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孤独——戒掉色情瘾(麻雀)2016.10.13

pic-1-by-unsplash-leaf-1082118_1280

麻雀

本文原刊于《举目》81期和官网2016.10.13

 

我是麻雀,我的丈夫勇诚,虽然只有40出头,对色情上瘾已经有28年了……

 

 一、惧怕——色情崩溃了家庭 

pic-2-by-geralt-woman-73403_1280

 

麻雀(妻子)

“你在看什么?”我瞄了一眼丈夫他的笔记本电脑——萤幕上显示著一个女人的身体。

一年前,我丈夫向我坦白,婚后10年来他一直在看色情网。因此,他很少和我有性生活。我觉得受了欺骗,但还是饶恕了他。我们俩更重述了结婚誓言。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之后,他仍未停止看色情网!

我查看他的电脑记录,一页又一页的网页,显露出他看色情网的历史。周围所有的杂音,仿佛都消失了,血直冲向头颅,我愤怒了!

然而丈夫根本不把这当一回事。他没有感到耻辱,更没有丝毫悔意。我整个人瘫软下来。我可以看到,他被一个黑洞吸了进去。

我想说服他不看色情网,但他不为所动。我救不了他。我没有力量可以帮他,让他看见身上的罪。我的世界崩溃了,我想到离婚。

 

勇诚(丈夫)

妻子告诉我,如果我不改变,她会离开我。我震惊!但我不想失去妻子。

 

二、上帝是我的依靠——最后的希望

pic-3-by-agnes-dsc_0309-r30

 

麻雀(妻子)

我打电话给婆婆,把事情告诉了她。她原本不想干涉,但最后还是同意和勇诚谈谈。

他们谈了,但没什么效果。

我又打电话给丈夫的心理医生。医生说,如果我丈夫真的不听劝告,到一定时候,我得离开他。

我差一点就要放弃我们的婚姻了。

有一天,我在后院,看着天空,想到了上帝的信实。我记起《马太福音》18章15-17节: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听,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若是不听他们,就告诉教会;若是不听教会,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我要寻求教会的帮助,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我和丈夫一起去找了牧师。

 

勇诚(丈夫)

我不想离婚。所以在妻子的催促下,这天早上9点,我们到了教会,会见米牧师,一位60多岁的瘦高男子。他注视着我的眼睛:

“你需要非常努力,重建妻子对你的信任。如果你能回头,那就是奇蹟。”他继续说:“现在我要求你为真理每天祷告3次。”

只是,我一直生活在谎言中,已经分辨不清什么是真理……

他又鼓励我参加每周二的兄弟祷告会。他给我列出行动计划,让我不是孤军奋战,使我内心充满了希望。

 

 三、上帝是我的力量——周二兄弟祷告会 

pic-4-by-agnes-dsc_0306-r30

 

勇诚(丈夫)

这个祷告会的历史非常悠长,从二次大战后就开始了。一批年长、忠心的兄弟,在每周二早上聚会,连圣诞节都未中止。

每周二早上,闹钟5点半把我叫醒。6点半,我已经到达祷告会。这么早起,我很不习惯,但还是坚持下来了。先是讲员讲述,然后大家为不同的事项祷告。

和这些弟兄在一起,我感到很安全,所以第一次去祷告会,我就打开了心扉:“我有色情瘾……”

他们围成一圈,让我坐在中心,为我按手祷告。他们祷告上帝保护我,坚固我,使我远离诱惑,使我圣洁。他们非常真诚,没有任何的指责或惊讶,使我觉得完全被接纳。在这之前,除了我妻子,我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人际关系。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到,有人真正关爱我。

他们还邀请我在教会附近的餐厅一起吃早餐。我们一起喝咖啡,吃华夫饼,交谈。之后,我9点抵达办公室,正好上班。

通过祷告会,我渐渐接近了上帝。我每天在清晨、午餐和晚上祷告,一天3次。我不愿生活在以前的黑暗中。

 

麻雀(妻子)

每次丈夫从祷告会回来,总是精神焕发。圣灵如微风在他里面充满。他看起来满怀希望。我真是太高兴了,鼓励他坚持去祷告会。

 

四、孤独者回家——面对每个男人的战役

pic-5-by-dzackculver-jeep-1475769_1280

 

勇诚(丈夫)

