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择(麦子)

麦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55期

       自信主以来,常常被误解,从以前的乖巧、孝顺的孩子,变成了现在弟弟心中彻头彻尾的不孝之女。不知为何,我的付出与努力,仿佛被什么隔断,家人看到的不再是我所做的,而只看我没有做的。

        为此,我经常大哭,偶尔也会生气,但是上帝都提醒我要更加爱他们,而不是被自己的伤痛所胜。昨晚和家人语音聊天,盼望他们能感受到我的爱和关心。结果还是被弟弟大吼了一通。妈妈对此不置可否,也没有阻止弟弟对我的指责。

        “你现在是‘上帝的孩子’,就不要再来管我们了!”

        “信法轮功的,也可以为了那个去死!”

        “只要我在,你就别想让爸爸、妈妈信主!”

        “信主有什么用?我就不需要努力了吗?”

        “你就自己活得快乐吧!用不着你管我们!爸妈也不需要你管!”

        妈妈亦说:“现在的人,要么追求钱,要么追求权。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

        自11岁离开家人、开始独自生活,我有许多的委屈、伤痛咽下心底。每每回家,展现出自己最美的笑脸,冲著爸妈撒娇,和弟弟妹妹打闹,享受片刻的安宁与幸福。 可是,我亲爱的家人,你们是否知道,我的心,从11岁起,就被困在了一个绝望的海洋。我被放逐,没有任何人可以再将我带回这个世界!

        你们都觉得我十分坚强,十分有担当。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中布满了伤痕。谁明白我所经历的呢?网络上有一句话:为什么所有人关心我飞得高不高,却没有人在乎我飞得远不远?为什么所有人只知道关心我飞得快不快,却没有人关心我飞得累不累?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

        我一直十分感恩,因为爸爸、妈妈是那样的相爱,我们3个孩子也一直互相鼓励,所以我才敢如飞蛾一般,扑向你们用愿望为我点燃的熊熊烈焰!可是,离开家之后,我累不累,你们真的关心吗?

(二)

       2008年上半年,一直自以为义的我掉入了深渊。我绝望得想要逃离我所熟悉的一切,去泰国做志愿者。是的,我放弃诱人的年薪,只是为了寻找我生命的方向和出路。没有了追求与目标,我生不如死!只是,高二时就和上帝说好绝不自杀的我,不能背弃自己的誓言。

       我处心积虑地寻找出路,想通过自己的方式解决。上帝却怜悯我,奇妙地将我带到了美国。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恩典──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一点都不配,上帝却乐意给我。

       这种深深的不配感,催促我去学习圣经,明白神对我的引导。可是骄傲、顽固如我,极度讨厌、极度抵触教会以吃饭吸引人的方式。尽管如此,上帝没有放弃我,还是带领我回到教会,而且从来没有落下过一次查经和礼拜。

        只是,我的心依旧被蒙蔽。读经、祷告,依然进行,却对那位耶稣基督一无所知。

(三)

       2008年冬令会上,每个人都在讲耶稣基督。我也回应呼召,奉献自己给上帝。

       回到家后,开始读新约,遇见主,被赦免,被拯救,被解脱,明白祂为我死在十字架上!祂承担了我的罪!祂是信实的!祂把我带出孤寂的海洋,带回到天父的家!

        积蓄多年的情绪释放,泪水再也止不住,我大哭了一个星期,认罪忏悔,蒙完全赦免,内心充满平安喜乐!

        得到了这莫大的祝福,我希望与别人分享。家人、朋友却认为我走火入魔,成了宗教狂热分子。我不在意。我知道他们不认识上帝,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处在怎样的境地,也不知道耶稣基督为我们到底做了什么。所以,我要告诉他们。

        上帝怜悯,2009年4月妈妈信主。2009年5月,爸爸告诉我,其实他从小就信主了,只是他从来没有说过。10年11月24日,感恩节前一天晚上,我和妹妹一起做了决志祷告。
虽然弟弟特别抵触,说了许多惹我伤心的话,但是上帝以祂的爱充满我的心,让我能以更加积极的心态来爱我的家人。

(四)

        2010年2月份,当上帝让我去和爸妈说,我要去读神学院的时候,我还自作聪明,先从心软的妈妈下手。不料,妈妈坚决反对,爸爸却拍板:只要你觉得这对你是最好的,那你就去,我们支持你。我的眼泪马上夺眶而出。

