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圣经——不可轻看这小子(谈妮)2015.01.23

背圣经——不可轻看这小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上个周日,主日学老师发给每个孩子一张纸,上面印了10节经文,并反复声明:今天只要背1节,最多2节。背经的方式,是自己去找教室内的任何一位老师,一对一地背完后,就可以到贴纸盒中选个自己喜欢的图案,贴到背经单上那节通过的经句前。

当时在教室里,约有30个4-5年级的学生,有的是自婴儿时期就跟随父母在此聚会的,也有几个是才来第一、二次。

背圣经是自己的事

这些孩子对背圣经的反应都不同。有的人心不在焉地看两遍,就会背了;有的人认真地独自坐在那里,念念有词;有的人毫不在乎,先画完手上的图再说……

有趣的是,似乎每个孩子都只关注自己手上的工作,无人东张西望,好奇旁边的人在干啥,更无人想比较别人背了多少,做了多少。

背对着我坐在我前面的是凯文,是新来的。不似其他孩子,都是轻轻松松,或两手空空地走进教室,凯文却带了一个大背包。当每个孩子都各自忙活的时候,他显得相当心不在焉——或是在作业纸上随便画两下,或是把大背包提起来,靠在膝盖上,遮遮掩掩地拉开拉链,翻看里面某样神秘的宝贝。

Auntie Ling 问了他三、四次:“凯文,你需要什么帮助吗?”他总是摇摇头,然后立即假装很忙的样子。同时,他也躲避著,不跟任何孩子打交道。

file0002139483201.R40      背圣经可以是游戏

来找我背圣经的孩子中,最厉害的,先是一节一节地来回找我背,最后干脆3节一次背完,终结了10节经文。也有人能轻易地背圣经,但完成今天的最高要求——2节经文,就停了……

如果来背圣经的孩子,始终不记得某个关键字,或是无法连贯整个句子,我们就会想办法帮忙。通常,我是略微解释,再加上辅助动作。我相信,背圣经是为了打下生命的基础,而不是为了证明天赋能力。

Uncle Eric则像一个慈祥爸爸,跟孩子一起唱游般地反复朗诵。这令我想到我曾鼓励一个高中生,把经文编成饶舌来背。也联想到十几年前,跟金培文老师一起去培训儿童主日学师资,她用当地现成的材料,DIY背经游戏,充满了创意与惊喜……

无论如何,背圣经可以成为一件很有趣的“游戏”。当然,对于一些曾经有过不快背书经验的人而言,可能仅仅“背圣经”一词,就勾起了枯燥、艰辛、挫折……甚至羞辱的情绪记忆。而我希望,快乐地背圣经,能改变那些不好的情绪记忆;特别是孩童,希望他们对圣经的印象,是愉悦的、是温暖的、是引向光明和爱的。

这班主日学只有一小时15分钟。老师讲课的时间很少,就算在讲圣经故事,也是穿插了角色扮演、问答,并且可以随时举手提问。因此,课室的气氛,始终是有点乱哄哄的,不像我小的时候在儿童主日学,大家都坐得规矩安静,一本正经。

IMG_0175.R40.1

       天使般的灿烂笑容

眼看主日学快结束了,我一边琢磨著,是否要勉强孤岛般的凯文背圣经,一边坐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指著最短的一节圣经,问他要不要背。他居然也配合著指著其中一个字,问我怎么念?我告诉了他之后,他就乖乖地背了。不一会,他来找我;不成;我表情夸张地跟他比划和解释,让他回去再背;再来……

同时,我这才有机会端详凯文:他相貌一般,表情黯淡;头发该理了;上唇有个肿得很大的火疮。淡黄的毛衣上有破洞,咖啡色的裤子显然太短……

背完圣经,我告诉他去选贴纸,他乖顺地去了,我看着他,好确定他知道拿贴纸的地方。没想到,就在他选了贴纸转过身的那一刻,我看到他脸上绽开的笑容,竟然如天使般灿烂!这笑容,不但是我今天看到的,最甜蜜喜乐的脸孔,而且那眼神发亮的自信神采,忽然间挺起的背脊,与几秒钟前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

凯文没有注意到我,只是欢快地走到自己的位子,贴上贴纸,然后兴高采烈地加入其中一个围成小圈圈的孩子群中,游戏去了。

凯文的笑容,是上帝给我的印证和礼物。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