米牧师要我和一名男子——60多岁的大学教授查理见面。他曾经陷在同样的困境中。

我一到他家,他就邀请我到后院和他交谈。他妻子也曾表示要离开他。因此,他很感激,这些年来她最终还是选择一直留在他身边。

他说,他尝试过各种治疗方式来对付色情瘾,最后,只有以基督信仰为核心的EMB(Every Man’s Battle,即“每个男人的战役”。http://newlife.com/emb/。编注)聚会,帮助了他。

我打电话到EMB组织,他们建议我参加10月在我家附近,美国西岸加州圣荷西(San Jose)的聚会。不过,我妻子得知,较早的7月,在美国东岸的首府华盛顿特区,也有EMB聚会,就劝我不要等了。

那时是6月,我立刻注册,买了飞机票,准备参加7月的会议。现在看来,那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EMB在我下榻的酒店,安排了一个室友。在周五到周日3天的会议期间,我们可以互相监督,不碰色情的东西。

与会者大约有100多位男子,从20岁到70几岁都有。演讲和小组辅导交替。

主讲人为我们讲述成瘾和复苏。他本人也曾有色情瘾,和习惯性出轨。他康复后成为心理医师。所有会议组织者和小组组长,以前也都和我们一样,但后来都康复了。

听到他们真实的故事,我们内心升起了希望。

在小组讨论中,我们学着表达感情,学着探讨过去的痛苦经历。这是很多人,包括我在内,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我们大多数人习于独来独往,和外界隔绝。我们一直使用色情瘾来痲痹心灵最深的伤害,避免面对痛苦。

现在,我们开始面对这些伤痛。

我记得其中有一个练习,就是写下希望从父母那里听到的话,诸如“我爱你”、“我原谅你了”。然后,由配对的伙伴,读出来。

很多爱的话语,是我们第一次听到,深深打动了我们——有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一刹那倒在地上,像小男孩一样开始抽泣。他的肩膀不停地颤抖。他再也压抑不住,尽情痛哭。

聚会的最后一天,我们写下自己的罪。然后,我们一个接一个,走到一块大板子的面前,把字条固定在板上。最后,我们用红漆涂盖了字条。

当我举起杯子,把红漆倒在我的字条上,我感觉到了“饶恕”,因为耶稣的血覆蓋了我的罪。我焕然一新。那是一种真实的释放──我可以重新开始了!因为,“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9)

 

五、你不撇下我——适时的忧郁治疗 

pic-6-by-agnes-dsc01580-r30

 

勇诚(丈夫)

我曾因重度忧郁症,住进精神病院。

出院后,在一个精神科医生处,我继续接受治疗,但他开的药仅能阻止我的自杀倾向。除此外,生活中任何一丁点压力,都可能让我反应接近崩溃的暴怒。即使医生为我的药加剂量,都没法使我的病情稳定下来。

这段时间,我妻子在网上另外找了一个精神科医生,服了新药后,我感到明显不同,好像一直生活在乌云下,忽然阳光突破云层照了进来。我生活的颜色从灰色变得七彩。

平生第一次,我真正感到喜悦!我喜欢和妻子在一起,不再视女儿为沉重的负担了,享受上帝给我的祝福。

每天服药后使我的病情逐渐稳定,渐渐从深渊里爬了出来,能更好地接受心理治疗。我也可以着手解决更大的问题──我的幻想瘾。色情瘾只是其中的一种。

 六、上帝总不丢弃我——把焦点放回主屏 

pic-7-by-agnes-dsc_0574-r30

 

麻雀(妻子)

丈夫从聚会回来后,像换了一个人。他不再看色情网了!我很惊喜,但也担心,不知这能维续多久。如何保证他将来不再重陷色情瘾呢?我通过教会,为他找了一位主治性瘾的心理医生,赛医师。

 

勇诚(丈夫)

心理医师虽然帮我渡过了忧郁期,却不能帮我摆脱色情瘾。我妻子通过教会,找到了主治性瘾的赛医师,催我去见他。

赛医师首先教我切断在家里的上网途径。接着,他教给我“双屏”法。

他在纸上画了两个萤幕,一个正对着我,一个在一侧:“看,你在做的正经事,都在这个主萤幕上,而诱惑在这个敞开的侧萤幕上。”

