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律动的歌

天婴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谈到服事的时候,我们脑海里浮现的大多是主日学,小组,团契,诗班,讲台,招待,等等,这些在教会四堵墙内进行的服事。 一 “我站到街中听闹市声音, 我望见艰辛颠沛众生。 我立志服务这大片人群, 要让这动力燃亮爱心。 我愿意关心软弱与灰心, 要用我双手鼓舞信心。 我愿以毅力化作我能源, 昼夜去传送信望爱! 我愿带欢欣穿梭闹市, 我愿见光彩闪闪眼睛。 我立志服务,哪惧怕疲劳, 锻练我耐力承受压迫。 要穿越唏嘘,要突破孤单, 要踏碎伤心,抵抗困逼。 我愿以毅力化作我能源, 昼夜去传送信望爱! 光阴匆匆, 多少机会身边经过, 谁能伸手献出关怀, 不再退避? 只要你与我同往, 不怕冷笑与迷茫, 愿降卑,效法基督, 一生辛勤,献信望爱!” ──《动力信望爱》          大约九年前,在多伦多的唐人街,有一批在餐饮业做工的福建同胞,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难民。在等候难民身份的审批过程中,他们要打工,要寄钱回家还因出国欠下的高利贷。          他们因星期日要做工,无法到礼拜堂和弟兄姐妹一起敬拜,唐人街的福音堂就专门为他们在星期三的晚上开放,举行“主日崇拜”。          […]

No Picture
事奉篇

非以役人,乃役于人

达铭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不一样的动机         教会(及其附属的团契),是上帝在地上设立的组织,为的是要完成祂的使命。社团则是人们在社会中,为要达成某些意愿所成立的团体。         教会的目的是造就信徒,在地上为主发光,传扬福音。社会的目的则不一:有一些为团结乡亲,有一些为服务老人,也有一些是为达到某些政治目标而成。简而言之,教会是从神为本,社团则是以人为本。         从道理上说,参与教会(团契)服事,是基督徒对神的爱的自然回应。而在社团中做事,有些人是本着贡献社会、造益人群的目的;有些人是为拿取经验,以求在找工作或升职上得好处;有些人是为名利或权势来参加社团。总之,因为是以人为本,参加者动机就不一了。         但实际上,参与教会(团契)服事的基督徒,也不一定都持有纯一的动机。傅士德(Richard Foster)在其经典作品《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一书中,提出要分辨自义式的服事,与真正的服事,两种不同的态度。自义式服事是靠人的力量,要吸引人注意自己。而真正服事则倚靠神 的能力,要归荣耀给神。         前者为要从他人得回报,在众人面前得称赞;后者则以神的旨意为重,愿意默默在大小事上忠心,并不求人的欣赏,这才是真正的服事。 我的亲身经历         在过去卄多年的服事中,笔者经历了生命的成长和更新。概括而言,可以从三方面与大家分享: 一、服事让我打破自我中心,学习爱与体恤他人         人与生俱来就是以自我为中心,喜欢接受别人的服事。但神要我们以爱心,乐意做奴仆去服事别人。神让我从小在教会团契中,学习从杂务开始服侍,本来在家中不用入厨房的我,学着为团友预备茶点。后来更渐渐学习关顾弟兄姊妹的需要。因而使我成长。 二、服事令我从知道神到认识,并经历神(from knowing about God to knowing and experiencing God) 笔者到了北美之后,经历了神丰盛的引导。在念研究院时,虽然积极参与筹备加拿大东部基督徒青年夏令会,花费了许多时间、精力,却在学校里出乎意外拿到甚佳的成绩,且是同届同学中第一位找到固定工作的人!在服事中,我就是这样经历了信实的神。 三、服事使我在不知所措中找到人生方向          […]

No Picture
成长篇

真的“日月如梭”

