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煽动性讲道更重要——回应《德国牧师因大胆传福音而受迫害》(王敏俐)2016.06.06

文/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6.06.06

近日,《举目》官网上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关注。

作者提到德国牧师欧拉弗∙拉泽尔(Olaf Latzel)在证道中,因传讲“只有一位真神,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上帝” 而遭到媒体舆论的挑战(参http://behold.oc.org/?p=30062)。

笔者过去曾在德国留学、居住、参与教会服事约8年之久,因此相当地好奇这整件事情的始末,究竟是如何?

 

是侮辱其它宗教?还是为真理受逼迫?

2015年1月16日,德国不来梅的福音派牧师欧拉弗•拉泽尔在讲道中,针对各种不同的“信仰融合”(Religionsvermischung。编注)提出批判。他的讲章令舆论哗然,甚至引起德国几个主要政党(SPD、CDU/CSU、Grüne、Die Linke)与多数媒体一致的反对。

其实,真正惹动群怒的,不在于欧拉弗坚持圣经立场中的独一真神,而是欧拉弗在讲道中,对其它宗教所使用的侮辱性字眼:

他称穆斯林的开斋节(穆斯林斋月结束的庆祝)为“愚昧的蠢事”(Blödsinn);认为天主教教宗在复活节与圣诞节的全球性文告为“狗屎”(Mist);佛陀则在他口中,成为“痴肥的老人”。

有趣的是,除了多数的反对者之外,欧拉弗也有不少支持者,如欧拉弗的脸书社群(Solidaritätmit Olaf Latzel)公共页,在截稿时的点赞者,超过8,300人。

部分英文媒体以“欧拉弗为真理受逼迫”作为报导,提到德国信仰的衰败,甚至传道人因着传讲合乎圣经的真理受攻击。

我心中有些迷惘,身为基督徒,我们到底该如何在众说纷纭中,按著上帝的心持守信仰?我们又该如何按照真理分辨所听见的道?

 

找到一个平衡

不可否认的是,基督徒在多元主义当道、同性恋浪潮高涨与异教徒文化充斥的21世纪中,越来越难在圣经真理与我们所身处的环境中,找到一个平衡。

笔者的经验是,当我在脸书上开始分享一些关于同性婚姻的议题时,我的同性倾向的朋友们,一个个将我屏蔽,视我为拒绝往来户——那些我们本该靠主去爱的朋友,反而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

我不禁思考,持守真理,是否也能同时尊重多元文化?如果,我们的主尚且忍耐、等候被世俗文化所谬导的人们,我们是否仍应该自以为是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审判他人呢?

神学家巴刻(J. I. Packer, 1926-)在他的著作《重寻圣洁》中,试图找寻一种平衡:

“圣经和经验都警告我们,我们要在两个极端的祸患中间推进。一端是假冒为善、墨守成规的法利赛主义(表面上事奉上帝,骨子里要谋私利),另一端是愚蠢至极的非律主义,喋喋不休讲爱与自由,忘了上帝所赐的律法仍是荣耀上帝的标准……”

“基督徒的生命是两种旅程,不是一种。”

“他们了解到,除了从摇篮到坟墓的外在旅程,即哲学家所称的外在世界,还有一条认识上帝和认识基督的内在旅程。他们认定第二种旅程是爱和尊崇、服事和喜乐的永恒生命的第一阶段。”

“他们也理解到,外在生活——爱邻舍,与内在生活——爱上帝,是唇齿相依的,就是说,在一方面失败,就无可避免削弱另一方面。”(见巴刻,《重寻圣洁》,第4章 全面看圣洁。编注)

 

不止于口舌之争

攻击性的语言必然导致语言暴力的恶性循环。欧拉弗在阐述了争议性的论点之后,引发各界攻击,在短时间内收到了超过4,000封邮件与教会内外的挑战。

直到半年后,从风暴中沉淀下来的欧拉弗,才厘清自己的立场:

“我已经为我的用字遣词致歉。我所陈述的真理内涵是对的,但我使用的语气与态度是需要调整的。”

“我是百分之百站在圣经的立场上,我们所信仰的耶稣基督,并非与伊斯兰的阿拉是同一位上帝,这是我必须清楚的告诉世人的。”

言语的争端或许随着时间会逐渐消移,但基督徒真实的战场并非仅止于口舌之争,乃是在多元文化与异教之风充斥的日常生活中,继续靠主持守圣洁,带着真理与恩典去爱我们的邻舍。

编注:Religionsvermischung为德文。一般是指宗教融入原来没有的,甚至是矛盾的元素,诸如在神学中参杂了神话、在信仰中混进政治目的……初期教会受诺斯底主义的影响就是一例。

作者来自台湾,留学德国,现居美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