他说,我需要意识到这个侧萤幕,知道那里有不正当的想法,然后把注意力收回到主萤幕上。他笑着对我说:“你无法阻止疯狂的想法,但是,你可以学会如何对付。”

一天在大街上,一个漂亮的妇女从我身边走过。我立刻就兴奋起来,产生了各样的幻想。我当即意识到,侧屏被点燃了。于是我努力把焦点放回主屏的正经事上。我学会了拒绝在不当的想法上逗留。经过不断的操练,我逐渐养成了习惯。

有了这种方法后,我不再为老病重犯而过分焦虑。我卸下了心中的重担,也快乐地感到自己正走向圣洁。

 

 七、站立在磐石上——欢庆更新事工 

pic-8-by-agnes-dsc02330-r30

 

勇诚(丈夫)

周二兄弟祷告会支持和鼓励了我,但我还需要与我有类似经历的人相伴。在每周二教会举办的CRCelebrate Recovery,欢庆更新事工。http://www.celebraterecovery.com/。编注)聚会里,我终于找到了一群可以相怜相惜的人。

这些人来自社会的不同角落,不同年龄,有和我一样有色情瘾的,也有毒瘾的、酒精瘾的、食物瘾的……我们都经历了挣扎,能感到对方的痛苦,能监督彼此的行为。

我们每次开会前,会一起吃晚饭。晚饭后,我们一起唱赞美诗。这些赞美诗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歌词说出了我们心中的挣扎,和对医治的希望。我第一次感到唱诗的快乐。

之后,我们或听见证,或上治愈的课程。

有一位讲员,讲出他小时后经常受他父亲的侵害,我听后真是心有戚戚。也有一位姐妹,说她每天还在争战。有时瘾一上来,强烈的感受冲击她,她会受不了,坐在沙发上哭泣。她的见证很真实。我何尝不是每天在争战!

小组讨论是大家亲近的时候。

“嗨,我叫……我是基督徒,我的问题是……”我们用椅子围成一圈,介绍自己。接下来每人有3到5分钟的时间,和大家分享近况。

小组的准则是,所谈之事严格保密,只谈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说粗话。这使我觉得很安全。通过这样的分享,我们走进了对方的生活,彼此的关系更紧密了。

最后一档是甜点。我经常带甜点。当有人为戒瘾周年庆祝时,我还自告奋勇带蛋糕来。我还是小组的组长,积极参加了“12步骤12 stepshttp://www.celebraterecovery.com/index.php/about-us/twelve-steps。编注)的学习。在不断的聚会和沟通中,我成了CR家庭的一员,交上了朋友。

 

麻雀(妻子)

为了参与CR,我丈夫通常每周二晚上5点半离家,9点半才回来。有时候,我真希望他能留在家里。由于我丈夫说,这是对我们婚姻的承诺,所以我还是继续鼓励他去。

 

 八、忘记背后——从认罪开始 

pic-9-by-agnes-dsc_0475-r30

麻雀(妻子)

老实说,即使丈夫开始康复了,我仍然觉得受到很大的打击和伤害。我感到他背叛了我们的婚姻,也觉得他无论做什么都不够。

在一次崇拜之后,我们俩都走到讲台前认罪,再次向基督委身。认罪并不容易,因为在我的脑海里,是他亏欠了我。然而圣灵谴责我,我知道我必须认罪。

我祷告,让上帝显露出我的罪。我把这些罪写了下来,每天为此祷告。不过,这并不表示,丈夫的色情瘾是我的过错──他需要处理他自己的罪。

过去,每当希望似乎遥不可及的时候,我都紧紧抓住上帝的信实。有时候,我甚至没有力量祷告,但圣灵用说不出的叹息为我代祷。

我打电话给父母,他们从来没有指责我丈夫。相反,他们让我看到他好的一面,让我饶恕他,并为我们代祷。我也经常和一位导师通话。她坚定地支持我、安慰我,并时常用属灵的智慧来引导我。

因为有伤痛,真正饶恕丈夫并不容易。然而随着他的慢慢改变,饶恕他渐渐变得容易。

两年过去了,他已经判若两人。他不再时不时地暴怒,而是充满爱和温柔。他不再对我们的性生活敬而远之,而是张开双臂拥抱。我们经常手牵着手,出去散步。我们在平和的气氛里讨论婚姻和育儿问题。

