事奉的再思(郭明昌)2021.09.17

因此,若是一个基督徒已预备好领受神的真道,圣灵必定借着神的道奇妙地运行在听道者的心里。在过去近20年的讲道事奉中,虽然看见有一些信徒并不是那么在乎神的话,但还是有许多信徒因着讲台的信息得着更新、鼓励、安慰……也看见信徒们愿意回转、顺服神、改变自己,都是因为“听见”神的道! […]

事奉篇

疫情之后的主日崇拜(许万常)2021.09.16

相反地,我也发觉,疫情后,城里许多华人教会,主日敬拜多少显得有点乏人问津,门庭冷落,或许会众在家敬拜听道早己成为习惯,有的教会,甚至每月一度的圣餐也可以在手机或平板上领取,可谓方便极了——但这种“用者友善”的崇拜方式,显然很容易将人们“惯坏”。 […]

事奉篇

嗷嗷待哺(郑期英)2021.09.14

我也期望:信徒们平日在主的道上定时定量阅读,免得老在属灵的半饥饿状态下生存,只能每个主日去教会补充营养。这种靠吃大餐过活的身体,肯定不会健壮。我当然也期望,既然“崇拜乃是以言语、诗歌来述说神的价值”,可否留给讲员充分的讲道时间?可否让我们这些渴望听道的人,得到扎扎实实的喂养? […]

事奉篇

彼此建造(刘加恩)2021.09.08

我们看到,教会往往游走在两种极端当中,有些人花很多力气管闲事,这个事情也想参与、那个事情也想加入,结果该做的事情却没有做好,或者很多时候只注意枝微末节的小事,以致于忽略了真正要紧的工作。另有些人太过专心照顾自己的事,以致于完全不管别人是怎么一回事,当别人有需要时也不以为意。 […]

事奉篇

孩子想自杀时,怎么办?(张忆家)2021.07.22

当轻生、不想活的念头出现的时候,拒绝寻求帮助的人,非常可能每况愈下。在痛苦的时候把自己孤立起来,只会越来越痛苦。有些人会认为只要读圣经、祷告,就会脱离忧郁的心境。我非常相信神医治的大能,但是我认为人在困境、到达想自杀的地步,可能已经觉得神不爱他、离他很远,更遑论接受神的干预。若是可能,寻求有同样信仰专业人士的帮助,可以在信仰、精神医学与心理辅导整合的情况之下,脱离忧郁。 […]

