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真实与圣徒的诚信(吕居)2016.01.27

本文原刊于《举目》77期。

文/吕居

诚信与真实

根据美国厚仁教育发布的《2015版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2014年约有8千名留美中国学生被开除,其中80.55%的学生被开除,是因为学术表现差或学术不诚实。

白皮书特别指出,因为学术不诚实和行为失当造成的开除情况,有增加的趋势。(注1)有些被开除的学生成绩优异——超过60%的学生来自排名前100名的学校,其中数十个学生甚至来自常春藤大学。

如果把这些留学生作为中国社会的缩影,由此反映出的诚信缺失,确实是我们的社会所面临的一个问题。

前一阵子,著名美国NBC新闻主播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因夸大事实而被停薪留职6个月(注2),显示西方民众对于公众人物的诚信,有着严格的要求。

东西方文化对于诚信的定义与标准,存在一定的差异。那些折戟而返的中国留学生,除了个人品德因素之外,可能还有更深层的文化因素。

作为中国文化主干的儒家文化,强调的是仁、义、礼、智等伦理概念,“信”虽然忝居其列,但侧重的首先是诺言的践履,而不是事实的认定、真理的执著,甚至出于慈孝,可以“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论语》《子路》第13)。

过去,报导严重失实的官方媒体,从不需要为自己的浮夸向公众致歉,更遑论承担责任。甚至连科学家都参与其中,推波助澜,论证亩产万斤,既有违科学实证精神,更导致严重后果。

如此种种,都指向民族素质中的一个缺欠,就是对“真”不够较真。

如果说,“诚信”只是一个伦理范畴的概念,那么对于“真”的态度,则属于上帝的本质属性。“真实”作为上帝的本质属性,决定了“诚信”是对上帝儿女的基本伦理要求。

真实是上帝的名字

当上帝呼召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脱离法老的奴役时,摩西为了确定上帝的身份,并向以色列人有所交代,请求上帝启示祂的名字。

上帝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自有永有”所对应的希伯来原文乃是יהוה(YHWH),也就是犹太人所说的Tetregramaton(4字真言。注3),中文可以译为“我是我所是”,或者更为简单直接地翻译为“我是”。

“我是”在希伯来文是第一人称情态动词的现在形式,也可以译为“我存在”。

上帝的自我启示,以“存在/是”作为最重要的属性。基督信仰的终极本体,不是虚无,而是实有。寻求上帝就是寻求那真实的本源存在,“求真”应该是基督徒的基本伦理原则,因为寻求上帝,就是寻求真实。

求真作为科学精神的实质,来自于基督信仰的框架之中,这也是科技文明大都起源和兴盛于基督教世界的根本原因。

三位一体中的每一位都是真实的

上帝不是虚无,因此虚无主义并没有本体论的根基。那些崇尚虚无主义或相对主义的人,把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甚至把上帝视为随意捏揉的橡皮泥。然而,上帝最终的审判的标准不是照着我们头脑的臆想,乃是照着祂真实的属性。

J.I.Packer在《认识上帝》一书中,列数上帝的主要属性。上帝是唯一真实的上帝,祂是道成肉身的上帝,上帝是荣耀、智慧、仁爱的上帝;祂也是公义、恨恶罪、忌邪、审判的上帝。(注4)人类按照上帝的形象与样式被造,我们里面反映上帝性情的属灵与道德范畴,也都是真实的。

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祂一再强调祂所作见证的真实性。“那差我来的是真的”(《约》7:28, 8:26);“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只是那魔鬼“……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

道成肉身的耶稣,乃是上帝真实地来到人间。所以尼西亚众教父们认定,圣子与圣父之间是homoousia(同质),而非homoiousia(似质)。如果是“同质”,那么就是真实的上帝真实地来到人间,真实地为我们受苦、受死。

历代各种异端所质疑的,大都针对道成肉身的真实性。如果基督的本质和上帝仅仅是“类似”(homoiousia),那么,道成肉身的真实性会受到质疑,上帝救赎的真实性会受到质疑,上帝的爱也会受到质疑,我们真实地认知上帝的可能性当然也会随之受到质疑。

由此可见,三位一体中的每一位,都是真实的;唯有魔鬼是虚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真实是上帝的属性,也是每一位上帝儿女的属灵追求——上帝要求祂的儿女像祂一样完全,因为祂是完全的(参《太》5:48)。

上帝真实的属性要求我们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弗》4:25)。故此,追求诚信是新生命的内在要求,是每一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基本素质。

BH77-07-8033-图3-By deemac1-talking horse W550

偶像通不过真实的考验

上帝是真实的,偶像是虚无的;偶像是人主观愿望的投射,常常是吸引人的。这就如聊斋中狐仙幻化成的妻子,美丽贤慧、青春永驻,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不真。只因为不真,所有其他优秀品质也就成了空中楼阁,没有任何实际价值。

同样,承载人类愿望的偶像,无论如何美好,只要不真,就不值得被信仰;唯有真神,才值得我们跟随与委身。这是真神与偶像的差别。许多人对偶像恋恋不舍,是因为偶像帮助我们停留在主观意识的气泡之中。

19世纪末期,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Feuerbach)提出对宗教的批判,认为所有宗教都是主观意志的投射。其实这只适用于偶像崇拜,而非真正的信仰。

费尔巴哈(Feuerbach)在德语中的字面意思是“火河”——费尔巴哈对宗教的批判正如同一条火河,凡是泥塑木雕、迷信臆想,都无法经过其炙烤与冲击,唯有真实的启示,在这条“火河”的熬炼与洗涤后,愈益焕发真理的光辉。(参《耶稣真的复活了吗?http://behold.oc.org/?p=21246。编注)