我们每天祷告,一起远离诱惑,保持圣洁。

有人问我,如果我丈夫回到色情瘾中,我会怎么样?我的回答是:如果这场战役再度降临,我会和他并肩战斗。

pic-9-maxstraeten

 

勇诚(丈夫)

当我从“每个男人的战役”回来后,决心要在基督里开始新的生活。我对药物和心理治疗的反应也很好。

每天,我很小心地避开诱惑,也为此事恒久祷告。我学会处理怒气,情绪也变得越来越稳定。在“欢庆更新事工”里,我很努力地学习和操练里面的课程,渐渐远离色情瘾。

时光荏苒,我戒色情瘾已经两年了,每一天都是一场战役,也是一个庆典。

有时诱惑好像就在门外敲门,难以抵御。我用我所学到的方法和迫切的祷告来战胜它。我和妻子也每天为我们的圣洁祷告。她非常坚定地支持着我。

我和妻子组成了一个以上帝为中心的团队。这个团队不仅仅有我们,也有很多兄弟,有牧师、祷告会、“每个男人的战役”、精神科医师、心理医师,和“欢庆更新事工”。

我母亲也特意到我家,告诉我要认真处理我的色情瘾。我不再孤军作战!

我以前是名义上的基督徒。现在,我真正经历了上帝。上帝用这个经历坚固我,给我新的生命。我牢牢记得:

“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约一》4:18)

 

作者在美获MBA学位。先生勇诚自美常春藤高校获电子工程博士后,现为资深电脑软件架构师(Software Architect)。

4 Comments

  1. 看色情影片成瘾,既然是成瘾,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一个长时间养成的习性,想要很快断开,不是容易的事,更何况这个习惯的背后还带着情欲的犯罪。

    基督徒若陷在这样软弱想要走出来,首先第一要务就是站稳真理的根基,要相信上帝话语的应许,约一1:9,“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犯罪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教会做什么事工来弥补,而是马上认罪悔改,去教会找事做可以充实我们的生活,但不会让我们的罪得到赦免,只有向耶稣基督认罪悔改,罪才会得赦免。

    认罪后可学习大卫的祷告,诗51:10“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

    基督徒对付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别这种看色情影片成瘾,要有长时间抗战的准备。当下定决心不再看时,可能过了一段时间,因为疲乏或生活中不知何种状况下又软弱了再去看,这个时候,仍然是站稳真理的根基,再次认罪悔改,求基督的宝血再次涂抹我们的过犯,苦修苦行刻苦己心对除去我们犯罪的欲望不会有太大帮助,只有当我们认罪悔改,罪得赦免,不被罪所控告,我们才有力量再次重新站立,继续奔跑天路。不要听撒旦的声音,类似"你已经没救了,没希望了,你这样子犯罪上帝怎能饶恕你"等等,要相信上帝话语的应许,不要怕失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可以来到施恩座前求,来4:16,“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当然,我们可以检讨我们的日常生活习惯,是否某些习惯使我们容易陷入试探之中,这时我们就要思考,尽我们能做的,远避一切的试探。如果基督徒夫妻当中有一方有这样的软弱(我想大部分是弟兄),夫妻一定要一同面对,基督徒夫妻要思想哥林多前书第七章使徒保罗的教导,夫妻之间不可彼此亏负。单身的基督徒,请谨记提后2:22“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欲,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信德、仁爱、和平”。

    以上文章提供给陷在罪恶软弱中,想要靠耶稣基督宝血拯救之人。

    • 阁下谈的还是个人与上帝的关系。但这篇文章却是记录个人与上帝的关系以外,还有夫妻同心、整个教会信心群体,彼此相顾、一同面对、脱离捆绑的美好见证。正如 《哥林多前书》12:26 所言: “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

      更何况,“我们坚固的人应该担代不坚固人的软弱,不求自己的喜悦。”(《罗》15:1)

  2. 感谢一个姐妹今天分享给我这个,我和麻雀有一样的遭遇,我的丈夫不是基督徒,不接受神,我现在很崩溃,很绝望,真不知道怎么办,也想过放弃

    • 愿作者夫妻的见证帮助你,从更多地依靠上帝开始,向主祷告祈求,先为你先生的得救祷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