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tzel麵包和大齋月(吳蔓玲) 2014.03.03

Pretzel麵包和大齋月

每到2月份左右,就常聽到一些福音派西人朋友提到思想怎樣過大齌月(The Lent),也就是為要紀念耶穌受死的40天預苦期。剛開始時,我不以為意,但今年我認真的考慮,因為意識到自己生活中缺乏對耶穌的一份專注和愛慕,內心似乎升起一份渴望,想在這段時間多花時間安靜等候主、讀經、禱告,並在生活食衣住行中有所節制。

眼看星期三(3月5日)預苦節就要到了,但仍舉棋未定,因為40天頂長的,仍覺得心力不足,不覺得有足夠的決心,又有一個聲音幫我“善待”自己,自己會不會過於重視儀式而忽略節期本身的意義。

就在思念此事當中,前幾天起一直有個念頭縈繞於胸,就是想試做Pretzel麵包,女兒先說想吃,勾起我對在德國時吃到的軟Pretzel的回憶,而北美的Pretzel多半不合我的味蕾標準,尤其我不喜歡它外面沾著的粗鹽。但就是抽不出空做,直到星期日晚上才動手做。我喜滋滋玩著麵粉,做了兩種Pretzel﹕撒芝麻的,以及蜂蜜肉桂。才出爐,被老公驚呼職業標準。

突然想起在德國時,導遊曾介紹Pretzel形狀就像修道士祈禱的手,於是好奇上網查,發現Pretzel據說是西元610年由一位修道士發明的,12世紀初德國麵包食譜裡就有它。在西元1440年禱告本裡還畫了一幅圖畫,有一張Pretzel環繞聖巴爾多錄的圖畫,在那時,Pretzel被視為好運以及靈性健全的象徵,尤其一般Pretzel有三個洞,代表著三位一體。想這些象徵,倒是覺得德國導遊對Pretzel的解釋比較深入我的心,因為吃著它,提醒我多禱告。長話短說,到了16世紀,Pretzel在德國已經成為受難節必吃的食物,並且天主教曾一度視Pretzel是大齋月的官方食物,早期教會規定這40天,一天只吃一餐,並且只吃素。

有了這份驚喜的無意發現,居然自己做了一件恰逢其時的事,這該是上帝給予的邀請信號吧﹗打算如何守呢﹖要像早期教會一天一餐素食嗎﹖我想因人而異吧,這是每個有興趣守大齋月的人要詢問上帝的個人問題。我有朋友守電視齋,40天不看電視,把看電視的時間拿去禱告讀經,也有朋友守電子郵件齋,還有朋友守臉書齋,有人不禁食但吃的簡單,不花時間在預備飯食,還有不少人守巧克力齋,我想這是因為不少西人吃巧克力上癮吧﹗

總之,無論守什麼齋或要不要守齋,就是把這段時間多放在思念天上的事情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