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时捷看多元消费观(谈妮)2015.07.09

从保时捷看多元消费观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编者心专栏

我的朋友最近买了一辆全新的德国跑车,Porsche Cayman GT4(保时捷卡曼GT4),出厂价连税大约10万美金。我上新浪汽车网查了一下,网上显示此车在中国市场价是人民币 63.00-114.80万元;指导价为人民币 76.1-114.8万元。这,应该算是豪车了?

90后的上班族

跑车或豪价都不稀奇,但特别的是,买车的戴,只是一个初出茅庐、来自普通中产阶层的90后上班族。

戴是基督徒,成长于一个爸爸上班,妈妈在家全职带孩子的基督徒家庭。或许是因为童年快乐而单纯,戴这阳光男孩脾气好,人缘佳,而且生活爱整洁、有节制。

任何人跟戴说话,他总是眼神清澈坦然地注视对方,专注地倾听;偶尔请他做个事,他也总是愉悦活泼、毫无心机地帮忙——我看着他卷著的棕色浓睫毛、有时闪著琥珀般光芒的绿色大眼,几乎可以想像这个高瘦的大男孩小时候在家里,必然像个小天使般地乖巧贴心。

过去几年,戴总是剪著一头利落短发,不用发胶。平日喜欢穿舒适的棉衫牛仔裤,不戴任何装饰品,连手表都鲜见,也不像有些好看的男孩,老喜欢顾影自盼。

戴毕业自一所普通州立大学,学习成绩不错,各方面都很平均,但还是很普通。大二暑假,他申请到一家全球闻名的大公司去作实习生。大三暑假,公司继续找他去;或许正是因为他能学习、易相处、性格稳定,等到大学毕业后,这家公司就正式聘用了他。

戴自己飞到公司位于加州硅谷的总部,在附近和另一位教会弟兄分租一间两居室的公寓,每日三餐都在公司里解决,每周固定与父母通电话。他也找到一个合意的教会,并逐渐展开了社交圈。

每当有朋友找戴出去打球、爬山、聚餐时,他都尽量参加,但他不熬夜——聚会后朋友要续摊去吃宵夜,他就摇摇头,笑瞇瞇地跟大家说再见。此外,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滴酒不沾。原因很简单,他不喜欢酒的味道,就像他不喜欢鱼腥味一般。

没人邀约的时候,戴就独自待在公寓中,依旧怡然自得。他相对比较安静,没有太多物质欲望,唯独热爱汽车。

当我对戴买车的大手笔感到惊奇时,戴的一位好友耸耸肩说,这有什么关系,反正他生活简单,平日不花什么钱;这车,他供得起!

是啊,如此难得优秀的美国青年,为何不能在他财力范围之内,买一辆他喜欢的车呢?

    谁才能买豪车?

过去我们以为,有钱要先储蓄,然后买房、成家,等一切稳定之后,才买豪车——那是身份的象征。

事实上,我过去常看从漂亮保时捷跑车中爬出来的,一律是身形微偻满头灰发,年届/过退休之龄的老先生。我可以想像,他们或许是一生辛勤,事业成功,到年老才来享受年轻时爱车的梦想。

当然,我也有朋友是家族企业的继承人,但也仅仅买个二手车过过瘾。至于那些白手起家的中年企业家,买个保时捷停在车库里,也不足为奇。至于有名有钱的公众人物,他们都离我太远,在此就不谈了。

然而,现在有些青年的观念不同。我常听女儿跟朋友们聊车,不仅谈外形、速度,也谈引擎、手感(方向盘的控制)……还有汽车历史,唯独不提价钱;研究车纯粹是兴趣、是嗜好、是扩展知识,不见得是为了爱慕虚荣。

  我也曾“哈”保时捷

如果戴是我的孩子,我可以告诉他,我在他的年龄,买的是价值1000美元、有13年车龄的美国老车,并要求他要向我看齐吗?为什么不呢?为什么要呢?买车要考虑什么呢?

我曾经非常喜欢开车,还特别享受手排加速换档的快感和成就感。每当看到小小的保时捷轻巧地从我身边溜过,尾端车翼徐徐扬起,总是忍不住要赞叹一声,由衷欣赏——女儿们都知道,妈妈最喜欢保时捷。

但不知曾几何时,车对我而言只是代步的工具。比方说,我买车考虑的是省油、环保、易保养、而且回转半径要小、座位要父母进出方便,够空间放轮椅、浅色耐热……更糟的是,我看车完全是消耗品——原封不动的新车只要一过户,就贬值了!

我去看国际汽车大展,居然毫无激情!我好像越来越实际,也越来越“孤寒”。

过去几年,母亲深受牙周病之苦。在保险体系下找遍牙医,似乎只有越弄越糟。除了老人家不断受苦外,我最担心的是长久严重化脓的牙龈,会引起其他的并发症。

最近,经人介绍,我完全自费找了一位牙周病与植牙专家替妈妈治疗。在签约的那一刻,我告诉自己,我这是买了一辆高档奔驰(MercedesBenz给母亲,放到她的嘴里。

因为父亲一直为多年前因老化而无法继续开他的奔驰而深感沮丧,母亲也常常提起引为大憾。

有人问,母亲已经高龄87,我这么做,值得吗?我真的不晓得。这个费用,我不吃不喝,扣税后也要花个几年才赚得回来。我甚至心里打鼓,不知这医疗效果的风险如何。但如果因此能让我母亲有个品质较佳的晚年,为什么不呢?

当然,我此生大概真是完全与豪车无缘了。

从保时捷延伸的思考

我不知买了保时捷后的戴会有何变化?他会因此而渐渐堕入奢侈欲望的诱惑中,而无法自拔吗?他会改变主意,不久后把车卖了吗?他会就此打住,觉得偶尔豪放一下也就心满意足了吗?

旁观的我们,是否可就单一事件,来评断事件后面的理念?有共同价值观的人,是否一定会有共同的生活/行为形态(注)?敬虔爱上帝的人,是否一定做事完美?要荣耀上帝,在每件事上是否只有一种抉择?紧紧跟随基督,是否就能完全避免做错误的决定?

或许也有人说,不过就是买辆价钱稍微高一点的车罢了,何必麻烦讨论那么多?人生难道就不能轻松点么?

其实,想讨论的人不见得就是在乎钱,而是在意如何使用自己的人生。钱花了,还有机会赚回来,但光阴逝去,无法回转;时间不够,也无法借贷。

我想,随着视野的扩展,环境的变化,年龄的增长,戴或许会对他这辆宝车有不同的态度或选择。

好在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财产是不能被剥夺的,没有什么物质是可以永存的。但是我们只要不役于物(或名气、地位、美貌……),全心跟随上帝,寻求荣耀祂,信实的上帝会在我们(即使是)享受物质的同时,也必定保守我们直到永恒。

注:参新民,《不是禁欲——简朴生活的原则与实践》,

http://behold.oc.org/?p=27494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从保时捷看多元消费观(谈妮)2015.07.09-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