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相对主义”碰撞“绝对真理”(彭加荣)──如何解答90后的信仰问题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彭加荣

        最近几年,北美和欧洲的华人教会,涌进了大批的90后学生。基督徒想尽方法向他们传福音,请他们吃饭,陪他们玩,和他们建立友谊……

         和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后,他们开始提出信仰上的问题。他们的问题,其实和80后,甚至70后的学生的问题很像——“神真的存在吗?”“有证据吗?”“那么 其他的宗教呢?”“真的有来生吗?”“为什么圣经对罪的定义这么严苛?”“和自己爱的人同居,真的有罪?”“我感觉不到有神!”等等

        这些问题,都是基督教护教学必须处理的问题。在这有限的篇幅里,我只能谈一些最基本的护教理念,希望对传福音的同工有一点帮助。

要系统化地了解

        护教有两个功能,首先是回答未信主的人的问题,另外就是坚定信徒的信心。面对未信者的问题,信徒们也需要知道,他们所信的是经得起考验的。

        护教学的根基是系统神学。信徒必须首先知道自己信什么,然后才能知道如何“护”。如果人对自己所信的内容,没有系统化地认识,他就无法有效维护。使徒保罗对 提摩太写道:“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这里的“按著正意”,原文是 orthotameo。按著“Ortho”(正统)来分割(tameo)真道,就是要提摩太用正统神学来分解神的话(参《提后》1:13-14)。可见, 护教绝不是只要知道常见问题的答案就行了,而是必须对基督信仰中对神、基督、救恩的定义,甚至末世的看法(即,神论、基督论、救恩论、末世论等),都有一定的了解。

古典式护教法重证据

         在护教学里面,又分为两大方法,一是古典式护教法 (Classical apologetics),另外就是前提式护教(Presuppositional apologetics)。

        古典式护教比较注重证据,或是证人。基督教传到今天,基本上是靠当时见证耶稣基督复活的证人,及其证词(福音书,新约书信等)。我们并没有太多其他的证据。 我们没有耶稣复活的直接证据,我们无法证明那空坟墓就是耶稣的坟墓。就算能证明,我们也没有办法证明耶稣是复活,而不是身体被移走了。我们有的只是一群目 击证人,他们宁愿为自己所见的事实牺牲生命,也不改变证词(有关这方面的护教,在Lee Strobel的Case for Christ 有更详细的解释)。

        所以,如果有人说:“你把神证明给我看,我就相信”,我们千万别被这个不信的人拉着鼻子走。他要证据,我们就想办法找给他,那我们就上当了。然后我们找来的证据,还是令他不满意。所以比较好的方法,是质疑他要证据到底是否合理。这时候,就要使用前提式护教法了。

前提式护教法强调的

        我个人比较喜欢用基本信念(basic beliefs),来表达前提式护教(有的护教学家对此有不同看法,但这不是本篇讨论的重点)。

        在知识体系里,有基本信念(前提),和用这些基本信念来得到的推理信念(Inferred beliefs):

        1. 基本信念:不需证明就可接受的真理。

        2. 推理信念:从基本信念衍生出的真理(注1)。

        比如1+1=2就是基本信念,它是无法证明、而且也不需要证明的真理。数学所有的推理,都是由此开始,是一切数学公式的根基。人有许多的信念,都是基本信念,不需要证明,就坚定地相信,而且这样的相信是合乎理性的。

        基督教哲学家并护教学家普兰丁格(Alvin Plantinga),在他的著作Warranted Christian Beliefs,提到了更多的基本信念,比如说,记忆(Memory);又比如,相信其他人也是有理性和思想的(Belief in the existence of other minds);相信证词、证人(belief in testimonies)。最后,他把“相信神的存在”(Belief in God),也放在这样的基本信念里面——这一点,当然也引发了争议,我们待会儿再谈。

        我们每天的生活,是靠着基本信念才能维持下去。你每天下班回家时,你是相信你的记忆是正确的,你相信你记得回家的路。你不会每天回家前,都先“证明”你的记忆是正确无误,然后才回家;你相信那个跑来门口抱你的人,是你的孩子,不是邻居的……

       如果你不信任你的记忆,想去证明你的记忆是可靠的,你会发现,证明记忆正确是无法做到的。因为你刚证明完,你就无法证明你记得你刚刚证明过了。你只能相信并接受你的记忆是对的。

       我们无法证明自己的记忆,却相信它。我们需要它,才能证明其他的东西——前提式护教强调我们对神的信念也是如此。

相信了错误的前提

       回到普兰丁格的观点,有人会反驳,相信神的存在不在基本信念之内。但你发现,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都有神的观念。连无神论,也先对神有一个基本的定义,然后才说 神是不存在的。换句话说,你说无神时,你已经知道你前面的桌子不是神,你自己不是神,听你讲话的人不是神……但你如何知道这些不是神呢?因为你已隐隐约约 对神有了定义,比如神能行神蹟,或者是万能的……所以,你知道你前面的人或东西不是神。也就是说,你对神已经有一个“基本信念”了。这也是保罗在《罗马书》1:18-20里面所论及的。

        一个坚持要证据才能相信有神的人,其实他已经相信了一些他无法证明的错误前提。比如说,“无论何时、何地,没有足够证据就相信,一定是错的。”

锯断了,他就掉下去了

        90 后学生常常质疑真理和道德的绝对性。他们认为 “真理不是绝对的”。我们碰到这问题时,也千万不要去证明真理的确是绝对的,我们只需指出其错误前提就好了——他的前提是:他绝对地知道真理不是绝对的。 他认为他这句话是绝对的真理。他正在用绝对的真理反对绝对的真理。这就像是有人用锯子锯自己所坐的树干,锯断了,他就掉下去了。

       道德方面的问题也是相似的。如果一个人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和错,那就问他这句话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这句话是对的,那他讲的就是错的。如果他回答这句话是错的,那就不必再说了。

       最后我介绍一些好书,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继续钻研:

路易士:《返朴归真》,C. S. Lewis: Mere Christianity;The Abolition of Man.
提摩太.凯勒: 《我为什么相信?》, Timothy Keller: The Reason for God.
Kelley Clark: Return to Reason.
Greg Bahnsen: Van Til’s Apologetic.
Alvin Plantinga: Warranted Christian Belief.

注:
1. 请参阅Kelley Clark: Return to Reason:A Critique of Enlightenment Evidentialism, and a Defense of Reason and Belief in God. (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0)

作者中学来美,在加尔文神学院获神学研究硕士,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曾任华人教会的英文牧师,现在密西根兰辛华人教会牧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