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朴——在饥荒与奢糜中,回归自然单纯

本文原刊于《举目》74期。

文/范学德

BH74-06-7929-图2-郑美妮摄-aDSC_0060 宽650

我读书不算多,但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 1942-)的书,我倒是读了几本,本本喜欢。较早读的是《简朴生活真谛》(下简称《真谛》)和《属灵操练礼赞》(增修本)(下简称《礼赞》),都是周天和翻译、香港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1994年出版的。它们令我想到简朴,这是在当代,尤其是在北美富裕的社会中,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

现代人热衷拥有一切

写于1977年的《饥荒时代的富有基督徒》(Rich Christians in an Age of Hunger。编注),是现代经典。作者赛德隆(Ronald  J.  Sider, 1939-。编注)在一开头就写到:“饥荒正蔓延整个地球,每天有35,000个儿童,死于饥饿和营养不良。”

但今天,北美富裕的基督徒关心的,不是饿坏了,而是减肥,早就有学者指出,“越来越富的生活标准,成了北美20世纪的偶像,而广告者则是其先知。”它的主要任务是制造欲望。越多,越新,越好。

“现代人的通病是热衷于拥有一切。”(《真谛》,p. 7)傅士德把追求“越多越好”的欲望称之为“一种病态”。但如果大家都病了,“病态”就成了“常态”。

记得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大约是:“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的目的本身——这种伦理基础,我叫它猪栏的理想……人们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标——财产,虚荣,奢侈的生活——我总觉得都是可鄙的。”

现代一些中国人的名言则是,“宁坐宝马哭,不坐自行车笑”。看来,隐修士梅顿早在半个世纪前的观察是对的,他曾感叹“在当今的时代,人们所崇拜的竟然只是生财之道和物欲势力”,或许,要再加上两个字:消费。

上帝的福气是什么?

对于基督徒来说,首要的问题是,上帝难道真的只要我们过简朴的生活吗?就在现代社会,富裕国家和地区?圣经的根据是什么呢?旧约不是说得很清楚吗,上帝要丰丰富富地赐福我们吗?

对此,傅士德分析说:“上帝应许赐下的福气,几乎毫无例外都是为了团体的好处,而不是为了个人。福气的重点是整个民族、支派、家族。”(《真谛》,p. 24)

更重要的,上帝呼吁公平与怜悯。对此,旧约中有4句名言: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5:24)

“我喜爱良善(或作“怜恤”),不喜爱祭祀;喜爱认识上帝,胜于燔祭。”(《何》6:6)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6:8 )

“怜悯贫穷的,就是借给耶和华;他的善行,耶和华必偿还。”(《箴》19:17)

作为注脚,上帝说:“全地都是我的”。(《出》19:5)“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诗》24:1)

赛德隆曾辛辣地讽刺:“富裕基督徒只记得所多玛人在性欲上行为不检,却把他们不关心穷人的罪遗忘了。”真的吗?翻开《以西结书》16章49-50节:

“看哪,你妹妹所多玛的罪孽是这样:她和她的众女都心骄气傲,粮食饱足,大享安逸,并没有扶助困苦和穷乏人的手。她们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见便将她们除掉。”

原来顽固地拒绝帮助穷人,居然也是所多玛被毁灭的原因之一。

耶稣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玛门”是“财利”的意思)。”(《太》6:24)

祂还讲过一个比喻,极其生动,令人难忘:“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天上没有虫子咬,不能锈坏,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19-21)

这方面,保罗的话就像是格言:“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6:10)

其实,“与其晓得怎样阐释,不如干脆实行。”(Thomas à Kempis,中文翻译为多马肯培。1380—1471)而惠哈德的另一句格言,也值得警醒:“力求简朴,却莫轻信它。”(《真谛》,p. 17)

从路德的眼光来看,就是内外的转变,他认为,作为一个基督徒,必须经历在心意上、思想上和金钱上的3种转变。

“内心的简朴”与“外表的简朴”BH74-06-7929-图1-郑美妮摄-DSC_0093 宽400

那么,到底如何过一个简朴的生活呢?傅士德追随萨沃那柔拉(Girolamo Savonarola),将简朴区分为“内心的简朴”与“外表的简朴”,萨沃那柔拉说,“每个基督徒都必须力求达到内心的完全简朴”,同时,又要“极其喜爱敬重外表的简朴。”(《真谛》,p. 71)

关于“内在的简朴”,傅士德在《真谛》中,把它综合为:“活在中心里”,即让自己的心灵一直停留在生命的中心——上帝里面。

学习古代的圣徒,尽量使自己时常想到上帝,把上帝带到我们的每一个活动中,并学习圣洁的顺服。傅士德则认为,“简朴的中心乃是求上帝的国和祂的义——然后一切所需要的东西,都会按其正当的次序来到。”(《礼赞》,p. 105)

再从这个中心出发,培育出简朴的3个内在态度:“把我们所有的看作从上帝所领受的礼物”、“去保管我们所有的东西,不是我们的事务,乃是上帝的事务”和“愿意把我们所有的东西与人分享。”(《礼赞》,p. 107)

这就是路德一再强调的,我们所拥有的来自上帝的一切的好,都必须用来帮助邻居;否则,就是偷窃了。

卫斯理说得更狠,假如你要逃避地狱的诅咒,你就要尽量地施舍,否则,卖耶稣的犹大得救的希望,比你还大!

“外表的简朴”怎么实践呢?

傅士德建议,“最关键的第一条原则是,我们必须做到谨守细节,却又不落入教条的陷阱中。”第二个原则,“学会行事上有所适应,但在道德方面却不妥协。”第三,自愿守贫。我们要学会有计划的消费,脱离浪费帮会。(参《真谛》,p. 110-116)

在《礼赞》中,傅士德还提出了10条具体原则:

1. 买东西是为了它们的效用,而不是为了它们的身份。

2. 拒绝一切会使你产生一种癖好的东西。

3. 养成一种把东西送掉的习惯。如果你发觉你渐渐深深地依赖某种东西,就要考虑把它送给一个需要它的人。

4. 拒绝给摩登精巧机器人管理热的宣传方法所迷惑。省时的设计几乎从来不会节省时间。

5. 学习享受各种东西而无须拥有它们。

6. 培养一种更深的对受造物的欣赏。

7. 对所有先取货,后付钱的办法,都以健全的怀疑目光去看它们。它们乃是陷阱,使我们越陷越深。

8. 遵守耶稣关于简单、诚实说话的教训,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9. 拒绝任何会惹起压迫他人的事。

10. 规避任何会使你分心而不先求上帝国的东西。(p. 108-103)。

写到这里,就用傅士德在《真谛》开头引用的一段话作为结尾吧,它是教宗若望23世宣告的:

“我年纪越大,就愈清楚体会到,在思想、行为、演讲中,简朴有迷人的美丽和庄严,我渴望把一切复杂的变为单纯,又用最自然最清晰的方法去处理一切的事。”(p. 9)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