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免费午餐看高调慈善(新民) 2014.06.30

新民

本文原刊登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2014.06.30

从免费午餐看高调慈善

上周三(6/25),阿标(陈光标)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的船坞餐厅,高调举行免费慈善午餐。事先他在《纽约时报》与《华尔街报》上打出广告,誓言邀请一千纽约穷人与流浪汉吃免费午餐,并且奉送每人300美元现钞。最后限于餐厅容量与警方安全考虑,来吃免费午餐的只有来自纽约本地一个慈善机构——纽约救援中心收容的250位流浪汉。餐厅门外至少100流浪汉吃了闭门羹。

身着雷锋军服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数十名志愿者充当餐厅招待员。阿标也亲口演唱流行近30年的美国歌曲We are the World。虽然自诩“中国首善”的阿标把塞满美钞的车都推上了舞台,甚至还请身着雷锋军服的三位流浪汉上台,亲手掂量货真价实的美钞,但因为当地慈善机构的反复请求,现钞没有进入流浪汉们的腰包,以防止某些人拿钱出去买毒品和烈酒。据悉,阿标把数万美金捐给了照顾流浪汉的救援中心。

阿标的高调慈善之举,让我这个暗暗为他加油的老华侨百感交集。

对从小唱惯了《东方红》与《国际歌》的咱们这一代人,阿标的高调善举,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咱们曾经迎著朝阳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也曾经面对夕阳满怀希望高唱《国际歌》,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号召“全世界受苦的人”起来自救,翻身闹革命,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如今,30年洋东,30年洋西。曾经受苦被资本主义剥削的无产阶级,已经借助大国和平崛起,翻身自救,把美国在内的世界市场充满了中国制造的商品。而收垃圾致富的阿标,也摇身一变,名列中国越来越多的身价亿万的富豪之列。满了象征意义的人民解放军军服,都穿到了纽约的流浪汉与志愿者身上。

西谚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真正的意思是总得有人付代价)。东方来的阿标正是以他的代价让两百多西方流浪汉享受了他们所有免费午餐里的一顿。咱们的著名老乡曾说,“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阿标跟流行歌王杰克逊一样干脆,高唱We are the World (我们就是世界)。阿标在那短短的慈善午餐里,表达了解放全人类的和平途径,也许是可以从先富起来的个人做起,从现在做起的。

阿标的一贯高调善举自然引来多方质疑。他免费赠送每人300美金给1000个流浪汉的旦旦信誓没有兑现,甚至让空手而归的少数流浪汉破口大骂。阿标的高调慈善行为艺术,多少为慈善事业打了不无争议的广告,也提醒社会对弱势群体的更多关注。我想到了并不刻意低调进行慈善事业的盖兹与巴菲特,想到了刻意低调的慈善家芬尼(Charles F. Feeney)。这些人都正在实施他们的铮铮诺言:在有生之年完成裸捐(捐献自己名下全部财产给慈善事业)。阿标也是回应盖兹裸捐签名的迄今不多的中国富豪之一。

鲜为人知的慈善家芬尼,是诞生在新泽西州伊莉莎白市一个蓝领天主教家庭的爱尔兰美国人,今年83岁。他与合伙人米勒是60年代香港开始的机场免税商店的发起人。他们遍布许多机场与商场的免税商店,在1996年被法国的路易威登收购。芬尼身价70多亿美元,名下没有房车,乘飞机必坐经济舱,戴15美元手表。他在80年代初成立大西洋慈善机构,通过多次转账的隐秘方式,悄悄捐助许多慈善事业。如今他已经捐了60多亿,包括近十亿捐给了他的母校康奈尔大学。他的名言是:裹尸袋上没有钱袋。正如中国人的话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而像芬尼低调进行慈善的,还有不少,时不时被好事记者刨根问底挖出来。

芬尼的低调善举,据称是因为他采纳了纽约大学一位法学教授的建议,更符合主耶稣的有关教导,值得阿标效法。耶稣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若是这样,就不能得你们天父的赏赐了。 所以,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前面吹号,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 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 要叫你施舍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 。”(《马太福音》 6:1-4)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