宁安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时间不经意地就在眼前、指尖滑过。记得小时候写作文常常使用“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的成语,来描写时间的飞逝,当时虽然有点八股,但却是我现在心情的写照。         圣诞节好像才过,却又要准备过复活节了。好像还没有脱去刚从神学院毕业的青涩,怎么一晃眼我已被称为“资深”宣教士了?蓦然回首才知道,神将我带回亚洲,匆匆已过了将近十年。         这些年来,神带领我走过了中国的半壁江山,参与过许多不同领域的事奉,见过各式各样不同阶层和民族的人。如果以世俗的评量方法来看,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已交给神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但是神微声对我说:“那不是你的成绩单,而是我的成绩单。你只不过是我手中的工作,是我所使用的器皿。”我才惊觉:神看重的,不是我为祂做了多少事,而是在事奉的过程中,我是不是愿意信靠顺服祂的带领,愿意让祂来塑造我的生命。         然而生命接受琢磨雕塑的过程并不好受。自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将近半年的时间,因我觉得深受我的团队和同工的伤害,而落入极度的消沉和沮丧中,甚至想要退出事奉。但是在此期间,神不但常常用祂的话语,让我看到祂的怜悯、恩典和信实,而且在祷告中,神也一一回答了我的疑问。         我的个性有完美主义的倾向,做什么事都要按照时间表,要详细计画,要考虑得非常周到。若事情不照我原先计画的那样发展,就会让我感到十分焦虑和沮丧。因此,我不只严以律己,也苛以待人,若别人没有达到我的期望,就会让我十分不悦。         但是神为了磨我的个性,就把我放在一个需要常常更改计画,常常需要变动的事奉中,而且把我放在一群和我的个性迥然不同的同工中。过去几年来,我常常为了事奉 的计画和时间表,不能按照原先所安排的那样进行,而与自己和同工过不去。但是神在过去几个月中,逐步地让我看到:万事万物都在祂的掌管之下,“因为耶和华 至高者是可畏的;祂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诗篇》47:2),我何必取代祂的位置来做审判官,替神操心那么多呢?而且主耶稣也应许:“凡劳苦担重担的 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如果我把一切的掌控权都交给神,不论是我的生活或服事不就轻松许多了吗?         当我明白了这些以后,我的心就得到释放,觉得过去对同工的不满和抱怨都是小题大作。         最近到中国去服事时,因为我的主管更改了行程表,以致于当地教会原先安排的同工不能前来接受培训。如果是在过去,我一定会觉得恼火,要在背后嘀咕一阵。但 是,我想起保罗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马书》8:28)我的心情就平静下来。之后来接受培训的 另一批弟兄姊妹表示,他们很得益处,我才明白这是出于神的安排。         更奇妙的事是,当时我带了两位年轻的神学生分担教导的工作,其中一位学生的家庭破裂,他常为他父母的关系感觉苦恼。我与他分享了我得释放的经历。我告诉他,每一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要背自己的“旅行背包”,即使是他的父母, 他也无法替他们背重担,但他可以引导他们个人去面对神,让神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后来他也觉悟到神对每一个人的带领都是很独特的,他自己、他的父亲、他的母亲,都需要个别地去面对神。所以他不该继续陷在苦恼中,该做什么就要赶快去做。          同时,我们事奉中的一个教会,有一对夫妇是教会长老级的同工,来与我们分享教会的问题。他们最忧心的,是该教会传道人夫妇生命的不成熟。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的同工 --Andy 和 Kathy

