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好”的主旋律 ——90后苏打绿现象

王星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68期

           这时候 我们的心变得柔软

           放下了父子的身段

           知道时间太晚 不要躲,不要散……

          我要爬上你的肩膀 我要眺望你的远窗

          我忘了问什么样的倔强,让我们不说一句真心话

         我要长成你的翅膀 我要拂去你的沧桑

          我忘了说心里面的愿望,始终是要你的肯定啊

          从你温柔眼眶,绽放……

          这一段歌词,是节录自苏打绿的作品《小时候》,为主唱吴青峰在父亲离世前的一段记忆:一个儿子再怎么倔强,始终是要父亲的肯定!这大概是时下许多年轻人说不出的痛。短短的歌词,深刻地描绘了他与父亲之间,长期的冰冻关系。但是,有多少父子能像这首歌所描述的,在临别前放下彼此的身段,不再逃避闪躲;尽管“ 和好”的方式仍然迂回、仍然生硬,但内心却如烈焰燃烧……

特殊恩惠V.S. 普遍恩惠

          由于接触教会的学生工作,我认识了苏打绿(注1)。这个来自台湾的流行乐团,出道已超过10年,从青涩的大学生,成长到今日两岸三地人气最旺、和“五月天” 分庭抗礼的“天团” 。北京、上海、武汉、广州、香港、新加坡……演唱会所到之处,人气沸腾,场场爆满。青峰去年应《中国好声音》之邀,与王力宏、莫文蔚等重量级艺人,同时获任“梦想导师”的殊荣,他在内地的影响力,非同小可。

          我想借此文,剖析“苏打绿现象”,来讨论85、90后这一代年轻人的文化特征。据我所知,苏打绿不是基督徒乐团,甚至部份团员有佛教或台湾民间宗教的信仰背景,但做为当代华人流行文化的重量级人物,他们表现出来的一些正面特质,值得我们基督徒深思。

          我不认为,非基督徒就没有行善的可能。上帝不只赐给我们“特殊恩惠”,即耶稣基督的福音,祂还赐给我们“普遍恩惠”,诸如诚实、勤奋、公平、正义、和睦……这些普世性的美善价值和信念,是人类共有的,非基督徒的专利。

           如果,我们能看到这个世代都在关注哪些上帝所赐的“普遍恩惠”,我们就愈有可能掌握与他们对话的契机,进而邀请他们进入耶稣基督的福音。

微时代的脉动

          “我喜欢他们的‘小’清新路线。”

          团契里,一位90后同学眉飞色舞地解释,她为什么疯苏打绿。

          这个回答引起我的注意:苏打绿有一系列“小”字头的作品:《小情歌》,《小时候》、《小宇宙》、《小星星》、再加上他们为电影《小时代》写的主题曲,正是“小”就是美、“微”就会红;我们所处的世代,厌恶巨大、痛恨威权,是一个“微时代”:微信、微博、微小说、微电影、微视、微空间、微淘……苏打绿抓住了这个“微时代”的脉动。

          或许如此,苏打绿虽然红了,仍旧一派“微小”的样子,他们并不企图把自己塑造成偶像、供人膜拜;上节目不摆架子、不耍大牌,也不沾染演艺圈的市侩气息。

         苏打绿的造型,其实是与演艺圈的流行时尚脱节的。尤其是男主唱青峰,他可以上半身着简单校园T-恤,下半身穿经过设计、充满复杂皱褶的灯笼裤,一整个fashion no-no的调调。其随意混搭的风格与中性的造型,融和休闲与正式、妖娇与纯朴;亦男亦女或雌雄莫辨。卫道人士看了,或会大摇其头,无法理解。

          青峰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也不太理会流行怎么说,他十分“忠于自我”,十分不想和“主流”靠拢。

          一个带有女性化特质的男生,在成长过程中,很可能会因成为校园霸凌的对象,而从人际关系中退缩。但令人讶异的是,青峰显然非常接纳自己的“与众不同”。这10年来台上台下,他“妩媚”得十分自然。对于“娘”这个说法,青峰的回应是:“知道的太少,而说得太多,或许是大家的通病,别把自己的主观拿来跟我争论,你不了解我,我更不了解你。”对于许多人怀疑青峰到底是不是同志,他始终没给个说法。

与自己和好,与社会和好

          对许多85、90后而言,看青峰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是一种自我疗愈。有学生在成长过程中,因性别或气质的不同,经验霸凌、嘲笑,挣扎得非常痛苦。但看见苏打绿被社会广泛地接纳,就是一帖安慰良方。于是,购买苏打绿的唱片,下载他们的成名作品,成为一种自己与自己和好、自己与社会和好的仪式。

         我在想,教会在牧养上应该留意,要教导弟兄姐妹,如何爱并尊重和我们气质不同的人。尽管我们不欣赏或不喜欢的某些气质类型,但圣经告诉我们,人都是按上帝的形象,照祂的样式所造;人即使被罪所玷污、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其尊严却仍是不容践踏的。

         这一代的团契辅导,应该更多注意有“性别认同”困扰的孩子。让他们看见上帝珍惜他们,耶稣为他们舍命;没有人能使他们与基督的爱隔绝!这些孩子通常很在乎同侪的认同,胜过上帝的眼光。我们需要帮助他们,把焦点从自身的难处,转向上帝的爱。爱使人坚强——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

