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与人类的上古历史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潘柏滔

BH71-52-7507-图1-Alejandro Escamilla摄tumblr_mopq69jlcS1st5lhmo1_1280 R690 官网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人乃上帝按自己的形像造的(《创》1:26-27)。不过,究竟上帝何时创造天地和人类,却没有交代。有人根据爱尔兰大主教乌撤(Archbishop Ussher,1581-1656)的理论,以《创世记》第5章和第11章的家谱计算,认定上帝在主前4004创造了世界和人类。这与地质测年法所鉴定的地球数十亿年年龄,大相径庭!有些人以此攻击圣经不合乎科学!很多在教会成长的年轻人,也因此离开基督信仰。

保罗吩咐我们,“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究竟怎样才符合“正意”呢?让我们从下列两方面,讨论一下圣经与人类的上古历史 。

一、家谱

很多研究圣经家谱结构的学者,认为圣经中的家谱并非按年代准确地记载,其目的也不是用来推算人类历史年代。圣经记载家谱,目的是表达属灵的意义、传递神学的信息。从圣经中的家谱,我们可看到下列三方面:

(一)不重要的人物,不记载在家谱中

下列是一些例子。

例一

《马太福音》1:1“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后裔,子孙:原文作儿子),耶稣基督的家谱”,在这里,亚伯拉罕与大卫、大卫与耶稣基督之间的人名,未全记载,因为这家谱只介绍重要的人物。

在耶稣的家谱中,有“约兰生乌西亚”一句(《太》1:8)。其实这里有三个人名未被记录:亚哈谢(《王下》8:25),约阿施(《王下》12:1),亚玛谢(《王下》14:1)。此外,以斯拉的家谱中,还有6个连续的人名未写。(见《代上》6:3-14和《拉》7:1-5)

按照《出埃及记》6:16-24记录的家谱,摩西好像是利未的曾孙。然而从利未到摩西,相隔430年(《出》12:40)。显然,摩西的家谱中,有不少的人名未记载。

圣经的家谱并不在乎年表,而是有深层的意义。《马太福音》第1章,记载耶稣的3个14代的家谱,“这样,从亚伯拉罕到大卫共有14代;从大卫到迁至巴比伦的时候也有14代;从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又有14代”(《太》1:17)。其实,从亚伯拉罕至大卫,历经1千年。从大卫至迁到巴比伦,约4百年。从巴比伦到耶稣时代,是5百多年。

耶稣的家谱中,还有4个妇女,这是有违犹太人的风俗的!其中,他玛、喇合、乌利亚的妻子,都犯过大罪,而路得是外邦人。

可见《马太福音》中的耶稣家谱,要表达的是:耶稣是弥赛亚,是大卫的后裔,是旧约预言的应验。祂来是要彰显上帝的恩典。这恩典是给一切罪人的,也给女人和外邦人。这些神学意义,都是超乎年代的!

例二

《创世记》5章和11章的家谱,使用了平行对称体裁,都以同样的程式,记载了10个名字:亚当到挪亚共10代,闪到亚伯兰也是10代。最后一代的挪亚和亚伯兰,都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例三

《创世记》4:17-22与5:3-29两个家谱,亦是有意义的对比。两个家谱,都以一个父亲生3个儿子来结束。两者都以第7代的子孙为高潮。前者以拉麦的多妻、流血复仇和狂言为鉴,后者以以诺与上帝同行为范(《创》5:23-24),互相对比。

该隐后代和塞特子孙的希伯来名字,亦有对应之处:该隐—该南;以诺—以挪士;以拿—雅列;米户雅利(Mehujael)—玛勒(Mahalalel);玛土撒拉—玛土撒拉;拉麦—拉麦。

最后一代,同有代表性:拉麦3个后代,代表三种专业人才;挪亚3个后代,代表三个人种。而且,塞特、以诺、挪亚3人,都有较详细、突出而且正面的描述,说明此3人是例外。该隐族谱不记年代,表示人离弃上帝的日子不被记念。塞特(代替亚伯)的族谱有年代,表示人活在上帝面前得享长寿——直到人罪大恶极,只能活到120岁(《创》6:3)。

这些都是族谱要传达的主题、教训与意义。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古人记族谱,重视要表达的意义,重视文字上的工整,却往往跳过很多代,不记录,不交代,选择性地记载。

若用这些家谱中的岁数,加起来计算年代的话,就会发现误得到下列的结果:洪水以前,挪亚所有祖先都与亚当同时活着;亚伯拉罕58岁时,挪亚才死;闪比亚伯拉罕迟死35年!

