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不喜欢你(李梦)

李梦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喜欢那位姐妹的时候,已经到很严重的地步了──但凡有她在的场合,我就心情莫名低落。

          我并不是讨厌她。她很好,讲话得体,甚得众人称赞,又关心人,举手投足成熟又体贴,为人勤恳又敬虔。她也没什么得罪我的地方。可是,我就是看她不舒服。

陷入到黑洞中

           倪柝声谈到赞美时曾说,如果软弱到连祷告的力量都没有的时候,就赞美。“什么时候我们能赞美,也就在那个时候撒但一定要逃跑。所以赞美是牠最恨的事。”举一 反三,这个道理也可以运用到和人的交往上吧?很不喜欢一个人,很努力想去爱,可是爱不起来,甚至,连自己都开始讨厌了,那么就试试赞美,试试当面称赞她, 看看会怎么样?

           主日崇拜之后,我看到她戴了一副漂亮的耳环,迎上去说:“耳环很漂亮啊!”
当我鼓起所有的勇气说这话的时候,当她向我微笑着说谢谢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的心门已经打开,给神透了个缝,让祂挤进来,在我的心里作工了。

          可惜故事还没有完结。某一次在团契里提到这个姐妹,一个女孩说:“她是个让人想娶回家的女孩。她真的是很完美,是吧?”我喉里嗯著,并不抬头,心里溢出泪来:“大家都这么喜欢她,我怎么办?”

         团契事奉中,长辈总是对她的工作大加赞赏,对我却都是提醒、指责。不是说这样不好,就是说那样不好。我感恩有长者为我守望、扶持,只是,为什么我每走一步都是软弱、有这么多问题,而她就完美到只有称赞和表扬?为什么我不能像她那样,得人、得神的喜爱?我似乎陷入到黑洞中。

一次又一次痛

           团契给生病的肢体写慰问卡,是她执笔,文字流畅又属灵,我的心扎得疼。我究竟是怎么了?刘志雄在《合神心意的家庭》中说:“一个做姐妹的要记住,夏娃自从犯 罪以后,她有一个很大的麻烦,就是夏娃那个嫉妒、争竞的灵很强。”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当爱人如己(《太》22:39),当看自己合乎中道(《罗》 12:3),当建立在主里的安全感,当晓得神造你是奇妙可畏(《诗》139:14-15)……但都没用。嫉妒的心,就是不愿意被这些道理制服。甚至连祷 告、交托也无用。

          我晓得这些不洁的心思意念,凭自己没有办法克服,唯有等候主耶稣的救赎。祂是要让我在这样的等候中,磨练自己,不仅在理智上知道祂的话语、情感上经历祂的安慰,更在生命中等候祂。

我试图用大量的事奉来分散注意力,安慰自己说,我做事也不要人的肯定。可是,在诗班坐着却仍是沮丧,仍是压抑。

          一 位长辈前来诗班探班,临走时说:“当你觉得自己不足的时候,就是神的恩典要临到你的时候。倘若你自觉已经完美,神再也不能向你这只满了的杯里倒什么。”平 实的话,却在我心里打开了眼泪的闸门。我定意不夸别的,只夸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加》6:14)。因祂的能力,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 12:9)。

         回家的公共汽车上,平静些了,心想:在我等候主的时候,我需要思考,究竟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我就想起李传道提到的“万能钥匙”:所有属灵问题,都源于对神的认识不够。

        对神的认识?祂的话就开始往外蹦: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罗》9:14-15)。别人如何,与我何干呢(《约》21:20-22)?神 啊,倘若你造这个姐妹完美,亦是你的旨意,因你是掌管宇宙、创造万物的神。受造之物岂能向造物主发怨言呢(《罗》8:28)?

          神啊,求你让我的心,在不满己意的时候,学会顺服。因为顺服并非同意,而是:即使我不同意,不顺我意,我仍要来到你的座前说:你是我的神!你用能力创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聪明铺张穹苍!

