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力的真意——徐晓冬VS雷公太极比武的启示(刘同苏)2017.09.07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9.07

 

已退役的自由搏击拳击手徐晓冬要约战雷公太极的掌门人,这听上去有点门户不搭,似是篮球中锋打门,足球守门员盖帽的意思。但细想一下,“武”毕竟是“战”之手段,而“战”就是对垒;所以,无论“武”术如何不同,总要在“战”的目的之下相遇。

说起来,徐晓冬一方还有些不上档次,就算自由搏击的业内人士,恐怕也没几个人听说过这位不入流的拳击手。太极雷公呢?他是太极拳里中一门派的创始人,曾在中央四台的电视上露了一手功力,一发内功,黄雀在他的平掌上就飞不起来;一掌下去,西瓜是皮面如旧,内里稀烂。

不想,成都比武一开战,太极雷公毫无招架之力,不过20秒钟,就被打倒在地,且有抱头护首却不免门面挂彩之羞。日后雷公申明:比武中未敢使用内功,若发功,对方恐有丧命之虞;且鞋为新购,致脚滑而跌,非对方力战之功。好在比武过程有全程录影,高下自有公论。

笔者对太极和自由搏击都知之甚少,不敢论双方功力的高下,只想借此泛泛地谈谈对现代武术发展的一点理解。

由于热兵器甚至热核武器主宰了战争,武术的功能主要转向了强身健体,操练品格;但是,武术原本是“战”之手段,一旦离开了“战”,术也就不“武”了。

首先,现代武术渐渐丧失了对战的实用性。现代武术似乎只剩下了摆一系列架子的套路,谈起来每一个架子,都含着玄妙功效且杀伤力奇异的狠招,演练起来也虎虎有声,可惜打的都是空气。其实,那些招术只是前辈武士实战的记录,但若仅仅将其抽象为一些架子,则对实战没有多少意义;单论架子,就是那些看完武侠片的小孩都摆得有模有样,架子花了,表演起来十分养眼,却不一定撼动对手。

其次,现代武术脱离了对战的综合性。对战是活的生活,即使是最简单的对战,也以其综合的特性而超越了任何抽象的套路。比如有人练了套路中的种种必杀绝技,却次次都杀不成,因为那固定套路中的招术根本对不上纷繁的战局。

最后,现代武术缺乏对战的对抗性。无对抗,就无挑战,从而就无法激发自我的潜能,达成自我的超越。里险境生超越,生死激潜能。全然的自我控制,恰是对自我的局限,在应对他者冲击的生死搏杀时,我才生成了超越自我的新境界。现在,谈论起来,各门各派都是武林高手一代宗师,但是,战起来呢?没人知道,因为根本就没人去战。

现代教会似乎也有类似的弊病。信仰原本是耶稣使徒先知们在肉身中活出来的,圣经是这些生命见证的记录。现代教会却只知在这本记录的字句上下功夫,好像不用在肉身中体会耶稣在肉身中活出来的道,只要在头脑里面想全乎了,口头上说系统了,就是完备的信仰了。

其实,只要在日常生活的实战中“溜溜”,咱们是骡子还是马,即刻就会显出来。一旦活的信仰被抽象为套路,教会就转色为理念灰,常青的生命就被这灰色凝固。本来多姿多彩活蹦乱跳的个人,都被塞进了波利匹蒙的理念之箱,出来,倒一个个地成了平板的方正体,不会在纷繁的日常生活里走路了。

就像那位实战用不上绝招的习武者,我们从系统神学里面学了种种必杀的教义招术,但怎么我的境遇就是不肯摆出让我杀的样式呢?套路只是一连串固定的架势,但真实的生活里谁会和你对着摆pose呢?在自我的套路里面自说自话,当然是百战百胜了,因为在自己划定的安全圈子里面,自己避免了他者的挑战;这是自我的绝对控制,虽有绝对的保险,可是,“我”也就锢在那绝对保险的自我里面不能再超越了。

绝对他者的内住恰以有形他者的挑战为条件。己所未控的外力挑战,激发了主体去依靠至上渊源而超越自我的动力。“战”就是生死,没在死地走一趟,谁又会寻着绝对他者而重生呢?“十字架”是“复活”的前提,就是这个道理。“因这十字架,对我来说,世界已经被钉十字架了;对世界来说,我也已经被钉十字架了。”(《加》6:14)

我的十字架仅仅发生在与世界的对战之中,若无与世界的对战,所谓“我的十字架”只是自我欣赏的pose。实际上,没有对战世界之背景的自我十字架,不过是在自我里面的自我玩耍;禁锢在自我里面的自我否定,难道不是另一种自我肯定吗?在世界的拳击场以外高举著金腰带,那能彰显信仰的至上吗?若都是自己和自己玩,哪个不是金牌得主呢?

