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在你心上的“湖水”(劉同蘇)2017.09.25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9.25

 

在《中國新歌聲》第二季第二期的舞臺上,來自西藏日喀則的中學數學老師扎西平措,用他的藏式流行唱法,將“一面湖水”演繹成了高原色調的畫面。樂器沉靜而平緩地低聲嗚咽著,間或沉浮著叮咚的打擊樂,呢喃的藏語擦著樂聲飄渺而來,漸漸地轉為疏淡的歌聲。

歌聲以敘事的行板平鋪出男子漢的內心獨白:“有人說,高山上的湖水,就像淌在地球表面的一顆眼淚”;高闊的晴空下,西藏高原上那一片一片清澈平靜的湖水,恰似晶瑩的眼淚,閃著純情的淚光。“那麼說,我枕畔的眼淚,就是掛在你心田的一面湖水”;心底的柔情自然地切入了前邊那夢幻般的客觀畫面。

在“一面湖水,一面湖水,一面湖水”的疊句蕩漾裡,忽有藏式獨唱特有的高亢聲調挺拔而起,“綿延起伏的山脈,綿延起伏的山脈”,如同倒映在水面上的喜馬拉雅山影,隱喻著鏡面似的湖水底下那一往情深的激蕩與深厚。

緊接著是動感韻律十足的奔放藏語饒舌,像那女神般的戀人散發著斑斕的繽紛,旋轉奔騰在愛戀者被震顫的心田上。停頓、靜寂,然後是蒼涼悠遠的歌聲,像是空曠高原上藏族男子漢的愛情獨白,堅韌不息的單向傾慕由心的至深處直達無垠的穹蒼。

歌的主題當然是愛情,但它的觸點是眼淚。眼淚是愛情的載體,因為眼淚是主體之間生命交流的媒介。生命是主體的本質;我就是存在著的我,即那個以“我”形式活著的生命。主體之間的真正交流都是生命性質的。唯主體才與主體同構,只有“我”才可能進入你,更正確地說,只有我的“我”才進入得去你的“我”,因為自我只與同頻的自我匯合。我若不以“我”活在你裡面,進入你的我就是一個幻影,甚至是一場騙局的表演(以不是“我”的東西,去引發你的生命傾倒,那不是騙局嗎?)。

愛情就是兩個主體融為一個“我”。兩個獨立從而排斥的自我怎能成為一個主體呢?“以命相許”是“二人成為一體”的關鍵。我要與你成為一個主體,我就必須把“我”捨給你,從而,我可以活在你裡面,與你成為一個“我”。眼淚之所以成為愛情的載體,就在於它是主體生命傾倒的一種形式。

信仰是至深的愛情,由此,信仰裡總有眼淚在流淌。歡笑是生命流溢的肯定形式,而眼淚則是自我傾倒的否定形式。笑聲後邊可能還留著些“我”,而眼淚裡面卻有“我”全然流出。死是自我的極限,於是,在死中,自我才全然走出了自我,這就是捨己的意義,這就是自我超越的否定。

眼淚就是捨己的否定;眼淚中忘我的給予,恰是“我”活在你裡面從而超越了我的前提。眼淚是衝破自我藩籬的水流,卻也是在他者心湖裡自我徜徉的管道。基督的十字架就是至上愛情的標記,由祂為罪人捨己的眼淚鑄成。誰能由死而超越呢?誰能從捨己而成己呢?上帝的自我是無限的,由此,基督的死才是生的表現。基督在十字架上先行捨出了自我,讓自我的生命之水流向罪人心中的沙漠。

十字架像是一曲獨自吟唱的單戀之歌,以生命的捨棄傾述著對罪人的愛情。儘管在猶大“賣主”的陷阱裡,心有著無盡墜落的痛楚;雖然於彼得“不認主”的堤壩上,愛被撞成了四散飄灑的飛沫;然十字架上那捨己的生命之流,仍然不息地流淌,直至在罪人的“我”裡找到自己的棲息。即使有恨的長矛刺穿了肋下柔軟的腹部,十字架上不仍有愛的眼淚灑向那帶血的矛叢?誰心上的生命平湖,不因著收藏了十字架上流來的眼淚而清澈呢?

牧養就是愛恨交織的愛情糾結。哪一次牧養的欣喜不是被捨己的淚水浸透?保羅在以弗所的3年不都是在日夜不息的淚河中度過的嗎?在筆者躊躇於是否前往一處牧養之地,一位現已在天家的前輩講了一句關於牧養的至理名言:最終只看你愛不愛這群羊。

愛是無理的“來電”;愛勿論“郎才女貌”的般配,也不介意“鮮花”“牛糞”的差別,有的只是不管一切的投入。好牧人只有一個標準,就是愛到捨命。捨命是愛的最高表現,因為生命的給予是愛的本質。

但是,作為有限之人,誰沒有淚盡的時候呢?在貪婪沙漠的吸嘬下,那枯竭的恐懼會像最深的夜色浸透整個心肺;經過污水惡浪的險灘,被礪石暗礁割破的心在流著痛楚的血;獨上西樓時望穿的雙眼,已經哭乾了昨日絕望的淚水。

