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书——无心成荫(李永成)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李永成

编按:十多年前拜访过檀香山华人信义会后,每个月教会都寄来:一封李牧师亲笔 “家书”的复印版,教会周报和弟兄姐妹的见证。从其中,不但了解教会的大小事情,也对李牧师有所认识。因此邀请李牧师分享,这个很特别的牧养方式。

1981年7月4日(美国国庆日),我们夫妇初次踏足夏威夷,开始在檀香山华人信义会事奉。每个月我写一封“家书”给教会的弟兄姊妹。

缘起

常有人问:“当初你怎么会起意写‘家书’的?”

我是在香港中华基督教礼贤会信主,在那里学习和成长,也在那里蒙召踏上全职事奉的路。来夏威夷前,我刚被按立为牧师,完全没有当牧师的经验。所以,我就效法母会牧师的榜样。

当年礼贤会的每位牧师,大概都会做同样的事:在圣餐礼拜前,寄封信给每位会友,促请大家注意,要回教会领圣餐。这信通常只有一两句话。

我就依样画葫芦,第一个月在圣餐礼拜前,我也写了一封信提醒弟兄姊妹别忘了来领圣餐。那封信只写一两句话,我觉得有点可惜,没有善用那纸张和邮票。所以,我就多写了一点东西,与弟兄姊妹分享我在信仰生活中的感受。

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就这样每月都写,并没有期待什么。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弟兄姊妹反应很好,认为对他们有帮助。常常有人追问:“什么时候可以收到家书?”我也把“家书”寄给迁离本地的会友,与他们保持联系。在海外的会友对“家书”的期待似乎更殷切。大家的鼓励,成为我的动力,使我更认真地继续写下去。到今天已经超过33 年!

通过“家书”与会众联系

在“家书”中,我通常是写日常见闻、生活琐事,写与弟兄姊妹交往互动的感受。当中可能会引用一、两节圣经的经文。透过“家书”,弟兄姊妹对我的起居生活相当了解:我什么时候登山晨运;什么时候到森林公园祷告默想;什么时候陪教会的小孩去海滩;什么时候去医院探访;什么时候去买菜……大家都知道。增加了解,自然减少误会,这对推展教会事工很有帮助。

有时候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题材,我就写一天生活的流程。很多弟兄姊妹不知道牧师平常在做些什么事,以为牧师只在礼拜天讲道。透过“家书”,大家知道我的生活很充实,也很忙碌。我与大家分享我的喜乐,也让大家知道我的软弱和挣扎,可以为我祷告。教会渐渐增长到三、四百人,远超过一个牧者所能照顾的群体,“家书”帮助我可以与会众维持联系。

“家书”带来奉献

我在“家书”中很少呼吁弟兄姊妹奉献金钱,但偶尔也会这样做。

2004年初,我们开始建堂,我在“家书”中透露建堂的庞大需要,许多弟兄姊妹有美好的回应。过去10年平均每年收到十多万的建堂奉献,大概三分之一是海外会友寄回来的。

2005年我为河南信阳南关教会募款建堂,几个月筹到十几万美元,折合当时人民币一百多万。大部份奉献也是从海外寄回来的。其中最大的一笔5万美元,奉献者不是我们教会的会友,但她喜欢收到“家书”,因此知道南关教会的需要,就大力支持。“家书”对教会的经济有相当大的贡献!

与老牧师通信的男孩

有一个孩子在他3岁时随父母离开夏威夷,迁居到美国东岸。他常常看到父母在读“家书”,他很好奇,问妈妈:“是谁寄来的信?”妈妈告诉他:“是帮你洗礼的牧师从夏威夷寄来的。”他就用电邮主动与我联系,告诉我他的生活近况。那年他才十一、二岁。之后,他偶尔会给我电邮。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会来信请我为他祷告;当然都是用英文写的。

去年暑假,他高中毕业,随父亲回国探亲,途径夏威夷与我见面。阔别多年,看见当年的小孩长成了英伟的青年,品学兼优,多才多艺,而且有坚定的信仰,让我深得安慰。

他考进耶鲁大学,今年得到特别的奖学金,到北京和上海专修中文两个月。他的中文大有进步,讲的固然流畅,也会写不少中文简体字。他来信说:“可能将来我就会读繁体字。”意思是,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读“家书”了!

教会的青少年人很少主动给老牧师写信,我有幸可以与这年青人联系并得到他的信任,真是“家书”意外的收获!

一份样品

2014年8月,在“家书”中我提到另一位青年人的事,不少弟兄姊妹认为对他们有帮助,我节录在这里给大家参考:

BH71-38-7810-图1-谈妮摄-DSC_0825 宽690 官网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越来越明显像个老爷子——很喜欢跟孙辈们交谈。

可可在佛州大学唸一年级,暑期回来休假。上月初他给我一通电邮,和我讨论信仰和圣经的问题。年青人愿意主动找老牧师谈信仰,这是十分稀罕的情况,让我喜出望外!

他问:
“假如是圣灵赐给我们良知,指示我们什么是对或错,祂为什么不给每一个基督徒同样的良知?为什么有些基督徒相信做某一件事是对的,另一些基督徒却认为那是完全错的?

基督徒都相信福音,但在面对生活中某些实际问题时,却有不同的解说。我们如何根据圣经去回应这种差异?我怎么知道,我对圣经的理解是正确的?