简强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教会事奉最难得的,是有一心要兴旺福音的同工。神在我事奉的生涯里,安排了几位生命成熟的基督徒来与我同工。从他们身上,我看见了什么是真正的同工。 Andy          Andy是出生于菲律宾的华人,四岁时即全家移民来美。长大后选择了医生作为职业。他参与教会事奉非常认真,当他从美国北方搬到我们这个南方城市之前,专门写信来我们教会,表明全家要服事教会的心愿。         有一次查经班时,我们讨论为何要来教会。有人提出可得神的祝福,这样就可“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有人提出可彼此分享、相互帮助……          我注意到Andy坐在一边没有作声,就问他:“你从小在北美长大,英语流利,早已融入了美国社会,为什么还要不远万里,搬到我们这个城市,来参加我们这个华人教会呢?”          “I want to find a better place to serve (我要找一个能更好事奉的地方)。”Andy非常简单地答道。         从此之后,我常常用这段对话,来激励那些听道不只上百场、但似乎失去了那起初爱心的弟兄姐妹:“我们来教会,不光是坐下来听道,不只是听完道聚餐,而是来学习事奉。”         Andy非常喜欢打乒乓,据他太太说,这是他唯一的业余爱好。他的乒乓球战绩也相当不错,经常获得各类比赛的冠军。后来他在家里建立了一个正式的乒乓房,可以用发 球机自己练习。这样他的家,不由得成了教会活动的热点。每逢团契活动,小孩在乒乓房打球,大人在客厅聊天、分享,Andy因此把这乒乓房称为他“最好的投资”。          Andy参加了几次同工会议之后,即发现我们的会议冗长、缺乏活力。“我收到一家书店咖啡室的礼卷”,在一次同工会议结束后,Andy说,“下次我们能否改在那里开会?”虽然对我们教会而言,圣工会议开在属世的地方是史无前例的,但情面难却,大家还是都同意了。          想不到那次在咖啡室的同工会是如此的有效率,在一个多小时里,就轻松地决定了要举办有五位北美音乐家,参加的中秋布道会这样的大事。          Andy不仅热心参加教会各样的事奉,在金钱奉献上也毫不含糊。说一句玩笑话“树大招风”,Andy身为医生,自然就吸引了一些宣教机构的注意。但他并没有以“你们所需的,神必供应”为由,而不慷慨解囊。          后来我才知道,Andy并不是那种日进斗金的人。他辛勤工作、身兼两职,常在教会活动完毕后,赶去医院访问病人,他的收入并不比那些有双专业人士收入(Double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工人之路》

