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与人生──《诗篇》第104篇(赖建国)

赖建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49期

      “创造”,是圣经中重要的主题,因为触及人类的终极关怀。

      自古以来,人类仰观天象,俯察地理,探究时间与空间,思索生命与死亡,因此追本溯源,包括万有、生命以及人类的起源。《诗篇》第104篇就是对这问题的回应,作者赞美上帝创造万有,并且供应所有生命的需要。

        大自然与人类关系密切,人类生于斯,长于斯,取于斯,归于斯。大自然是人类的舞台,也是所有生物生存、活动的场所。对于大自然,人类历来有许多不同的观点。 科学家研究万有的根源、自然的定律,这是追寻宇宙的真;哲学家探讨天、人、物、我的和谐,以及人类终极的归宿,这是追寻宇宙的善;文学家与艺术家,欣赏日 月山川的壮丽恒动、虫鱼鸟兽的生生不息,这是显示宇宙的美。

       而圣经《诗篇》第104篇,则从信仰和文化等角度看这宇宙,不只追求真、善、美,更追求和宇宙创造主的连结。这是追寻宇宙的圣。

      《诗篇》第104篇与《诗篇》第103篇,像是一对双胞胎。两篇都是赞美诗,都以“我的心哪!你要赞美雅伟!”作为开头与结束。两篇也都有浓厚的个人色彩,又 都被用作团体敬拜、颂赞。两篇都尊崇雅伟上帝是宇宙万有的大君王(《诗》103:19-21,104:1-4)。(编者注:雅伟是《旧约》中神的名字,希 伯来语“יהוה‎”的音译,英文为YHWH。《和合本》中耶和华的译法,是源于早期译者不了解犹太传统的误读。)

        不过,这两篇的主题不尽相同。《诗篇》第103篇讲雅伟的赦罪之恩,《诗篇》第104篇的主题,则是神的创造大能。

          人往往从创造和救恩这两个角度来认识神。《诗篇》第103篇从地上讲到天上,《诗篇》第104篇则是从天上讲到地上。《诗篇》第103篇以救恩历史,特别是 出埃及的历史为背景,带出宣教。而《诗篇》第104篇,则像是《创世记》第1章的诗歌版,更针对古代近东创世神话的背景,进行护教。

        把《诗篇》第104篇与《创世记》第1章进行对照,发现两段经文都是讲神用6日创造天地,主题、内容及次序都相同,可参下表所示:

       《创世记》第1章 创造重点 《诗篇》第104篇

第一日 3-5节 光 2节
第二日 6-8节 把穹苍和水分开 3-4节
第三日 9-10节 地与海水分开 5-9节
第三日 11-13节 蔬菜树木 14-17(+18)节
第四日 14-19节 光体定节令 19-23节
第五日 20-23节 海里与空中的动物 25-26节
第六日 24-28节 动物与人类 21-23(+24)节
第六日 29-31节 给所有生物食物 27-28(+29-30)节

      《创世记》第1章是叙述文,平铺直叙,井井有条,每一日的结束,有一定的格式语言,几乎不带感情。相反的,《诗篇》第104篇是颂赞的诗歌,虽然也按照同样的次序,却更加生动活泼、热情洋溢。

        《创世记》讲到神用6日创造天地之后,就歇了祂一切的工,祂并赐福第7日,定为安息日。安息日是神设立的时间的圣所,祂要人与祂一起休息,欣赏祂的杰作,享受祂的创造,更向祂敬拜。这正是《诗篇》第104篇的作用:以神的创造为主题,带领众人来敬拜赞美祂。
《诗篇》第104篇可分为以下几段:

(1)开天辟地的威荣(1-9节)。
(2)热闹活泼的大地(10-18节)。
(3)宁静安详的夜晚(19-24节)。
(4)广阔丰富的海洋(25-30节)。
(5)欢欣满足的敬拜(31-35节)。

开天辟地的威荣(1-9节)

        第一段讲开天辟地的威荣,又分为两部分,先论到天上(1-4节),然后讲到地上(5-9节)。作者首先对自己的心发出邀请:“我的心哪,你要称颂雅伟” (1节),表示全人、全心颂赞神。“我的心”,直译为“我的魂”,希腊文《七十士译本》(LXX)则译作“我的灵”。圣经中讲到人,并不分灵、魂、体,而 是把人看作一个整体。心是人思想、情感、意志的所在,因此常用“心”来代表整个人。

