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姻中,从失望到绝望之后(艳阳)2016.06.09

文/艳阳

本文原刊于《举目》79以及官网2016.06.09

年少时,我生活在支离破碎的家庭里。争吵、暴怒、恶言恶语,几乎是家常便饭。我极没有安全感,时刻都在观察父母的脸色,害怕哪里做得不好,触怒他们。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养成了惧怕、忧郁、敏感的个性。

幻想婚姻带来幸福

为了逃避痛苦,我沉迷于阅读,借着各种各样的小说安抚空虚的心灵。小说里唯美的爱情故事,诱导着我幻想——当那个白马王子翩然而至的时候,就会带我忘记过去,离开现在,进入将来——无比美好、快乐的将来,过著“我懂他懂、我痛他知”的幸福生活。

2003年,我认识了耶稣。情感细腻的我,知晓了主对我的爱后,开朗了许多。到了适婚的年龄,周围热心肠的人纷纷给我介绍对象,我最终选择了一个传道人介绍的弟兄。

这位弟兄是退伍军人,在成都市服事(我在昆明),老家在成都郊县。全家人都信主,母亲是当地教会的带领人。

我看了一张他的照片,照片上的青年面无表情,直视著远方,那眼神让我觉得饱经沧桑而又似曾相识。我认为找到了与我同病相怜的人,因为只有同样的经历才会如此渴望知己、渴望幸福。

不久,在教会的查经会上,我们相互认识了。经过一年多的交往,我们结了婚。从认识到结婚,我们只见过3次面,平时的交往方式就是打电话。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多,对彼此的了解少之又少。

丈夫的家庭背景

婚后,他坚持回成都服事。我放下了在昆明的生意,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于圣诞前夕,跟着他来到了成都。一下火车,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阴沉沉的天空仿佛罩在头顶,好压抑。

经过几天的努力,才租到房子安顿下来。随即我们一起去探望在郊县的公婆。

在公婆家,我努力做事,挑水浇菜、烧柴火、做饭,尽量讨他们喜欢,就像年少时在家里努力做事讨好父母一样。在这陌生的地方,他们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同和关怀。

然而,生活并不像我期望的那样。

一个寒冷的日子,我们夫妻和公公在田里栽菜秧。忙到下午1点左右,公公对我说:“你先回去,看看你妈煮饭了没有?等一下她玩耍忘记了。”我不太清楚公公的意思,坚持再帮会儿忙。

我们从地里回家,已是下午2点。就像公公预料的那样,婆婆站在屋里,午饭还没有着落。一个刚好来串门的村民看见我,说:“你们家的生活麻烦,你妈又慢,平时农忙全靠两个儿子……”

村民絮絮叨叨地说著。我沾满泥土的双手,和我的心一起,在寒风中越来越凉。

公公才洗了手,就被婆婆叫去做事。他笑眯眯地忙里忙外,没有任何怨言。公公是如此宠爱婆婆,他们家庭和睦,不吵不闹,快乐、满足地生活着。

婆婆告诉我:“我们的儿子养得娇惯,谈不上管教,怕伤了他的心。”

丈夫原来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跟我之前所了解的完全不同。我渐渐意识到,我们的差距太大。

新年伊始,我给远在昆明的小姨打电话问候。丈夫知道后很生气,责备我:“你为什么不给我说一下?我们一起给他们打电话,不是更好吗?”我也觉得委屈,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看着我们争执,婆婆担心儿子吃亏,就出来帮他。婆婆用圣经的话教训我,我怎么说都错。

这件事深深刺激了我。我突然间明白:自己还没有摆脱过去的伤痛,就又进入了另外一个漩涡。

婆婆在家里犹如女王一般。我没能讨她喜欢,被孤立了起来。从小就想讨好人的习惯,到她这里撞了墙。而娇生惯养的丈夫,个性又那么强硬。我想要依附他们的情感,自此剪断了。我无路可走。

图3-by Dante041-chicken-1265421_1280

对婚姻渐渐失望

回到成都后,我们的生活开始磕磕碰碰。厨房里灯泡坏了,我说要换,他却拖着。水管漏水,我说:“要换水龙头。”他说:“不严重,用盆子接一下。”

我说:“我们要努力工作,不能懒散。”他说:“不努力工作,就不是上帝的儿女?上帝就不喜欢你啦?”我说:“我们没有房子,这样搬来搬去,我们女人会没有安全感。”他说:“我们又没有像乞丐那样住在桥底下!你的安全感来自于有房子,你的信心有问题。”

我告诉他:“今天我出去,遇到什么什么事……”他只会回答:“嗯,哦……”我说:“在这个城市里感觉好孤单。”他说:“谁让你自己不去交朋友!”我说:“电动车不能停在楼底下,要停在车棚里。”他说:“那样太麻烦。”结果价值几百元的电池,被偷了好几次。

我们无法沟通。他成长在幸福、美满的家庭,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满足和喜乐,所以他不能明白我成长中的痛苦、抑郁为何物,不明白我现在的孤独是为何。看到我的情绪,他惊为怪物。