这显然不是五经作者要表达的!《创世记》6:5-6说,当时“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若亚当在挪亚父亲的年代还健在,人不可能忘记创造主。这証明挪亚时代的人,不可能与亚当同时。

亚伯拉罕也不可能与挪亚和闪同时,因为比亚伯拉罕更早时代的人说: “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11:4)

这些经文暗示,亚当到挪亚,挪亚到亚伯拉罕之间,有遥远的时间差距,人甚至忘了上帝创造,以及降洪水的史实。

(二)“父亲”、“儿子”,或“某某生某某”,超出字面的意思

上文提及,耶稣的家谱中,“约兰生乌西亚”一句内,即省略了3个人名。因此“约兰生乌西亚”的“生”字,并非指约兰是乌西亚的父亲,而是指约兰是乌西亚的祖先。

《历代志上》1:36提到,“以利法的儿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纳斯,亭纳,亚玛力”。但《创世记》36:11-12却说:“以利法的儿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纳斯。亭纳是以扫儿子以利法的妾;她给以利法生了亚玛力……”

圣经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创世记》5和11章的家谱中,可以看到下列的程式: “甲活到……年生了乙,又活了……年。乙活到……年生了丙,又活了……年”。这里所用“生了”一词,往往是有了子孙之意。比如,悉帕和辟拉为雅各“生了”孙子(参《创》46:16-23),迦南“生了”几个国家的人(参《创》10:15-18)。所以“甲活到……年生了乙,乙活到……年生了丙”的意思,不一定是父亲生儿子。可能是某人出生时,其重要长辈的年龄。

(三)古人长寿的新证据

人类寿命的长短,也是看家谱时需要考虑的问题。

《创世记》5章亚当的族谱,记载当时人类的平均寿数为900多岁。洪水以后,由600多岁渐减到200岁。到了摩西时代,又再缩短,为70-80岁(参《诗》90)。耶稣时代,通常人只有30到40岁……

古代的中东,记录帝皇寿命时,可能夸大。不过,我们有理由相信《创世记》的记录是真实的。在近年的动物基因研究中, 科学家Cynthia Kenyon发现,在精密的基因调控之下,线虫(C. Eelegans)的某一基因的突变,或另一基因的高度表现,都可以使其寿命延长一倍。原来,线虫在极限环境中(例如族群拥挤,或食物不足时),基因改变,进入少耗能量的Dauer境界,能对抗逆境,对抗老化,延长寿命。

类似的基因也在高等哺乳类动物,以及人的身上发现。科学家因此认为,人类的寿命可以调节。目前科学家已经在实验室中,把线虫的生命延长了6倍(相当于人类活到720岁)。

从上古时代到如今,人类调控年寿的基因转变不足为奇。以前能活到900岁的人类,如今只能活100岁,绝对可能!

除了基因变异的可能性之外,原始人类的基因也比较清纯,先天性疾病较少。加上地球环境污染少,长寿的可能性较高。洪水之后,生态环境有了一定的改变,也可能是寿命缩短的原因之一。

