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痛过,所以明白伤痛的人

——回应如音《对教会的八个困惑》

卢洁香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如音:
你好﹗《举目》编辑将你的信转来给我。从你的8点困惑中,看得出您是认真追求信仰的人。

读了刘传章牧师对您的回应,我的补充是:

一问:教会与社会的异同

       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信主初期,被教会弟兄姊妹的爱所感动、震撼,后来却失望,想逃,怕受到伤害,甚至决定永远离开教会。但就在我做出这决定的时候,圣灵光照我,将神对我的拯救和爱,一幕幕浮现出来。我在嚎啕大哭中向主悔改……

       基督徒生命的成长,有一个从婴孩到成熟的过程。婴孩时期,自然在摇篮中被百般呵护。我们当然很想停留在这享受中,不用面对困难,不需要经风雨。然而温室里的花朵,是没有生命力的。

       我们不要将教会看成乌托邦和世外桃源,有人的地方就有问题和矛盾。而且很多时候,我们自己也是有责任的。在基督里里,这些都会成为我们走出温室、生命成长的契机。

       例如我,正因为经过了熬炼,对苦难有了更大的承受力,所以,在过去11年的柬埔寨宣教中,才有力量学习将基督舍己的爱实践出来。

        我非常喜欢意大利中世纪圣法兰西斯的祷文,愿和你共勉:

       “主啊!求你使我成为和平之子,在仇恨的地方,让我播撒爱心;在伤害的地方,让我播撒宽恕;在怀疑的地方,让我播撒信心;在绝望的地方,让我播撒希望;在黑暗的地方,让我播撒光明;在悲哀的地方,让我播撒欢乐。

       “不求人的安慰,但求能安慰人;不求人的理解,但求能理解人;不求人的怜爱,但求能怜爱人。因为在施舍中,我们有所收获;在宽恕他人时,我们也被宽恕;在丧失生命时,我们将复活而获得永生!”

二问: 教会的组织方式为何与共产党相像?

        要知道教会有2,000年的历史,而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是在1848年2月,在伦敦以单行本问世。马克思出生于犹太人的家庭,他的父亲后来成 为基督教路德派的信徒,所以圣经对马克思而言,是不陌生的,甚至是非常熟悉的。所以他借用圣经的某些形式,表达共产主义理念,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可是, 两者的内容,却是截然不同的。

        在《出埃及记》里,第一次提到以色列民族领袖的设立:“并要从百姓中拣选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诚实无妄、恨不义之财的人,派他们作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夫长,管理百姓﹔”(《出》18:21)。

        在使徒时代的初期教会,因为事工发展、人数增多,设立了长老(《徒》6:1-6),教会的管理架构和行政组织按需要而产生。

        按圣经所记,教会有不同的职分(《弗》4:11)。但目的是为了彼此配搭、同心事奉主,而不是为了掌握权力。圣经里也提到选执事和监督的标准(《提前》3:1-13),这都成为教会设立领袖的重要根据。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神在创造的时候,已经将秩序的原则给了我们。保罗也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著次序行”(《林前》14:40),为的是荣神益人。

三问:有过问题的人,为什么被视为异类?

       “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可》2:17)。我们如果确定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就不需要活在别人的眼光中,也不需要拿别人的价值观,作为衡量自己的标准。

        人对自己过去的创伤都是很敏感的,只有经历了主的医治以后,才能从过去的伤害中完全释放,并在主的爱里毫无惧怕。这是我有过的经历。

        在我所服事的金边恩典堂,弟兄姊妹中有曾经是赌徒、妓女的。当他们在基督里得到真正的释放和自由后,就不再忌违过去不光彩的历史,因为生命的改变是圣灵内住 的一个凭据。教会其他的弟兄姊妹,都以欢欣、感恩的心,与他们一同赞美主奇妙的大爱。以前认识他们的人,对他们刮目相看,“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 称他们为义了。”(《罗》8:33)
至于要在什么场合分享自己的过往,教会应该尊重个人的选择,重要的是“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四问:为什么教会选同工时,要看这个人的过去?

        教会选同工,重要的不是他过去的背景,而是他是否已经悔改,并且有从神而来的呼召。
在圣经里,被神大大使用的人中,有3次不认主的彼得,有迫害过基督徒的保罗……神要使用一个人,是没有任何势力可以拦阻的。

        我在去年一个聚会中,听了袁幼轩弟兄(编者注)的分享。他曾是同性恋、毒贩,现在仍然是艾滋病带菌者。他重生之后,生命完全改变。目前他在慕迪神学院任教,神使用他影响了很多人,更带领了很多年轻人归主。

        我还有一位宣教士同工,当年从中国到了柬埔寨,从流行歌手沦落到流浪歌手,抽烟、赌博……信主后,他借着祷告戒赌、戒烟,到神学院接受装备,最后走上宣教之路,在服事中常以自己过去软弱的经历去扶持人。

         因为痛过,所以明白伤痛的人;因为软弱过,所以能体恤跌倒的人;因为有了基督的爱,所以愿意接纳不可爱的人……

五问:为什么没有人敢去纠正强势的人?

