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找到新家与新信仰(渔夫)2016.11.18

Pastor Gottfried Martens lights a candle during a service to baptize people from Iran, in the Trinity Church in Berlin, Aug. 30, 2015. Third right is Iranian asylum-seeker Mohammed Ali Zanoobi. He is one of hundreds of mostly Iranian and Afghan asylum seekers who have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at the evangelical Trinity Church in the leafy Berlin neighborhood. Most say true belief prompted their embrace of Christianity, but there’s no overlooking the fact that the decision will also greatly boost their chances of winning asylum by allowing them to claim they would face persecution if sent home. (AP Photo/Markus Schreiber)
Pastor Gottfried Martens lights a candle during a service to baptize people from Iran, in the Trinity Church in Berlin, Aug. 30, 2015. Third right is Iranian asylum-seeker Mohammed Ali Zanoobi. He is one of hundreds of mostly Iranian and Afghan asylum seekers who have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at the evangelical Trinity Church in the leafy Berlin neighborhood. Most say true belief prompted their embrace of Christianity, but there’s no overlooking the fact that the decision will also greatly boost their chances of winning asylum by allowing them to claim they would face persecution if sent home. (AP Photo/Markus Schreiber)
Pastor Gottfried Martens lights a candle during a service to baptize people from Iran, in the Trinity Church in Berlin, Aug. 30, 2015. Third right is Iranian asylum-seeker Mohammed Ali Zanoobi. He is one of hundreds of mostly Iranian and Afghan asylum seekers who have converted to Christianity at the evangelical Trinity Church in the leafy Berlin neighborhood. Most say true belief prompted their embrace of Christianity, but there’s no overlooking the fact that the decision will also greatly boost their chances of winning asylum by allowing them to claim they would face persecution if sent home. (AP Photo/Markus Schreiber)

柏林三一教会的玛腾斯牧师在为难民施洗

渔夫

本文原刊登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2016.11.18

 

编注:本文是根据一位自由业记者Laura Kasinof的报导写成。

在柏林北郊的难民营中,有位名叫马提亚的伊朗人。他于2014年底来到这所难民营,当时的名字是穆罕默德。在那段期间,几乎每天约有一万名难民到达德国寻求庇护。

他在这里接受了耶稣为救主。他说:“我以前也不能算是穆斯林。我可以一年都不去清真寺。但是,我现在每个星期都上教堂。” 他算算还要等三个星期才能排到队受洗。由于他已在德国两年,他相信可以合法的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马提亚。

记者在营中见到四位伊朗难民。他们中间有两个人是在伊朗就信了耶稣。另外两位则是到德国后才信的,其中包括马提亚。

在德国,教会里越来越多的难民加入。教会的发言人表示:“ 一般来说,教会并不清楚寻求庇护的人数,因为他们不会去区分谁是谁不是。但是,政治难民要求受洗似乎是一个新的趋势。”

在德国的穆斯林说,他们相信耶稣,一方面是因为耶稣救赎的大能,另一方面也因为原先对伊斯兰的盼望感到幻灭。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因素:德国政府批准伊朗难民的庇护申请,比对叙利亚及伊拉克的难民要严格些。

在2015年,向欧盟申请庇护的伊朗籍难民大约有27,000人,其中约有60%得到批准。伊朗难民必须要能证明,他们如果被遣送回国会有遭到迫害的可能。在伊朗,改信基督教就有此可能。

由于欧洲基本上是基督教国家。欧洲人的自由生活形态,也让伊朗穆斯林去探讨欧洲自由民主的根源。他们发现基督教的精神是欧洲文化背后的推动力。当然,还有些像马提亚那样的,本来就不是虔诚的穆斯林,“他们看到德国人的生活,愿意做出改变。”

吃中饭的时候,在宿舍里的马提亚及他的三个朋友拉出一个金属的折叠桌,摆在房间的中央。其中一位告诉记者,他希望特朗普能当选美国总统,因为他听说特朗普是基督徒。在他们开动之前,马提亚的一个朋友带领他们谢饭。最后,他说 “奉耶稣的圣名。阿们。” 其他的人也回应说“阿们”。然后,他们开始吃米饭。

