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90后的梦想和诺言(李渔岣)2017.09.04

李渔岣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9.04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向人分享自己的蒙召见证。不知道多年以后,我还会不会想起当初的自己,那个骄傲、自私的年轻女孩?会不会想起他人否定、自己怀疑,感觉一无是处,甚至被上帝打压到底,含着泪却依旧笑着的样子——因为好似一无所有,又好似拥有了全部,好似十分困苦,内里却是大喜乐,未来好似迷茫,却又十分肯定……如果你是蒙召的人,你多半也有过类似的感受。我无法用语言说清楚的感觉,你是理解的,因为我们是奔走天路的同路人。

我觉得,走上这条服事道路的人,多少都有一些理想主义在里面。20年前发生在我父母身上,如今长大的我又成了他们。他们放著好日子不过,带着我到各农村教会聚会,向人传福音。这条路走了多年,也受过伤,来自家人的、会众的、教会的,都有。有的好了,有的没好,甚至成了伤疤。当我到最后无可逃避,选择走这条服事之路时,他们还是沉默地支持了。因为,这路不好走,有言语的伤害,有心灵的伤害,有肉体的伤害,但是也有上好的福份,有无价的喜乐,更有永恒的盼望。

 

每天都灰濛濛的

 

一年前,我和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寻找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被繁琐、枯燥的工作困住。于是我很快也和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一样,陷入迷茫、失望。听着陈奕迅的歌,迷惘却很是享受。发现了生活的无奈,发现了人的失落。最终发现,自己自由了,但是也散漫了;精彩了,但是也付出了代价。

当我好似找不到生命根基的时候,我听到了赞美诗《握手》,眼泪一下子掉下来。安慰涌进了我的心。最柔软的地方开始流泪。就像撒了一把盐,痛,但是伤口暴露出来了。我想起3年前的自己,我想起自己向上帝许下的愿,要一生跟随上帝,服事教会,喂养祂的小羊。

我发现自己竟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我忘记了上帝的大恩,也忘记了数算祂给的恩典,更忘记小时候,我亲身经历了上帝的医治。我忘记了很小的我就问“我是谁”,这终极问题在主里找到答案时,我的满足。

我心里的火苗复燃后,并没有燎原,却经历了旷野的孤单,经历了破碎的失落和痛苦。一年中,我经历了最大的缺乏,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我住在亲戚家,没有工作,天天无所事事,双眼空洞洞地望着满是雾霾的天空。有时上一整天网,有时睡一天觉,分不清是早上还是晚上,没有希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和亲戚的关系也变得恶劣起来。我觉得没有人爱我,所有人都轻视我,觉得我是个累赘。我厌恶死北京这个城市了,不想再呆在北京。于是我回老家呆了5个月,结果又和父母频频出现矛盾。

我向上帝哭诉,为何我的天空总是灰色的?我到底做错什么事了?难道每个年轻人都要经历这些惶恐不安的岁月吗?

不知醒来的意义是什么,不知道这一天要做什么。每天都灰濛濛的,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甚至有时莫名地担心,自己会出意外地一下子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我想,我是基督徒,上帝不会允许这样恶意的试探出现在我身上。可转念一想,为什么不会呢?祂从未说过基督徒就不会经历苦难——不只是物质的苦难,还会有精神的磨难。

满满的都是渴望

 

生活已经低落得不能再低落了。我觉得我若还想活着,就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我开始每天跪下祷告。长久的苦痛,也总是在祷告时得到最大的释放。

一开始,我觉得上帝没有听我的祷告。然而不知不觉中,我的心意开始变化了。我觉得越是没有人关心我,我越应该靠主。因为越是被剥夺到什么也没有,越能看清什么是最重要的。世界上的一切都如过眼云烟,都无法长久依靠。无论是物质,还是各种人际关系,都是靠不住的。只有主的爱亘古不变。

5个月后,我感觉神已经医治了我。我和家人也和好了。我回到北京工作。10月底,我决心去读神学。我向上帝祷告,求祂亲自供应我,为我开路。然而即便祷告了,我该经历的,一件都逃不掉——有时身上竟然连买菜的钱都没有。物质的缺乏,不会因为我祷告,就消失。我也不愿意接受父母的供应,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父母没有义务承担这些额外的压力。

值得感恩的是,当我一次次向上帝哭诉后,竟然有了一份兼职,顺利地上手。薪水刚刚够基本生活,多花一点都没有,更不能乱花,得精打细算。那时我往返教会5个小时,也不觉得累了,满满的是渴望,是得医治和得牧养的渴望。

 

我不能再后退了

 

第二年的4月,我考上了南京神学院。然而我的牧师,竟然坚决不同意我去读。我顿失信心——既然是主给的路,为何是错的呢?那种被否定、被丢弃的感觉,还有时间全荒废了的失落感,折磨着我。

在我的长久呼求供应中,我碰到了一份合适的全职工作。我想自己再也不会去读神学了。已经被折腾到底了。有稳定的工作也不错,然后再结婚也不错。难道上帝就见不得我好么?

在工作的试用期,我遇到了一位传道人。他知道我曾想读神学后,给我推荐了两所神学院。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必须去读神学。没有原因,心里就是知道。只要有放弃的念头,就会寝食难安,痛苦流泪。

到了实习期的最后一个月,必须做决定了。一想到要放弃读神学,不再与这条路有任何关系,也不再有机会全职服事那些和我一样干渴的生命时,我就难过得不能自已。

内心的感动在呼唤着我。上帝抓住了我,我不能再后退了。我问自己,我什么时候变成了胆小鬼,害怕年龄大了,害怕没有经济能力?纵然我没有任何积蓄支付学费,上帝仍会对我负责到底,不会不管我的。祂必定会供应我到底,不是吗?

想来这就是圣灵的能力,让我定意披戴基督做决定,使得我的梦想不再单是我自己的,也是祂的。因为这个梦想是我和上帝许下的诺言,一生不改变。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