故此,这些圣经家谱结构学者和大部分福音派的神学家,都同意:圣经并未提供我们计算亚伯拉罕之前年代的证据,五经作者并没有记下创世和洪水的日期。作者的原意也不在于此。

我们有理由假设,亚当到亚伯拉罕之间有悠久的年代差距,只是事蹟稀少,正如摩西对以色列人在埃及寄居430年的事蹟绝少记载。

二、“日”有多长﹖

《创世记》记载上帝6日的创造,目的是告诉我们,上帝从“空虚混沌”中,造出了“一切都甚好”的宇宙,以及祂如何从混乱中创造秩序……

假如我们把圣经《创世记》头3日的创造记载,与后3日平行排列的话,就会发现上帝创造计划的周详。祂好像一个有条理的建筑师,用了头3日来造空间,后3日造物,充满这空间——第一日,上帝把光暗分开,相对的,第四日,祂在太空中造发光体;第二日,上帝把大气层和地下水分开,相对的,第五日便在大气层中造飞鸟、水中造鱼;第三日,祂使陆地从水中露出来,并在地上创造地域环境,相对的,第六日,祂在陆地上造各种走兽,造人。

记载中的“日”(Yom)一字,代表了几个不同的意思,可能是24小时的太阳日,也可以代表一段不能确定的时间,如《创》2:4“创造天地的来历,在耶和华上帝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也可能是千年如一日(参《诗》90:1-4),或是与黑夜分开的“昼”(《创》1:5)。

况且,太阳(大光)在第四日才被造,所以前4个创造日,不太可能是24小时的太阳日。

有人根据《出埃及记》20中“十诫”的安息日,认定创造时的一日,就是太阳日。但是十诫注重的是“安息”,而并非“日”,因为上帝同时也设立安息年(《出》23)和禧年(《利》25)。而且上帝的安息日如今仍未结束(《来》4)。

其他人根据《创世记》1章常出现的“有晚上,有早晨”,肯定创造日是太阳日。不过,这句子可能是形容时间的始末。还要注意的是,描述第七日的时候,没有这一句,可见第七日尚未结束(《来》4)。

而且,从整段的记载来看,作者原意不可能是用这句子来记时日、定年岁,因为《创世记》1:14-16清楚地说明,到了第四日:“上帝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于是上帝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众星”,也就是说,第四日才定下地球生活的节奏。

上帝在第六日,做了几件事(参《创》2):(1)用尘土“造”人,名叫亚当。(2)“立”了一个园子,即造了伊甸园。(3)把亚当“安置”在伊甸园里。(4)将各样飞禽走兽“带”到亚当面前“起名”。(5)“使亚当沉睡”。(6)取下亚当的一根肋骨,“造成”一个女人……

这些动词,都喑示时间的运用。特别是亚当为禽兽起名,就算当时禽兽种类可能较少,但按生物分类学的推测,取名字也一定花了不少时间。

况且,根据《创》2:23“这是我骨中的骨……”,和合本中文圣经的“是”的希伯来原文为 hap•pa•‘am (英文 is now),在旧约其他经文中被译为“这回”、“这一次”、“再……一次”(参《创》29:35,《出》9:27,《士》15:3和16:18),都是表达等了很久才如愿以偿的感叹!也就是说,亚当可能独居了很久,为禽兽起名看到公和母,最后才看到自己的配偶,于是发出感慨。因此,第六日代表一段很长时间,可能是最好的解释。

结语

总而言之,地球及人类的年龄,无法确定,对创造神学也不重要。基督徒应持守圣经创造与看顾、堕落与救赎的基要信仰,确信上帝从无创有。人乃按上帝形象被造、非进化而来。上帝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人类先祖亚当、夏娃在历史中的犯罪,将整个人类陷在罪中,与创造主隔绝。而上帝怜悯、拯救罪人……

让我们不要拘泥于地球及人类年龄等小节,同心合意以正确的圣经教导,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

作者来自香港,曾任教于伊州惠敦大学生物系多年,现已退休。


参考书目:

1. Walter C.Kaiser Jr., Peter H. Davids , F. F. Bruce and Manfred Brauch , Hard Sayings of the Bible,(Downers Grove, Illinois:Intervarsity Press,1996), p.101-104.

2. Lin K.,Hsin H.,Libina N.and Kenyon C.,“Regulation of the Caenorhabditis elegans longevity protein DAF-16 by insulin/IGF-1 and germline signaling,”Nature Genetics, 2001, Volume 28, p.139-145.

3. 潘柏滔,《进化论简评》,( 美国证主,1990)。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