健新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一          不久前,郑期英姐妹来电话,问我能不能为十一月号《举目》的主题 “服事”,介绍《工人之路》这本书。我一口就答应了。这倒不是因为我读过这本书,而是我认识该书的作者,饶孝楫牧师。四五年前,《海外校园》召开了第一次 作者退修会,饶牧师从台湾大老远地赶到了洛杉矶,天天带领我们查考圣经。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热情,开朗,没架子,还爱笑,且笑声朗朗,听着爽快。         “爱屋及鸟”,语出自《尚书大传‧大战篇》,道是“爱人者,兼其屋上之鸟。”以此类推,我决定写这个书评就该叫“爱屋及书”了。但没想到,当我细读了《工人之路》后,还真为自己高兴,我爱得没错!这的确是一部好书。        《工人之路》是一部小书,不到四万字,用不上半天就可以读完了。全书一共八章,分别谈到了工人的职分,品格等八个方面,其中个个都是大题目,哪一个都能写出一 本大书,很显然,在这么短的篇幅中,把这些问题都谈透,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个表面上的缺点又突出了该书的优点:简明,扼要,实用。        《工人之路》最可贵的特点在于真诚。饶孝楫不仅告诉了我们作主的工人的一般原理,他更以亲身的经历说明如何做一个主的工人;他不仅讲自己如何地过五关,也讲了 走麦城,还不只一次。同时,他还告诉了我们一个团队的故事,就是他所属的校园团契。那故事也不尽是什么花好月圆,还有风波,有争战。         它的另一个特色就是凸显了工人的品格,也就是所谓的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从第二讲到第八讲,从不同的方面论述了主的工人的品格,值得任何一个基督徒退而思,起而行。 二         第一讲的题目是工人的职分,根据保罗的教导,作者将这职分归结为:耶稣基督的仆人,上帝的佣人;与上帝同工,成为上帝工作的伙伴;基督的使者,劝人与上帝和 好;作传道、作师傅,传达上帝的信息,成为灵性的教师,以生命来指引信徒与上帝建立美好的关系;上帝的执事,执行上帝的目的与意志。这一章的不足是,只分 析了保罗关于主的工人的观点,而没有分析圣经其他书卷的作者的看法。          第二讲的题目是工人的品格,不仅题目吸引人,内容也吸引人。饶孝楫总 结了摩西等圣徒的品格,提出了工人品格的四个重要特征:谦卑的心、宽广的心、真诚的心和坚忍的心。在这里,饶孝楫几次讲到了自己,令我深有同感,深有感 动。讲到谦卑,他承认自己虽然学习了几十年,但“自觉尚有许多未得之地,当学的功课还多得很。”讲到宽广的心,他说:“三十多年前,我甫接任校园团契总干 事,那时我也才三十出头,事奉之心强烈,工作莫不全力以赴。然因血气方刚、常自以为是,总以高标准严格要求新进同工,容不下他们或有个性上、或有心志上的 一些软弱。对同工们很少爱的关怀,只有不断的给他们压力,言语上给人的伤害不知凡几。甚至在自认为是为上帝的义怒中,曾对同工说:‘我恨不得你快离开校园 团契’,虽为此悔恨不已,但一语既出,覆水难收,虽然向同工道歉,伤害却已造成,只有求主赦免、怜悯。过去近四十年来跌跌撞撞,在主的雕塑中,在属灵长辈 的训诲中,慢慢学习,渐渐领悟,能拥有一颗宽广的心、慈怜的心,是多么难能可贵呀。”          事奉的原则是第三讲的题目,校园团契前执行委员会主席张明哲说了一句话:“生命→生活→工作”,这如今已成为校园团契同工事奉的座右铭。饶孝楫说,这句话表明了事奉的基本原则,即:生命影响生活,生活带出 工作。在我看来,这个基本原则强调的还是工人的基本品格(或者如作者所说,内在生命的品质)。从动力学的角度,就是要渴慕亲近上帝,追求与上帝更亲密的关 系;从外在生活的角度,这则表现为要严于律己,效法主耶稣基督,学习如何与人相处,还有要确立对“物质”的正确态度,等等。        […]

