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宣教韩国”大会看韩国教会宣教的兴衰(彭书睿)2018.10.05

彭书睿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専栏2018.10.05

 

“宣教韩国”大会

2018年8月6-10日,位于纬度较高的韩国,仍然正值盛夏,首尔热浪来得不留情面。来自韩国各地的的大专学生与青年,来到这个以发明“训民正音”(指韩文的字母兼音标)的明君为校名的世宗大学,参加“宣教韩国”(선교한국-Mission Korea)这两年一度的宣教盛会。这次的主题是“Re-”(再次的…)。

若单与韩国许多超大型教会平时主日动辄数万会友的规模相较,或与过去大会最风光的年代、近万与会者的盛况相比,单以此次官方公布的参加人数来说(1600位本土的与会者,110位来自海外其他国籍来宾)称作一个“大”会也许有些勉强。但若是回顾韩国近代的宣教史,“宣教韩国”的存在,则有真真实实的份量。

自1988年开始,“宣教韩国”就是韩国最大的青年和学生宣教大会。美国的尔巴拿(Urbana)宣教大会,受学生志愿宣教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的影响,在美国校聨团契(Inter-varsity)的羽翼下茁壮。而台湾校园福音团契每三年举办一次的青年宣道大会(YMC,明年将会是第14届)就是受其影响而生。

“宣教韩国”,是由不同的学生事工团体轮流主办,今年是第16届,已整整30个年头,刚好轮到韩国校聨团契(IVF, 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来作东。

韩国跨文化宣教的历史,如果说“宣教韩国”大会是最重要的推手,应该是没有异议的。透过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被呼召、派遣,为世界福音化而努力。30年当中,有超过5万人参加过此特会,至少动员超过3万人委身宣教工作,这是铁铮铮可供检验的成绩。

韩国教会宣教的歴史

为何过去这几届的“宣教韩国”大会,在学生福音工作团体如此地投入之下――有超过60个宣教差会、团体参加,宣教博览会上有55个摊位介绍各机构事工……,但近年来参加的学生人数却一年不如一年?(2016年的人数是历年来最少的一次,本届稍微多了些)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从源头来看韩国的近代宣教历史。在首尔广津区的的韩长大(长老会神学大学校,也就是长老宗神学院),有这样的一面墙,讲述最早的韩国宣教史。1908年他们开始差派宣教士前往日本,这是韩国第一次送出海外跨文化宣教士。如果以韩国“本土”之外来说,最早则是差派到济州岛。1912年,又派出3个宣教士到中国(山东)宣教,这些都是最早的宣教记录。

然而殖民、战争、贫穷与种种的动荡,接踵而来,真正的跨文化宣教士差派的跨越,则要到80年代之后,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捩点,大家公认是1988年的汉城奥运。在这一年,因着奥运让韩国从内而外整体对外开放,申请签证、护照和出入境更加容易。到了这一年,韩国已差派了一千位海外宣教士,第一届“宣教韩国”大会也是在这年开始举办。

根据Marlin Nelson这位服事韩国40年的宣教士,也是长年研究韩国宣教运动的权威,归纳的数据(曾多次被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所引用):1979-1989年间,韩国海外宣教士从93人成长至1178人;1990-2000年间,从1645人升至8103人,服事国家从87个增至162个。2002-2010年间,宣教士数目仍然增长,但增长率开始下降,从1980年代的29.8%,到2010年只有1.8%。

如按里程碑来看,韩国宣教士人数在1980年达到100名,1989年达到一千名,2002年一万名,2012年两万名。根据2016年“宣教韩国”大会的现场报导指出,目前韩国的海外宣教士有27,672位,分别分布在171个国家。韩国国内有159间宣教机构,113个差派机构和46个支援机构。

宣教兴旺之因

韩国教会对以倍数增长的宣教运动,是怎么分析的?除了政府政策、放宽侨居与旅游限制等等客观大环境的推波助澜(其实许多开发中国家也都经历同样的旅程),以及教会整体快速增长,为蓬勃发展宣教运动打好根基(也不见拉美、非洲、亚洲其他教会快速增长地区如此积极宣教?),还是与他们的教会论以及神学教育有关。

一个不讳言的事实就是,韩国多数教会和基督徒,都强调为普世宣教“奉献、牺牲”的精神,将普世宣教列为极重要的奉献与预算项目。在台多年的卜同成宣教士,在今年4月接受《论坛报》访问时,就提及:“韩国不论大小教会都有宣教部门,专门关怀、支持宣教士。若是教会太小无法差派宣教士,也可以用经费支持其他教会的宣教士。教会对宣教支持的比例,有的占全教会预算的70%,甚至80%;一般至少占10-20%,最少也有5%。”

高龄60岁才开始学中文的玉仁英牧师,原是儿童骨科权威。在来台担任总干事做宣教动员前,辞去韩国环球福音会董事长。他曾多次在公开与私下的场合都提到,实在不解台湾教会为何对于跨文化宣教,也就是回应耶稣的大使命,对许多教会而言,不是最重要的事工方向。“我们韩国教会,要是到了100人聚会(的规模),会友会主动问牧者,为什么我们教会还没有做宣教?”这番话,不一定代表整体的面貌,却是真实的感受。

近来宣教萎缩之因

另一方面,韩国蓬勃发展的大规模宣教运动,也带来一些明显的缺点:不少韩裔的宣教士在激情、强势、一派热血的状态下,带着错误动机或期待,抵达服事的国家,为服事的国家或是一起配搭的团队,带来不少冲突。以外人来看,很多时候的确与民族性有关。在传统的西差会当中的韩国宣教士“小圈圈”也好,或是大量前往宣教工场差派的短宣团队(每年暑假上万人次前往台湾以及其他东亚地区),时常让他们自己,也被贴上刻板印象的标签。

若要解释韩国近年来宣教动能萎缩,以及“宣教韩国”大会每况愈下真正的原因,必须看得更深一点。宣教圈的核心同工认为,近年来许多其他机构(如青年使命团,国际学园)或教派也举办宣教特会,所以Mission Korea不再是唯一的平台,分散了资源与注意力,这也许是一个主要原因。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大会参加者变少,却不能解释差派比例变少的趋势,以及资深宣教士要退休却没有足够新一代来承接的原因。

其实韩国教会整体,正在经历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整个世代的出走,二代三代的基督徒对于教会的律法主义与官僚习气厌倦,加上大环境竞争激烈、社会压力大、高举世俗价值等因素。

要年轻人有从神而来的眼光和勇气,做出不一样的选择,不只是需要“宣教韩国”这样偶一为之的聚会,而是要有真正委身的见证,愿意谦卑地看见各处各方神都在做奇妙的大事。

如何继续点燃下一代的热情,开阔年轻基督徒的国际视野,正确、合宜的宣教认知,并鼓励每个人走出自己生命中的本族本家,其实只要问对了问题,答案就不远了。

 

作者为宣教动员者,聨合差传促进会(台湾)理事长。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