        作者称呼神是雅伟(YaHWeH),又称“我的上帝” (或作“神”,Elohim)。这不是两个神,而是同一个神、两个不同称呼。就如在新约中,我们称呼耶稣为“主”或“基督”……旧约中使用“上帝” (神,Elohim)一词时,一般是突出祂造物主的身分,而“雅伟”(YaHWeH)则是专指与以色列民立约的那位,强调祂与以色列民有特殊亲密的关系。
第1节后半提到,雅伟上帝“以尊荣威严为衣服”。这是用拟人的方式,描述上帝的荣耀。就好像我们看一个人,他身上的穿着打扮,显示出这个人的身分与品味。就 像我们的肉眼不能够直视太阳,只能看到太阳发出来的光,上帝的本体是人类看不到的,但我们能知道祂的尊荣与威严,懂得祂至高无上、统管万有的地位。

        诗人讲到上帝的权能彰显于天,祂的旨意在天上通行无阻。诸天好像神的帐幕(2节),祂的宫殿立在水上(3节)。上帝出巡,有云彩作车辇,乘风而行(3节)。祂的使者如风一样听命,像闪电一样迅速(4节)。

        大地彰显神的权能(5-9节)。上帝把水分开。本篇讲到两种水,第6节到第9节,是可怕的水;第10节到第13节,是可爱的水。

        第6节到第9节里面讲到:“你用深水遮盖地面,犹如衣裳。”上帝创造天地的时候,一开始整个大地被水覆蓋,但是后来经过上帝斥责,水就聚集在一处,山岭上升,旱地露出,聚在一起的水就变成大海洋。这是上帝施展权能,把地与海分开。

       在迦南神话故事里面,海像可怕的妖怪。但在圣经里面我们看到,水在上帝的创造里,是被上帝限制的。《约伯记》第38章讲,海洋就像初生的婴孩一样,用繈褓包裹起来。上帝更用沙作为海的界限,使得再狂傲汹涌的波浪,也要在这里止住。

        上帝斥责大海,使海与地分开,令人联想到以色列民出埃及、过大海,得着奇妙的拯救(《出埃及记》14)。以色列民的得救,正是上帝的新的创造。

        新约也提到,耶稣斥责风浪(《太》8:23-27;《可》4:35-41;《路》8:22-25)。这是证明耶稣有权能,连大自然的风浪都听从祂的命令。

热闹活泼的大地(10-18节)

        与前一段论到的水不同,第10节到第13节,讲到可爱的水,滋养各种动物的生命。“耶和华使泉源涌在山谷,流在山间;使野地的走兽有水喝,野驴得解其渴。天上的飞鸟在水旁住宿,在树枝上啼叫。祂从楼阁中浇灌山岭,因祂作为的功效,地就丰足。”(《诗》104:10-13)

        这是用诗歌的体裁,讲上帝使水在山谷中流动,让走兽和飞鸟都有水可饮用。上帝更使天上的云,好像阁楼打开,降下雨水,浇灌大地,使地得滋润,长出五谷,使牲畜得到饱足,安歇栖息。

        现代人谈到神的创造,多从科学的角度切入:到底上帝是如何创造天地呢?我们生存的地球到底有多古远呢?创造与进化有何关系呢?地球上的生物是如何来的呢?但 是《诗篇》第104篇,带领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并且,提醒我们:上帝的创造,与祂对人的关心、眷顾、保护、治理,是紧紧连结在一起的。

        上帝的创造是时间的开始,是历史的开端。祂不仅创造,更治理万有,使自然界有秩序,人与动物得供应。上帝不是“盲眼的钟表匠”(英国进化论者道金斯提出此概 念,基本意思是:人并不需要假定宇宙中有一位设计师,才能理解宇宙,编注),更不会在造好世界以后,就任其自生自灭。相反的,祂一直在我们中间,供应我们 的需要,让我们一无所缺。连人类所顾不到的野生动物,祂都给予足够的食物。

        上帝不仅满足人和动物的生理需求,更给人类心理的满足。第14节“祂使草生长,给六畜吃;使菜蔬发长,供给人用,使人从地里能得食物”,第15节:“又得酒能悦人心,得油能润人面,得粮能养人心”。

        这里提到3个方面:吃粮得饱足,是满足人生理的基本需求;得油润人面,是让人感到舒适;得酒悦人心,更让人进到享受的层面。上帝给人的恩典丰丰富富,从天赐下,上尖下流,连摇带按,甚至多到无处可容。

