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之久的功课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57期

        这篇文章迟迟没有下笔,我甚至问自己,当初为什么答应写这篇文章啊?“顺服基督”为什么难写,原因很简单,我自己没有真正做到。尽管外表上,别人对我评价还可以,甚至夸过我,但我清楚地知道,在我内心中,存在着、隐藏着许多叛逆的东西。

        一个时常不顺服基督的人,有什么资格告诉别人要顺从基督?怎么想,我都不得不承认,我没有任何资格。也许,有一点还勉强可取,就是我再一次反问自己,为什么会不顺从?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我把问题想简单了。

        信耶稣之前,我就看到了:顺服耶稣,这是跟随耶稣的前提,也是基督徒的标志。如果你不听从耶稣基督的命令,你怎么可能跟随祂呢?

        我在教会中也看到,有些基督徒尽管嘴上说得很好听,但实际上做的,往往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说,在其生命中,不大容易看出耶稣基督。于是我想,我要是信耶稣,我一定顺服耶稣的命令,让人看得出我是基督徒。

       记得那是1995年1 月9日的晚上,我一个人在书房中读潘霍华英文版的的《门徒的代价》。他在书中说(大意):“唯有相信的人才是顺从的;并且,也唯有顺从的人才相信……唯有 信仰包含顺从时,才是真正的信仰。信仰中绝对不能没有顺从。并且,唯有在顺从的行动中,信仰才成为信仰。”

       读完这段话后,我很兴奋,哦,这就是我寻找的信仰,我就要这样去信。后来在《我为什么不愿成为基督徒》这本书中,我记下了当时的默想:

        “主啊,尽管我现在还没在灵和真理中深刻地体认你,但是,从今晚起,我的心开始顺从你。我怀着一颗顺从的心相信你。你使我明白了,相信你和顺从你、相信你和跟 从你,是绝对不可分开的。相信你是信仰的起点,这是而且仅仅是逻辑上的起点。在时间的范畴中,在历史的顺序中,在实际生活中,相信你和敬畏你、顺从你,相 信你与爱、跟从你,是不分先后,同时发生的。主啊,求你赐我信心,一颗敬畏你、爱你、顺从你的新心。”
从那个晚上到现在,17年过去了,扪心自问,我有否怀着一颗顺从的心,相信并跟随基督了呢?是一直顺从,在每一个问题上都顺从,完全顺从吗?我必须诚实地说,没有。我是有时顺从,有时不顺从。

        以为一信耶稣,就会完全顺服祂,这是把灵性生命的问题大大简单化了。

说到底是“罪”。

       造成自己时而不顺服基督的根源在哪里,说到底就是一个字:罪。

        那些背离了圣经的自由派们,早就把基督信仰中的“罪”作为过时的观念抛弃了。然而,尽管抛弃了罪的观念,面对现实世界,他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不是充满了爱,而是充满了罪。

       对于有些基督徒来说,罪则变成了一句套话,我们承认世人都犯了罪,也承认我是罪人,但是,我们并没有真正地成为认罪者,一个悔改的基督徒。

        我们不能泛泛地说罪、认罪,而是必须意识到那些造成自己叛逆耶稣基督的具体的罪,到底是什么?换句话来说,尽管世人都犯了罪,但是每个人犯下的罪却不尽相同,就好像某甲贪财,某乙贪权,某丙丁贪色、贪名,等等。

       举个例子,保罗说过,贪财为万恶之源。但在某一个人身上,贪财并不是他跟随耶稣的主要障碍,而是贪权。最可怕的是,贪权往往不像贪财、贪色、贪名表现得那么 赤裸裸,它甚至表现为坚持信仰,坚持正确的主张──实际上是坚持我的意见,坚持我说了算,你们都要听从我,因为我的意见最符合圣经,教会只能按照这条路线 走。

       根深蒂固的骄傲,是造成我不顺从耶稣基督的根源。我从小就骄傲,信主之后,确实有了改变。我不再认为我有多么好,多么圣洁,多么有爱心。但是,我明明知道自己不好,心里有许多垃圾,缺乏爱,却仍没有听从基督的话,按照祂的命令去行。换句话来说,我要自己做主。

       这就表明了问题的症结:我们不是不知道上帝的话,我们只是不遵循。对于那些高深的大道理、细微的论辩,我们也许不大明白,但是,妨碍我顺从耶稣的,并不是那 些我不明白的道理,而是我清楚明白的基本命令,比如说,我们要彼此相爱、圣洁、彼此服事、彼此饶恕、彼此接纳,等等。耶稣的话清清楚楚,谁都明白,我也明 白,然而我就是没有照着祂的话去做,至少没有始终一贯地坚持下去。

       这是我灵魂的痛苦──我绝不是不想听耶稣的话,一心想犯罪、羞辱耶稣基 督,不,不是这样的!我像许多兄弟姐妹一样,渴望从此不再犯罪。正因为有这样的渴望,我才痛苦。就像保罗说的,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 良善。因为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我真是苦啊!(参《罗马书》7:15-24)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切切地恳求上帝拿去我们的罪,使我们不再犯罪、得罪上帝,但上帝却没有拿走?

