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教法:基督徒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面临迫害(渔夫)2016.02.12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

文/渔夫

过去的12个月,在世界许多地方,信仰自由面对了更多的困难。号称是世界最大的国家印度,从一些事件中特别显示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2008年,印度的奥里萨州(Orissa)曾经有过反基督教的暴动,导致500位基督徒殉道。他们有许多是被持弯刀的印度教徒砍杀而死。

从这样的暴力角度来看,过去7年似乎是好得多。但是,从许多不同的角度去看,过去7年中,印度的信仰自由是每况愈下。印度现在有6个州立法,禁止印度教徒改信基督教或伊斯兰教。这6个州包括以孟买为首府的马哈拉施特拉州(Maharashtra)。

印度各州的基督徒比例

这些法律并没有明文全面禁止人民改信基督教。但是法律的文字却禁止“使用威胁、诱惑或欺诈”的方式使人改信。问题是,这些形容词没有明确的定义,以致免费的医疗救济也可以视为“诱惑”—即使印度的医疗制度实在需要帮助。

同样的,“威胁”这个词也包括宣称“得罪神”。所以,如果讲“地狱”,也就是“威胁”。这些法律甚至要求民众在改信之前必须得到官方的批准。

支持这些法律的印度教信徒宣称,他们是在保护一般的人民免于被“外国势力”的“政治工具”所蒙蔽。

问题是:立了这些法的都是拥有甚多“贱民”(“untouchables” ,或称Dalits, 及Adivasi, 印度教最低的阶层)的州。这些“贱民”至今仍被其他阶层如此看待。

如人所料的,这些“贱民”是最可能改信他教的。有些改信了伊斯兰教,但是,更多的是改信了基督教。其实,2008年在奥里萨的暴动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要维持印度教的阶层制度(又称种姓制度caste system)。

如果这些州的立法机关是为了关心这些“贱民”的福祉,他们更应该去做的是,废止阶层制度对‘贱民“的歧视,而不是去践踏他们的信仰自由。

显然,这并不是立法的原因。一个支持这些法律的印度教徒塔伦维杰(Tarun Vijay)就如此宣称:“(印度的)印度教徒已经降到低于80%。我们必须想方法去阻止这个趋势。印度的多数必须是印度教徒。”

所谓的“方法” 包括一个全国性的“反传教法”, 美其名为:“宗教自由法案”。

而在同时,2015年除夕,在印度的塔那塔卡州,有15位基督徒因参加教会的祷告会而被捕。按照《基督教邮报》(The Christian Post)的报导,这些基督徒在被捕之前被一群极端的印度教徒包围。

这些基督徒已经获释。印度基督徒全球理事会(Global Council of Indian Christians)会长撒然乔治(Sajan K. George)说:“基督徒经常被极端狂热份子以及政府当局骚扰,虽然政府当局的职责是保护公民。明显的,基督徒在印度是二等公民。”

《亚洲新闻》(Asia News)的报导宣称,警察逮捕这15名基督徒是为了“保护”他们,免得他们被印度教极端份子伤害。警察告诉这些基督徒,他们在祷告会前需要先告知有关当局。

乔治说:“(警察的)行为违反了在私人场所祷告的权利。警察应该做的是下令解散在教堂外面聚集的暴徒。”

有些报导宣称,印度农村的基督徒受到相当限制,甚至有强迫基督徒重新改回印度教的事件。

针对这些的冲突事件,“国际基督徒关怀协会”(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启动了一个请愿,要求超过50个农村的当局停止无故指控基督徒犯法。

“我们与我们的印度弟兄姐妹,同声请求印度总理正面面对禁止基督教的问题。我们相信有宗教自由与包容性的社会。所有人都应该能自由地选择信仰。请在我们的请愿书上签名,让印度的基督徒知道他们并不是孤单的在面对困难”。

1 Comment

  1. 希伯来话:亚巴顿,无底坑的使者,是否是印度的神。在圣经启示录9章里,想了解一下,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