事奉篇

基督徒父母,当你的孩子沉溺于网络时(基甸)2021.07.2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7.21 基甸   在今天这个电子产品和互联网络无处不在的时代,很多基督徒父母都面临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儿女网络沉溺的问题。 当下,青少年沉溺于电子游戏、动漫影图和社交媒体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孩子因此影响学业、身体和心理健康,对网络的强烈渴望变成他们不能自拔的、类似上瘾的捆绑,网络沉溺对他们的灵命,以及与父母的关系也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 许多基督徒父母因为这个问题苦恼、忧愁甚至抑郁、绝望。一些父母用尽各种办法,包括没收设备、切断家中WiFi、“胡萝卜(奖赏)加大棒(惩罚)”、哀求、威吓甚至搬家等等,但都很容易被更懂技术的孩子破解,或者遭孩子拒斥,而收效甚微。这更让父母痛苦不堪。 按照笔者与华人教会广泛接触后得到的印象,我相信这个问题在华人基督徒家庭中,是非常普遍、也相当严重的一个问题。 陷于沉溺于网络的青少年子女的基督徒父母,应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我们要如何做,才能给予陷于这个问题中的孩子正面和切实的帮助? 笔者自己的两个儿子,在青少年时期都有网络沉溺的情况(现今大儿子已经工作,似乎不再受到这方面的困扰;小儿子今秋即将进入大学学习,我们还在继续为他祷告)。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希望跟有同样难处、面临同样挑战的基督徒父母,分享一些我认为很重要的圣经原则和个人体会。 有几点值得提醒和共勉:一是我们需要对网络沉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了解;二是我们需要学习不惹孩子的气;三是我们需要用以福音为中心的方式,陪伴、引导有网络沉溺的孩子。   一、我们需要对网络沉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了解。 首先,不是每一个缺乏自制、在网络上可能花太多时间的青少年,都有我们这里说的“网络沉溺”的问题。以下典型的网络沉溺“症状”,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孩子是否属于“沉溺”: 过度使用:强制型的网络使用和网络上过度的时间消耗; 断瘾症状:在限制网络使用时,出现诸如抑郁和愤怒的断瘾症状; 忍耐性:出现明显的对更好设备、延长上网时间和更多应用软件的渴求; 消极后果:出现多种由于网络使用导致的消极影响,包括在学业和人际关系中的不良表现。 其次,今天的心理学和基督教辅导学,对网络沉溺已经有更多的认识。例如以下几点,对正在被这个问题困扰的父母可能有会帮助: 研究表明在青少年与成年初期(12-29岁),网络沉溺的风险更大。这意味着很多孩子最终会因为长大,走出网络沉溺的牢笼。 关于网络沉溺是不是一种成瘾性的精神疾病,心理学界尚无定论。目前心理学界倾向于认为网络沉溺是一种病态行为,但网络媒体本身并非是像毒品那样的致瘾之物。 网络沉溺的成瘾性与商业网络的刻意设计有关。特别诸如带有角色扮演、特别容易“入戏”的电子游戏等等,本身就是以使人上瘾为设计目标的。不仅孩子会上钩,即使大人也很容易被捆绑。 网络沉溺可能与抑郁症、色情、毒品等方面的成瘾关联及混合。 网络沉溺只是一种逃避现实的表象,真正的原因可能是更深层的问题,如自我形象低落、同侪压力、属灵低潮,等等。 这些认识也提醒我们,在帮助孩子克服网络沉溺的过程中为他们祷告,并用圣经的价值观和基督福音来帮助他们的重要性。   二、学习不惹孩子的气 圣经教导我们基督徒父母,儿女是上帝所赐的产业(参《诗》127:3),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教养孩童走当走的道路(参《箴》22:6),帮助他们“尽心、尽性、尽力”爱上帝(参《申》6:5-6)及爱人如己。当然也包括教导他们怎样依靠上帝克服自己的软弱和缺乏自制。 但同时圣经也特别提醒,我们“不要惹儿女的气”(参《弗》6:4,《西》3:21)。不“惹气”不是说是非不分、一味迁就、纵容、溺爱,而是说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要谨慎自守,不要凭着我们败坏的血气,说出虐待性质的话、做出伤害性质的事,例如诅咒、谩骂、体罚过度或失控、偏心、不断唠叨无法自制,等等。我们不可伤害孩子,让他们“失了志气”(参《西》3:21)。 “惹气”是我们凭着人的血气、用带着“老我”的罪性的方式,来回应孩子不听话的问题。而上帝的心意是要我们靠着圣灵的帮助,用敬虔的态度和方式来回应生活中的难处和困境。 正如提姆·连恩和保罗·区普在《人如何改变》中所说,假如孩子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愿行事,我们就对他们失去了应有的耐心,结果就会产生很多新的问题。一旦我们犯了“惹气”的罪,即使孩子能依照我们的话勉强去做,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反而会变得更糟。但如果我们能用敬虔的态度和方式去处理,虽然不能保证孩子的反应一定符合我们的意愿,但是至少上帝要在孩子生命里做的善工,不会因为我们的罪而受到阻拦(注)。 孩子陷于网络沉溺,对于基督徒父母无疑是很大的考验,挑战我们的耐心和智慧。一味地“围追堵截”、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孩子上网是徒劳无益的。不断训斥、跟孩子吵甚至打骂孩子,更不可取。 此时,父母除了好好为孩子祷告,只能用爱心和耐心对孩子进行正面的引导,跟他们一起祷告,陪伴他们走出困境。当我们这样陪伴孩子时,我们自己的身心灵各方面也在与孩子一同成长。 改变可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孩子很可能是陷于伤痛、懊悔,自卑、绝望、自暴自弃等交织在一起的情绪中,因为胜不过罪而“失了志气”。父母这时候最不应该跟他们“闹翻”,一旦被他们“拉黑”,就断绝了交流的可能,无法维系亲子关系。 这时候,我们更需要多陪伴、鼓励孩子。同时,也应该省察,若是我们自己也在社交媒体等方面,有缺乏节制和忍耐的问题,我们也需要悔改,并采取实际行动操练自制,在孩子面前有好的见证和榜样。否则,孩子将会很快看穿我们的假冒伪善、“说得做不得”,这对他们的信仰将造成打击和损害,以后我们无论话说得多属灵,他们都会认为是虚伪的。 “不惹气”并不是“佛系”处理,不管不问。从正面的角度来讲,我们可以在家里设定一些好的家规,养成好的习惯(例如设定每天上网时间的限制、所有电子设备晚上都不能带入卧室,等等),跟孩子约定一起做“社交媒体禁食”或“数位安息日”等培养节制和耐心的实际操练,也可以多花些时间跟孩子一起锻炼身体、到公园远足、做一些手工、玩非电动的游戏,等等。不是光有禁令,而是也鼓励孩子花时间做一些有益身心灵健康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