有人告诉我:只要效法耶稣的榜样,并以慈爱待人,就对了。我认为,这准则太笼统了。

有些基督徒告诉我:只要为这些事祷告,上帝就会指示你正确方向,并且,你的良知也会让你醒悟。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体验,但我不能确定这情况到底是怎样发生的。这是心理作用,还是灵性感应?”

十八、九岁的青年,会问这样的问题,显示他的思想很成熟,而且对信仰也很认真,我当然必须认真回应。我告诉他一些解释圣经的原则。

过了两天,他又来一通电邮,告诉我他在用我编写的《同奔天路》,作为灵修读经的指引,他对其中一段经文有疑问。

他问:“基督徒是否不再需要遵守旧约的律例?我们该怎样看待‘安息日’?”

我很高兴他有每天灵修的习惯,我回信给他讲了我对“安息日”和“主日”的理解。

过不久,他又来一通电邮,问我:

“我们是否必须遵行圣经中每条的规定?举例说:在《利未记》说,不可以纹身(Tattoo)。有些基督徒认为,他们可以用‘纹身’作为传福音的媒介。这样,是不是可以使‘纹身’变成正当的行为?这原则可否应用于基督徒生活的一些灰色地带?

“我主要的问题是:我该怎样解释圣经?应该按字面的意思去严格遵行,还是应该松软一点?有人说,只要效法耶稣的榜样,就行。但按我看,福音书中所记载的耶稣,并没有涵盖一切我们现代所面对的棘手情况……”

他提出了很实际的问题,我必须具体地回答。

我告诉他:解释圣经一个重要的原则是,以新约去理解旧约。举例说:在旧约圣经中有不少关于饮食的教导,指出有许多东西是不可以吃的。其中一个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健康和卫生的缘故。

在几千年前,医药科技和卫生常识都很有限,为了避免细菌、寄生虫和病毒感染,上帝只能简单地告诉以色列人:不要吃那些“不洁净”的东西。千百年过去,到新约时代,情况改变了。新约圣经说:

“其实食物不能叫上帝看中我们,因为我们不吃也无损,吃也无益。”(《林前》8:8)

“凡上帝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著领受,就没有一样可弃的,  都因上帝的道和人的祈求成为圣洁了。”(《提前》4:4-5)

在新约时代,尽管信徒的生活表现好像不同,但实质还是一样,就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因为,我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参《林前》6:19)

解释圣经必须注意当时的背景(what it meant then)和今时的意义(what it means now)。

回到“纹身”的问题。在旧约时代,纹身通常与拜偶像有关,所以,上帝严令禁止。今天,有些人认为“纹身”可以保护人或是可以带来幸运,这是迷信,等同于拜偶像;基督徒不应该这样做。有些人认为,“纹身”是一种艺术的表现。这样的表现看来与基督徒的信仰没有冲突。

虽然如此,我们也不一定要去做。就好像把头发染成很奇怪的颜色,或是戴个鼻环;那样的表现似乎跟圣经没有抵触,但为什么我要那样做?假如我有健康的自我形像,我就不需要加添那些特殊的装饰去吸引别人的注意。

可可当天就回信说:“非常感谢你如此清楚的回答,我以后作决定时一定会考虑,是否必须要那样做。”

这年青人真是有受教的心,让我深得安慰。

过去几个礼拜,可可每周一次跟着我在早晨走上钻石山,我们一路交谈,也一起祷告。8月底他将要回佛州去继续学业。我相信,他一定有光明远大的前途。想到这样的孩子,我满怀喜悦!

前几天和希良、韵华一家共进晚餐,两个孩子凯馨和凯乐也来了。

凯馨出生就有很多缺憾——兔唇、上颚有洞、不能吞咽、耳聋、哑巴、青光眼、心膜有洞、心瓣关不紧。她不能用口吃东西,只能在肚子旁边开个洞,用管子把奶输进胃里。她出生后每三、五天就要送急诊。她动过多次大手术。许多人都担心她不会活多久。然而,凯馨今年16岁了!是个活生生的神蹟!

希良、韵华是非常伟大的父母亲,他们长年累月所表现的爱心、忍耐、刻苦,让我十分佩服。

那天晚上,凯馨只是来“陪吃”,因为她不能吃什么。她并没有表示无聊或不高兴,反而非常活泼,手脚相当灵敏,还给我们表演魔术。她不能讲话,但会写字,随身带着笔和本子。她主动在本子上写了一个问题,放在我面前:“你为什么会当牧师?”

我简单回应:“一方面是上帝的恩典,祂拣选呼召我来当牧师。另方面,我喜欢传福音,我喜欢帮助人。”

她问:“你以前顽皮吗?”哈,她大概知道一点我童年的故事。

“是的,我从前是个顽皮的孩子,但上帝改变了我!”

她又问:“你有多少兄弟姊妹?你排行第几?”

我很高兴看到她对我感兴趣,想要更多认识我。

过去多年,见到凯馨我会摸摸她的头、拍拍她的背,但我从来没有和她交谈,因为我不会手语。那一天是一个重要的突破,我与凯馨的关系拉近了很多。我感到她喜欢与我接近;我也发觉,她相当聪明、反应很快;我相信,上帝会使用她去鼓励许多人。

感谢上帝,把许多可爱的孩子放在我周围。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的杰作。我有幸可以看着他们成长,陪着他们成长。

盼望您也常看到在周围有许多可爱的人,看到许多可爱的生命,看到上帝在您周围堆满了各样的恩典。

“感谢上帝,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林后》9:15)

愿上帝赐福给您和您的家!


李永成 谨上
2014年8月8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