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於亂世之殤(新民)2015.07.12

立於亂世之殤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伊斯蘭國殺人如麻,極盡斬首、石刑、關鐵籠焚燒、釘十字架等殘酷手段。

美國爆發多起員警防衛過當,甚至惡意傷害事件。6月底美國最高法院以微弱多數裁決同性婚姻合法,在捍衛傳統婚姻的陣營中掀起激烈反彈;一個擁有兩個妻子的美國男人,見機行事,決定上訴法院,尋求非一男一女的其他排列組合婚姻的最終合法化;最近波士頓海邊發現一個4歲遇害女孩,被塑膠袋包裹遺棄在垃圾桶裡,命案待破。

中國股市瘋漲數月,6月中開始連續3週狂跌,各種指數累積跌幅約30%,借錢炒股的許多股民損失尤其慘重。7月初,政府祭出鐵腕措施救市。

希臘總理聳動高達61%的國民,公投拒絕歐盟新的救助條件。4天后,舉債累累的希臘政府出爾反爾,請求本來就需要的歐盟救助。希臘人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方式,戲劇性地表達了希臘人的民族自尊。

這就是我們共同生活的時代中一些不祥的脈搏,告示我們,這個世界真的病入膏肓。

其實,亂世之殤,源遠流長,遠溯上古。

聖經記載,早在距今四千年前亞伯拉罕的時代,時局危殆。亞伯拉罕經歷戰爭饑荒,親人相爭,外人奪妻,家庭不和。而他的侄兒羅得所居住的死海南濱之城——所多瑪,以同性亂性、放蕩不羈著稱,故而得名(所多瑪正是雞奸之意)。《創世記》第19章記載,兩位天使造訪該城,蒙好客的羅得接待。無奈合城老少,圍住羅得房子,要與寄宿的客人交合。後面天火滅城的故事,已是家喻戶曉,在此不再贅述。

5世紀後,以色列人進駐迦南,接下來近500年,士師秉政,內外交困的亂世如間歇性筋攣,紛至沓來。“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這句悲壯的結語,為《士師記》的故事畫上苦澀的句點。在士師歷史結束前,一場內戰爆發了,數萬便雅憫人被殺,數萬其他支派的人陣亡。起因記載在《士師記》第19章。

一個利未人的妻子與丈夫不和,回到娘家伯利恒住了4個月。她丈夫決定勸她回返。在岳父家住了4天多,第5天下午才遲遲出發。日暮黃昏,路遇便雅憫的基比亞,當地竟然無人接待,直到一個下田幹活晚歸的老人家出現。他曾從這個利未人居住的以法蓮山地,來到基比亞寄居,於是熱心接待同鄉客旅。

近東傳統裡,接待路過的客旅,是責無旁貸的份內事。晚餐時分,無奈當地匪徒圍住房子,連連叩門,要與利未人交合。最後,利未人捨妻保己,把妻子貢獻給匪徒徹夜凌辱,直到黎明前。那個倒楣女人回到借宿的房門前,倒地而亡。整個故事自始至終,她沒有留下一句話。利未人回到家鄉,把亡妻碎屍12段,送給以色列四境的12支派。此事惹動眾怒,引發一次空前絕後的大內戰。

從《創世記》第19章,到《士師記》第19章,兩個19章的故事,相隔約一千年,但人心依然邪惡,罪惡繼續昭彰。再等三千年,當年在所多瑪和基比亞的惡行,如今被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西方國家,給冠冕堂皇地合法化了!

嗚呼!亂世之殤,危如累卵,上帝作為如何?基督徒安能站立得住?

所多瑪事件後,義人羅得蒙上帝所差天使的拯救,所多瑪城與附近的罪惡之城蛾摩拉,均蒙天火所滅,廢墟掩埋在死海南濱地下。基比亞事件後,上帝施行公義審判,便雅憫人被殺逾5萬男人,以色列其他支派也陣亡了4萬之多。

兩千年前,也就是所多瑪事件到現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四千年中間,上帝差祂的獨生子耶穌基督,誕生在那個一聲不響、絕氣而亡的利未人之妻的故鄉伯利恒,讓天國的福音臨到這罪惡的亂世。

基督徒是天國子民,在地上是寄居者,且是一群為亂世所不容,隨時為義受逼迫的的人。義人羅得因見聞那些不法的事,“他的義心天天傷痛”(《彼得後書》2:8)。基比亞的那位老人,也跟羅得一樣,在亂世中熱心接待客旅。耶穌大弟子彼得這樣提醒基督徒:

“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警醒禱告。 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 你們要互相款待,不發怨言。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上帝百般恩賜的好管家。 若有講道的,要按著神的聖言講;若有服事人的,要按上帝所賜的力量服事,叫上帝在凡事上因耶穌基督得榮耀。 原來榮耀、權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彼得前書》4:7-11)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立於亂世之殤(新民)2015.07.12-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