No Picture
成长篇

梦想的风帆

城郭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一)       “辞职?”坐在我对面的老板,几乎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要去做什么?”他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只得又重复一遍“我将去达拉斯读神学。”他茫然地看着我,一时不知是应该挽留,还是祝贺。         对于这种惊讶的反应,我已经习惯了。譬如,我的一位挚友执意要面见我们全家,以便确定我是否感染上“宗教狂热症”,并要检验我的妻子和女儿是否有被迫或“受蒙蔽”的嫌疑。当他看到我们全家平静、开心的样子,感慨地对我说:“你有勇气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一种福气。”          回想一年多来,夫妻同心合一地祷告,我深深地知道,最终走上全职事奉的道路,依靠的不是勇气,乃是上帝的恩典。          几年前,我们开始参与教会细胞小组的事奉。当时教会因没有牧者,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挑战,我们借着祷告一次又一次地度过了激流险滩。 看到上帝在弟兄姐妹身上的奇妙工作,我们倍受鼓舞,尤其当神把得救的人数不断地加给我们时,令我们感到如此的喜乐和满足,乃至我们一生其他的成就都显得黯然失色。          但是我们夫妻各有自己的事业,又要照顾家庭,因此为主做工的时间极其有限。每每看到事工的需要,却无法全力以赴时,心中常常有一种负疚感。          一天深夜,当我和妻子谈到这种感受时,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全职事奉。话一出口,我立即被这想法吓了一跳。多少年的艰辛奋斗,好不容易在美国安稳了下来,难道要重新开始吗?           在教会生活日久,深深地体会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还有作为传道人的艰难。艰苦的生活还在其次,那人事上的烦恼……。为什么要自讨苦吃呢?我决意继续边工作边事奉。 ﹙二﹚         尽管我竭力地想忘却,但是全职事奉的想法一旦出现,便仿佛生根一般,印在我的脑海之中,无论如何也摆脱不掉。心中持续不断地挣扎,一方面倾心于与神同工的美 妙,另一方面惧怕全职奉献的艰难。每当我发誓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内心就格外地痛苦,以至于无法来到神的面前祷告。          妻看到我如此的光景,便提议向熟悉我们的牧师咨询。于是我拨通了一位住在弗吉尼亚州牧师的电话。这位牧师带领我信主,多年来也一直关注我们的成长。我从内心盼望牧师否定我的想法,那样便可以心安理得地维持现状。          但是与我的期望相反,牧师却给予我很多的鼓励。虽然那日牧师的言语并无特别之处,但是我却突然间语无伦次,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口中喃喃自语“我不适合……,我做不来……”,直到用尽了所有的借口。感觉不像是和牧师交谈,而是在与神对话,上帝倾听着我的倾诉,并轻轻地说,祂不会嫌弃我的软弱。          这次谈话以后,我们内心出人意外地平静,这是几个月来不曾有过的。于是夫妻又一同拜访了曾经牧养过我们的一对牧师夫妇。这位牧师 当年的蒙召见证,给予我极大的启发。师母则一针见血地指出:“关键不是你适合与否、愿意与否,而在于上帝究竟是否呼召你做全职的事奉”。一席话使我如梦方 醒。是的,如果上帝没有呼召我,无论多么愿意、多么适合,也无法去做。如果上帝确实呼召了我,无论多么软弱、多么不情愿,也应该专心仰赖主,走上这条奉献 的道路。拒绝神的带领,我的人生会是蒙福的一生吗?回想几个月来,我在没有清楚上帝呼召的时候,就试图逃避,心中十分的惭愧。          蒙召是一种荣耀,也可以说是一个美丽的梦想。倘若这梦是出于神,我是愿意打开心门,寻求祂的印证呢,还是龟缩在安逸舒适的环境中对自己说,“上帝没有呼召我,不必一厢情愿呢?”         主耶稣的话不时地在耳边回响,“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经过一番挣扎,我和妻开始认真地祷告,恳求上帝赐给我们勇气,寻求蒙召的印证。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慈善晚餐

龙舟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一)          在我的印象中,慈善总是与贫穷和无助的人连在一起。慈善让我想到非洲。我仿佛看见在干枯的土地上,骨瘦如柴、身躯岣偻的人们期待着恩赐的眼光,或是硕大的脑袋架在一个弱小的躯架上的孩子们,正在蹲蹬在地下抓食物吃的情景……。那些情景让人怜悯,甚至令人心灵震撼。          而今天,我们要去做慈善的地方,却是在美国,而且是世界汽车的中心。          底特律河把美国和加拿大隔开。如果站在加拿大一边,眺望对岸,底特律是一座非常秀美的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蔚蓝的天宇衬托下,勾画出一个现代化的城 市轮廓。岸边一些风格别致的建筑伴随着半岛向河中伸去。碧绿的河水缓缓地向大湖流淌著,这更给这幅风景画面带来立体的动感。          从河边往北走两三英里,岸边那迤逦的风光就荡然无存了,而眼前仿佛是一片片废墟,矮小的房屋十分陈旧,零星的几座高楼已经是残垣断壁,墙壁上爬满了植物。          马路边坐着一些黑人。公共汽车从街中缓缓驶过,尾管排出淡淡的烟雾,与卷起的浅浅的灰尘交融在一起。这就是底特律十几个贫民区中的一个。眼前的一栋小楼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底特律救援中心。这是一个无家可归者的庇护所,也是一间戒毒所。          我们的汽车停进了一个铁丝网围起来的停车场,然后还得派两个人照看汽车。去年,中国人到这里来参与慈善工作的时候,居然有一辆汽车被人砸了。 (二)          食物是从中餐馆买的,有饭、菜,还有春卷,味道不错。          晚餐的时间到了。流浪者(基本上是黑人)从街道的各个角落走来,多半是年轻人和中年人,看上去身体健康,一些人还红光满面。         有的人空着双手,有的人拎着大包小包;有的人拉着一个小旅行车,上面放著几个包包,身上还背着几个,真像是要远行的样子。黑压压的一群人站在楼前的小厅里等待着安全检查。救援中心的人员站在门口,对进来吃饭的人进行认真的安全检查,包括搜身,就像在机场一样。         穿过灯光暗淡的走道,流浪者们在大厅坐下。来做慈善的中国人把饭端上桌子。流浪者们津津有味地吃着,但有些人将不想吃的东西扔在桌上。吃完了,他们从另一个门走出去,然后对站在门口的中国人说:“谢谢!中餐好吃。”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问看门的老头:“他们去哪儿?”          老头指著不远处坐在路边槛子上的几个人说:“你看见他们没有?他们的家就在街上。”          原来春天来临之后,他们就露宿在街道的某个角落。          我又问:“冬天呢?”北方的冬天冰雪盖地,十分寒冷。老头指著前面一栋破旧的大楼说:“教堂会在那里支搭起帐篷。”          这是无家可归者,他们真的没有家。但是他们又都有栖身之处,这所救援中心就是无家可归者的庇护所。在这片贫民区,有好多这样的庇护所。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先是病人后是病

