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丽芳师母(朴人)2017.08.10

 

朴人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8.10

 

苏丽芳师母,是圣地亚哥主恩堂中区刘孝栋牧师的妻子,也是我们的传道人。她在2015年2月,因肺癌离开了我们,享年55岁。事隔一年多,我终于可以静下情绪来写一篇回忆录。她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

 

理解和包容

 

丽芳获有西维吉尼亚大学药学系的博士学位,做生化研究数年。2000年进神学院,攻读神学硕士学位。毕业后,在中区作了十几年师母和传道人。她熟知教会里的每一只“羊”,和教会的每一位都很亲近。牧师布道时,她常在门口事奉,关心会友和新人。

我丈夫还没信主。丽芳和刘牧师深深理解我的难处,从未责备我为什么时而去教会,时而不去。有一段时间,为了方便,我去另一个教会参加敬拜。她电邮来询问,我如实地告诉了她。她见我安好,而且仍去教会,就心安了。

教会里几百人,什么样的性格、背景、属灵程度都有。丽芳作为教会的管家和师母,必须包容各式各样的人。她并不掩饰自己的难处和挣扎,为此切切祷告,让主给她一个能接纳人的心。她也常以《罗马书》15章7节为勉励:“你们要彼此接纳,如同基督接纳你们一样,使荣耀归与上帝。”主应允了她的祷告,让她成为教会每一个人的师母、姐妹和挚友。

 

纯真和直率

 

丽芳师母和牧师平时走访教会每个小组,也是我们新动力查经小组的固定组员。他们夫妇轮流来参加查经。丽芳并不像刘牧师那样,对各种问题迅速反应、对答如流,也并不显示自己得过神学院的最高荣誉。她会很谦卑地问:那节经文的英语是什么?我们共同查考后,她最终带着我们找到恰当的答案。刘牧师能让我们立即受益匪浅,她则教了我们如何查经。

丽芳师母的性格中,保留了纯真、天然,兼之内心有上帝给予的使命感,所以她会像圣经中的先知那样敢于直谏。教会里很多的兄弟姐妹,都被她直言过。有一次,我评论某个老牧师讲道中故事太多、经文太少,她立刻批评了我。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她是为我们好,所以并不抵触,反而感激有人提醒我们。

刘牧师夫妇很朴实,平易近人,不拘小节。丽芳师母的恩赐,是能辨别别人的专长,并将其放在合适的岗位上事奉主。在她的慧眼下,我们小组的瑞新弟兄,尽职尽力地为教会做了几年总务。后来我们忆起丽芳,瑞新弟兄说,我多么希望她还在,能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

有力的讲道

 

丽芳师母的讲道,有力,深入人心。牧师是主讲。她也时不时布道,使牧师疲劳时可以休息,外出时不用担心没人上讲台。她最后一次讲道,讲的是奉献。

在教会里,这主题很难讲。丽芳师母开门见山:我不是跟你们要钱。教会不缺钱!但如果我们真爱上帝,真的信上帝的话,就应该把这种爱与信,融入我们的价值观。为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投资,这是一般人都懂的。更何况我们的这种投资,还带着上帝的应许(参《玛》3:10)。不过,如果有人因为奉献金钱给教会,导致家里“闹革命”,可以不奉献。

讲道后一个星期,她因疼痛去医院检查,发现已是肺癌晚期。

听到了这个消息后,会众都很震惊和难过。教会举行了为全教会癌症患者的禁食祷告活动。我平生第一次禁食两次。

 

无悔的岁月

 

丽芳和孝栋牧师夫妇,是我们婚姻上的楷模。丽芳师母病重时,牧师甚至放下手上的事工,悉心照料她。她去世后,牧师常写家书思念她。

有一回,他提到,他们25周年结婚纪念日时,丽芳电邮给他一封信:“我很想对你说一些好话,但我的心地坚硬,让我说不出来。我本来以为,这只是我的个性或家庭影响,但昨天我意识到,那是魔鬼的作为。于是我随从了上帝的意愿,现在我得了自由。”她的领悟,值得我们每个人仔细思考。

丽芳师母去世一周年时,教会的弟兄姐妹把对她的思念写成了一本书,叫做《无悔的岁月》,以记念她追随主的一生。尽管她走了,我们相信,将来有一天我们还会再相聚。那时我们可以共睹主的容颜,同声赞美,必定好得无比。

 

作者现居美国加州圣地亚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