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海沉浮

吳天

        我是從上海來到紐約的,也就是從中國最繁華的十里洋場來到世界最大的聲色之都。飄零海外,形單影隻,學業雖順利,內心卻十分空虛寂寞。

       許多個漫漫長夜,身為一個20多歲的年輕男人,我苦苦掙扎在慾望的躁動里。我的腦海里常常出現女人的身體,而這些女人會是我的同學、鄰居、甚至是別人的太 太……我開始看色情書刊、電影和錄像帶。我怕得愛滋病,不敢有任何實際行動,只好這樣畫餅充饑。慢慢地,這就成了一種習慣,而且是難以抗拒的習慣。

        我信主,是因為我感受到了上帝的愛,但我卻從未認真的面對上帝的公義。因此信主後開始受上帝的管教時,就覺得很苦,覺得身為基督徒太受約束。所幸的是,我 對上帝的信心救了我,使我不敢離開上帝。但信主後,最讓我感到痛苦的,仍然是色情的誘惑。我明知不對,卻積習難改,所以我為自己找了很多辯解的理由:我有 需要,上帝會諒解我用這種方法解決需要;我只看不做;我這樣做是一種休閑娛樂,看完就算完了……

       雖然有這些自我辯解的理由,但我心中實際上卻很不安。常在聽講道或退修會之後,心中被責備,立志決不再看了。但過了一段時間(有時是幾周,最長几個月)便故態復萌。

       實際上,看色情書刊、錄像帶,真是飲鴆止渴。我對異性的慾望,不僅沒有被渲泄,而且愈來愈強烈,甚而強烈到每看到一個衣着暴露的女性,我就會生成不可克制的慾望。那種慾望和躁動,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洶湧而來,要衝垮我的理智的堤岸。

       我知道到了非解決這個問題不可的時候了。我用冬天洗冷水澡的辦法苦待自己;告誡自己,要將異性視為人(person),而不是性對象(sex object);看到漂亮女性時,要看對方的臉,不要只看對方的身材……

        這些方法,雖然暫時有用,或部分有用,卻始終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我苦苦掙扎,天人交戰,卻屢戰屢敗。

        終於,我徹底地認識到,靠自己奮鬥是不能戰勝罪的。我開始轉向上帝,我學會了每天讀經、靈修、求告,親近主、住在主裡面,讓主的愛滿足我乾渴的心。我發 現,只要心中有主的愛就不會再有空虛、寂寞;當心靈被主的公義、聖潔充滿,有更美更好的生命成長,自然就不再耽於罪中之樂。這就猶如常飽美食之人,不會再 對小零食有興趣了。

       我終於體會了戰勝情慾的秘訣是:親近上帝、敬畏上帝、依靠上帝。

作者來自上海,現於紐約市讀博士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