我的任何想法到了他那里,得到的回应不是“我懂”,而是“教训”。在他面前,我不是一个软弱、需要扶持和怜惜的女人。他对我处处教导,事事挑剔。

我向往的“我懂他懂、我痛他知”的幸福生活,被残酷的现实化为灰烬。而更大的考验还在后头……

没人在乎我的眼泪

结婚几年,我反复自然流产。每经历一次,就痛苦一次。长时间下来,心灵的压抑、身体的折磨,难以忍受。

我找不着出路,无数次地问主:“我该怎么办?我错在了哪里?”可那些年主是沉默的,听不到祂任何的声音。

后来检查出,是丈夫染色体异常,导致了不育。我抑郁了许久。面对很多人的议论、眼光,我只好把眼泪吞进肚子里。

经过祷告和漫长的等待,我于婚后第7年生下了儿子。

生产住院时,婆婆来了。丈夫安排她在家煮点饭。可是婆婆清晨起来,开着大火炖上鸡,人又去睡觉。等丈夫去舀汤时,才发现炖干了。他为此说了婆婆几句。中午时分再回去拿午饭,却见婆婆生气睡着,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他只好又去买菜,回来做好,再送到医院。

我看到隔壁床的产妇都在吃下午点心了,我的午饭还没送来,儿子又不停地哭闹,剖腹的伤口痛不可忍……我难过得躲在被子里哭。

丈夫送饭到医院时,已是下午2点多。我问他:“我才生了孩子,你都不能照顾我一下吗?都几点钟了?”他说:“你哭什么?我回去又要买菜、做饭,又要安慰妈。我歇过没有嘛?”

我就是这样,度过了人生中最需要关心、照顾的时刻。都说月子里哭会伤眼睛,可有谁在乎我的眼泪?

从失望到绝望

儿子出生后,丈夫处处关注着他。任何一点小事,都会成为他责备我的理由。他一看到儿子不好的习惯,就会追究到我父母对我的影响。

我终于醒悟过来。别说指望他“懂我”,就是别再揭我的伤疤,他都做不到。他看到我为此难过,却视而不见,只有冷漠。以前他做得不好,会说:“对不起!”现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对主说:“我的日子该怎么过?”主还是沉默,只是引导我看自己生命中需要对付的地方。

一件事情的发生,使我对婚姻从失望进而到了绝望。

儿子3岁的时候,我意外怀孕。一个雨夜,丈夫却没有开车,而是骑着电动车到我的店里,接我们回家。怀有8个月身孕的我,和年幼的儿子一起坐上车。一家人穿上大雨衣,儿子哭闹不停,因为他不想藏在雨衣下。

下雨视线不好。在十字路口为了避让一辆轿车,电动车打滑晃动,儿子随即摔了下去。我藏在雨衣下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车子摇摇晃晃地往前走,直到摔倒在地上。

我听见路边的行人尖叫:“哎呀,娃娃!”我回过头,才看到儿子在一辆白色轿车下,小小的身躯卡在车子的两个前轮中间,只有头露在外面。我拼命向儿子跑去,挡在轿车前面,喊叫:师傅,压着人了,快倒车!

儿子抱起来后,司机从车上下来,说:“只看见电动车过去了,没看见雨衣下藏着的孩子掉在路边。我正想慢慢地移过去停车,却没想到轧著了孩子。”

我要求司机去市里最好的医院给儿子检查,我在医院里挂号、排队、找医生,顾不得自己笨重的身体四处奔走。经过儿外科医生的仔细检查,儿子毫发无损。我的心才放下来,不住地向主感恩!

回到家里已是凌晨,我问丈夫:“你知道孩子从车上掉下去的时候,为什么不吭声?为什么还继续往前走?”他没有解释。

那一夜,我彻夜难眠。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孩子被轧在车下的情形。我真是后怕:“如果不是主的看顾,车轮稍微有一点偏差,后果就不堪设想。”

第二天,我病了。想到自己挺著那么大的肚子,带着年幼的儿子,为了生活,起早贪黑地做生意!有婚姻、有丈夫又怎么样?还是无依无靠的!我心里难过极了。

这时,我听见主说:“人是何等的有限!”得到主的回应,我的困惑解开了一些。我想了好久,对主说:“我所嫁的人,是有限中还要有限的。真正养活我们母子、保护我们母子的,是主你自己。”

成就另一个“我”

回首10年的婚姻生活,像是行走一条蜿蜒曲折的路,很辛苦,无数次跌倒,无数次错过。可奇妙的是,我从未失去过什么。相反,主默默带领着我一路收获。每过一个坎,就更坚强一些。每上一个台阶,信心就有新的突破。

现在,家里的灯坏了,我自己换上;煤气漏了,我找人来修;验收新房,我抱着孩子,跟随装修师傅到处看;难过了,没有一滴眼泪;想不开,就不断祷告、仰望主。

我再也不是那个想要依靠婚姻、依附丈夫,想得到体贴、安全感、过快乐生活的我。我已成长为另一个我,就是主所期待的单单依靠祂、以祂为乐、坚强的我,是主用10年的时间,磨砺、培养出来的我。

主对人一生的计划,是我们测不透的。祂为了塑造人,必要使其经历蜕变的过程。这个过程也许痛苦、艰辛、孤独,可是只要不停止对主的仰望,坚持下去,就能看到全新的人。

相反,如果怨天尤人、自暴自弃,那么,人生就会成为荒凉无涯之路,到老也走不出来,想逃也没有去处。只有回转信靠主,让主的旨意在自己身上成就,才能成为一个全新的、喜乐的人。

作者现居成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