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流产再孕笔记(吴燕)2016.05.05

文/吴燕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6.05.05

有一首歌里唱到:上帝没有应许天色常蓝、常晴无雨、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上帝也未曾应许我们不遇苦难、试探、懊恼和忧虑……

然而我一直认为,信主就能永保平安,生活会很顺利。即使遇上难事,上帝也会帮我拦阻,或者及时伸手,不用我等太久。何况,我从小就觉得,无论遇到什么事,祷告祈求就能化险为夷。

小时候,家里养猪,一年的收成都指望在猪身上。父母看到猪长得白白胖胖的,会开心得合不拢嘴。可是,猪一生病,全家气氛就不一样了:阴沉、焦虑、忧愁。晚上全家人在猪圈里为猪祷告。猪好了,就又开开心心地感谢上帝。

但常常也有意外:一头两百多斤、快要出槽的大猪,一夜之间躺在地上死掉了。这时,妈妈会叹着气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可是我不这么想!我会埋怨上帝:祂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医治?为什么不看顾?上帝原本就只能赏赐,祂怎么可以收取呢?

意外流产

对上帝不切实际的期许,和对完美生活的盼望,一直持续到我工作、结婚,直至怀孕。

怀孕之后我非常欣喜,虽然有孕酮低和肚子疼的症状,但我都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一天主日敬拜后回家,发现见红,流血很多。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怎么会这样?上帝不爱我了吗?”

丈夫火速将我送去医院。不幸的是,我流产了。医生安排第二天动手术。

痛苦不堪的我,像抓救命稻草似的,不断祈求上帝的拯救。可是,我所期待的“没有流产、孩子还在”,却没有发生;我所期待的“不用手术、可以回家”,也没有发生。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辗转反侧,浑身发抖。

我很害怕,我不敢睡。我害怕明天的手术,害怕会大出血。我怕疼,也怕死。我的心里无依无靠,充满了失望和愤怒。在这冷冰冰的医院,哪里有上帝?哪里有上帝的同在?祂医治了那么多人,但我最需要祂的时候,祂不在!

心如刀割

出院后,每次看到小朋友,或有小朋友的画面,我都心如刀割。

我好后悔,那天不该去做礼拜,应该呆在家里;我好后悔,没有吃保胎药,没有上大医院。我流了很多眼泪,觉得上帝根本就没有看到我的眼泪和痛苦。在我的心里,深深地恨著上帝的不管不顾。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情都很压抑。常常半夜醒来,流泪不止。

虽然吃着昂贵的中药,调理身体,但是我的月经却很不正常。我更绝望了:我可能再也不会有孩子了!我的婚姻,再不会美满幸福了!我和公婆,会因为没有孩子而大动干戈!我的妈妈,会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来……

这些恐惧常常围绕着我。面对未来,我很害怕。像有无边的黑暗,压得我喘不过气。

上帝在哪里?那位口口声声说爱我的上帝,为什么对我的痛苦置之不理?我的痛苦,不再是肉体的痛苦,而是内心深处的绝望:没有喜乐,没有盼望,觉得活着没有意义。

丈夫和主内弟兄姊妹的安慰,对我来说就像风吹过湖面,虽泛起一丝涟漪,但很快又水过无痕了。

我要答案

我的状态起起伏伏,有时候相信上帝会带领我的未来,有时候又悲观失望——我寻找流产的原因;我埋怨环境;我怪丈夫身体不好,用犀利伤人的话刺痛他。

丈夫陪着我四处看中医,拎药回家,仔细煎熬,一顿不落。妈妈看着我喝药苦得打颤的样子,直抹眼泪。

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跪在床边,在上帝面前嚎啕大哭。

我要一个回答:你为什么不管我?为什么让我遭遇流产?我只想要一个孩子!只要有孩子,就能解决我的一切问题!