带领祷告的那位说,他在伊朗时就信了耶稣。他在那里得到一本偷送进去的法西语(伊朗的语言)圣经。他说: “以前,我对基督教的信仰只能说是理论性的。现在,我从我们牧师的身上看到他的仁慈。” 另外一位说,他在伊朗信了耶稣是因为他的一位老邻居。这位邻居从小就是基督徒。他说:“基督徒都很仁慈”。他还说:“在伊朗,我们是被迫成为穆斯林的。” 这句话指的是在第7世纪阿拉伯人征服波斯的历史。

在那餐中饭之后一个星期,记者去拜访了三一路德教会。这个教会有相当数量的伊朗信徒。这是一个外表不起眼的淡黄色的建筑。与欧洲那么多的大教堂相比,这是个相当简陋的教堂。在教堂前面的草坪上,一些伊朗的会众彼此满带笑容的问安。教堂里到处都是法西文的告示。

trinity-lutheran-church-berlin

 

柏林的三一路德教会

三一教会的牧师是位53岁的马腾斯。他看来非常友善,斑白的头发,额头上还有个美人尖。他告诉记者,从1990年代开始,他们附近一区的一间姐妹教会,就开始帮助新移民适应德国的生活。

那间教会也影响了他们教会对伊朗基督徒的欢迎态度。一开始只有几位讲法西语的信徒来参加。到了2013年,三一教会开始专注服事难民的工作。他们在崇拜及教会其他的活动中都提供法西语及英语的翻译。

那天,记者在崇拜开始前,找到了另外一位伊朗籍寻求庇护的弟兄,撒伊德。他带记者上楼,经过担任招待的几位伊朗籍弟兄。当时,楼上还有几个空位。整个聚会看来有300人,主要都是伊朗人。但是,萨伊德指出其中还有阿富汗的信徒,原来也是穆斯林。会众中只有几十位看来是德国人。在前排有位妇女还包著头巾。

*伊朗新信徒领圣餐

那天聚会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德语翻成法西语。会众也都能够按照教会的周报进行。每到会众回应的时候,这些伊朗与阿富汗的信徒都大声的说“阿-敏”(这是他们在穆斯林祷告时熟悉的回应法。)

聚会后,伊朗与阿富汗的信徒都到楼下一起用餐。他们的中餐是米饭,扁豆,与包心菜沙拉。这些伊朗人曾经向记者抱怨难民营的食物,说德国的食物淡而无味。但是,很明显的,这个教会的中餐非常合他们的口味。人人吃的津津有味。

在用餐时,有一个人开始填写受洗的申请表。这个表格中问了一些申请人的经历。他抬起头来问:“工程师的德文怎么讲?”结果,大家三言两语,把这个填写的事变成了全体的活动。

马腾斯牧师进来做简短的报告。他说,会众中有些人的政治庇护申请最近获得批准,可以拥有德国的永久居留。他说: “我很高兴,他们拿到了庇护,还继续来参加教会。”然后,他对着大家微笑。所有的人都鼓掌。

又过了几个星期,记者回到这间教会。在教会里,有种自然的、喜乐的气氛,与难民营中的气氛截然不同。一些德国人与寻求庇护的人一起坐着喝茶。他们的孩子在周围玩耍。这间教会为难民提供免费的服务。帮助他们找住所,也帮他们解决一些德国政府复杂的要求。许多人在这里得到帮助,也同时听到福音。

iranian-refugees-receiving-communion

 

马腾斯牧师说,他的会众很“幸运”能有这么多的穆斯林难民来到他们中间。他自己在这样的环境里觉得生命得到鼓舞。他说: “我能与这些人一起,看到他们为基督的信仰所要冒的风险。我很难想像自己再去牧养只有德国人的教会。”

这间教会目前已为1,000名伊朗人施洗,还有300人在等候的名单上。这些要受洗的人都得先上受洗班的课程,要清楚地认识什么是接受耶稣基督为弥赛亚。这也是为了保证,申请受洗的人不只是为了永久居留的签证,而是要让他们真正的清楚明白基督信仰的意义。马腾斯说,“我知道有些德国人也不见得能考过这门课最后的考试。”

马腾斯的会众里有几个人被判决要递解出境,正在上诉中。他说,有个辖区的移民官明白表示,她不相信穆斯林会成为基督徒。对此,他觉得是对他们的人身冒犯。

“如果有这么多的穆斯林成为基督徒,这怎么会是不可能的事?” 他说:“在伊朗人与阿富汗人中间,有一个对基督教信仰的大觉醒。这是那些德国政府里无神论的官员们无法了解的。为什么他们不肯花一个星期天早上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来了,他们就会明白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