笔者系一介书生,却赖在“野战连队”,并非有什么高强的“武功”,实在是知道非此不足以维系属灵战士的生命。即使到了“前线”,所见还是:那些对世界高悬免战牌躲在神学堡垒里的空炮,所发出的只是随风消散的空洞理念。在自己阵内舞出的教义套路,不但打不著敌人,反弄残了不少自己人。

这不免令人伤感。拿破仑说:“先投入战斗,再见分晓”。不投入战斗的,早见了分晓,那就是铁定的失败。现代教会在世界面前的败退还不说明问题吗?我们这些灵命的“太极雷公”,在世界面前还败阵得少吗?要承受生命之道的实在,活泼和超越,除了投入属灵的争战,别无他法。

 

作者现在美国北加州牧会。

3 Comments

  1. “现代教会似乎也有类似的弊病”信仰”原本是耶稣使徒先知们在肉身中活出来的,”圣经”不过是这些生命见证的”记录”。
    首先,笔者要指出著者对”信仰”及”圣经”的理解,已偏离了圣经真理的教导。我们基督徒信的是神的”救赎”计划。借由耶苏基督的”赎罪祭”,为罪人钉死十字架。使我们这些罪人,得以离罪,而与神和好。因信称义,赦罪得救。将”世界”钉死,而与基督一起复活(重生)。
    所以”信仰”不是耶稣使徒先知们在肉身中活出来的。 “圣经”乃是神的话语,它是具有”唯一”和”独一”的特质。并非”生命见证”的”记录”。
    现代教会却只知在这本记录的字句上下功夫,好像不用在肉身中体会耶稣在肉身中活出来的道,只要在头脑里面想全乎了,口头上说系统了,就是完备的信仰了。这的确是某些教会牧者的写照,信仰成了理论而忽略了实践的重要。其实,基督教并非一个讲求理论的宗教,它更是一个讲求实践的宗教。从圣经中(神的话语),可以找出许多实践的途径。笔者,在此用一个简单的例子,加以说明。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箴言1:7) 人首先,要敬畏神,之后才会去听神的话,之后才会去行神的道。以致于战胜世界的诱惑,将世界钉死十字架。从而与基督一起复活而重生得救。也就是说,先要有”敬畏”的行动,其次依靠”圣灵”的保守,才会产生”得胜”的成果。

    • 这是偏好文章,普遍地指出了当代教会的主要问题。刘在这篇文章里并没有偏离圣经真理。从逻辑上讲,一件事情具有A,B,和C 的属性,当刘提出这件事情的C的属性,并非是在否订这件事情的A 和B的属性。圣经是神的话,是对真理的启示,也是耶稣及诸多圣徒生命见证的记录和彰显,表明神的话是可以借神的恩典能力活出来的。刘并没有说圣经“只是”生命见证的记录。所以说刘“偏离圣经“是过于苛刻了。刘在这里指出的问题不只反应在某些教会的牧者,其实也反应在我们每个蒙恩得救的人身上。特别是信主久了的。我们圣经的知识增加了不少,但我们照着圣经的话做到的不一定和我们的圣经知识成正比。比如,林前13章讲“凡事相信,凡事包容,凡事忍耐”,我们在“凡事”上究竟做到了多少?再比如圣经上要求我们“祷告要恒锲”,那我们每天究竟花了多少时间祷告了?决大多数人恐怕一小时都不到。总之,每次教会的复兴改变都是从我们个人身上开始的,原神借着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恩膏的教训每一天更多地活出他的话来。

      以马内利

  2. 读者可以发现刘的文章,常惯用一些”自创”的”用语”及”概念”。往往词不达意或用词不当。
    谈到”信仰”我们关注的是”什么”!是我们的信仰,而不是”信仰”从何来。从耶稣使徒先知们在肉身中活山来的究竟是”什么”信仰?
    圣经”不过是”这些生命见证的”记录。如果说这只是属性之一,那麽为什么要用”不过是”,就中文来说”就只是”的意思,英文则是”is only”, 也就是”唯一”的意思。
    笔者已提过,基督教更是一个讲求”实践”及”方法”的宗教。尤其是做为一位牧者,更是要根据圣经的教导来”身教”,身体力行,结出好果子。如此,才能活出基督的生命。而以”生命”来带领”生命”,使会众灵命受益,而有所增长,则教会复兴有望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