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问何以晓浮生(周巨猫)2016.02.1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6.02.18.

文/周巨猫

蓝云澈,山峦悠远。我踩着油门,一路向西。

不能舍弃的

“巨猫,你怎么还不交男朋友呀?找个蓝眼睛的,以后过绿卡生活……”

“巨猫,现在在哪里工作呢?……”

“巨猫,你现在工资多少呀?……”

“巨猫……”

为了躲开问话,躲开那些凌乱的思绪,这个周末,我决定回访念大学的镇子,顺便看看朋友。前段时间,暴雨淹没了德克萨斯州的许多田地。而今天空初初放晴,空气里都是阳光的气息。

半年前大学毕业,我很快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然后也很快辞去了这份工作,因为发现中国老板既不尊重美国法律,也不尊重我。在了解了她做事的风格以后,我便认定,为她工作是没有前途的。板凳还没坐热,就走人了。

而后又打听了一些其他的工作,发现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于是失去了寻求的愿望。

然后是许多辗转反侧的夜晚,不愿意打电话回中国的强烈情绪,耳边各种各样的声音,许许多多的惧怕……

我又想起以前在中国教英文的时候,因为雇我的老板对学生撒谎,我和她发生争执……以及刚刚辞去的这份工作,那些和我同桌吃饭、一起祷告的人,可以安心而又安身地留下来,我却不能。甚至在教会中提起这件事时,得到的多是质疑和不解,似乎没有人理解我所说的:

“我不想妥协自己的原则。”

我每天听到的,都是如何想尽办法在美国留下来。即使用不正大光明的办法,即使头破血流,也要抢到工作签证。

我又该如何解释:即使我希望自己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有所成长,但“留下来”对我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在我看来,所有看似有前途的事情,所有看起来光明的路,若是舍去了上帝的原则、信仰中的坚持,那么就都是黑暗的。

黑暗中的巨猫

“巨猫你真幼稚!”

“你不知道什么是社会!”

“到底是不是你的骄傲在作祟?为什么别人能做,你就不能做?”

“你只是在给自己找借口。其实你就是不愿意努力!”

“巨猫你真的很失败。你看别人都……”

只见黑暗之中,巨猫拱起猫背,毛竖起来,露出了尖锐的爪子,警觉的眼珠闪著阴森的光,全身散发出不友善的气息……但是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和谁斗争。

我又生病了。倒在床上,呼吸都是困难的。一站起来就感觉要晕倒。

“怎么办,我没有保险。我不敢去看医生。”

“怎么办,要是这一次好不起来了呢?”

“怎么办……”

我眼前浮现出自己半死不活的样子飞往中国,着陆之后没有人扶,只能摔倒在地上……每次这样的场景闪过,我就把自己裹进被子,遮住从窗的缝隙照进来的阳光。

许多的担忧,许多的祈祷……几个星期以后,窒息的感觉逐渐消失了,我又开始可以出门,看看家门口大片大片盛开的野花。

那天,一份英文杂志的主编向我约稿,我们坐在咖啡店聊天。

“你现在的目标是什么?”她问我。

“我希望3个月之后能涨一万。”我喝了一口手中的果茶。

“工资?”她似乎有些小惊讶。

我咧开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词汇量。”

因为身体不舒服,心里也难以安静的原因,说好的稿件,拖了好长时间才给她。总算把手头上的工作都收尾了,我想,是时间回小镇去探望大家了。

人艰勿拆

在这个生活昂贵的大城市,没有工作,病了一场,心中的不安全感也日益加重,担心自己捉襟见肘之前还不能有足够收入,于是连给车加油的时候,都要把油管竖起来抖一抖,一滴都不能放过。

这个时候旅行,难免有放纵的嫌疑。不说别人怎么看,自己对自己,也不好交待。然而,3个小时车程之外的大学城——我度过了人生最珍贵的4年的地方,还是可以拜访的。

最重要的是,经历许多祈祷、思考,未来的选择在我眼前也清晰了一些,让我在关心我的人面前,不至于无从作答。

回到大学城,第一天,我拜访了巴顿老爷爷、老奶奶家。他们家有我见过的最美丽的花园。

第二天,去了格林家——那个我居住过两年,有许多欢笑和泪水的地方。女主人苏珊问我,是否还记得那年她教我游泳,我头一次尖叫着从滑梯上掉入泳池……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那些夏日,那些可以悠闲地漂浮在水中,仰头看着明月的日子。

第三天,拜访了麦克朗家。

麦克朗大叔是我大学期间教会的圣经导师,一个典型的德州人——高、大、胖,留着络腮胡子,戴着牛仔帽,腰间一把短而锋利的猎刀。他能毫不费力地在烈日之下抬起重重的建筑材料,谈笑之中把所有其他州的人都称作“北方佬”。

我欣赏他和他妻子梅丽莎的直接和与众不同,常常开着我被冰雹砸出许多坑坑的小破车,穿过他家巨大的田地去造访。

“你最近怎么样嘛?工作如何?”大叔问我。

“我不做啦。”我说。

“为什么?”

“那份工作和我的价值观不符。”我云淡风轻地说。

“哈哈哈,找不到纯洁的媒体机构去工作,真是好意外啊,是不是?”大叔笑得咯咯咯。

“没错。我幼稚。”我白了他一眼,往嘴里扔了一个樱桃。

“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大叔吹吹胡子,又问。

“上帝呼召我明年回中国。我在那里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又扔了一个樱桃。

大叔立刻开始分析,什么属于上帝的呼召,什么属于自己的期望。我一边装做有兴趣地听着,一边想,如果大叔懂中文,我一定和他讲4个字:“人艰勿拆。”(编注:意思是人世如此艰难,有些事情不要拆穿)。

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加上“神圣”的帽子,总是令人激动的。当我说“上帝感动了我去做”的时候,我未必确定真的是上帝感动了我。可能是我觉得对,就去做了。其实大叔说的对,大多数时候上帝并不呼召我们去做一件具体的事情,而是希望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培养出基督的品格来。

尾音

离开的时候,看见大片的土地上,向日葵已经开放了。又回忆起那一年的夏日,自己在旅途中看到大片的向日葵,激动地跨过栅栏进去,结果被蜜蜂蜇了。又记得远方有朋友对我说:“无论到哪里,记得,要对着太阳,盛开。”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一片云,不过是过客。无人不望踏遍浮生锦色,可是也无人知晓明日之路。所以,只能面向天空,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因为基督,已经接纳了我。这是我唯一,想走的路。

作者来自昆明,在美学习新闻专业。为中英文杂志撰稿人。

1 Comment

  1. 很好的提醒。“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加上“神圣”的帽子,总是令人激动的。当我说“上帝感动了我去做”的时候,我未必确定真的是上帝感动了我。可能是我觉得对,就去做了。其实大叔说的对,大多数时候上帝并不呼召我们去做一件具体的事情,而是希望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可以培养出基督的品格来。”

    关于职业,我觉得上帝可能给了我们很多的自由。发现自己的才能,选择感兴趣的专业,很多年的学习,投出很多的简历 …… 得到了一份工作之后,又是很多的挑战 ……

    好像真是没有容易的事情。塑造品格不容易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