星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英文patient,意为“患者”,又是“忍耐,有耐心的”,一语双关:病人在“忍受”,大夫要“耐心”。          医者应极富同情心,“先是病人后是病”。你若和颜悦色,嘘寒问暖,体贴入微,有些恙便不治自愈﹔若无关痛痒,冷若冰霜,甚至未听完病人叙述就开处方了,则不啻“往伤口上撒盐”。          瞧任何病,都少不得三分“理疗”:晓之致病的机“理”,解释所用的药“理”,开导病人的心“理”。那情结气滞或会徐徐散退,有助于康复。          我之所以“怀”起“旧”来,是“触类旁思”,出于信主九年来,自己对“神仆”职份、角色的一点反思,以及“重新定位”。毕竟杏林中人与传道人颇有类似之处: 一个疗身,祛邪扶正﹔一个医心,灭罪重生皆“人命关天”。在教会中,带着心灵创伤,特地“慕名”而来,或是“被人抬来”、“权且一试”的朋友们,像是“病人”﹔用基督宝血和圣灵作医治的信徒们,像是“郎中”,叫罪人从迷路上转回,救灵魂不死(《雅》5:20)。          牧人应极富怜悯、关怀之心。你若慈祥体恤,“急病人所急,痛病人所痛”,以爱来作“药引子”,自先融化了病人心底的坚冰,让他们没有“求人者常畏人”之感,就容易药到病除。         若居高临下,“例行公事”,甚至不耐烦听其“絮叨”,就“下医嘱”,教训上了,必令人失望,甚至绝望,不啻“在破口处拆砖”。          传福音,可以说是一种从神而来的“话疗”,“言语要常常带着和气,好像用盐调和”(《西》4:6),宽厚、接纳,动人心弦,才可能让来者敞开心扉。          爱是圣经的“总纲”,纲举目张。若缺乏爱心,再有“偏方”,也难“去病”。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召的不是义人,而是罪人(《太》9:12)。跟病魔、罪恶缠身的人打交道,医者必须大有恩慈才行。         一般“初来乍到”教会的,多“糊里糊涂”地将基督徒、教牧们当作“神代表”,其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影响他们对主的认知(久而久之才会晓得,其他信徒、牧长也是罪人,很不完全,无法跟神相媲)。          故在交谈中,面对尖刻的发问,信徒得像耶稣那样包容、宽恕。别急起“护教”,反唇相讥,伤了对方的自尊心。表面上你是“捍卫”了主,实质上呛得人家不登门了,等于“绊倒”了人,后果堪忧(《太》18:7)。          爱是恒久忍耐,应给人以说话的机会,循序渐释才是。其实很多东西后来不辩自明,用不着费口舌。生活中,则要多关心他们的疾苦,别只是搬出诫命,照本宣科。 “若是弟兄或是姊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饮食,你们中间有人对他们说:‘平平安安地去吧,愿你们穿得暖,吃得饱’,却不给他们身体所需用的,这有什么 益处呢?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2:15-17)。“口惠而心不实”的传福音法简单容易,可是效果呢?见多了能说不能做的,人们最注重 的是实际行动。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基督徒必须有“有血有肉”的见証,让求者看见圣经“活的精意”,而非“死的字句”,方能引人入主怀抱。         记得当年在莱茵河畔科隆,音格尔女士用她生活中对我们无微不致的关怀,播下了福音最初的种子;记得在威尔士卡迪夫,王兴牧师对我连发的诘问,面无愠色,反笑吟吟,“很好,你已经摸著神了”,叫本准备“舌战”的我,顿失“斗志”。         记得在新州纽瓦克,拄著双拐的罗天佑弟兄,那满溢挚爱的双眸,紧紧握着我的温暖大手;记得枫叶国多伦多,素昧平生的杜承凯夫妇温柔谦卑,热心接待……神的厚爱,早已尽在不言中,这都是教我如何“接人待病”,“得人如得鱼”的启蒙课。         今天,我在教会、查经班事奉主,不亦快哉。以前我算是“外”科,整葺机体的“手术匠”。但人被救活,不过是残延些年日而已,还会再死,;现在我兼“内”科,修复心灵的“工程师”,因人认罪悔改得赎后,灵魂可永活。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后现代思潮影响下的基督教神学(庄祖鲲)

