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的温度——解读电影《血战钢锯岭》(王星然)2016.12.14

hacksaw-ridge-1

 【编按】2016年12月12日,《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又译《钢铁英雄》)获第74届金球奖(74rd Golden Globe Awards)之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戏剧类)与最佳男主角(戏剧类)三项提名。

金球奖是为表彰每年出色的电影与电视剧所设。被称为同年二月下旬颁发之奥斯卡金像奖的“风向球”。2017年2月26日,此片果然获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 之最佳混音与最佳剪辑奖

显然,《血战钢锯岭》除了信仰故事感人外,在专业与艺术层面上,也受到相当的肯定。

此片也

 

王星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6.12.14

 

这绝对是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还要难打的一场仗!

在一个充满偏见和歧视的环境里,坚持信仰,不畏惧世人的嘲笑和凌辱,原谅那些错待自己的人,以行动来展示其信仰的普世价值,至终显明其有益于人类福祉。

这是基督的故事,也应该是基督徒的故事。

2016威尼斯影展的开幕大片《血战钢锯岭》,发人深省,而且它是真人真事搬上银幕!

然而千载难逢的素材,尚需一流大厨的精心调味烹煮,才能端上一盘令人回味无穷的佳肴。所幸梅导(梅尔•吉勃逊Mel Colm-Cille Gerard Gibson)没有辜负它的深度和精彩。

好莱坞一向不乏反思社会歧视的题材:阶级、种族、女权、同志……等议题,都是大热门,但却鲜有主流电影触及对于宗教信仰的偏见议题。

这些年,虽有教会人士投资小成本电影,如《上帝未死》(God’s Not Dead)及其续集,以美国校园为背景,讨论宗教歧视,但仍属同温层互相取暖之流,在教会动员下,虽票房不差,却难以打入主流影展,更遑论获得异温层的广泛关注。

 

偏执,还是歧视?

 

“我不认为他这个坚持和信仰有什么关系,这纯粹是孬种行径!"

“杜斯下士不相信暴力,他甚至没胆碰武器,所以我提醒你们,如果在战场上遭遇危险,别指望杜斯会来救你,他那时候肯定是忙于跟自我良心交战,无暇帮你。"

这是军中同袍,对电影主人公戴斯蒙‧杜斯(Desmond Doss)的激烈反应!杜斯为了坚持相信不拿枪上战场,而遭非议,弟兄们认定他是胆小软弱,时常暴力欺凌他。杜斯甚至因为不拿枪而成“抗命罪”,面临军法审判,他必须为自己的信仰在军事法庭上辩护!

这题材太有梗了!当服事上帝和报效国家引发冲突、当个人信仰自由和社会责任产生矛盾时,在医治与杀戮、爱与恨之间,我们的选择是什么?是坚持?还是放弃?从善如流?或各退一步?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美国Kim Davis事件。Davis女士任职政府,因着个人信仰的缘故,拒发同性结婚证书,而且坚持不辞职,随后她因抗命而锒铛入狱,法律毕竟不是空空的配剑!当然,这个事件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辞职!

Kim Davis事件爆发时,许多基督徒批评她,上帝国和地上国傻傻分不清,何不干脆辞职?既然要坚持信仰,就不要担任公职,别让大家都为难!

骂声中,我看到D. A. Carson的一个评论:在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第4卷中提到“执法官员为防止他人犯罪得罪上帝,可以抗命。”Davis自陈不想因执行错误的法律,造成他人犯罪,颇符合这样的神学论述。

(只是,Davis为何专挑同性婚姻下手?她为何不阻止异性离婚的再婚?这值得讨论,但我不想把话题扯得这么远)。

再举一例,执业医生可以因着坚持信仰,而拒绝进行堕胎手术吗?如果有一天,政府立法强制他必须如此做,否则吊销执照,那该怎么办?除了退出医生这一行,他有别的出路么?

