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对地说:在地平线见面(刘同苏)2018.07.23

刘同苏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8.07.23

本文的题目抄袭了年轻时代欣赏的一句诗:“墙对墙私语:在拐角会面。”诗的妙处是:墙无声却会窃窃私语,墙没腿还能约会碰面,于是,物被主体化,物在形体内有了心思,静物在关系里面动了起来。两面墙在拐角处面对面的约会里面说了什么悄悄话,那诗句只是打开主体想象空间的钥匙。

在夏日午后的墙荫下,你静思的飘忽是否也曾捕捉到阴凉壁面掠过的切切?于冬天暖日的映照里,平面直立的威严高墙笔直地伸延,忽在另一面墙的横切中有了转折,于是,那平与直里面立即含有了委婉的深度。不过,天与地在地平线的约会却具有高得多的超越性,这就是无限展开的绝对。

地为什么具有整体感?地平线。界线实质上是一种悖论性的划定:界线是一个割断;一方面,与他者割断了,界内才是一个整体;另一方面,由于排除了他者,隔断内的整体恰是一个与他者并列的部分。界线就是界限,其界定的整体不过是有限的整体;因其有限,那界内的整体不过是一个更大视野中的部分。

我是我的上线,所以,我是我的上限;界线意味着自持,而一旦我被禁锢在我自身里面,我就丧失了超越性。有线,就有限;有限就意味着部分性。界线划定的整体是部分性的整体,其整体性正以自身的部分性为条件。地平线却是一个颠覆界线本质的界线,是一个非隔断的界线,或者说一个不是界限的界线。

地平线赋予的是绝对的整体。地平线不是一种自持或自守;地平线就是天边;地平线不是与有限他物的割断,而是与无限他者的连接。地平线表明:地的整体并不来自地本身,而是因为有天的环绕,即天的依托。在地平线那里,天给了地无限伸展的景深,于是,地具有了无限超越的绝对整体性。

地平线不是僵化的界线,而是动态的交融。地平线是活的。地极恰是天边,所以,地才没有极限。人永远走不到地平线,尽管地平线为行走提供了整体性的动力。由于天,地平线是无限伸展的,由此,借由地平线,天的无限成就了地的不断超越。地平线意味着:天不是地的外在限制,而是内在于地的无限可能,换言之,是地的未来(“Sky is his limit”是指一个人无限可能的形象说法)。

人是整体存在物,因为人依据整体画面(世界观)而行动。当人只活在地上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没有超越性的纯粹物质;没有天的景深,地就没有超越可言;没有地平线,地就被禁锢在地上,隔绝于无限的整体而成为一个部分性的存在。目的预存在行走里面,行走是活着的实体化目的;目的的整体正实现在每一步按照整体的行走里面。

通过地平线,天为地的伸延提供了尺度与动力,在有方向的超越伸展里面,地动态而实体性地具有了天的整体。地平线也为天保留了自身的绝对超越,于是,地所获得的属天整体性并没有穷尽天的无限整体,只使其获得的整体保有无限超越的韵味和矢量。地的整体性也是因信称“整”的。

信仰就是人生的地平线。人之所以是一个主体生命,因为人具有终极的整体性,而只有及于无限,整体才是终极。有限的整体还是部分性的;若以有限物为目标,则每一次的达到都是失落,因为所完成的有限整体恰显明了自身是更大画面的部分。

在信仰的地平线上,人生也完成著一个又一个有形从而有限的目标,但是,由于信仰的无限景深,每一个完成的有形整体都具有向无限伸展的内涵,于是,那每一个完成的有限整体内都具有无限整体的依托,从而,其完成保有了进一步超越的内在驱力。换言之,由于信仰的地平线,每一个有限整体都内含着无限的整体,由此,每一个有限整体的达到无非是无限整体自我实现的一步。

唯物主义不过是失去地平线的人生。地的内涵来自于天,因为天赋予外在的地以超越自我的内在整体生命。天借由地平线而内住于地,从而,以无限景深的超越成就了地的内在整体生命。人活在地上,却凭借地平线而登天,从里面具有了绝对整体的视野,并以无限景深的内在生命支配着地上的外在有限生活。没有天,地平线就消失了,人就只能在地上爬;每一步都没有无限超越的内在汁水,只剩下对干巴巴形体的嚼蜡;每一次的达到都是没有无限景深的上限,于是,所有的功名只是部分的积累,从未有过整体性的生命成就。

成功神学是唯物主义的信仰变种。唯物主义没有地平线,而成功神学伪造地平线。成功神学的“地平线”不是天边,由此,该“地平线”不是向天的无限伸展,反倒成了对天的屏蔽。

地平线意味着:天也成就着地的整体,却不归结为地的整体。正因为天以无限景深而成为地的内在整体生命,地的外形成就才具有终极整体的内涵。若把外在的成就视为终极本身,便使无限的内在生命活力终结于外在的有限成就。此“地平线”是使地平了的界线,而不是引导地超越的天边。

在这种本末倒置的设定里面,无限的内在超越力量被盗用,浇筑成了有限的外在成功。正因为继续伸展的内在超越力量被预支而尽于外在有限目标,那些当下的成功却造成了远景里的停滞与失落。

尽而无尽,才是无尽之尽。尽的是外在的有形实体;无尽的是无限的内在生命;正因为有形实体里面内含着大过自身的无限生命,有限的形体才可能具有无限的整体性,才可能成为无尽超越之生命运动的载器。一旦本末倒置,让无限超越生命终于外在形体的完成,“成功”就将无限生命的活水挤榨出去,由此而断绝了深入超越的渊源。成功“成”的是有限的外在“功”利,而非无限的内在生命。

在信仰地平线上辉映的是十字架与复活的光芒。复活的终极整体生命恰以十字架为前提。十字架破碎的是外在整体的伪终极地位,让天上的终极整体生命在那破碎中超越而出,从而,使得外在的整体真正建立在内在终极整体(永生)的基础上,这就是复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