宁静安详的夜晚(19-24节)

       以上讲到地的丰足,人畜得粮供养,各得其所,说明上帝掌管空间。接下来诗人更讲到神安置月亮,管理太阳,管理夜晚,百兽都活动,狮子求食物,人白天做工……这是讲到上帝治理时间。

       《约伯记》38章,描述上帝的创造,以及祂掌管大自然。太阳就像上帝家里的小狗,每天定时牵出来,带着它从天的这一边到天的那一边,到傍晚就带回家。太阳沉落,其实是上帝带着它,每天按时出来,按时回去。

        西元前14世纪,埃及法老亚肯尼亚顿(Akenaten)时代,有一首太阳颂歌,内容与《诗篇》第104篇相似,但是二者的神学完全不同。在埃及的太阳颂歌 里,称颂太阳是创造的神,万有都是从太阳创造而来,受造物与创造者的本质并无不同。可是《诗篇》第104篇讲到,连天上的太阳也是神所造,万有都因上帝而 存在。

       《诗篇》第104篇,就是针对像埃及这种泛神的思想,作严厉的批判。太阳不是创造者,更不是人敬拜的对象。创造宇宙万有的上帝,才是我们敬拜的唯一对象。

       《诗篇》第104篇和《约伯记》第38至39章,都讲到上帝的创造与眷顾。在上帝的眼光里,万有都是祂所造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上帝不只关切人,祂关心所有的 受造物,包括人认为可怕的动物。人并不是一切的中心,至少不是神唯一关心的。这能让人谦卑,知道自己在宇宙中的地位。

广阔丰富的海洋(25-30节)

        诗人说:“那里有海,又大又广,其中有无数的动物,大小活物都有。”(25节)今天地球上最大的动物在海里,最小的动物也在海里。海里的生物至少有几百万 种,比陆地上的物种还要多。有好多深海的物种,都是我们以往未曾见过,未曾听过的。见到电视节目介绍,真是大开眼界、叹为观止。这些物种,在过去千万年 里,无人知道其存在,更不会了解或关心它们,可是上帝却一直眷顾它们,让它们繁衍到今日。

         不但如此,诗人还说,那里有船只往来航行(26节)。海是人类往来交流的途径之一,但是海里也有人所害怕的海怪(Leviatan,《伯》3:8,41:25,及《赛》27:1,都曾提到)。

        不管是陆地还是海洋,大自然或是灵界,白天还是夜晚,都有许多令人害怕的东西,像林中的狮子,海中的怪兽。但是《诗篇》104:28讲到,“你给他们,他们 便拾起来;你张手,他们饱得美食。”在上帝的眼中,凶猛的狮子就好像家中的宠物,依靠主人喂食。人所害怕的海怪,也只不过是上帝所创造、养在池塘中的小鱼 而已。

        第29节更讲到:“你掩面,他们便惊惶;你收回他们的气,他们就死亡,归于尘土。”人与动物都是神用地上的尘土所造的。出于尘土,也归回尘土。

欢欣满足的敬拜(31-35节)。

         观察宇宙万物,让人对神有更深的敬拜。诗人许愿:

        第一,愿主喜悦祂的创造(31节)。正如上帝完成六日创造之后,就“看祂所造的一切都甚好”(《创》1:31)。愿神喜悦祂所造的,包括诗人在内,而且继续眷顾、供应、保护。

         第二,愿主彰显祂的权能(32节)。正如在西奈山立约时,地动天摇,群山冒烟,现在也求雅伟从天降临,彰显权能,施行慈爱。

        第三,愿主得着颂赞(33节)。惟有创造万有、施行拯救的上帝,配得称颂与赞美。人的一生更因颂赞神而有意义,丰富多彩,充满喜悦。

        第四,愿主享受诗人的默念(34节),喜悦诗人以颂赞为祭献上的诗篇。

        第五,愿主显出公义(35节)。恶人和罪人与神的创造不相称,他们不能来颂赞独一的神。但是他们存在这世界上,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唯有恳求上帝亲自决定如何处置他们。

        上帝的创造,显出祂的智慧与大能,更显出祂对万有的爱护、对人的慈爱。上帝的创造,让我们明白祂是掌管宇宙万有的神,让我们心存感谢来敬畏祂、颂赞祂﹗

作者来自台湾,原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院长,现为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客座教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