庄祖鲲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其实在基督教圈子里,受后现代思潮影响最深、最早的,乃是神学方面。因为任何的思潮都是先由学术圈子里开始酝酿的,然后才会逐渐影响到社会大众。所以“后现代”现象固然是这二、三十年才受到注意,其实早在一百多年前,后现代思想已经开始影响了基督教的神学发展。 启蒙运动与自由神学          当启蒙运动及理性主义在欧美独领风骚时,基督教的神学思想也自然深受其影响。首先,产生了所谓的“自然宗教”的自然神学(Deism),英国哲学家洛克 (John Locke, 1632-1704)应该算是始作俑者。他们一方面强调神的存在及道德律是可以用理性来论证的,但是又否定以圣经及教会信条为骨干的“启示宗教”。对他们 而言,神蹟及预言的应验既然不合乎理性,因此,都是迷信或无稽之谈。在美国开国元勋中,如杰佛逊、富兰克林等人,大多是自然神论者。          但是,也有些人不满于自然神论者,将宗教变成淡而无味的哲学了,于是想另辟蹊径。被称为“现代神学之父”的士来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 1768-1834),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人物。他虽然强调宗教体验,但却鄙视他认为不合时宜的教条和教义。基本上,他否定一切所谓超自然的事物,如神蹟及 耶稣的道成肉身等,也否定代祷的功效。后来的自由派神学家,都采用他的观点及思路。他们共同的特色是:          1.对现代思想的观点完全认同,并想照着现代知识来重建基督教信仰。          2.强调每个人都有批判和重建传统信仰的自由,很多人因此背离了传统信仰的教义。          3.自由神学的重点在于基督信仰的实际和伦理层面,因此,后来发展出所谓的“社会福音”。          4.他们借着圣经批判学的研究,否定圣经是超自然的启示。           换句话说,自由神学将神的“超越性”(Transcendence)完全一笔抹杀了,而只一味强调信仰的“临在性”(Imminence)。李察‧尼布尔 (Richard Niebuhr)也曾一针见血地批评自由神学的基督教,乃是“一位没有义愤的神,在一位没有十字架的基督的协助下,将没有罪的人带入了一个没有审判的国 度。” 后现代思潮与“新正统神学”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敲响了现代思潮的丧钟。因此,启蒙运动所带来的乐观主义、古典自由神学及社会福音,也都一并被扫除殆尽。随之而起的后现代思潮,则孕育了二十世纪风云一时的“新正统神学”(Neo-orthodox)。          其实新正统神学,是受到一位没没无名的”忧郁的丹麦人”祈克果(Soren […]

