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两股“哈威”飓风(新民)2017.11.13

新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7.11.13

 

两股哈威飓风,如秋风扫落叶,席卷美国。

一股来自海上,从墨西哥湾登陆德州,造成数十人死亡,受灾群众数以万计。

另一股来自陆地,从好莱坞登陆媒体,揪出多位性骚扰明星大亨,被骚扰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

笔者试从圣经立场来解读这两股气势逼人的哈威飓风,究竟带给我们什么样的省思与启迪。

一、自然是纯自然吗?

我们生活在一个有气象卫星预报天气的时代。但历次的飓风轨迹和登陆位置,常常不能被准确预测。今年的哈威飓风也是这样,以至于德州东部许多重灾区没有提前完成必要的撤退与营救,带来好几十人生命的丧失。这次哈威飓风带来的财产与经济损失估计高达近两千亿美金,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风灾。

人类借助现代气象卫星,最多只能大致地预知短期(通常数天内)的天气变化,对于长远的气候变迁,仍然无法准确预测。反观旧约圣经里记载的多位为上帝传达信息的先知,一系列有关人类救主耶稣基督救赎历史的重要预告,竟然在千百年后一一精确应验,让笔者殊为称奇,坚信不疑。这无疑反衬出背后那位一眼看穿永恒的上帝,是一位全知全能掌管宇宙自然和人类历史的超自然主宰。

上帝借助西元前8世纪的先知以赛亚,挑战人所敬拜的假神,“耶和华对假神说:你们要呈上你们的案件;雅各的君说:你们要声明你们确实的理由。可以声明,指示我们将来必遇的事,说明先前的是什么事,好叫我们思索,得知事的结局,或者把将来的事指示我们。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你们或降福,或降祸,使我们惊奇,一同观看。看哪,你们属于虚无;你们的作为也属乎虚空。那选择你们的是可憎恶的”(《赛》41:21-24)又说,“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10)

难免有人会问,就算上帝掌管宇宙和人类救恩历史的大事,祂也管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风霜雨雪吗?难道上帝会吩咐飓风烈火与地震,降灾给人类不成?天灾是否天谴,是人类持久的疑问。

西元前6世纪的先知哈巴谷在祷告中问:“耶和华啊,你乘在马上,坐在得胜的车上,岂是不喜悦江河,向江河发怒气,向洋海发愤恨吗?”(《哈》3:8)接下来先知给出答案,“你发忿恨通行大地,发怒气责打列国,如同打粮。”(《哈》》3:12)

飓风或海啸,显然不是上帝对江河洋海表达愤怒。烈火或地震,亦非上帝对大地发怒。这些看似自然的灾害,背后难道没有超自然的原因?借助这些天灾,造物主上帝对大地上的列国,对沉沦在罪恶深渊里的人类,大声疾呼,敲响人类必须悔改的一次又一次警钟。正如诗人所言,上帝“以风为使者,以火焰为仆役。”(《诗》104:4)我们是否听见狂飙中悔改的呼唤,烈焰中回家的邀请?

当耶稣传道年间,耶稣置评为何加利利人献祭被害,从前西罗亚楼倒塌压死18个人,耶稣把剑锋直指问题的核心,不是这些受害者更有罪而遭灾受难,“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1-5)

在一个上帝独一掌权的宇宙里,没有在上帝掌控之外的天灾,自然绝非纯自然。天灾是上帝的扩音器,呼唤人悔改回头。

 

 

二、人是纯粹动物吗?

好莱坞制片大亨哈威·温斯坦,被数十女性控告先后30年来的性骚扰,从此名声扫地,妻离子散。这一标志性事件前不久,几位大名鼎鼎的性骚扰者,包括黑人影星比尔·考斯比,福克斯新闻媒体老板罗杰·艾尔斯和名嘴主播比尔·奥赖利,相继被许多受害者曝光。这一系列名人被告事件,大大激发了性骚扰受害者的勇气,让更多的知名骚扰者连日相继曝光。

“9∙11”恐袭事件不久,波士顿教区近百位天主教神父,被指控历年来犯有性侵犯儿童罪,引发臭名昭著的神父虐童风暴,如同一场飓风,撼动天主教廷内外,带来姗姗来迟的教内犯罪神父罢免制度的改革。

如今受害者越过曾经难以名状的羞耻感和面对性骚扰的无力感,纷纷开始用个人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勇敢地举报那些光鲜美名下对同性或异性的骚扰者与强奸犯。这应验了耶稣的宣告,“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路》12:2)

这些见怪不怪的名人性骚扰丑闻,以及普罗大众私底下的各种罪恶勾当,再次揭发了人的普遍罪根性。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权欲、利欲,可以成为五花八门的衣冠禽兽,在暗中甚至光天化日下展示低贱下流与相咬相吞的动物行为,罔顾上帝设立的道德律法界限,实质上成为比禽兽不如的坏人。

更令人侧目的是,这些对他人施以性骚扰和暴虐的名人,一旦被揭发曝光后,几乎千篇一律地否认指控,或者轻描淡写,或者泼污水给受害者,暴露了罪人不思悔改的那种冥顽不化。哈威·温斯坦被数十个受害者揭发后,仍然坚称所有的性关系都是两厢情愿。虽然他后来不得已开始接受心理治疗,但轻飘飘地对记者说,大家都有犯错的时候。好像他那些数不清的如出一辙的诱奸与有时霸王硬上弓的强奸,只是人皆有之的道德小错而已。

奥斯卡最佳男配角与男主角影星凯文·斯派西,被另一个男演员指控多年前的性骚扰后,在推特上连发两帖,一帖说自己不记得陈年旧事,如果有的话,他愿意道歉;接着一帖试图转移视线并唤起同情,公开自己是同性恋。他的这种通吃同性与异性后不负责任的说法,受到媒体的集体痛批。

基于广泛的人性罪恶,我们很容易就认定人是纯粹的甚至最大的衣冠禽兽。但人的这种罪恶表相,究竟反映一个什么样的本相?人性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圣经把人描绘成两面性,一方面人是按照上帝荣美的形象和样式受造,替上帝管理所造的万有,这是人被赋予的本相与使命,是人性最高贵的真实本质;另一方面,人受魔鬼和私欲的诱惑,从上帝的恩典中堕落到违背上帝心意的罪恶深渊,这是人古往今来的生命表相,是堕落后的真实写照。

人的这种两面性,恰如《美女和野兽》童话故事里那位本来英俊的王子,被巫婆咒诅后以丑陋野兽面目出现。人就活在这种一会儿天使一会儿魔鬼的角色交替中,不能自拔自救的失丧处境里。耶稣说祂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

即使人悔改回头,成为上帝家中的儿女,其旧有的罪人性情并没有立即向罪死绝,依然藕断丝连,乘私欲之机在诱惑下仍可能时不时蠢蠢欲动。这种在亚当里的旧我,与被圣灵重生后在基督里逐步被重塑的新我,真真实实地交战不停,这是基督徒共有的心路历程,正如保罗在新约圣经《罗马书》第7章的描绘。

保罗在那里呼救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接着他给出解救之途:“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罗》7:25-8:2)。

只有真实品尝过在基督里真自由的甜美,住在基督里,才能毅然决然地摈弃暂时的罪中之乐,脱离罪恶的牢笼与羁绊。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2,36)

但愿这两股哈威飓风,不会白白吹过,乃是带给我们持久的警醒与悔改,转向施恩拯救罪人的上帝。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