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血以后(若冰)2016.06.23

文/若冰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6.06.23

11月20日,我蒙恩受洗。就在我沐浴于主恩、无比快乐的时候,我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死荫幽谷。

尿血

11月29日晚上,参加完教会的见证会回来,我便觉得浑身酸痛。彻夜难眠。第二天早上,便发现自己尿血。

我心里说:完蛋了!又来了!早在6年前,我就尿血,诊断为肾炎。经过激素治疗,好不容易稳定住。如今历史又重演了!

我的心情一下子滑到谷底。我问上帝:如果你先前藉疾病引导我到你面前,我现在已经来了,为什么你还要继续让我在疾病的道路上前行呢?

尽管不解,尽管难过,尽管痛苦,但是在疾病中,我唯一能做的,是抓住上帝。那些日子,陪我度过的是《诗篇》。诗中的呼求和呐喊,仿佛都出自我的肺腑:

“耶和华啊,求你可怜我,因为我软弱。耶和华啊,求你医治我,因为我的骨头发战。我心也大大的惊惶。耶和华啊,你要到几时才救我呢?耶和华啊,求你转回搭救我,因你的慈爱拯救我……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诗》6:2-6)

看医生是需要预约的。在等待医生检查的日子里,我日日看着不间断的血尿,想着自己的疾病,不知道上帝要把我带到哪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踏入死荫幽谷。是我犯了什么罪么?我在心里念叨:

“耶和华啊,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么?我心里筹算,终日愁苦,要到几时呢?”(参《诗》13:1-2)

恳求

耶和华是信实的。祂顾念我毕竟来自尘土,毕竟软弱。祂体恤我在病中无所依靠,便一再将智慧的话语在我面前显明:

“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你的律例。”(《诗》119:71)“耶和华啊,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诗》119:75)

我每天只要有空,就举起圣经,大声朗读《诗篇》,一遍又一遍地从中汲取力量。

我恳求耶和华用脸光照我。我相信祂是好牧人,必会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使我的灵魂苏醒。我虽行过死荫幽谷,也不怕受伤害,因为祂与我同在,祂的杖、祂的杆都安慰我!(参《诗》23:1-6)

在等待诊治的日子中,全靠着主的话语,我才没有完全崩溃。

我依然会哭泣。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过世的母亲,想起自己一路走来的坎坷,想起身在他乡却患病,觉得自己千疮百孔,觉得不堪一击。幸好主的话语时时喂养我、修补我,所以夜间虽有哭泣,早晨却必欢呼。

经过检查,医生说要做肾穿刺,来进一步确诊。对此我很抵触,因为我已经做过两次肾穿刺了,再做,就是第三次。

前两次的痛苦记忆犹新。且这样的检查是创伤性的,我实在不愿做第三次。但是再转念,也许这就是上帝给我的最好的。再做一次检查,能更准确地确诊,有助于日后的治疗。

刚强

12月22日,肾穿刺结果出来。医生花了一个小时,跟我解释肾穿刺的报告。简言之, 非常不好。抽到的21个肾小球中,有19个都出现结疤,另外2个也不完全正常。

听医生讲解的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我才32岁,我还如此年轻,我的孩子才不到5岁!我无法想像自己未来的生活——多久会死?要靠透析维持生命?要换肾?这可能就是我的未来。

好在这样的崩溃没有持续——我已经信靠主了!我已经有永生的盼望了!我要用每一天来荣耀主!于是我擦干眼泪,对医生,更是对自己说,我很好,我会没事的!

回到家,我在祷告本上写下祷告:

主耶稣,我举起双手呼求你,因我身陷灾难。

我深知你掌管明天,我更深信你已完全战胜了死亡。

当死亡不再可怕,变成了人美好的归宿,我怎能不俯伏敬拜你?我怎能不称赞你?是你流尽宝血,为我们换来这活泼的盼望。

压伤的芦苇你不折断!我在哀苦中仰望你!你让我忍耐,你让我受苦,乃是因我有福。

不受苦,不得见主面;不背负十字架,无缘到你近前。我甘愿背起这苦难,在苦难中心生喜乐,用喜乐荣耀你。

待我完成你的旨意,必得着你的应许。

就这样,我完成了从害怕、抗拒到顺服、忍耐且喜乐的转变。我不再哭泣,不再痛苦。我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刚强,前所未有的平安。

在每天的灵修、祷告、读经中,主不断地喂养我。因为患病,我反而有更多的时间认真学习、思考;因为安静,我反而有更多时间与主亲近。

如果说在患病前,我还不断渴求主赐我云柱、火柱指明前途,需要不断的印证和检验才能完全信服,那么患病之后,我确确实实地看到了主的大能。

我不再需要确据,因为主就是确据;我不再需要检验,因为主掌管明天;我不再有犹疑,因为主已扶持我站立。

在患病期间,我制定了详细的读经计画。我每天定时祷告,感到自己时刻与主同行。一个月的时间,我读完了《利未记》《出埃及记》《民数记》。

40天

1月11日,又见到了医生。医生非常愉快地说:好消息!检查结果非常好,病情似乎得到了控制。一切开始变好!

上帝在用祂的大能医治我!

掐指算算,正好差不多40天的时间。在这40天里,我与以色列先民一样,在旷野中受试炼!我也曾犹豫,也曾退缩,也曾悖逆,但最终我学会了仰望,学会了忍耐。困苦锻炼了我的顺服和信心。我不再有惧怕。

我把每一天、每一件事都交托到上帝的手里,一心一意求祂带领。我相信祂所赐的,都是最好的。即便无花果不结果,即便葡萄树不结枝子,即便牛羊都不在圈内,我依然要举目赞美,因为主将我置于极深的水中,不是要溺毙我,乃是要洁净我、救赎我、举起我。

作者目前定居美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