筆者身邊就有人以青春年華撲入牧養,一年就白了頭。沒有牧養淚水的澆灌,就不會有生命在罪人裡面流動。但是,若不接著十字架的淵源,哪會有活水從牧者生命中流出呢?有淚為罪人而流,因為心中還有基督淚水蓄成的平湖。

 

作者現在美國北加州牧會。

7 Comments

  1. 太美的畫卷,太美的詩歌,只有青藏高原巍峨冷峻的雪山,蒼涼無垠的荒原,清澈冰冷的湖水,遼闊深邃的天空能夠近似表達,一個好牧人怎樣被耶穌基督舍己的愛情激勵,內心如火,心潮如隆起的喜馬拉雅山,在牧羊的道路上,跋涉在人心的荒漠中,感恩的淚變成了辛酸痛苦的淚以致流干,幾乎走不動來到湖邊的時候,清澈的湖水映出了牧者生命中耶穌基督的形象,牧者重新得力,繼續牧羊,喜馬拉雅山峰那中年不化的冰雪,如同牧人身上潔白的衣裳。

  2. 太美的畫卷,太美的詩歌,只有青藏高原巍峨冷峻的雪山,蒼涼無垠的荒原,清澈冰冷的湖水,遼闊深邃的天空能夠近似表達,一個好牧人怎樣被耶穌基督舍己的愛情激勵,內心如火,心潮如隆起的喜馬拉雅山,在牧羊的道路上,跋涉在人心的荒漠中,感恩的淚變成了辛酸痛苦的淚以致流干,幾乎走不動來到湖邊的時候,清澈的湖水映出了牧者生命中耶穌基督的形象,好牧人重新得力,繼續牧羊,喜馬拉雅山峰那終年不化的冰雪,如同牧人身上潔白的衣裳。

  3. 一首好的歌曲能表達人真實的情感,作者把這首愛情歌曲描寫的深入人心。歌頌愛情的歌很多,但真實認識愛的人卻沒有多少。愛對於人的理念,常常是得到,而愛真正的價值是付出。作者寫到那份真實的愛是十字架的愛,那位釘在十字架上耶穌是上帝愛世人最完美的表達。有多少人被這份愛激勵,有多少人被這份愛改變,我想作者也是被十字架的愛所影響的人。希望這篇文章幫助更多的讀者認識十字架上的愛!Yc

  4. 使徒保羅曾經用一副畫面勸勉加拉太信徒,教導他們放下律法,憑信心信靠耶穌,保羅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畫在你們眼前……”。牧養的藝術在乎用心歌唱,用愛澆灌,因為不配的罪人本是上帝的傑作,是上帝的詩歌。神使人成為有靈的活人,因此,我們的心會被神的創造所感動,我們的靈會感受到從神而來的安慰……為此,上帝親自為自己畫了一幅動人的圖畫,他將這副巨作送給每一位屬他的兒女,並且應許他們“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十字架不僅是拯救,更是愛的詮釋,基督彰顯着上帝對世人愛的終極表達。當你疲乏睏倦之時,你當轉眼仰望耶穌他的聖名,十字架的大愛將護庇你,使你來到救恩的泉源歡然取水。yc

  5. 一篇唯美的表達愛情的文章,更像是一首詩,將心底的愛表達了出來。我們感恩耶穌的救贖,願意為耶穌擺上自己。在侍奉的道路上卻又經歷我主耶穌像高山般偉大又如湖水般寧靜細膩的愛情。
    多少次在服侍中受傷,心靈被灰心沮喪所佔據。是耶穌不離不棄的愛使我重新得力。只要心中有愛,就願跟隨耶穌的腳蹤,為失迷的靈魂將自己擺上。去體貼天父願浪子歸家的心懷。
    YC 尚武

  6. ‘十字架像是一曲獨自吟唱的單戀之歌’是我不能認同的。十字架不是一首戀歌,更不是單戀之歌。它是生命的傾倒,也是愛的證明。在它之前,耶穌與使徒間的愛就已非虛假。只是沒有它,門徒對耶穌的愛將永遠只會是世俗的愛。沒有它,基督徒對牧人愛的回應,也將永遠只是世俗的愛。
    不論這篇文章如何的悽美,’最終只看你愛不愛這群羊’才是美與真之間的試金石。牧人愛不愛這群羊,說到底,只有這群羊是知道的。

  7. 牧養就是愛恨交織的愛情糾結。哪一次牧養的欣喜不是被捨已的淚水浸透?,,,,,”最終只看你愛不愛這群羊”,,,,,好牧人只有一個標準,就是愛到捨命。捨命是愛的最高表現,因為生命的給予是愛的本質。
    本人認為做一個好牧人,並不須要做到像我主耶蘇基督一樣為罪人"捨命”的標準。因為主耶蘇基督為世上罪人"捨命"是天父的"救贖”計劃,為使人離罪而與神的關係和好!那是"唯一"的,也是"獨有"的。
    主並未要求好牧人"捨命"。一個好牧人應當像加拉太書5:22-23所說由聖靈帶領,結出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的好果子。
    由"生命"帶領"生命"。他的羊群看到好牧人結的好果子,自然會効法.也結出好果子,而去愛那好牧人。
    如果有這樣的好羊群,那好牧人自然會去愛他的羊群。
    他的羊群也會自然地感受到"愛"的滋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