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消费主义文化(郑天鸣)

郑天鸣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处在后现代的大环境中,消费主义逐渐从理念过渡到实践,从欧美扩张到亚洲,从社会延伸到教会……对此,学者们从各个角度切入研究,而教会对此问题的探讨却仍在萌芽阶段,许多问题有待厘清。

        本文愿就教会中消费主义的现象,及其可能产生的问题,提出一些建设,期有所裨益。

定义和特征

       学者对消费主义文化有多种定义,但总体上,就是以消费者的欲求为中心。比如,商家从发现到创造到满足顾客,简言之“顾客就是上帝”,“顾客永远是对的”,就是遵从这一原则。

        这种思维也影响到教会,以致不少教会为吸引人,不惜降低标准来满足会众的要求。结果把教会商业化了,教牧人员如推销员般,把上帝的话当产品卖,且为求目地,使用各种手段。

中心的转移

       沉闷的恩具(means of grace,恩典的工具,编注),如圣道、圣礼、要理问答等,逐渐被新的节目,如敬拜赞美、戏剧、街舞、魔术等取代。教会增长理论和世俗心理学也应时而 生,并很快升级为决定性的指标,主导著神学教育和教会牧养的方向。圣经和教义,则列为边缘的考量──若严谨的释经和教义讲道,与会众的期望产生了抵触,那 前者便应做出让步,所谓“入乡随俗”。

        许多教会在次要的活动上热心,却在基要信仰上敷衍草率。会众在听道时,不愿多思考,只想知道怎么 做,也没有多少人理会信息的内容是否合乎道统。多半信徒更在意证道时间的长短,而不是证道的内容──过长的讲道,是很惹人厌的。主日崇拜后的午餐,或比当 天的信息来得更可爱、 甜蜜。消费主义就这样将上帝的话,贬低至从属的地位。

       事实证明,人为的方法并不能将信徒带到上帝的面前,反而拦阻圣灵的工作。教会因此任由世界摆布,开门揖贼,让那与基督为敌的思想进来腐蚀信徒的灵性,使信徒抗拒上帝的话和圣灵的工作,拒绝基督在心中掌权。

无益的人本

        伴随消费主义而来的世俗主义、物质主义、相对主义、实用主义,都是对信徒、教会无益的人本思想。

世俗主义(Secularism)

        世俗主义的人生观,就是以“世界”和“现今”为中心。它诱使信徒把天上永恒的祝福,约化为“现今”和“在世”(here and now)的好处,使基督的主权与信徒的日常生活无关。
世俗主义拒绝永恒和天上的事。然而基督徒在地上生活,却有天上的呼召。因此,我们必须不断在恩典和真理中扎根深造,将信心建立在稳固的磐石上,而非沙土中。我们需要提醒: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上帝是轻慢不得的。

物质主义(Materialism)

世俗主义注目今世,物质主义则进一步将物质看为生命的最高价值,使人耗尽一生为物质而活。

        钱本身无好坏。圣经教导我们不可事奉玛门,富人进天国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然而圣经没有要我们讨厌金钱,圣经说贪财是万恶之根。也就是说,重要的是我们的心。
信徒需要学习知足,作好管家,忠于所托,分辨什么是需要、什么是奢侈,以上帝的话而非世界的标准,衡量财富、成功、满足、盼望,要记得卫斯理对基督徒的勉励:努力挣钱、存钱与施舍,积财于天。

相对主义(Relativism)

        放弃永恒,崇尚物质,结果必产生没有上帝、没有绝对真理的世界观。时下许多青年不再相信世界上有永恒的真理,甚至不认为真理是重要的。宁可拥抱多元主义,只要互不侵犯便皆大欢喜,美其名曰为“尊重他人的自主权”。

       许多基督徒对圣经真理缺乏信心,不再坚信圣经无误,认为圣经不等于就是真理,只是包含真理而已。文本也不再有意义,作者已经死了,读者亦有默认立场……无怪,对于同性恋等伦理问题,有如此多标新立异的诠释。

实用主义(Pragmatism)

        实用主义受19世纪进化论影响,在20世纪,经美国教育哲学家 William James, John Dewey 和 George Santayana 推广,于福音派教会中盛行,其特点是:拒绝一切看似不切实际的教义,寻求所谓有直接用处和效果的活动。

        这种实用至上的思想,在不少教会中取代了福音的应许,左右了教会的决策。在这样的教会中,教义被视为与生命无关的冷酷知识。

        实用主义或可短期吸引更多人来教会,长期却会导致属灵破产,甚至与真理敌对。
实用主义认为,教义导致分裂,和平共处比真理更重要。所以实用主义能让教会人数增加,却不能使教会真正成熟、壮大。

超大或成熟?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许多福音派教会为求增长,逐渐用即时的效绩取代唯独圣经的信念。这是在不知觉中打开了一扇大门,把敌人的特洛伊木马迎进教会,让各种不合真理的思潮来摇撼教会的根基。

        那些思潮,就好像伊甸园中撒谎的蛇,在教会中爬行,引诱我们内心厌烦纯正道理,以个人意见取代上帝的话语。

        在这样的试探中,很多教会没有回到圣经、重新高举上帝的律法、专注上帝的圣洁公义、呼吁信徒认罪悔改,并从中指出在基督里的盼望,反倒以商业之道经营大教会,期望快速看到效果。

        这样的教会,并不关注牧者怎样教导上帝的话、信徒怎样回应、大家怎样在敬拜和生活中讨上帝喜悦,却用市场的策略,使所有来到教会的人,很舒服地坐在椅子上,了解 “成为基督徒有什么好处”。甚至,编造圣经从未应许的好处,来吸引听众(比如成功神学)。
结果,教会是增长了,变成了超级大教会(mega church),却不是成熟的教会(mature church)。

       我们现今极需调整观念和思想,我们必须在圣经上有更深的认识。如此,当面对各种后现代思潮的冲击时,教会的根基不会动摇。我们要建立成熟的教会,培育出一批 批敬畏上帝、有扎实信仰的信徒,让教会成为有立场、有标准的地方,让渴慕主话语的人,可以探索、可以知道、可以认信,且学习将信仰落实在事业、婚姻、家庭 等生活各方面。

作者就读于新加坡Biblical Graduate School of Theolog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