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不顺,回国否?(茉莉)

本文原刊于《举目》杂志67期

BH67-54-7511-图1-小C摄-Door County031.BH67R15茉莉

      当我收到第一封博士班的回绝信时,心情还是不能控制地低落了下来。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去面对所有的可能;以为已经把自己“完全交托”给主了。可是当失败真正来临的时候,却还是被沮丧打倒了。

       更糟糕的是,第一个拒绝我的学校,竟是我用来“垫底”的学校。我的自信心好像一道被瞬间攻破的围墙,轰然倒塌。随后蜂拥而至的,是各种自卑与否定的声音。

 

        这时候,想到了打电话给爸爸、妈妈。也许是因为情绪太低落,也许是想给爸、妈一点心理准备——万一我全军覆没,他们也有个接受的过程。毕竟,申请的结果关系到我是继续留在美国,还是回中国。

        于是,我给爸爸、妈妈打了电话。他们正在春节外出旅行的路上。嘘寒问暖一番后,还是给他们道出了我这通电话的真正原因:“我今天收到了第一封学校的拒绝信。”

        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我:“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学校是怎么说的?”我说我不知道。电话那头,不解中也夹杂着一些失望。

        这样的反应,似乎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从小,如果我成绩下降,爸爸、妈妈都是皱着眉头,跟我一顿分析,非找出个合理的解释不可。

        气氛有些尴尬。伤心之余,我更觉得无地自容。所以没有说几句,就以“要睡觉了”为由,匆匆挂了电话。

 

        隔天下午2点(中国凌晨3点),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居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我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他说,他们刚回到家。他和妈妈都觉得,他们做得不好——我打电话给他们的时候,他们没有安慰我。不过,他一路上都在为我祷告。

        我的心中,立刻涌上一股暖流。

        爸爸继续鼓励我:“这个学校没有录取你,没关系。上帝有祂的旨意。即使一间学校都没有申请到,回国找工作也很好。也许上帝的旨意就是这样。祂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老爸相信上帝一定会看顾你,祂一定不会撇弃你。你也要相信祂。”

        听了爸爸的话,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我从来不敢想像,爸爸会这样安慰和鼓励我!这些话从爸爸的口中说出来,就有不一样的份量,一下把我从黑暗的低谷中拉了上来,帮我把身上的重担完全卸下。

        挂了电话,我不住地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派了爸爸这位天使,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爱和支持,提醒我倚靠上帝,让我经历了地上父亲和天上父亲双倍的爱。我更感谢上帝在爸爸身上的奇妙善工——爸爸真的改变了!他就要成长为一家属灵的领袖,带领我们全家走蒙福的道路。

 

       爸爸是在一年半前信主的。

       我信主的头两年,爸爸、妈妈一直站在我的对立面。爸爸在政府部门担任党委书记一类的职位多年,非常担心我被国外的宗教势力洗脑、利用,所以不支持我受洗。妈妈则是被国内的求神拜佛所吸引,坚持她和我的信仰互不干犯。

       我本科毕业的时候,爸爸、妈妈有机会到美国的教会。听了牧师的讲道后,他们就收起了对基督教的成见,同意我继续去教会。之后,每次回国,我就带爸、妈一起读圣经。一年半以前那次回国,爸爸更跟我做了决志祷告!

       爸爸信主后,我常常跟爸爸在电话里祷告、读经。我还给他买书,寄诗歌和讲道的光盘。父女的感情也越来越亲近。几年前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可不敢想像和爸爸之间有这种互动的。

       犹记得2008年,我背负著科学家的梦想,还有父母的期望,到美国一所常春藤大学念三年级。刚到的时候,我不适应美国的本科教育,身体和心理上,都背负著巨大的压力。有一天晚上,终于熬不住了,给家里打电话,说,我想要回家。本来以为父母会安慰我,劝我放下压力的,没想到电话那边却紧张地说:“别开玩笑了!爸、妈花那么多钱,送你来唸常春藤大学,别人都没这个机会!爸、妈送你出去,就是要锻炼你……”

       我没有解释我是想毕业了再回去,也不记得后来怎么结束对话,只知道心里沉重得不得了,不能再多负荷一句话。想到爸爸常跟我说为国为家增光,想到爸爸一直教导我对社会、对人民有使命感,我像一只背着重重的壳的蜗牛,虽然慢,也只能一步步前行。

        回想当时爸爸、妈妈的态度,再对比今天,是何等的不同!爸爸不再强加自己的期望在我身上,而是教导我把未来交给天父,相信祂会带领我走最适合我的道路。爸爸对我的期望,也从当总统、著名人物,变成了为主的荣耀做见证、按著上帝心意走。这是何等奇妙!

 

        上帝给我家带来的改变,不仅仅停留在亲子关系上。在爸爸、妈妈的婚姻关系中,更看到上帝的恩典。

        信主前,爸爸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应酬喝酒,喝醉了就回家和妈妈吵架。两个人住在一个屋簷下,却有两种平行的生活方式。我想跟爸爸、妈妈说的事,一定要说两遍:跟妈妈说了,并不代表爸爸知道;跟爸爸说了的,要记得跟妈妈重复一遍。“离婚”两个字也没少听见。

        父母这样的关系,只会让子女难过、担心——其实父母能给儿女最大的安全感,就是父母彼此相爱。所以,信主后,我常常为他们祷告,求上帝在我们家做大而奇妙的工作,挽救他们的婚姻。

        就是这样的家庭关系,因爸爸信主,有了新的希望。有一天,爸爸问我是不是在放秋假,我着实高兴了一天,因为我只把放假的事告诉了妈妈!后来,爸爸说,他和妈妈偶尔也会去湖边散散步了。妈妈说,爸爸的语气变柔和了。爸爸说,他和妈妈的沟通更好了。

        有天早上起来,我发现,爸爸、妈妈居然在微信里,开了我们3口之家的微信群。而且,他们俩已经开始聊起来了。我说:老爸、老妈,你们与时俱进得我都快赶不上了啊!

        哈利路亚,上帝在我们家每个人身上做的改变,是我想都未曾想过的,但因祂的信实和恩典,一一做成了!

 

尾音

        就在我写完见证的今天,我第一次收到了大学正面的回应——有两所学校,邀请我面试!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上帝都会牵我的手,走前面的路!(编注:作者现已获得博士班的入学许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