        那年暑假回国,我每次去教会,爸爸不满,弟弟不屑,我的心再度低落。假期结束之后,妈妈虚虚实实的逼迫,弟弟持续不断的威胁,让我几乎忧伤至死,打算放弃。但是上帝的应许绝不落空,祂不离开我,一直扶持我。

       我在天上的父和地上的亲人之间,面临着抉择,我真的像以利亚一样求死。一次和妈妈打电话,被弟弟挂断,他控诉我,却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我居然把手机朝墙上摔去,神马上提醒我,“人的怒气不能成就神的义”(参《雅》1:20)。

        我大哭一场,流泪祷告。祷告完了,心依然被撕扯。关了灯,抱着胳膊,坐在十字架下的角落,透过窗外的灯光,看着我的房间。泪水,无声地滴落。大千世界,渺小如我,不如草芥,何以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父母弃我,我如此悲痛,我的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到底要承受多少的苦楚?

       “你怕伤你地上父亲的心,那么你更要小心,免得伤你天父的心。小说《花篮缘》中如是说。

        只是,我如何抉择?无论是天父的心,还是地上父亲的心,我能舍掉哪一个?是否可以两全?

       信主伊始,我便立定心志做主的门徒,丢弃一切跟随主。这十字架的功课,怎么可以这么难呢?主啊,你是如何舍弃应有的荣耀,化成人类之躯,背上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呢?当父向你掩面的时候,你如何度过那无边的黑暗的呢?

(五)

       “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是的,上帝是信实的!

        在我软弱至极的时候,神再次把我打捞起来。本来以为我爸爸已经变卦,再也不支持我了,然而10月初,我鼓起勇气问他,他说没有变。他还告诉我,我信主那一年多来,他又把圣经从头到尾读了一遍,有一些新的想法。

        他要我好好爱妈妈、爱弟弟,不要生气,要学着去理解他们的心情。他还给我提了一些建议,告诉我他的想法。我的不争气的眼泪,就那么一直流着。

       感谢上帝,感谢我的爸爸!从小,爸爸就什么事情都让我自己决定,尊重我的想法。少小离家,我也养成了凡事靠自己的习惯。来到天父的家中,我终于可以完全放下自己所谓的聪明,去相信全知全能的天父!桀骜不驯的孩子,居然归耶稣基督监督了!居然有人可以管教我了!

(六)

        得到爸爸的鼓励,后来又在一些方面被上帝管教,我开始动手申请神学院。上帝也为我开门,所有的艰难险阻一一克服。

        申请完毕,我身上只剩下200美金,学费、生活费毫无着落,怎么去学校也不知道。祷告中,上帝让我什么也不说,祂要我“等”。我很挣扎,甚至要看上帝的好戏,看祂如何收场。

        即便我那样的悖逆,上帝却是信实、慈爱和有怜悯的!一对年轻的夫妻,主动来问我、帮助我,为我弄好$12,000的经济担保。弟兄姐妹为我奉献金钱,却让我说感谢的机会都没有。一位长辈,在我离开的前一天夜里12点多,给我送来支票,让我坚强倚靠主,好好跟随祂。

       我的眼泪流出来了。从前一直伪装坚强、独立,从不在外人面前掉一滴泪。信主以后却总是容易落泪,不再被人称为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七)

       来到神学院,崎岖坎坷也是一大堆。太多的事情无法一一详述。上帝的慈爱与恩典却一直都在,永不离开!

        “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太》10:24)主在世上的日子,渺小卑微,没有佳形美容,没有金钱地位,被人弃绝,被世界弃绝,受尽了辱骂与 折磨,承担了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我这样的一个罪人,如何能够去求上帝,使我有权有势、尽享虚荣浮华?如果这样能够拯救世界的人,耶稣为何还要钉死 在十字架上?

       上帝难道不能心思一转,就让我们都归向祂吗?但是祂不愿我们做机器人,程序一改,行为方式就改变。祂希望我们心甘乐意地跟随祂,欣然从祂那里领受这个世界全然不懂的祝福,靠信心甘之如饴地过被人误解、逼迫的生活。

        因为,我们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谁,知道重要的不是这个世界如何看我们,而是上帝如何看我。唯有祂,关心我飞得累不累。祂教导我对人付出爱,让我知道,爱他人不是因为人可爱,一如我自己也不那么可爱,而是因为祂爱世人,而我经历了祂的爱!

作者现在美国堪萨斯市的Mid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读圣经考古学。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