        在教会里不应该有所谓强势的人,圣经的教导是:大的要服事小的。服事主的人,首先要存心卑微。如果有谁高人一等,甚至高过教会,神必然管教他,因为爱他。

        如果你觉得在教会里有这样的人,你可以学习耶稣为门徒洗脚,用为对方祷告等方式帮助他。

        在别人眼中强势的人,他们本人往往是不知道的,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盲点。他们甚至可能是孤独和脆弱的,需要更多的弟兄姊妹去关心他、与他配搭。

        主耶稣从来不怕得罪人,为什么要远远避开呢?或许神要透过你,用凭爱心说诚实话来帮助他,实践彼此相爱。

        人到无求品自高,一个敢为主豁出去的人,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六问:为什么有个人崇拜?

        在神的眼里,绝对不存在“论功行赏”,神看的是我们的心。如果在教会里,谁奉献得最多,谁的影响力就最大、地位最高的话,那无疑是赤裸裸的功利主义。

        虽然教会是由不同背景的人所组成,但人并没有高低之分,神不喜悦重富轻贫或按外貌待人。所以教会不该偏袒任何信徒,更不可以有个人崇拜。个人崇拜只能使人败坏和跌倒。

        我相信在教会里甘心乐意付出的人是不求回报的,更不会借此要求人去跟随他。在教会里自然有团契生活,但不等同拉帮结派。虽然中国与台湾一直存在“国、共”之分,基督里却能除去这些门户之争,成为一家人。

         我认识不少来自台湾的基督徒,他们对真理的渴慕,以及生命中流露出来的爱,造就了很多大陆人。10几年、20多年过去,他们仍在无怨无悔地为中国福音事工默默付出。

        “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不要贪图虚名,彼此惹气,互相嫉妒。”(《加》5:25-26)我们应该放下一切成见和不正确的心态,学习别人身上美好的品格。求主帮助我们突破狭窄的民族主义,建立合一的教会,将福音带给万邦万族。

七问: 信徒是否必须绝对服从牧师?

         我们可以从摩西的身上,观察神的仆人的特点:清楚和顺服神的呼召(参《出》3:4);为了神子民的益处而弃绝自己(参《出》32:32);为人极其谦和(参《民》12:3);在神的家里全然尽忠(参《民》12:7)。

         牧师的权柄是因上述特点而来,而且是靠着对神的爱来牧养教会,这是毫无置疑的。教会的牧者不是为了辖制别人或谋求私利,所以要避免一言堂、家长制,要彼此配搭、守望相助,也没有高低之分,大家同是主的仆人。

         我们信徒则不可随便论断牧师。如果牧师在服事中违背了真理,或者犯罪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有两、三个人一同作证,指出他的错处,为的是保护教会和挽救他。但如果仅是做事方法和观点不同,可以通过祷告、个别坦诚交流等,让神去带领。

         如果到最后,牧师仍然坚持原来的决定,我们也应该顺服,因为不能越位,“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13:1)。

        万一牧师确实做出错误的决定,神也必然有办法。比如旧约中,扫罗对大卫手段卑鄙、狠毒,但大卫依然顺服,结果,圣经记载:“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许久﹔大卫家 日见强盛;扫罗家日见衰弱。”(《撒下》3:1)情愿吃亏不出手的,神自然会出手;甘心默言不语的,神一定用事实为他说话;存心降卑的,神一定让他荣上加 荣。

八问:牧师的权柄是否太大?

        牧师的权柄是用来保护会众,引导会众认识神和经历神。这当然也包括监督的职责。
牧师也要受教会执事的监督,特别是在教会金钱运用、个人生活作风、服事是否殷勤等方面。而执事一般是由弟兄姊妹提名推选的。

        牧师教导弟兄姊妹,是根据圣经的真理,不可滥用权力去辖制人。

        如果牧师犯了错误,整个教会自然会受到牵连。看旧约中的以色列历史,每个以色列王都给整个民族带来影响,或好或坏,或正面或负面,这是必然的。况且,我们在 基督里属于一个身体,一个肢体软弱了,其它的肢体也会受牵连。所以弟兄姊妹要多为牧者祷告、守望,“击打牧人,羊就分散”(参《亚》13:7)。至于后果 如何,深信神仍然掌管着,“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诗》29:10)教会是属神的,神掌管着教会的金灯台,祂是唯一的审判者。

        当我们觉得教会、牧长有问题时,也要注意到一点:毕竟我们所知道、所了解的有限,所以,不要将相对的问题绝对化,不要将良好的关系对立化,不要将个别的问题 普遍化,“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3)在同心建造教会中,我们也能一同得到生命的祝福和成长。

作者来自广州,毕业于加拿大维真学院。现为柬埔寨宣教士。
编者注:袁幼轩(christopher yuan)的博客地址�Ghttp://christopheryuan.blogspot.com/

回应文章:心意更新,靠信心得胜——回应《对教会的八个困惑》︱刘传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