       说到底,这是奥秘,我至今没有看到一个完美的解释。我看到的是,即使像伯尔纳那样的圣徒(路德甚至称他为中世纪最圣洁的修士),在死前竟然也承认自己有罪。 他说:“我的一生是邪恶的。亲爱的主耶稣基督,你有两重权利,可以承受天国:第一,天国是你的继承产业,因为你是天父的独生子。这个并不能给我一点安慰, 也不能给我任何进天国的希望。但是第二,你藉受苦受死买来了天上的产业,息了天父的忿怒,开了天堂的门,并把天堂赐给我。因此,我便有喜乐和安慰。”说 完,圣伯尔纳就愉快地死去了。我佩服伯尔纳的诚实,也佩服他的勇敢,他早已誉满天下,但他虔诚地承认自己邪恶。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一种顺服──在上帝面前承认,我是亚当的后裔,我是叛逆的浪子。早期教父明确指出,不顺从上帝的命令,这就是亚当的罪。陶恕甚至说,人的第一和最基本的罪,就是不顺服。

        悔改,是顺服基督的基本要求。

听主的声音

       据学者研究,在希伯来文中,“顺服的声音”和“听从的声音”,是同一个声音。顺服耶稣基督,就是要听祂的声音。主耶稣曾把自己比作好牧人: “既放出自己的羊来,就在前头走,羊也跟着祂,因为认得祂的声音。”(《约》10:4)祂又说:“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 (《约》:10:14)祂还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认得”主的声音,“听”主的声音,“跟”著主 走,这3个词,从不同的方面告诉我们,什么是顺从。

        除了圣经之外,没有别的路可以认得主的声音,这是顺服的前提。但在当今世界中,对耶稣 基督的解释,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怎么在这些声音中,“认得”主的声音?一个基本的尺度,就是十字架。我们传耶稣基督并祂被钉十字架,同样,我们 也只信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而死去并复活了的基督。并且,这位基督要求我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祂。

       “听”主的声音,就是老老实实地按照主的话去做。其关键,就像一些兄弟姐妹说的那样,把自己的权利、意见和私欲,都交给耶稣基督,让祂在我们的生命中掌权。

        这里面不可能一点挣扎也没有,但无论如何,在祷告中来到上帝面前挣扎,无论挣扎多久、多么激烈,最后都是一句话,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就!当然,也会有许多的“为什么”,但无论问了多少,无论这些问题是否得到了答案,最后也只能仍是:主啊,愿你的旨意成就!

       “跟”著主走、顺从基督,不可能不付出代价,必然、甚至是付出高昂的代价。但这就是我们的路,十字架之路。唯求在这条路上行走时,主以恩典扶持我们、引导我们。因为主答应过,祂的恩典够我们用的。什么时候我们软弱了,什么时候我们就可以靠着祂的恩典坚强起来。

        灵修大师芬乃伦说过一句很深刻的话:真正的顺服,乃是单纯地安息在上帝的爱之中,就像小婴孩安息在母亲的怀抱中一样。问题是,如何安息?信心!相信我是上帝的儿女,为祂所钟爱!

        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经历到了上帝的爱,这爱是任何人、任何力量也无法剥夺的,就像保罗说的那样: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 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参《罗马书 8:38-39》)。

彼此顺服

        说到顺服,是不是仅仅顺服耶稣呢?除了耶稣之外,我就是老大,谁也不必顺服?不是!
毫无疑问,只有顺服耶稣基督是无条件的。任何权威或者个人要求的顺服,若是背离了耶稣基督,那么,基督徒只有一个回答:只顺从上帝,也就是只顺从耶稣基督,不顺从任何个人和权威,不论来头多大。

       不过,我们也不能说我只顺服上帝,不顺从人。套用圣经中约翰的询问,如果你从未顺服可见的权威和兄弟姐妹,那么,你怎么可能顺服不可见的上帝的权威呢?

        对于如何顺服政治权力(在上者),这个问题太大,这里就不讨论了。这里探讨的,主要是兄弟姐妹之间的彼此顺服(我把教会的牧者和长老、执事,也放在兄弟姐妹 这个范畴内)。在《以弗所书》中,保罗把这概括为四个字:“彼此顺服”(妻子顺服丈夫和丈夫爱妻子,都以彼此顺服为前提)。保罗说:“凡事要奉我们主耶稣 基督的名,常常感谢父神。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5:20,21)

        “彼此”什么什么的(比如“彼此顺服”、“彼此搭配”),这可以看成是耶稣对基督徒之间的关系的基本要求──不是单方面、以我为中心的,而是透过基督,互为彼此。耶稣把这一点,高度概括为4个字:彼此相爱。

       保罗则多次讲到彼此顺服。“彼此顺服”的反面,就是以我为中心,自私自利,只为自己打算,不替他人着想,固执己见,不能容忍不同,等等。

      “彼此顺服”,就是彼此服事,彼此饶恕,彼此接纳,彼此建造。用路德的话来说,就是“互为基督”。你看到你兄弟饿了,渴了,无家可归,赤身露体,疾病缠身,被 关在牢房里,因你有一颗敬畏基督的心,你愿意将基督的爱分享给他,给他吃的、喝的、住的、穿的,看顾他、探访他……这一切,你做在他身上,就是做在基督身 上。如此,我们就成就了彼此顺服、彼此相爱。世俗的统治者、领导者,与基督教会领袖之间的根本差别,就在于:能不能顺服他人,能不能服事最小和最软弱的的 兄弟姐妹、真正成为他们的仆人。
通过耶稣基督,在爱中彼此顺服,这是一生之久的功课,直到我们见到主。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

1 Comment

  1. 很有同感!这是个一生的功课,又是每天要学的。警醒很重要,知道现在面对的情况正是要操练这个功课,就比较容易得胜。而我自己常常是事情过去了才想到原来神叫我学的是这个功课,我又失败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