基督信仰在现今的中国教会,确实掺杂了不少前科学时代的迷信因素,我们需要趟过这条“火河”,把信仰炼纯炼真。

然而,渴慕真理、寻求真理,是需要勇气的,好走出我们主观意志的气泡、以及主观想像所构造的世界,进入这个世界的真实,实事求是地面对严峻的现实,认真研究并尊重研究所得的资料。

在求真的道路上,一定会遇到许多挣扎、迷茫、甚至是挫败,然而作为上帝的儿女,我们相信这是天父所创造的世界,我们可以透过研究上帝的创造,丰富和加深我们对造物主的理解。

上帝的真实性是我们勇敢探索的底气和信念,上帝的创造理应得到我们的尊重,我们以求真的精神去探索自然宇宙,因为上帝就是真理。

真理必让我们得以自由

在求真和诚信的道路上,常常会遇到一种障碍,这种障碍透过教育和文化环境,不知不觉地侵入、渗透到我们的思想深处,形成一种习惯性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叫“宣传”。

过去的数十年中,我们的报纸、电视所关注的,首先不是事实的准确性,而是政治的正确性。有人嘲笑前苏联的《真理报》缺少真理的元素,而我们的媒体,也大致遵循这样的思路。

什么叫做“宣传”?宣传就是沿着既定的思路推理,达到既定的结论。在开始思索、探求之前,结论都已经预定好了,宣传的“推理”过程,不过是一种走过场的形式主义。

当然,要朝着既定的口径和结论构建思路,有时还真需要一些“创意”——每一个语词都有一定的语义范围,宣传就是在选择语词、使用语义时有意偏转角度,最终得出既定的结论。古希腊的诡辩学派使用的就是这套辩术。

诡辩学者并不相信真理的存在,他们所谓的“真理”,就是自己的利益和虚荣。保罗责备他们说:“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罗》16:18)。

我们遭受太多的宣传轰炸,使得这种思维方式不知不觉渗透成我们的思维定式。再加上人类罪性的狡辩本能,“宣传”式思维流毒深广,尤以经受大陆教育的人为甚。

五四时期高举“德先生”和“赛先生”两杆大旗,“德先生”离我们尚有一段距离,“赛先生”似乎已经离我们很近了,我们培育了那么多的博士、科学家,中国社会似乎已经进入了现代化时期。

然而,只要我们还遵循着“宣传”的思维模式,不尊重事实、不尊重资料,还是为既定的论调巧言诡辩,我们就还是没有真正认识“赛先生”,因为求真是科学思维的本质。上帝的儿女应当足具科学探索的求真精神,无惧真相,热爱真理,上帝就是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

BH77-07-8033-图2-12 apostles-熊璩摄 W550

关于诚信的见证

我曾在一个教会牧会,前4年基本属于“蜜月期”,和同工、弟兄姐妹相处融洽。到了第4年下半年,有些同工逐渐对我的讲道内容和表达方式有所不满——他们认为我有“虚伪”的嫌疑。

我当时觉得自己很委屈,扪心自问,我诚心诚意地奉献、读神学,辛辛苦苦地牧养、教导,何来虚伪一说?所幸有一些资深的牧长来辅导我、帮助我,尽管历经痛苦挣扎,但逐渐意识到自己挑拣素材有失偏颇,并有报喜不报忧、避重就轻、滥用口才等诸多毛病,这些都或多或少沾染了宣传与诡辩的味道,作为真理的儿女,实在需要反省、悔改。

保罗学过辩论学,但他定意不用“高言大智”对哥林多人“宣传上帝的奥秘”,而是“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他说的话“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林前》2:1-5)。

上帝的儿女言语应该信实,“好像用盐调和”(《西》4:6);“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5:37)

基督徒可能都经历或听到过类似的见证,就是一句不经意的谎言,会让一个重生得救的人不安许久,直到悔改认错。这是因为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乃是真理的灵,祂厌恶一切的虚假与浮夸。

曾有一位学生基督徒,信主之后蒙圣灵光照,为以往成绩单造假的过错深深自责,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向国际学生处坦诚自己的过错,国际学生处老师被他的诚实所感动,不忍心开除他,但根据校规又不得不处理,结果让他去社区大学学习半年,然后再重新录取。

也有在Target商场工作的姐妹,每年总会碰到几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在圣灵的催逼下退还以往盗窃的物品。

这些在隐秘之处的弄虚作假,若不是圣灵的感动,恐怕没有人能觉察。有些虚假是于人无害的,但只要是虚假,就与真理的灵格格不入,与我们里面属上帝的生命格格不入。

基督徒与世人一样,都是堕落的罪人,都有虚假浮夸的本能倾向。上帝的儿女注重诚信,是因着圣灵的内住,而“信实”是圣灵所结的果子(《加》5:22)。我们之所以追求诚信,恨恶虚假,也是因为我们里面属灵的直觉告诉我们,那是值得追求的,因为我们里面有着上帝的形象与样式,而我们的上帝是真实的。

注:

1. 中国日报 2015-05-28, http://world.chinadaily.com.cn/2015-05/28/content_20840449.htm

2. The New York Times纽约时报中文网http://cn.nytimes.com/usa/20150212/c12williams/

3. 这“4字真言”在犹太文化中奉为神圣,通常隐讳,而不直呼其名,常以אֲדֹנָי(Lord,主)来替代。由于4字真言都是辅音,本身无法发音,有时也借用אֲדֹנָי的元音,读作Jehovah(耶和华)。

4.J.I.Packer Knowing God, InterVarsity Press, 1974

作者吕居,来自江苏,西敏神学院毕业,目前在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教授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