在我一度对上帝、对自己怀疑和失望的时候,弟兄姊妹不断跟我说:如果一直看环境,那我们一定会绝望得要窒息。我们要学习在环境中仰望上帝,信心才会成长。到了上帝定下的时间,祂自然会把孩子给我。

我开始求上帝让我不要以孩子为偶像。我努力让自己忙起来,考驾照、健身、出去找工作,尽量不想怀孕的事。

深深两杠

2015年5月,我再次怀孕了。当我看到测孕纸上深深的两条杠时,我惊呆了!

这些日子以来,看到的都是一条杠。即使上次怀孕,测出来的也是一深一浅(因为激素水平低)。4月底,我还去看过一位很有名的中医,他让我和丈夫做好长期难以怀孕的心理准备。

原以为怀孕遥遥无期,没想到这么快!而且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孕酮值也不低!

然而,因我太担心,也因我对上帝的小信和怀疑,怀孕的3个月,我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做任何事,就躺在床上安胎,连吃饭都是丈夫端到床前。

即便这样,我仍忧心忡忡,担心自己宫外孕,担心胎儿不健康。一有疼痛,就急忙吃药,还常常在祷告中抱怨:上帝啊,你不是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么?你不会又要拿走吧?

好不容易过了3个月,可以去参加主日敬拜了。然而每次在教会,我都很紧张,巴不得快点回家。

每次往返教会,我都害怕路途的颠簸导致流产。我埋怨车子差,埋怨丈夫车技不行,埋怨教会这么远……每一个潜在的危险,都会成为我不安的理由。

我也多次在丈夫面前说狠话:如果这次又流产,我就和你离婚!我回老家,从此不相往来!其实这话哪是对丈夫讲的,都是说给上帝听的。丈夫看我这样,更是小心翼翼。开车时,非常缓慢地开过坡路,导致后面堵著一路的车。

一如既往

我的担心、害怕和埋怨,在上帝的面前显露无疑。然而上帝是爱我的。在我软弱、不想去主日时,祂借着各种方式,提醒我应当敬拜上帝。

记得有一次主日,一大早,我就告诉丈夫:我不舒服,不去教会了。丈夫没有多说,他知道劝不动我,就跪在地上,为我一天的平安祷告,然后出门了。

我躺在沙发上,心里不断地对上帝说:主啊,今天是主日,我应该去敬拜你。可我不舒服。如果我去了教会,流产了怎么办?

我心里一会挣扎,一会后悔,觉得我应该跟着丈夫出门的。即使不幸发生了,上帝也必有带领。

没想到,丈夫又回来了,问我去不去教会。我说“去!”我心里顿生一种得胜的喜乐,因为我做了上帝喜悦的事。

怀孕的那段时间,我们使用了康来昌牧师的《创世记》释经来进行家庭礼拜。书里的信息提醒我,要学习放心,信靠上帝,看上帝的带领。

上帝也借着孕期的各种症状让我看到,我其实什么也掌控不了。唯有交托给上帝,并且相信祂的护理,才是唯一的办法。

上帝更提醒我:即使有了孩子,我们也只能陪伴十几、二十年而已。最好的爱,是把他交托给主。

上帝的话“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大大安慰了我——孩子是上帝给我的,祂也应许为我持守。我要做的就是尽本分,并且把一切交托给祂。

我发现,当我以孩子为重心时,我没有喜乐,有的是忧虑和担心。所以别人常对我说:你怀孕,也没看你开心到哪儿去呀!原来,孩子并不能解决我的一切问题。若不信靠上帝,我就永陷忧愁。

忧虑和恐惧夺走了我的喜乐,使我看不到上帝,就像雾霭蒙住了眼睛,看不到前面的光。

其实上帝一直与我同在。借着流产再孕的经历,上帝使我看到我内心深处的恐惧和信心不足,让我明白信主并不会让生活一帆风顺,明白这个世界上的生活不可能全然美好。

上帝一点一点地教我卸下忧虑,教我交托,教我信靠。我学习像小孩子一样,单纯地仰望祂,投靠在阿爸天父的怀抱里,相信祂的带领和保护。

原来,这一切都是于我有益的。无论有没有孩子,失去什么,上帝爱我一如既往。在我什么都不能做的时候,我唯有相信祂,抓住祂的应许。正如《约翰福音》16:33: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作者现居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