如果基督徒在职场上,只要发现不合真理的地方,就选择辞职、闭嘴、退缩……把各个领域的话语权拱手让给世界,这将不仅失去在各行各业为主作见证的机会,还可能会任凭社会走向更败坏的地步,使传福音的环境变得更困难。

Carson指出,基督徒若在各领域不断地退缩,最终定将无可避免地变成一个类似阿米绪(Amish)或昆兰团体那样封闭的社群,与世隔绝。

hacksaw-ridge-2

军法的难题

 

在信仰上坚持不退让的杜斯,被晓以大义:只要他自愿退役,军法可网开一面,他不必因抗命而坐牢。连未婚妻也展开温柔攻势,企图说服他回心转意。

可是,杜斯偏偏选择了一条让他自己、让部队、让长官、让法庭、让女友都为难的路:顽固的他既要从军报国,又要持守信仰不带枪不杀人,为了这个坚持,即使坐牢在所不惜!

梅导厉害之处,是让观影的人进入杜斯的角色,迫使我们思考困境:如果换做自己在那样的处境下,会如何作选择?这种自找的牢狱之灾值得吗?这是忠于真理?还是愚昧地自找罪受?

对于国家权柄这个命题,基督徒要如何解读以下两种看似相悖的圣经教导呢?

 《罗马书》13章1节:“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

 《使徒行传》5章29节:“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

显然,这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电影的解套方案是,让杜斯既不背弃信仰,也不违反国家法律。因为,美国宪法保障人民宗教自由,而宪法大于军法。

当年清教徒为避信仰迫害,而在美洲大陆上建立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度,这个伟大的异象,后人必须坚持。因此军事法庭最终宣判杜斯得以坚持他的信仰上战场,成为医务兵,但不得用枪自保。

杜斯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背景。虽然他不拿枪的神学依据很值得再考虑,但这是另一个大题目,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杜斯的坚持固然是受到十诫“不可杀人”的影响,但其对幼年曾拿砖头误伤兄弟,以及为了保护母亲免于家暴,在抢夺父亲手上的枪时,差点扣下板机而深自后悔……这些都是塑造他个人信仰及良心的因素,不完全是其安息日会的神学背景所致。

hacksaw-ridge-3

不死的信心

 

电影后半段,我们看到杜斯参与了二次世界大战最惨烈的冲绳岛之役,这一幕戏拍得惊心动魄,被誉为是继《抢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后、最上档次的战争场景。

战争的本质就是杀戳,但杜斯上战场却是为了“救人",在不发一颗子弹,不伤一条性命之下,奋勇救出75位同袍,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获得最高荣誉勋章的反战人士。

信心炙热的温度,穿越了同温层的细胞壁,化开了冰封的偏见与歧视。

那些最初霸凌他的同袍和长官们,纷纷向杜斯道歉,与他和好。甚至其后在部队执行任务前,必须先等杜斯祷告完毕才行动。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一段拍得太煽情,太洒狗血……但我去研究了相关文献,实情确是如此。(

生死一线间的战场上,不拿枪比拿枪所付上的代价更高,杜斯的信仰经历了非凡的考验和试炼,终显出其可贵的价值。

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雅各书》2:17),而《血战钢锯岭》所坚持的信仰,却活生生地照亮那充满了死亡和杀戮气息的战场!

 

注:

杜斯真实的英雄事蹟,可能远比电影选拍的更令人难以置信!

我读到一段史料,说到杜斯的腿部曾被手榴弹碎片击中,医护兵却在搬运他的过程中,受到日本坦克的攻击而严重受伤。没想到杜斯立刻翻身下了担架,为他急救,并且坚持他人先送这名医护兵回去。

这个救人的代价是高的——随后杜斯又被枪射中手臂,造成复杂性骨折,他却用来福枪给自己的骨折处做了一个固定的支架,然后勉强爬行了300码,自行返回医护站……

梅导说,他没有拍出这段史实,因为实在太夸张,大概没人会相信。

 

后记:饰演杜斯的,是曾演过蜘蛛侠(Spider-Man)的安德鲁·加菲尔德(Andrew Garfield)。他是一位值得发掘的新生代实力演员。

在此片中,他将本就看起来很geek的偏执形象,诠释得可圈可点。梅导的选角,深具说服力。加菲尔德还在大导演Martin Scorsese的史诗巨片《沉默》里挑大梁,出演调查叛教事件的天主教神父。

预测他将是2017年奥斯卡奖的一匹黑马。

 

作者为教会长老,任职于密西根州政府IT部门,目前服事重心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园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