查经也能扎心

          有一次,这位姐妹领诗,她的言语句句都像炼净的一样,祷告也异常好,会众接连不断地“阿们”。我心里不是滋味地想:神的时间表,还真是恰到好处──明明晓得我在对付嫉妒,非但没有在环境里给我安慰,反而把这样的试验摆在我面前,好好磨我那颗等候的心!

           我心底深处虽有罪的缠累,但脸上还是微笑着的。

           查经的末了,我们读《罗马书》1章的结尾,讲21条罪状,字字扎心: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怨恨神的,侮慢人的……我的钢笔一刻不停地记录,与纸下面的桌面摩擦发出嚓嚓的声音,丝毫不敢停下来──天父用祂的话语来扎我呢!

           最后,牧师说:“我里面也是有好多罪,还常常发作。只是,感谢主怜悯我,还让我看清这是罪。”我的泪开始啪嗒嗒往下掉。

          查经结束的时候唱诗《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为何天使敬拜的主,竟然定意爱顾卑微罪人,在十架上,祂担当我们的罪孽,头戴荆冠,心为你我破碎……”我的眼 泪滴得像串珠。祷告一结束,我就奔向厕所,在小小的隔间里失声痛哭。我真的没办法,我不明白神怎么会怜悯像我这样软弱的罪人。我背负著这么多罪的缠绕和苦 毒,如何为主所用?主啊,我真是无能为力,恨死自己了……哇哇大哭好一阵子,才缓过些气来。从前每次哭,都期望有人安慰我,给我个肩头倚靠,今天却惊觉, 自己很享受独自在天父跟前,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我晓得,在这样的呼喊中,祂必会回应我,心就得安慰。

MSN上的交流

          当晚回到家,圣灵感动我,在MSN上给那个姐妹留言:“真棒!今天领诗带得很好!”哪晓得,她虽然显示为离线状态,其实她正在线上。寒暄几句之后,我说:
“有件事,想请你为我祷告。我不喜欢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
“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自己的问题。大家都说你好,说你完美,说你是该娶的女人。我心里有很深的苦毒。长辈总是表扬你,对我就是一堆指责、批评。我就怨恨神,怎么造我成这样……”
“你是第一个跟我讲不喜欢我的。不过好奇怪,听到你说不喜欢我,我并不觉得不开心。谢谢你告诉我。”

         感谢主,这个晚上有圣灵的带领,让我可以向她打开心。心一打开,神的光就照进来。虽然晓得神还会在这件事上继续打磨我,可是感谢神带领我在长征路上迈出了这艰难的一步。我愿在神定意的时间里,耐心等候祂的救赎。看到自己越多的不配,就越明白恩典。

那一次“坦白”后

           圣诞节的时候,写了张卡片给姐妹:

           感谢神借着你,在我生命中做了个大手术。那几个月里,你可能并未觉察到我的苦毒,但神用不带麻醉药的方法,一点点地在我心里动了手术。现在回想起那些强逼自 己去面对你、去接受你的好的日子,心中充满感恩。神没有把环境移开,让我受丁点儿的安慰,反而借着你茁壮成长的生命来熬炼我。

         我一直相信,那个晚上在MSN上遇到你,又那么平和而自然地分享自己的苦毒,一定有圣灵的带领。谢谢你的祷告。在那一晚的“坦白”之后,曾经敲锣打鼓要消除的苦 毒,悄无声息地散去了。《改变带来医治》里说,神动手术,除了恩典和真理之外,还需要时间。“神太爱我们,以致祂不会要我们在必要之外,在罪中多待一分 钟。”
感谢天父差你作祂的天使。其实那晚我要说的,不应该是“我不喜欢你”,而是“我喜欢你,可我不喜欢嫉妒你的那个我”。在今天,神自己把后半句拿走了,只留下了前半句。

尾声

          后来,我们成了最亲密的属灵伙伴,一同在团契事奉,一起祷告、背经,分享生命中的破碎、软弱和神的恩典,彼此守望、扶持。一宿虽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祂实在是奇妙伟大神!

作者来自四川成都,本刊通讯员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