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格那丢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李亚丁

       伊格那丢(Ignatius,又译作伊纳爵),是第二世纪初时安提阿的教会领袖。“伊格那丢”意为“内心怀有神的人”或“为神所生的人”。当年主耶稣曾为一群小孩子祝福,据说,伊格那丢就是其中的一个。并且,主耶稣把他抱在怀里。

        由此推测,他可能生于主后30年左右。对于他的出身、受教育的情况等等,我们所知甚少。只是根据他自己的作品,可以略知一二。他可能出生于一个异教的奴隶家庭,他的名字虽然是一个拉丁名字,但根据他后来被处死的方式来看,他不是罗马公民。

        伊格那丢自年少时蒙恩得救后,一直在罗马帝国的第二大城安提阿,服事那里的教会。据《使徒法典》和一些历史家考証,伊格那丢先由保罗按立为安提阿教会长老, 使徒约翰在晚年时,又按立他为安提阿教会的监督,接续伊佛丢斯(Evodius)成为第二任安提阿教会的监督。因此,教会传统上称他为“使徒约翰的学生, 安提阿监督伊格那丢”。

最具代表性的殉道士

       伊格那丢是古代教会最为生动、最具代表性的殉道士。一般认为,他于罗马皇帝图拉真逼迫教会时期为主殉道,大约是在主后98-117年间。伊格那丢被捕后,在图拉真皇帝面前受审,接着被押赴罗马,抛入斗兽场处死。意在杀一儆百,震慑基督徒。

        从安提阿到罗马,要经过小亚细亚大片地区。这一带的教会尤为兴旺,所以伊格那丢沿途受到各地教会英雄般的欢迎和接待。许多人对他表示极大的同情和渴慕。也有 的教会,如罗马教会,要设法营救他。他在士每拿和特罗亚短暂停留的时候,小亚细亚各地教会的监督、长老都来看他,向他表示敬意,与他交通,给他带来极大的 安慰和鼓舞。

        在士每拿,他受到士每拿监督坡旅甲(又译波利卡普)很好的接待与照顾。那时坡旅甲还很年轻,才三十30多岁,伊格那丢从心底 喜欢他。在写给坡旅甲的书信中,表达了他对坡旅甲的赞赏、劝勉与托付。这对于一个年轻的教会领袖,影响是巨大的。正是这种力量的支持,使得坡旅甲在以后几 十年的岁月中,成功地带领与服事了那个时代的教会,以致最终追随伊格那丢的脚踪,为主壮烈殉道。

        伊格那丢在写给各地教会书信中,谢绝了某些教会的援救之意,表达了自己甘心乐意、义无反顾为主殉道的心志,许多段落读起来感人至深:

        “大地万端与这世上的万国,都与我无益。我即使作全世界的大王,也不如在基督耶稣里受死为好得多。我寻求、渴慕那为我们的缘故而死,又为我们而复活了的基督。”(注1)

       “最要紧的是应在耶稣基督里获得真生命。除他祂以外,不要以任何一事为乐。我今在祂他里面戴上锁链镣铐,这是属灵的珍珠。”(注2)

        “请你们不要拦阻我,我甘心乐意为主而死。我恳求你们不要对我抱有不合神意的同情。就让野兽吞噬我吧,借借此我就可以与神同在了。我是属神的麦子,要在野兽的 牙齿里磨碎,这样我就可以成为纯洁的饼献给基督。让野兽们来作为我的坟墓吧!让我的肉身全然消失,当我沉睡后,就无须劳烦任何人去掩埋我了。当世人再也见 不到我的肉体时,我就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的门徒了。”(注3)

        “让一切都来吧!烈火呀,十字架呀,与野兽搏斗呀,以及粉身碎骨,撕肉断肢,血肉模糊,全身縻糜烂,与魔鬼的残酷暴行都临到我吧。我只要得着耶稣基督。”(注4)

       “我离开世界归向神,就如日落,是件美事。当我如日再升之时,就可以与神同在了。”(注5)

       伊格那丢的书信,既反映出图拉真迫害教会之残酷,也使我们看到,以伊格那丢为代表的众多殉道士,面对残酷逼迫的心愿和态度。他们之所以能够视死如归,至少有两方面的原由:其一,他们借此就可以“真的是一个耶稣基督的门徒了”;其二,这样,“我就成了神的一个见証”。

跟着信、爱而齐备

        经过一个半月的艰苦跋涉,伊格那丢一行终于到了罗马。他殉道的年代,大约在107-109年间(据耶柔米记载)。按教会传统,他的殉道日是10月17日。

       伊格那丢被抛入罗马的夫拉维安大斗兽场,死于狮子的利爪之下,留下不朽英名,为历代世人所传诵。他的遗物被信徒带回到安提阿,葬在殉道士墓地。五5世纪时,罗马皇帝提奥多修二世又将这些遗物,移入古安提阿的“幸运之神殿堂”,此后该殿堂被改称为“伊格那丢教堂”。

        伊格那丢继承并维护了使徒传统,坚持纯正信仰。他强调基督身体的完整性,高举基督的教会,注重教会生活。

        他是使徒约翰的学生,不论在言语和行为上都得了约翰的真传。他为人柔和谦卑,以柔克刚,以德报怨,在任何境况下,都尽力使人和睦,与人为善。“你们当为别人 ‘不住地祷告’(《帖前》帖前5:17)。别人若发脾气,你们应报以温柔;别人若口出狂言,你们应答以谦逊;别人若亵渎,你们就祈祷;别人随从错误的思 想,你们却‘在所信的道上恒恒心’(《西》西1:23);他们行强暴,你们要柔和而不可以恶报恶。总当显出温良来証明我们实在是他们的弟兄。”(注6)

        这是何等宽广博大的胸怀!这就是基督的道理。

        伊格那丢强调信心和爱心的结合,信心与行为的一致。他说:“信是起头,爱是结局,两者合而为一,就是神,而一切其他崇高的东西都跟着信、爱而齐备。凡有信心 的人,决不犯罪,有爱心的,决不憎恨。‘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树’(《太》太12:33)。所以那自认是属基督的,凭他们的行为就看出来了。行为不是一时承认 就算,它必须靠着信的能力,坚持至终,才得表明。”(注7)

        这些话和使徒们的教训是何等的一致,为历世历代基督徒的属灵追求,提供了可依据的准则。

        读伊格那丢的书信,也让我们看到教会当时的社会处境和灵性光景。教会除了要面对外来的逼迫和攻击,还要对付异端邪说的扰乱。所以伊格那丢在书信中,特别强调 教会监督和长老的权威,以保証教会的团结合一,不受异端的侵害。他把教会比喻为一个大唱诗班,监督就如同指挥,信徒和监督的关系就如弦与琴的关系,同心合 意歌颂耶稣基督,赞美圣父。他的书信,给教会带来很大鼓舞和帮助;他的殉道,使教会的见証更有果效。

注:
1. 伊格那丢:《致罗马人书》第6章。

2. 伊格那丢:《致以弗所人书》第11章。

3. 伊格那丢:《致罗马人书》第4章。

4. 同上,第5章。

5. 同上,第2章。

6. 伊格那丢:《致以弗所人书》第10章。

7. 同上,第14章。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夏威夷。富勒神学院哲学博士,从事教会历史研究、教学与写作多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