         同时,圣经也清楚地让我们看见,上帝造男造女,对他们角色和责任,确实有不同的期待。无论我们的气质是什么,无论我们喜欢与否,这都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可惜的是,许多教会讲台,基本上长期忽视这类的教导。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不教,年轻人自然会求助于苏打绿、求助于Lady Gaga、求助于Ellen DeGeneres。

与父母和好

          相对于诉求对象为70、80后青壮族群的五月天,苏打绿特别老少咸宜。他们的听众年龄层,不仅可以向下延伸到90后,而且还惊奇地向上发展到60、50后。

          许多父母跟着孩子,一起成了苏打粉(即,苏打绿的粉丝,简称“打粉”)。在当今流行乐坛上,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现象,台湾PTT的看板上,记录著某位青年打粉参加完贡寮海洋音乐祭,才踏近家门,发现爸妈也才刚从音乐祭现场回来,“还模仿青峰的动作,问他哪时还有活动,记得揪他们一起去”。

          苏打绿喜欢翻唱老歌(注2)。青峰说,唱老歌是希望“让父母也可以融入我们的歌”。苏打绿没有因为父母的音乐口味老气、过时,就抱怨自己的新作品不被理解,而转身拒绝沟通。2008年,苏打绿因贝斯手馨仪的妈妈一句“听不懂”,就举行了“老歌之夜”演唱会——苏打绿就是要想办法让上年纪的妈妈们可以“听懂”。

          因此,对于进入复杂的演艺圈,苏打绿的家人和学校是支持的。在苏打绿的演唱会上,母校师长会出席力挺;甚至在2007台北小巨蛋的演唱会中,团员们的父母全数出席。苏打绿不走叛逆路线,很自然地让这一代的年轻人看到,搞艺术、追求自己的梦想,是不必和家人决裂的。他们“努力”和长辈沟通、寻求“理解”、消弥“代沟”;面对每一代年轻人所通见的难题,苏打绿选择不逃避。这在当今流行音乐界里,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

与上帝和好

         我们所处的世界,尽是斗争、冲突、与憎恨。年轻人与自己、与家人、与社会,充满了矛盾和对立。90后面对自己的父母,既想要寻求独立,又过度依赖;进退之间,冲撞出许多亲情的撕裂和伤害。

          就在这时候,苏打绿为两个世代之间,彼此紧张又对立的关系,唱出了“和好”的主律旋。

          和平,是圣灵果子的一个重要特征。《希伯来书》的作者劝勉读者“要追求与众人和睦”(《来》12:14)。保罗也在《罗马书》里说:“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12:18)。使徒彼得则提醒我们要“寻求和睦,一心追赶”(《彼前》3:11)。

          然而,人世间,一切使人和好的托付和能力,皆源自于一个很重要的基础,那就是“与上帝和好”。人没有别的出路,只有透过耶稣基督的福音,因为“一切都是出于上帝;祂借着基督使我们与祂和好,又将劝人与祂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林后》五:18)

“爱 似乎总不贴近灵魂”

           人世间的爱何其匮乏?何其有限?正如苏打绿在《幸福额度》所呐喊的:

           You say why 爱让寂寞像永恒

          And why 爱像过客不闻不问

         Oh why 爱 似乎总不贴近灵魂

        怎么能 怎么能 怎么能 怎么能    怎么能

         怎么能?因着耶稣,一切都变成可能了。上帝先爱了我们,使我们能爱,并真正有能力使人和睦;使“普遍恩惠”因着“特殊恩惠”,有了稳固扎实的根基。

         面对90后的“微时代”,笔者认为“和好”是最有能量的福音切入点之一。它看似卑微,却撼天动地——我们所传的这位受苦的耶稣,以祂自己的身体废掉了冤仇,成就了和睦,使上帝与人,人与人和好(参《弗》2:14-16)。

          耶稣绝对贴近我们的时代,“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太》五:9)

         八福里耶稣的应许回荡在我的耳边。

注:

1. 苏打绿(Sodagreen),成立于2001年,并在2003年确立了现在的6人阵容:吴青峰、谢馨仪、史俊威(小威)、何景扬(阿福)、刘家凯与龚钰祺(阿龚)。其中除了阿龚就学于台北艺术大学音乐研究所外,其余5名成员皆毕业自台湾政治大学。

至于团名的由来,是鼓手小威觉得,他们的音乐特质就像“苏打”,具舒爽气泡的清新感,而“绿”是青峰所喜欢的颜色。因此,他们决定把乐团命名为“苏打绿”。笔者认为苏打绿的《无与伦比的美丽》,无论从歌词意境、弦律、编曲、创意、和演唱诠释等方面来看,皆属上乘之作,是近10年来,华语流行乐坛最值得聆听的作品之一。

2.苏打绿喜欢翻唱老歌,包括台湾70、80年代歌手邓丽君、陈淑桦、王芷蕾、赵传、张雨生……的作品,这些歌是他们成长过程中,与父母共同的记忆。

作者来自台北,任职于密西根州政府IT部门,服事重心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园事工。

2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是谁?举起右手点名——苏打绿,《冬未了》 | 举目 Behold
  2. 是谁?举起右手点名—苏打绿《冬 未了》 | KRIS WANG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