No Picture
透视篇

“马加爵事件”的联想──透视今日大学生日趋严重的心理问题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16期 大学生为何疯狂?        今年二月,年仅22岁的云南大学生物科技专业的学生马加爵,因为打牌与同学发生矛盾,将四名同学在三天之中,一一残杀,并把尸体藏匿于宿舍衣柜,自己则开始逃亡。           一个月后,蓬头垢面的他,在海南三亚落网。同年6月,经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云南省高级法院经复核批准,他随着一声枪响而伏法。          “马加爵事件”震惊了全国,成为媒体、网络及市民们一时之间谈论最多的话题,也引发了人们对“天之骄子”们心理素质的严重关切:杀人、自杀──大学生们为何疯狂?           的确,从去年喧腾一时的清华大学刘海洋硫酸泼熊,到让人闻之色变的天津医科大学马晓明杀父;从今年一月,浙江大学应届毕业生周一超,刀刺招工办两名干部,将 其中一人杀死,到今年五月江西医学院2000级在校生薛某,一小时内在大街上连捅七人,致其中两人死亡、五人受伤;从今年五月,美国路易斯安纳大学的上海 留学生罗海明,狂刺同校研究生陈婷120多刀致之身亡,再到今年七月间肯塔基大学研究生张栋,杀死其女友顾岩后上吊自杀……          一起起血腥的杀人剧,从国内上演到国外。今日的“马加爵”们,几乎是前赴后继,层出不穷。这些“社会菁英”如此“大开杀戒”,令人不寒而栗。其背后,正折射出今日大学生们日趋严重的心理问题。 半数大学新生陷入“迷失”          据1998年,针对北京市高校大学生的一项调查显示,大学生中可能有中度以上心理问题的,占16.5%。而其中女生的心理健康水平,又比男生低;来自农村和 县镇的学生,又比来自城市的学生,问题更为严重。且时至今日,更有明显下降的趋势。近六年来,一直在进行大学新生心理调查的,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王建中教 授,也承认大学生中的心理问题逐年严重。          据今年五月《扬子晚报》的报导,一项调查显示,大学生适应不良、抑郁、强迫、焦虑者,约占总数的 30-60%。而根据湖北大学心理卫生协会,对武汉地区12所高校、800名大学生,所作的心理状态抽样调查表明:大一新生从“陷入徬徨迷失”到“走出困 境”,32%的学生需要3-5个月,54%的学生则需要1-2年时间,另有14%的学生需要更长的时间。          由此可看出,有将近70%的学生在大学四年中,约一半时间是陷在“徬徨迷失”中。这就难怪他们当中许多人会频频失常,做出疯狂的举动来了。据有关方面统计,近年来,在休学、退学的大学新生中,由于心理疾病而导致休学、退学的,已占了总数的二分之一,并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缘何大学生成“心理高危群”?          根据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大学生心理咨询研究中心马老师的介绍,环境变化是大学生心理问题的主要诱因。相对于之前在家庭中被照顾,大学生需要独立生活,自主学习,同时还要处理人际关系、情感等多方面的问题。处理得不好,就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然而深一层来看,大学生们的这种“心理虚脱”,和社会上光怪陆离的现象,是分不开的。这一代大学生多有过如此的经历:寒窗苦读、试场淘金,最后还要在科学殿 堂里纯化,才可能成为“天之骄子”。然而,在他们的辛苦奋斗的传统道路旁,却还有另一条成功之路:市场间穿梭,钞票滚滚来,手拿大哥大,开着奔驰车,成为 商界“大款”。哪条路更具吸引力,是不言而喻的。          昨天还是“骄子”,今天却已不怎么吃香了。在“眼花花、心乱乱”中,许多大学生们都开始“虚脱”了。这种心理准备不足引起的惶恐,导致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